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姚选民:人类命运共同体:跨越"修昔底德陷阱"的中国方案

更新时间:2018-06-22 15:18:54
作者: 姚选民  

  

   内容提要:人类历史表明,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之间的关系困境是一个普遍性命题,而如何回应该普遍性命题则是一种个殊化命题,即“修昔底德陷阱”不必然会发生。“修昔底德陷阱”是西方传统国际关系理论(主要包括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自由主义国际关系理论和建构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的一个学术推论或学术猜想,因其理论缺陷无法给出跨越“修昔底德陷阱”的方案。人类命运共同体能够有效维护“修昔底德陷阱”所主要牵涉之三方的基本利益,即能够维护守成大国既有的基本利益,能够维护崛起大国将来的基本利益,能够弱化全球治理的无政府状态,是跨越“修昔底德陷阱”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关键词:修昔底德陷阱/人类命运共同体/国际关系理

  

   一、引言:中国崛起背景下的“修昔底德陷阱”问题

   近年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的历史发展阶段或新时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走势愈发明显,国际上特别是西方政治学界有关中美大国之争的言论犹如“雨后春笋”,在这种舆论氛围中,“修昔底德陷阱”似乎会成为中美这对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之间关系的宿命逻辑。在著名国际政治学者约翰·米尔斯海默教授看来,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之间必然有争霸战争发生[1],哈佛大学格兰姆·艾利森亦考察了公元1500年以来的历史,发现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在15次互动中有11例战争[2]。当今世界上中美这对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能否跨越“修昔底德陷阱”这一疑问不论是在学界还是在民间一直都存在,都有一定的市场,习近平总书记亦回应说:“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快速发展,中国经济总量已经位居世界第二。面对中国的块头不断长大,有些人开始担心,也有一些人总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中国,认为中国发展起来了必然是一种‘威胁’,甚至把中国描绘成一个可怕的‘墨菲斯托’,似乎哪一天中国就要摄取世界的灵魂。”[3]纵观人类历史,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交替出现的历史表明,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之间的关系困境是一个普遍性命题,而如何应对这种关系困境是一种个殊化命题,即不同历史时段的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都给出了自己的应对之策,其结果是有的大国之间引发了“修昔底德陷阱”,而有的大国之间则避免了“修昔底德陷阱”。那么,在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新时代,作为崛起大国的中国与作为守成大国的美国及其他大国之间的关系困境会不会引发“修昔底德陷阱”呢?习近平总书记的回答是否定的:“我们要坚持以事实为依据,防止三人成虎,也不疑邻盗斧,不能戴着有色眼镜观察对方。世界上本无‘修昔底德陷阱’,但大国之间一再发生战略误判,就可能自己给自己造成‘修昔底德陷阱’。”[4]也就是说,我们要跟上时代发展的脚步,不要身体已经进入了新世纪,而自己脑袋中的思想却一直停留在久远的过去,还陷在“冷战”思维、零和博弈的旧思维模式当中。

  

   二、审视“修昔底德陷阱”问题的前提准备: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学术建构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同一个问题用不同的视角来审视会有不同的结论,面对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之间的关系困境问题,不同的思路决定不同的出路,如西方的传统国际关系理论视角会得出“修昔底德陷阱”的结论,而从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视角就会得出“修昔底德陷阱”能够跨越的结论。本文拟采取习近平总书记所倡导和阐发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视角来审视该问题,接下来,笔者先对习近平总书记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进行一种学术建构以作为审视“修昔底德陷阱”问题的理论前提准备。

   (一)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基本内涵

   2011年,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中国的和平发展》,这部白皮书指出,不同类型的文明之间、处于各种发展阶段的社会之间、隶属不同社会制度范畴的国家民族之间,均能够形成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第一次声明用命运共同体的方式来化解全世界的国际分歧矛盾。2012年11月,党的十八大报告第一次正式提出,“要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同舟共济,权责共担,增进人类共同利益”[5]。党的十八大以来,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频繁出现在中国外交的话语体系中,特别是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更是专门用了一节来阐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问题[6]。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同场合提出了建设亚洲国家命运共同体、周边国家命运共同体、中国—东盟国家命运共同体、亚太国家命运共同体、中国—非洲国家命运共同体、中国—拉美国家命运共同体,以及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主张[7]。缘于习近平总书记的外交魅力和影响力,“人类命运共同体”成为了全球外交场域的热门词,习近平总书记在其公开发布的文字中提及“命运共同体”有百余次,其中对“命运共同体”一词有深度阐释的多达70余次。从学理层面来看,所谓“共同体”,主要是指国家民族或其社会成员在特定的共同条件下所形成的相对紧密集体,在国际政治领域中,共同体一般是指由若干国家民族在特定方面结成的集体性组织,通常可划分为“政治共同体”“经济共同体”“文化共同体”“生态共同体”等不同领域的子类型。基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有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丰富文字阐述,“人类命运共同体”主要是指国家间层面的具有平等性、共赢性、安全性、包容性的政治经济文化生态性质的集合体[8],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基本内涵主要包括以下五个方面:

   其一,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主张通过对话协商建设持久和平的世界。“建设持久和平的世界”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第一方面愿景,在这种共同体中,国家民族之间是一种对话不对抗、结伴不结盟的伙伴关系。大国与大国(特别是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之间尊重各自核心利益,有效管控重要方面矛盾分歧,勠力建设一种以“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为核心诉求的新型大国关系。大国对小国不搞唯我独尊、强买强卖的霸道,平等相待。任何国家都不随意发动战争,不破坏国际法治。各国全面禁止并最终彻底销毁核武器,实现无核世界。各国都秉持和平、主权、普惠、共治原则,努力把深海、极地、外空、互联网等有合作潜力的新领域打造成各方能够展开合作的新疆域,而不是相互博弈的竞技场[9]。

   其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主张通过共建共享建设普遍安全的世界。“建设普遍安全的世界”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第二方面愿景,在这种共同体中,一个国家的安全不是建立在别国的动荡之上,各国都树立着一种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9]。各国都能平等参与地区安全事务,承担维护地区安全的责任,所有国家的合理正当安全关切都能够得到尊重。用“通盘”思维来审视国际安全问题,共同推进所在地区的安全治理,既要维护传统领域安全,也要维护非传统领域安全。以“对话合作”的方式促成地区安全,坚持以和平的方式解决各种争端。各国都坚持发展和安全并重,以可持续发展的方式促进一种可持续安全[10]。

   其三,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主张通过合作共赢建设共同繁荣的世界。“建设共同繁荣的世界”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第三方面愿景,在这种共同体中,发展是第一要务,各国之间能够同舟共济,特别是主要经济体之间能够加强宏观政策协调,兼顾当前和长远,着力解决深层次问题。各国都能够充分利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历史机遇,转变社会经济发展方式,进一步发展各自社会的生产力、释放各自社会的创造活力。维护世界贸易组织规则,支持开放、透明、包容、非歧视性的多边贸易体制机制,构建一种开放型世界宏观经济环境。各国能积极促成贸易大繁荣、投资大便利、人员大流动、技术大发展,“推动建设一个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经济全球化”[9]。

   其四,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主张通过交流互鉴建设开放包容的世界。“建设开放包容的世界”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第四方面愿景,在这种共同体中,各国及其人民都主张“和羹之美,在于合异”,倡导人类文明的多样性,文明之间没有高下、优劣之分,只有特色、地域之别。各国都认为,文明差异不是世界冲突的根源,而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动力,每一种特定的文明均有其不同寻常的魅力和久远的深厚底蕴,是整个人类的精神瑰宝。一种类型的文明与另一种类型的文明之间能够取长补短、一起进步,不同性质文明间的交流和互鉴是推动人类历史前进的动力和维护世界和平的纽带[9]。

   其五,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主张通过绿色低碳建设清洁美丽的世界。“建设清洁美丽的世界”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第五方面愿景,在这种共同体中,人与自然共生共存。各国人民都有智慧化解好工业时代文明所累积的矛盾和问题,既能实现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和谐相处这一终极性目标,也能促成当前世界的可持续发展,以及将来人的全面发展[11]。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各国人民都能够以“天人合一、道法自然”为理念价值遵循,不断探索永续发展的道路。各国人民都能倡导以“绿色、低碳、循环、可持续”为核心价值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努力开拓“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融为一体的当代文明发展之路[9]。

   易言之,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核心内涵可用习近平总书记的话这样来概括:“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坚持正确义利观,树立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新安全观,谋求开放创新、包容互惠的发展前景,促进和而不同、兼收并蓄的文明交流,构筑尊崇自然、绿色发展的生态体系”,“各国人民同心协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6]。

   (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理论渊源

   罗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也不是横空出世的,它有着源远流长的思想背景。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习近平总书记对人类前途命运的新思考,该理念主要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马克思主义两大思想理论渊源。

其一,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植根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具体来讲,首先,习近平总书记深受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影响。他公开言论中的“用典”充分说明了这一点。“计利当计天下利”“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等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有着直观内容联系的用典[12]表明,习近平总书记不仅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有着全面而深刻的领会,而且公开以之为中国人文化自信的凭借。1969年曾与习近平一起到延川县插队的老知青回忆说:“在梁家河那段艰苦的日子里,近平从来没有放弃过读书和思考。我和近平都看过一部书,是范文澜先生的《中国通史简编》……我和近平都从头到尾认真地读过这部书。对我而言,大概就是读过了,了解了历史,丰富了知识。而对于近平来说,他就会有思考、有借鉴、有批判。可以说,他的执政理念,他的思想,就是在持之以恒的读书生活中积淀下来的”[13],“近平非常喜欢中国古典诗词,他读过《离骚》,读过《古诗源》,读过《李白诗选》《三曹诗选》等”,“这些中国古代优秀作品,让年轻的近平更加深入地认识了我们这个国家,领略了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这些作品给他带来强大的正能量,培养了他对祖国的热爱之情。可以说,近平后来提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建立在他对祖国优秀文化和历史传统的深刻认识之上的”[14]。其次,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某些源远流长的观念存在着内在的契合。习近平总书记说:“包括儒家思想在内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蕴藏着解决当代人类面临的难题的重要启示,比如关于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思想,关于天下为公、大同世界的思想……关于中和、泰和、求同存异、和而不同、和谐相处的思想,关于安不忘危、存不忘亡、治不忘乱、居安思危的思想,等等。”[15]习近平总书记提及的这些优秀传统文化思想元素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都有着直观的思想渊源关联,(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58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