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沪宁:关于政治思想史的体系与研究

更新时间:2018-06-29 00:34:16
作者: 王沪宁  


   政治思想史内容极其丰富,各派人物层出不穷,如何取舍,这就提出了一个标准问题。考虑到分期为纲、分人为体和分派为线的设想,提出三条选用标准:对社会政治生活的发展起到一定的能动作用;如实、全面和有效地反映了当时社会的政治生活;具有延续性的影响和价值。

   首先,一种政治思想(或一位政治思想家)代表一定阶级的政治主张和愿望,提出这个阶级对政治、国家权力、社会权力和法律等问题的理论体系,为一定的阶级所接受,被运用来指导政治实践,以达到这个阶级的目的,从而发挥其重要作用。在历史上,这种情况屡见不鲜。

   远的不说,资产阶级革命时期,洛克、孟德斯鸿、卢梭的政治思想对英法资产阶级革命起到过推波助澜的作用,美法宪法中都有他们思想的烙印。帝国主义时代,杜威的实用主义、凯恩斯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都为统治阶级所接受。在东方,伊斯兰教、佛教曾在意识形态中起过那样大的作用,有的地方至今仍然如此。甘地的思想是印度反对殖民主义、进行不合作运动的基本指导思想。中国的儒法两家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在历史上影响之大,不可低估。

   因而,研究这些政治思想,不仅研究本身有价值,而且会为了解历史和现实提供良好的基础。

   其次,这些政治思想的重要意义还在于,它们不仅作为理想和原则被提出来,而且作为对物资和政治生活的描述被提出来。这些政治思想的重要性不仅在于它的推动作用,而且在于它历史文献的作用。它们翔实地记载了各个特定历史阶段和特定社会政治生活的基本特征,有的还在理论上加以论证。它们反映了人类历史重要阶段的政治发展和政治实践。

   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政治思想反映了希腊城邦没落时期的政治生活。亚里士多德考察了一百五十多个城邦写成专著。洛克的思想实际上记载了1688年的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妥协的结局,使之成为系统的理论。这方面的例子甚多,不一一枚举。

   最后这些政治思想在意识形态领域具有历史的价值。这些理论体系的某些部分(或全部)形式上与实际政治生活相脱离,似乎只是纯意识形态的主观构想,然而它们对社会政治思想史却有很大影响力,对政治思想史的漫长发展产生了延续性的作用。

   有些政治思想在学术上自成一体,似乎不渗入现实政治生活,可它们的意义远非局限于学术范围内。柏拉图的学说就是个例子。霍布斯的学说影响虽大,但无论封建君主还是资产阶级都不欣赏他的主张。黑格尔的客观唯心主义政治哲学最为典型。以“客观精神”和“理念”为基础的政治理论是不能直接付诸实践的,很大程度上是一种主观唯心主义的“创造”。然而,黑格尔主义却连绵不绝,是后来唯意志主义、新黑格尔主义、人格主义等流派的一个基础。

   不过,有一点必须注意,虽然政治思想会具有这种特殊性,但它们依然是客观存在的反映,只不过它们采取了更加抽象和独立的形式罢了。

   当然,不可能要求每种政治思想都严格地具备这三项条件。每种政治思想往往有所偏重,其中一个方面占主导地位。因此,可以有主有次地运用这三项标准,注意每一种政治思想的特点,以一条标准为主,其他标准为辅。

  


   政治思想史内容庞杂,要进行系统和全面的研究,必须寻找有效的方法。系统方法就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从系统观点可以把研究对象分为实物的知识,系统的知识和元系统的知识三个层次:实物的知识是直接的、简单的知识,系统的知识是本质的、实体的知识,元系统的知识是具体的、综合的、实在的知识。

   从总体的政治思想史来看,各专门的思想史(即小体系)都是大体系的组成部分,同时又与其他几个专门史有关。把马克思主义政治思想史与西方政治思想史和社会主义政治思想史放在一起研究,能够看到马克思主义与形形色色资产阶级、修正主义和机会主义思想的差别与对立。每一专门的政治思想史都应放在世界总体的政治思想史中加以研究,这样才能从宏观的角度了解它在世界政治思想史中的地位和作用。

   从每一门专门的政治思想史来看,每一个人的政治思想是直接的、简单的材料,而同一时期其他思想家便是一个政治思想的系统。

   古希腊除了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之外,还有赫西俄德、梭伦、毕达哥拉斯、赫拉克利特、德谟克利特、苏格拉底、伊壁鸠鲁、西塞罗等一大批政治思想家。中国先秦有诸子百家。洛克和卢梭前后有菲尔麦、霍布斯、密尔顿、哈林顿、伏尔泰、孟德斯鸿、狄德罗、达朗贝尔等人。西方“马克思主义者”中有萨特、阿道尔诺、马尔库塞、阿尔杜塞、普兰查斯、沃尔佩等人。

   如果能用系统的原则来探讨各个历史阶段政治思想家的意识形态和著作,就能找出他们的共性和个性,并找出这一时期政治思想的主要倾向,找出这些政治思想产生的根源及其历史作用。

   在一个人的政治思想中,直接论述国家及其统治活动的思想是直接和简单的对象,这也是研究政治思想史的主要对象。

   因而,研究柏拉图就要注意他关于哲学王、等级制度和统治方式的思想;研究亚里士多德就要探讨其关于中庸政体的理论;研究奥古斯丁就要分析他对教权与俗权关系;研究洛克就要注视他关于立法权与执行权的主张;研究卢梭就要认识他关于人民主权的观念;研究黑格尔就要重视其权力等级的理论;研究先秦就要注意礼治与法治之争;研究孟德斯鸠就要着眼于三权分立的原则;研究孙中山就要注重五权宪制;研究马里旦就要关注上帝主权的信仰,等等。

   但是,单单研究一位思想家的政治主张,把它与这位思想家的其他思想割裂开来,往往不能全面、深入地认识他的政治思想。因而,还应探讨一个最大的系统,有时应把一位政治思想家的哲学观、伦理观、世界观,宗教观、教育观或其他观念包括进来,这样才能有系统的认识。

   研究柏拉图,就应分析他的哲学观、伦理观、教育观。研究奥古斯丁和阿奎那,就必须研究他们的宗教观。研究十八世纪法国启蒙运动的代表人物,他们的哲学观和自然宗教观是不可忽视的。研究黑格尔,必须抓住他的基本哲学观点一一自我发展的“客观精神”。研究萨特的存在主义,对他的“自我选择”和“人道主义”必须分析,这样才能理解他所谓以人道主义为基础的政治思想。研究马尔库塞,必须重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法对他政治思想的影响等等。

   总之,每一位政治思想家的思想都是一个系统,它由各种不同的部分逻辑地组织在一起。在进行研究时,要注意到每一位政治思想家自成一体的系统,不可千篇一律,一个模式,做到系统研究、系统分析、系统了解。

   最后,还必须对一位思想家的思想做综合的分析,也就是把他放入一个更大的系统。这个系统由一定历史阶段、一定的社会条件、一定的经济地位、一定的阶级立场、在政治思想史上的特殊地位和对社会存在的作用构成。不应就政治思想而研究政治思想,而应把它放到具体的历史条件下,考虑到各种可能起作用的因素进行研究,找出它存在的必然性。物质经济条件构成的综合系统,是对每一位政治思想家的研究都应注意的。

   本文原载于《政治学研究》1986年05期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70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