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缉思:世界政治潮流与中日关系

更新时间:2018-06-27 10:36:18
作者: 王缉思 (进入专栏)  

  

   尊敬的福田康夫先生、尊敬的赵启正先生、女士们、先生们:

   应邀参加上海交通大学日本研究中心成立仪式和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纪念研讨会,感到十分荣幸!

   刚才听到福田康夫先生、赵启正先生的演讲,很受启发。我想就一百多年来世界政治的变迁及其对中日关系的影响,谈一点个人理解,就教于大家。

   近现代以来,世界政治潮流对中日两国和双边关系的发展变化起到了巨大作用。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上半叶,主导世界政治的是两大潮流。一个潮流是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对世界各地领土、资源的巧取豪夺。欧美列强表面上讲和平,实际上信奉弱肉强食的丛林规则。作为亚洲第一个走上现代化道路的国家,日本参与到列强争霸的斗争中,结果是加害于其他亚洲国家,自己也最终成为受害者。另一个潮流是推翻旧秩序的革命与民族独立运动。在这个潮流的推动下,中共领导的革命取得了成功,中国获得了完全的主权和基本的领土完整。

   在接下来的冷战初期,世界政治潮流的特征,是苏联和美国主导的两大军事、政治、经济、意识形态阵营的对抗。中日两国分属不同阵营,相互交往的愿望和努力遭到了阻隔。20世纪70年代,东西方关系开始缓和,中美之间的坚冰也被打破。中日两国抓住了战略机遇,实现了邦交正常化,缔结了和平友好条约。

   80年代中期,经济全球化的浪潮滚滚而来。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国领导人做出了一个重要判断,即“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的主题”,加快了改革开放的步伐。中日关系进入了“黄金时期”。日本对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而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中国对亚太地区和平稳定所起的积极作用,也促进了日本的国内繁荣和外部环境的改善。

   冷战后的世界政治潮流几经曲折。冷战刚刚结束那几年,美国和西方似乎在引领世界潮流和国际秩序,向着政治自由化、经济市场化的“右”的方向偏转。到了本世纪初,恐怖主义、气候变化等许多非传统安全威胁突出。2008年爆发的西方金融危机揭示了当代资本主义的深刻矛盾。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多元文化主义和传统保守思想的冲突,因移民的大批涌入而日益深化。全球政治力量的天平上,发展中国家的整体力量在上升。

   近些年来,世界政治中的“黑天鹅事件”不断出现,例如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的内外政策飘忽不定,等等。部分中东、非洲国家的安全形势在恶化。中日两国都面临着更加复杂的国内外挑战。

   2017年10月发表的中共十九大报告在论证国际形势时,既坚持了“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的传统观点,更突出了今日世界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如果说冷战结束时天下大势以“合”为主流的话,新阶段的世界政治正在陷入巨大的漩涡,“分”的逆流迎面而来。一方面,经济全球化受到市场力量和技术力量的强劲推动,是任何国家和社会力量都难以逆转的。另一方面,在收入分配领域不平等、不公正现象日趋严重的情况下,社会认同的割裂将世界政治推向分化,形成反全球化的逆流。

   新阶段世界政治中的分化和分裂,是由两方面的长期因素造成的。第一个因素是全球范围内的经济不平等进一步扩大,其他方面的社会不平等现象也是惊人的。第二个因素是全球人口流动所带来的社会认同的重新组合。网络、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广泛应用,方便了人们找到同胞、同乡,或者结成价值观上“志同道合”的“知音”。这种现象,实际上割裂了种族、族群、教派、文化、价值观等方面的社会认同,加剧了许多国家政治的极化。

   上述两个长期因素的结合,即经济不平等沿着社会认同的断层线加剧,构成了世界政治新阶段的若干特征。首先,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合流并同时上升。带有右翼民粹主义色彩和反移民倾向的政党,近年来在欧洲和澳洲各国获得了更大的政治能量和国民支持。在区域层面,冷战刚刚结束时的地区政治整合趋势开始倒退,欧盟、海湾国家合作委员会、北美自由贸易区等都出现了更多困难,亚太地区合作机制的建设也停滞不前。

   其次,在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共同作用下,人们往往寄希望于权力集中的政府,以及强大而决策果断的政治领袖,来领导他们恢复民族荣耀,凝聚国家认同,并采取强力的措施来改变不公正现象。冷战后采用多党制的“转型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不断发生种种乱象,使人们更加怀疑西方民主的普适性和包容性。各国也在重新探索政府同市场之间的关系。

   第三,在传统的意识形态影响下降后,许多国家正在形成一种新的“政治正确性”。民族主义和排外情绪越强烈,就越容易得到国内政治支持。这一倾向表现在经济和社会层面,是贸易保护主义和限制移民政策;表现在国家安全方面,则是增加对社会安全和国防的投入,加剧地缘政治竞争。近年来,世界主要国家纷纷大幅增加本国的国防预算。美国2018财年的国防预算,较2017财年约增长10%。中东和亚太是全球军费增长最快的两个地区。

   从全球层面看,各国在国际上的不安全感往往同国内政治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互为因果。某些国家的国内治理不善、社会分裂和经济停滞,同国际关系层面的利益冲突相互交织,对全球安全秩序将造成巨大冲击。

   许多国家正在发生的政治公正缺失、社会裂痕加深的现象,国际舞台上愈演愈烈的经贸摩擦、军备竞赛和地缘政治争夺,还有地球生态环境的破坏和技术革新的负面作用,都应当引起世界各国包括中日两国人民的警惕。

   在复杂多变的全球环境下,在美国政治走向难以预测的情况下,中日关系的重要性正在上升。同时,两国各自的国内发展也越来越受到世界政治经济的影响。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最近指出,当今的世界分成了两个,一个是有序的世界,另一个是无序的世界,我认为这是很有见地的看法。中日两国都是有序世界的一部分,都应当在亚太地区和全球事务中起到“稳定器”的作用。

   毋庸讳言,美国在中日两国的对外关系中,都是极为重要的国家。一个值得注意的历史现象是:在中国、日本、美国的三对双边关系中,极少有三对关系同时恶化的情形,也极少有三对关系同时改善的时候。多数情况下,是两对关系比较稳定时,第三对关系就出现波动;两对关系出现困难时,第三对关系就容易改善。

   在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之际,我们两国的双边关系开始回暖,这是十分值得珍惜的。同时,我们也必须谨慎处理各自同美国的关系,争取中日美三边关系同时朝稳定的方向发展,并且同我们的亚洲邻国友好相处,以促进整个世界的安全与繁荣。这符合中日两国人民的利益,也是我们两大民族应当承担的历史责任。

   祝此次大会圆满成功,祝各位身体健康。谢谢大家。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67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