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崔卫平 唐磬:母女对话八十年代

更新时间:2018-06-23 12:38:06
作者: 崔卫平   唐磬  

   崔:好像是会喝酒的女生比较容易吸引男生吧。(作沉思状,唐大笑)很可能抽烟的男生比较吸引女生。

   唐:你们跳舞吗?

   崔:我们有的同学交谊舞跳得很好的。我基本上不会,我只跳DISCO。经常是一场舞会,我坐板凳从头坐到尾,就等结束之前的那首DISCO。别人请我跳舞都不跳。

   唐:是学校学生会定期举办的舞会?

   崔:基本上是,每周末都有。

   唐:免费的?

   崔:当然是免费的,没有人想过要收钱和付费。不过一般来说,舞会上的顶尖人物并不是生活中的顶尖人物。那时候人们还是比较看重一个人的内在品质,而不是外表有多潇洒。你们现在没有舞会么?

   唐:平时很少,元旦的时候有,以前在食堂里面,后来因为有人在食堂里放鞭炮,就改成露天了。

   崔:你们有篝火晚会么?

   唐:我们每个班会组织秋游或春游,一般是到风景区或农家院,自己班搞篝火晚会。

   崔:篝火晚会上有人拉手风琴么?有人集体唱歌么?

   唐:这个倒很少。不过在KTV里面会集体唱歌呀,新歌也有,老歌也有。

   崔:假如没有CD里的伴奏,你们会自己唱么?比如说一起出去玩的时候?

   唐:也会。歌曲接龙什么的,或者把小时候的儿歌、民歌,改编的儿歌和民歌都唱一遍。这时候一般也会顺便历数一下小时候的拍洋片儿、过家家、特殊部队玩具、软糖、冰棍儿、魔鬼糖、《新白娘子传奇》等。

   崔:我们的儿歌就是毛主席语录歌。有些毛主席语录你让我背,我背不出来,你让我唱倒可以。前几天徐友渔让我背《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我一时卡壳,后来我在心里把它全唱出来了,一字不差。

   唐:我曾经用了一个比喻。如果用“在路上”形容60年代那一代的话,那么我们这代人可以用“在凳上”来形容。信息的丰富或者说爆炸使得坐享其成成为可能。等待多于寻找。“在凳上”和“在路上”相比,或许要更加早熟,更加独立,但也更加孤独,更加缺少一种生机勃勃的激情。我不知道对于别人来说是不是如此,至少就我自己而言,我对80年代的生活还是比较憧憬的,它似乎更符合我对于青春的理解。有着更多的勇敢与挑战、单纯或真挚。当然这也只是我根据许多后来的描述拼凑出来的想象,真正完整而真实地还原任何一个时代都是不可能的。甚至现在让我描述自己正在经历的每一天的模样,即使把一切都写到BLOG上,也依然不能消除偏颇和缺失。与60年代、70年代生人相比,我会感伤自己什么大事件也没赶上,浑浑噩噩地就到了浑浑噩噩的20岁。更伤感的是,由于自己的记忆在变化飞快的90年代基本成型,因此原来脑海里有的也早已拆的拆、搬的搬,或者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就零零散散了。一边是现实的飘忽,一边是网络的虚拟,用现在的话说便是:“这事儿实在有点不靠谱。”

   崔:这真是应了那句老话:“生活在别处。”我小时候还遗憾自己没生活在战争年代呢。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596.html
文章来源:《书摘》2007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