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锋:“金特会”之后:朝鲜半岛局势的四种走向

更新时间:2018-06-22 08:11:58
作者: 朱锋  

2018年以来朝鲜对外政策剧变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究竟什么原因让朝鲜在2018年年初在政策上出现了如此戏剧性的变化,并进而变成通过韩国特使向美国直接喊话,愿意就弃核举行朝美首脑会晤?

   2016~2017年间,朝鲜进行了25次中长程导弹试验和3次核试验。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推行“极限施压”策略,同时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5项制裁朝鲜的决议,国际社会对朝施压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具体内容。一是全面限制朝鲜的资金来源;二是大幅度削减朝鲜的对外经济交往;三是沉重打击朝鲜原有的利用海外外交官与务工人员所组织的地下采购和资金输送渠道,包括严厉限制朝鲜通过海路所维持的对外经济和商品联系。四是大幅度降低朝鲜对外依赖严重、但又是其经济和军事力量运营不可缺少的石油原油和成品油供应。从2006年10月以来,联合国安理会已经通过了10项制裁朝鲜的决议,2016年3月迄今不到两年的时间内,联合国安理会就通过了6项新的制裁决议。2017年12月22日,联合国安理会全票通过了制裁朝鲜11月27日“火星15”试验的2397号决议,全面禁止世界各国向朝鲜出口凝析油等成品油。

   对朝施压的行动不仅限于各国执行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决议,更有美国、欧盟、日本、韩国在内的17个国家宣布对朝鲜采取的单边制裁。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政府利用其国内法律体制和强大的金融与商贸实力,动用国内经济、金融与法律杠杆大幅度提升对朝制裁力度,力压其他国家的贸易公司、船运公司、金融机构停止与朝鲜的贸易和资金往来。特朗普政府对朝鲜强硬、连续和高密度的单边制裁行动,进一步扩大了对朝国际制裁的压力与强度。2017年9月,美国通过《通过制裁打击敌对国家法案》,对美国动用金融、法律和经济制裁手段做了更为直接和全面的新规定。

   面对朝鲜政权频繁的核试验和导弹试验,宣布单边对朝制裁的国家和国际组织也不断增加。在平昌冬奥会举行前夕,欧盟宣布了对19个朝鲜个人的制裁。再加上美、日、韩等国对朝鲜严厉的单边制裁措施,平壤事实上已经被逼到了“墙角”。尽管国际制裁和“极限施压”短期内无法彻底瘫痪朝鲜,但在这样严厉与彻底的制裁与孤立之下,朝鲜现有的经济、军事和社会活动必然受到窒息性的打击。平昌冬奥会之前,运送朝鲜歌舞团、运动员和拉拉队到韩国的巴士和渡轮的汽油和柴油,朝鲜都开口要韩国提供,平壤的困境可见一斑。金正恩发动“冬奥外交”的直接目的,是为了“纾困”而不是为了“弃核”。

   朝鲜问题观察家对“极限施压”的成果有不同的意见。许多学者认为,由于朝鲜的特殊体制,国际制裁和孤立行动难以在短期内窒息朝鲜的核导开发计划。国际制裁引发的困境也并不必然转化成朝鲜内部的深刻危机。正如1994~1996年朝鲜“苦难行军”时期我们所看到的情况,制裁引发的国内苦难短期内压不垮朝鲜。这种观点尽管有一定道理,却忽视了朝鲜经济的弱小体量和金正恩时代核导开发所占据的巨大资源之间的尖锐对立。

   在目前“极限施压”的沉重打击下,一系列的问题已经开始出现。首先,当前朝鲜从历史上继承的资金已经消耗殆尽。其次,朝鲜出现了电力供应和粮食供应的严重不足,基本日常用品本来就存在着对外依赖的困境,这些国内基本生活和经济活动面临的窘迫处境一下子再度恶化;再次,金正恩希望在朝鲜设立开发区,从2012年到现在,朝鲜已经设立了23个开发区,2017年10月,朝鲜还宣布在平壤附近建立新的开发区招商引资,以便缓解国内困境。

  

朝鲜面对“极限施压”发起历史罕见的外交攻势


   综合2018年1~3月份朝鲜外交的诸多表现来看,朝鲜使用了许多新的招术,似乎是在全力“求新”“谋变”。自2011年11月末金正恩成为朝鲜最高领导人以来,国际社会第一次目睹了平壤的外交运作能力。其主张和行动调整幅度之大、态度转变之快和身段之柔和在朝鲜历史上实属罕见。

   第一,借助平昌冬奥会的“体育外交”平台,直接对韩国发动了高级别、高密度的“政治外交”。“体育外交”在冷战后的韩朝交往史上常常只有象征性意义,但此次朝鲜半岛南北双方之间的奥运接触和对话,已经迅速变成了朝鲜对韩国发动的“政治攻势”。1991年4~5月日本千叶第41届乒乓球世锦赛,朝韩首次联合组队出战,并赢得了当年的女团冠军,正式开启了韩朝之间“体育外交”的历史进程。2002年的釜山亚运会上,朝韩两国运动员高举“半岛旗”联合入场,朝鲜拉拉队则在这届亚运会上首次亮相韩国赛场。2006年的都灵冬奥会上,韩朝两国运动员第一次在冬奥会开幕式上高举“半岛旗”共同入场。论规模而言,朝鲜向2018年平昌冬奥会派出的官员、运动员和拉拉队的数量不及2002年的釜山亚运会。2002年,有606位朝鲜官员、运动员和拉拉队员前往釜山。

   2018年,朝方派出的运动员、演职人员、官员和拉拉队的数量约500人,其中包括22名运动员在内的奥运代表团46人、229人的拉拉队、140人的三池渊歌舞团、20名记者和近30名成员的高官团。平昌冬奥会是朝鲜第四次派出拉拉队参加在韩国的体育赛事。但平昌冬奥会的朝鲜拉拉队就人数规模来说超过了前三次的总和,是平昌冬奥会参赛运动员的近10倍。至少让韩国民众前所未有地感受到了“朝鲜冲击”。美国《华尔街日报》感慨,朝鲜拉拉队这一“美女军团”是朝鲜真正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第二,展开“亲信外交”,直接代表朝鲜最高领导人传递信息。参加平昌冬奥会开幕式的金与正是作为金正恩的特使来到韩国的,她还携带了金正恩的亲笔信,面交文在寅总统。金与正不仅是访问韩国的第一位朝鲜金氏家族的成员,也是其兄政策思考与决策中少数几位可信赖的亲近成员,她的到访被认为可以直接代表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和她一同抵达首尔的金永南是朝鲜参加平昌冬奥会级别最高的官员,也是1991年韩朝开始政治接触之后朝鲜到访韩国级别最高的官员。率团出席平昌冬奥会闭幕式的金英哲更是平壤最亲近的干臣,曾担任金日成的警卫、金正日时代朝鲜情报部门的首脑。2014年为了改善韩朝关系,当时的朝鲜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黄炳誓、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书记崔龙海、朝鲜劳动党中央书记金养健等朝方高官访韩,出席仁川亚运会闭幕式后与韩方高层进行会谈。但这一阵容和2018平昌冬奥会是无法比拟的。

   第三,发动对韩国前所未有的“民族感情与统一攻势”。平壤在历史上也曾多次对韩国发动统一攻势,但基本目的是要强化朝鲜对整个半岛的合法代表,将首尔政权视为“伪政府”,打击韩美军事同盟和对驻韩美军“去合法化”。朝韩接触,平壤在政治定位上一直也是严格定义“民族和解”,而非“民族统一”。但这一波朝鲜对韩国发动的政治攻势,直接提出“基于民族感情的统一问题”。3月5日,金正恩在韩国特使团抵达平壤3个多小时后即与他们进行了会面,还拉着韩国官员的手交谈显示亲密。金正恩还携夫人李雪主及胞妹金与正举行晚宴招待韩国代表团,并进行了长达4个小时的会谈。相比之下,现代集团前名誉会长郑周永在1998年访问朝鲜时,当时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深夜突然出现在郑周永下榻的百花园国宾馆和郑见了一面。韩国前统一部部长郑东泳2005年6月访朝时,在离开的前一天深夜才受到金正日的接见。

   第四,对美做出“弃核对话”的外交攻势,委托韩国特使郑义溶转达特朗普总统举行首脑会晤的邀请。这是金正恩执政近6年多以来第一次做出愿意放弃核武器的表态。从2013年6月朝鲜将“拥核”入宪以来,一直宣布“并进战略”:一手拥核、一手发展经济。2018年2月7日朝鲜举行阅兵式,金正恩还在讲话中强调朝鲜将牢牢握紧核武器这一利剑,不让侵略者入侵朝鲜国土“0.001毫米”。平昌冬奥会之后,朝鲜突然对韩、对美展开外交攻势,一手拉韩国、一手拉美国,强调愿意在体制安全的前提下放弃核武器,这种“新姿态”不能简单地以朝鲜像以前那样总是“硬一阵”“软一阵”来判断。但问题是,朝鲜没有弃核的实际行动和决心,而只是停留在和美国“谈出弃核”,这已经不是今天美国的朝鲜政策的目标。

   平壤发动的这一波外交攻势的内容和形式都有新特点。

   一是平壤似乎开始从这么多年对韩国的批判和矮化中“走出来”,将民族感情、统一目标置于以往充其量是“民族和解”和指责美国“非法占领”之前;这是朝鲜前所未有的降低身段、主动拉拢韩国的新姿态;3月5日金正恩带着夫人李雪主参加对韩国特使一行的宴请,和郑义溶握手言欢的神情,承诺不对韩国使用核武器或者常规武器,以及韩朝两国4月将在板门店军事停战区实现首脑会晤的决定,投射出朝鲜想要在南北维持体制现状之下实质性推进“朝韩联合”的强烈信息。以往韩国领导人访问朝鲜时只是在“民族和解”的基础上实现政治接触、经济合作与离散家属团聚等有限的人员交往;而朝鲜现在明显是想要推进南北关系的历史性变化。

   二是金正恩对驻韩美军的认识也在发生“重大变化”。他表示理解美韩军演、承诺对话期间不进行核试验和导弹试验,这是否意味着平壤倾向于接受驻韩美军可以共同保护韩国与朝鲜?朝鲜对韩、对美关系的“新定位”,背离朝鲜传统政策主张和官方立场的幅度确实很大。3月中旬朝鲜媒体仍然呼吁美军撤离朝鲜半岛,这究竟是朝鲜想要谋求弃核条件,还是在暗示朝鲜不会放弃拥核立场?

   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后的绝大多数时间里,朝鲜的安全战略一贯擅长于将自己置身于不同的大国博弈进程中,善于在大国冲突中寻找获益的机会,是一种典型的“小国实用主义”外交套路。冷战结束后,朝鲜面临的困境是,它所能汲取的大国地缘政治对抗的资源越来越稀少,这也是朝鲜竭力追求核导开发、企图“拥核自保”的基本目的。在国际社会共同努力和协调之下,特朗普政府的“极限施压”战略尽管存在争议,仍然对朝鲜构成了窒息性的打击。平壤这一波从“冬奥外交”开始的外交攻势,是否正在重新寻求新的大国对抗的战略资源来为自己的生存寻找机会?

   二是赌中国与俄罗斯不会追随美国对朝鲜进行全方位的制裁,朝鲜经济的生命线还有望维持。但目前的局面是,朝鲜在这两个面上的下注似乎都可能落空。对于历来满眼只有自身的“利益原则”和一味自视甚高的平壤来说,目前的这一波外交攻势耐人寻味,很可能不会简单局限在想要从韩国捞取好处、谋求减轻国际制裁的压力、凸显拥核朝鲜的和平形象等方面。

  

美朝首脑会晤是如何被提上日程的

  

   2018年3月8日,韩国特使郑义溶在白宫向特朗普总统通报后,随即向媒体宣布特朗普愿意在5月会见金正恩,这一消息确实震惊世界,也同特朗普以往的对朝政策宣示存在着巨大差异。3月6日,文在寅总统给特朗普打电话通报郑义溶访朝内容,特朗普当时的表示是:和朝鲜谈判与否,关键是朝鲜必须弃核。但时隔两天之后,3月8日特朗普在听取韩国特使郑义溶通报后迅速做出要在2018年5月与金正恩会谈的决定,没有经过政府内部的深入评估和讨论,很显然是特朗普本人的强势的个性和爱做秀的“政治人”的个性使然。当时,美朝恢复对话、尤其是5月份是否特朗普将和金正恩会晤,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

第一,朝鲜通过韩国特使郑义溶“带话”,当时媒体报道有三点内容:一是只要朝鲜面临的威胁消除、朝鲜体制的安全可以得到保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568.html
文章来源:现代国际关系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