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程千帆:忆刘永济先生

更新时间:2018-07-02 00:47:06
作者: 程千帆  

  

   刘先生名永济,字弘度,别号诵帚,斋名易简,湖南省新宁县人。1887年(清德宗光绪十三年)12月25日诞生,1966年10月2日逝世,享寿七十九岁。

   先生出生于一个“书香门第”。他祖父刘长佑虽曾做过清朝的直隶、云贵总督,但却一直保持着读书人的家风。他父亲刘思谦就只在广东、云南等省做过几任知县,因为不熊随波逐流,而弃官归隐了。

   在祖父、父亲身边读书的先生,从小就培养了对于文学、学术的爱好,为后来的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十九岁离乡,先到长沙明德中学,后去上海复旦公学学习。1910年,考入天津高等工业学校;次年,考入北京清华留美预备学校。清华留美预备学校的学生,是从该校在各省招收限额学生的极为严格的考试中选拔的,所以可算是“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与先生同时考入而后来同样卓有成就的学者,有梅光迪、吴必、吴芳吉等。入学不到一年,因有学生不满校中当局的一些措施,加以批评,反被开除学籍,这事引起了全校学生的公愤,于是推选代表,向学校要求收回成命。不料校方仍然采取高压手段,将十名代表一并开除。后经教授调停,要由代表们写具“悔过书”,才能恢复学籍。但先生和吴芳吉却认为无过可悔,断然拒绝了这种无理要求,放弃了官费留学的机会。辛亥革命发生,先生受当时民主革命思潮的影响,便由北京赶到海南岛,动员和协助任琼崖道道台的四哥滇生起义。民国成立,回到上海居住。

   辛亥革命以后到1917年,先生一直住在上海。这时,近代著名词人况周颐、朱祖谋都在上海作寓公,先生便向他们问学,得到两位老辈的特别赏识,走上了以后研究词学的道路。1917年,先生应老师长沙明德中学校长胡元淡之约,回湘任教。次年,军阀张敬尧因胡校长参与了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密谋逮捕,胡校长仓皇离开,学校濒于解散。先生就将多年积蓄起来预备出国留学的三千银元,全数取出,作为学校开支,而自己也仍然留在校中教授语文,和全体教职员一样,每月拿八元的生活费。后来,因为学校经费困难,胡校长始终没有将那三千元还给先生,先生也从未索取。但先生本拟出国学习林业,从事实业救国的愿望,却从此不能实现了。

   1924年中秋节,先生与黄惠君女士结婚。她是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毕业生,当时任湖南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校长。结婚以后,感情一直非常融洽。先生能够在其后时局艰危、生活困苦中,精勤治学,始终不懈,她给予了极大的鼓励和支持。先生逝世后不久,她也因悲痛太甚而离开了人间。

   1925年,在清华大学的吴宓先生介绍先生和吴芳吉先生到清华大学担任教授,先生因胡校长的挽留,未能应聘。(吴芳吉也因故未去,后来清华就聘请了俞平伯、朱自清两先生)一直到1928年,先生才由吴立再度介绍,到沈阳东北大学担任中国文学系教授。

   “九一八”事变发生,东北沦陷。先生改任武汉大学教授,中间除了从1938年到1939年曾在广西宜山浙江大学及湖南辰溪湖南大学各讲学半年而外,一直在武汉大学。1942年到1949年,并兼任文学院院长。

   1949年,全国解放,先生已六十二岁,但认真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接受党的领导,努力从事教学科研,较之中青年教师,有过之而无不及。党和政府也非常尊重先生。他于1956年被评为一级教授,并先后被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汉市委员会常务委员、湖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武汉分会理事、《文学研究》编辑委员会委员。

   先生为人一向热爱祖国,耿直不阿,富于正义感。六十年的生活经历与对马列主义的学习,又使他明确地认识到,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努力从事社会主义革命与社会主义建设,才能使中国富强起来;同时,作为一个受党重视的老知识分子,也必须对党的事业,十分忠诚;要敢于直陈利弊,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先生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但就是因为这些,他却被打成“内定右派分子”“白旗”“反动学术权威”,在十年浩劫中,饱受凌辱,终于被夺去了宝贵的生命。

   先生一辈子服膺屈原,研究屈原。屈原由于“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终身与黑暗势力斗争,最后被迫自沉。但最公正的历史老人却给了他以极高的评价,同意刘安所说的他的志行可与日月争光的话。今天,在万恶的“四人帮”覆没之后,党给先生彻底平反,使先生正直的品德和精深的学术,得以继续发扬和流传,可以说是比屈原更为幸运了。

  

  

  

   先生简单的经历和他丰富的著作恰好形成鲜明的对照。在五十多年的学术生活中,先生在古典文学领域内,从研究到创作,作了多方面的探索,取得了非凡的成果。除现在还没有来得及搜集的单篇论文和未完成的残稿之外,已经成书者,共有下列二十种,今将其分类简介如次:

   【文学史二种】《十四朝文学要略》、《唐乐府史纲要》。

   1928年,先生初到东北大学任教,主讲中国文学史,便拟定了一个宏伟的计划,着手撰写一部《文学通史纲要》。当写完第二卷,即写到隋朝的时候,因系中改请先生担任其他课程,便没有续写下去。其后,将已成部分,连载于《学衡》杂志;1945年,贺昌群先生又将其介绍于中国文化服务社出版,并易名《十四朝文学要略》。这是一部在结构和见解上都有特点的文学史,可惜流传不广,现正由黑龙江人民出版社重印。

   先生同意王士禛“唐三百年以绝句擅场,即唐三百年之乐府”的观点,以绝句为重点,写了《唐乐府史纲要》。这是迄今为止,我国研究唐代乐府历史的唯一专著。此书也写于在东北任教时期,有讲义本,待正式出版。

   【文学理论二种,附二种】《文学论》、《<文心雕龙>校释》,附:《<文心雕龙>征引文录》、《<文心雕龙>参考文录》。

   先生早年即从事文学理论之研究,在《学衡》上发表的《文鉴篇》,对文艺鉴赏有极精微的剖析,传诵一时。《文学论》是在明德中学讲文学概论的讲义,贯通中西,要言不烦。此书后由商务印书馆出版,重印多次。

   到武汉大学以后,先生在文学理论的研究方面,集中于《文心雕龙》,在四十年代完成了《<文心雕龙>校释》一书。先师黄季刚先生所著《<文心雕龙>札记》,久为学林推重,先生此书乃继《札记》之后,又一力作。诸所诠释,能得刘勰原意。在乐山时,先生曾在闲谈时对我说:“季刚的《札记》,《章句篇》写得最详;我的《校释》,《论说篇》写得最详。”以精于小学推黄师,以长于持论自许,可以说是平情之论。此书解放前曾由朱光潜先生介绍在正中书局出版。解放后,再加修订,由上海中华书局出版。其附录二种,远较范文澜《<文心雕龙>注》所附录的为详备。《征引文录》所订凡例若干条,尤其精审。以后出版社重印《校释》时,即使因为篇幅关系,难以将附录二种全部付印,也应当将其小引、凡例、篇目附印正文之后,以供读者之参考。

   【屈赋四种】《屈赋通笺》、《笺屈余义》、《音注详解屈赋定本》、《屈赋释词》。

   先生毕生致力于屈原研究。《屈赋通笺》初稿成于1932年,反复订补,1953年才写定。首为序论六篇,然后对《楚辞》中可以断为屈原作品的《离骚》、《九辩》、《九歌》、《天问》及《九章》中的《惜诵》等五篇,每篇都分解题、正字、审音、通训和评文五项,加以考究。其有关全书总义,有待商榷者,则别为《笺屈余义》十九篇。这两种,人民文学出版社曾合为一册,于1961年出版,惜印数过少,今已难得。

   《音注详解屈赋定本》是先生根据《屈赋通笺》中所作的结论写成,供大学生阅读的。原来只据校文,写成定本,题为《屈赋定本》,附在《通笺》之后,其后才加以注解,独立成书。

   《屈赋释词》卷上释虚词,卷中释词汇,卷下释句例。这是先生用王引之《经传释词》及俞樾《古书疑义举例》的方法,从语言学的角度来研究屈赋的一部专著(先生晚年还有意从这一角度研究《文心雕龙》,想编一部《<文心雕龙>词典》,可惜没有能够如愿)。以上两种,也待正式出版。

   先生本拟写成《屈赋学》五种,但第五种未及写出。就已成四书看来‘。先生对于屈原研究,创获甚多,确于并世诸家中,独树一帜。

   【古典韵文七种】《唐人绝句精华》、《词论》、《唐五代两宋词简析》、《微睇室说词》、《宋词声律探源》、《宋代歌舞剧曲录要》、《元人散曲选》。

   《唐人绝句精华》是先生晚年选注的。前有引言,对唐人绝句的源流正变,它的艺术价值以及此书的选旨,作了扼要的介绍。就某种意义说,它是《唐乐府史纲要》的姊妹篇。已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词论》是一部通论词学的著作,其特色是突出了对前代词人作词方法的研究。它分类选辑著名词话,加以按语,论其得失。计分总术、取径、赋情、体物、结构、声采等项。先生曾经对我说:“这事实上是一部词话选,前人的精论要语,都在其中。”

   先生早年讲词选,曾编《诵帚庵词选》四卷,选录较多。到了老年,由博返约,又撷唐宋词的精华,写成《唐五代两宋词简析》,将唐五代宋词的主要流派,系统地加以介绍,每篇都有精要的注释。其中还注意到了前人和时人所忽视的流派,如两宋通俗词及滑稽词等。以上二种已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1960年,先生为青年教师讲授南宋婉约派词,以吴文英为重点,并前溯周邦彦、姜夔、史达祖,后及王沂孙、周密、张炎,以见此派源流,撰成《微睇室说词》二卷,上卷专说吴,计七十八首,下卷周(邦彦)六首,姜六首,史二首,王五首,周(密)一首,张二首。这是在当代词人陈询《海绡说词》及陈匪石《宋词举》之后,又一部说词的名著,也是先生对于宋词的晚年定论。他研究之功力及成就,备见此书。现正设法出版。

   《宋代歌舞剧曲录要》及《元人散曲选》是先生讲曲选时的讲义,书前各有序论一篇,颇多发前人所未发的意见,如认为宋代歌舞剧曲的结构有纵列横列之分,元人散曲风格有阴刚阳柔之分,都值得重视。前者已于五十年代在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出版,后者已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宋词声律探源》是先生晚年研究词律的专著,详列图谱,论证精密,多所发明,尚待出版。

   【杂著一种】《默识录》。

   《默识录》是先生多年积存的读书札记,除已写入各种专著的之外,晚年复将其余部分辑为此书,共四卷。《文学遗产》1980年第三期发表了其中十二则,可见一斑。现正设法出版。

   【创作二种】《云巢诗存》、《诵帚庵词》。

   先生在创作方面,以词为主,诗不多作。晚年经过精选,辑成《云巢诗存》一卷,《诵帚庵词》二卷。词集曾在1964年由武汉大学印刷厂排印,但由于当时左倾思潮的影晌,这一部主要记录了旧中国的苦难,体现了一个正直学者的心灵,并具有高度艺术性的作品,却被诬为有“毒素”,全部被销毁。由于这部“反动词”,先生也以风烛残年而横遭迫害,饮恨而死。但凝聚着先生毕生心血的这些著作,却是永远也不会消亡的。词集在先生冤案平反昭雪之后,武汉大学曾将手稿胶印若干册,但为数过少。这两部集子,都有待正式印行。

  

  

  

我从1940年在四川乐山渴见先生,直到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为止,这十七年中,除了在成都三年之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74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