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东屏:生产制度决定生产关系

更新时间:2018-06-23 15:37:48
作者: 韩东屏 (进入专栏)  
工人和资本家同时拥有生产资料而形成的小股东与大股东的生产关系,也是一种固定的生产关系形式,这种关系形式也是被这些国家的经济制度决定的。如德国的经济制度规定,在一个具有相当规模的企业之中,包括企业主在内的任何个人最多只能持有20%的企业股份,其余的股份则必须社会化、分散化,或由企业一般职工购得,或由企业外的其他人购得。因此,说“制度决定社会关系、生产制度决定生产关系”,与说“制度及生产制度是交往活动的产物”的说法其实并不矛盾。也就是,说“先有生产交往,后有生产制度”,与说“先有生产制度,后有共同而固定的生产交往方式或生产关系模式”并不矛盾。

  

   其实,马克思在《资本论》中也明确说过,在没有规则之前,人们的生产交往体现为“单纯的偶然性和任意性”,而在传统中形成的“规则和秩序,正好是一种生产方式的社会固定的形式,因而是它相对地摆脱了单纯偶然性和任意性的形式。”[17]这段话显然就是在说:没有生产制度,生产方式就不会有“固定的形式”,人们的生产关系也不会有“固定的形式”,而只能是“单纯偶然性和任意性的形式”。

  

   所以,马克思也这样说:“一定的生产方式……始终是与一定的共同活动方式……联系着的,而这种共同活动方式本身就是‘生产力’。”[18] 确切说,这种“共同活动方式”就是被生产制度通过让生产者与生产资料相结合、让生产者与生产者相结合而形成的“生产方式”亦即“生产力”。因此,它们就是由生产制度塑造的。

  

   由于人类社会是由人用制度创构出来的[19],而习俗则在人创构社会之前就已存在,所以人类社会一开始就有制度和习俗之类的规则。这就说明,从来不存在没有规则、没有制度的社会。所以,人类在有社会之后,包括生产关系在内的各种社会关系、人际关系或交往关系,就全都不再是“偶然性和任意性的形式”,它们无一不是在被以制度为首的规则所型塑,并由此形成统一的模式。

  

   3、结论和推论

  

   如果以上所论不虚,我们就必须承认,有固定形式的生产关系,确实是被生产力中的生产制度决定或形塑的。这就是:有什么样的生产制度,就必然会有什么样形式的生产关系;当生产制度发生变化时,生产关系的形式也必然会随之发生变化。

  

   由此可知,生产关系只是生产制度的一个必然结果,完全被动地受制于生产制度。既然如此,在整个社会结构中,生产关系就实在算不上是一个社会的构成因素,更不可能是构成整个社会“经济基础”的东西。相反,它作为对生产制度或整个生产力没有任何反作用的东西,在解释社会结构时,就完全是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东西。

  

   注释:

   [①] 韩东屏:《制度决定历史》,《南国学术》2016年第1期;《制度决定生产力》,《南国学术》2017年第1期;《生产力也是被制度决定的》,《社会科学版》2017年4月27日。

   [②] 《制度决定生产力》,《南国学术》2017年第1期;《生产力也是被制度决定的》,《社会科学版》2017年4月27日。

   [③]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4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44页。

   [④]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362-363页。

   [⑤] 《制度决定生产力》,《南国学术》2017年第1期;《生产力也是被制度决定的》,《社会科学版》2017年4月27日。

   [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345页。

   [⑦]《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363页。

   [⑧]《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222页。

   [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119页。

   [⑩] 《斯大林选集》下卷,人民出版社1962年版,第594页。

   [11]马克思主义哲学编写组:《马克思主义哲学》,高等教育出版社和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70页。

   [12]  《礼记·曲礼下》。

   [1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2页。

   [14]《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89页。

   [1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第79页。

   [16] 韩东屏:《制度的本质与开端》,《江汉论坛》2014年第9期。

   [17]《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896-897页。

   [18]《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80页。

   [19] 韩东屏:《社会诞生于人的制度性建构——论社会的起源与本质》,《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1期。

  

   原载《社会科学动态》2018年第5期,这里内容略有增加。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59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