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智效民:第一次跳槽

更新时间:2018-06-20 00:21:38
作者: 智效民 (进入专栏)  

   张铁生成为“白卷英雄”以后,被铁岭农学院畜牧兽医系录取。那一年我所在的南城区一共推荐了12人参加高考,考试后淘汰8人,剩下的4个人有一人被北京钢铁学院录取,另外三人去了临汾师专。我因为上北钢院无望,就放弃努力(无非是找熟人走后门吧),自然成为淘汰对象。给我印象最深的是,12人中间有一位37岁的“老男人”被临汾师专录取,让我觉得他简直就是范进和孔乙己的结合体。

   事情过后,我只好继续在流沙坡小学任教。第二年又听说太原市五七学校(原太原师范学校)招生,便又想报名,但学校推荐了另外一位姓杨的老师。

   眼看着通过考试进修等手段离开小学无望,我只好把希望寄托于调动工作。那年头要想跳槽,特别是男教师离开小学,几乎比登天还难。但是不这样又没有任何出路,所以只要有时间我就往南城区教育科跑。经过长时间软磨硬泡,那位主管人事的副科长终于心软了。事后她告诉我,要不是考虑到找对象问题,我们是不会放你走的。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去那儿了。当时我的首选是市属中学,但市属中学的门槛很高,必须有本科以上学历。此路不通,只好考虑厂矿子弟中学了。正好老同学郭金存从部队转业到山西机床厂劳资科,我想请他帮忙调到该厂子弟中学,但他说教师的调动归人事部门,他无能为力。后来又打听到老同学洛晓虹的邻居是机床中学教导主任,没想到见面以后他满口答应,但是我如约去学校找他,却被他断然拒绝。后来回想,估计是没有送礼的缘故。

   被拒绝以后,我知道该校离太原矿山机器厂子弟中学不远,就想去碰碰运气。到了矿机宿舍以后,只见一座三层楼孤零零地矗在马路旁边。从楼前挂着的校牌看,这所中学好像连大门也没有。我推门进去,里面出来的人与我撞了人满怀。后来一看,这人居然是向我透露“九·一三事件”的老同事张继峰。二人在这个地方相遇,这双方不仅有些吃惊,也觉得莫名其妙。他问我干什么来了,我如实相告,不料他就像找到替死鬼一样,立刻领我去见学校的领导。

   原来他因为是代课教师不能转正,没有多久就离开流沙坡小学,考到矿机中学开办的短期师范班,毕业后成了该校的正式教师。人生总是这样,一个问题解决以后,新的问题便接踵而至。张继峰虽然摘掉代课教师的帽子,但因为家住城南,妻子又快要生孩子了,所以想调回南城区当小学老师。但是,这里的领导死活不放,在他的死缠烂打下,领导才以一个萝卜一个坑为由,让他先找到一个愿意入坑的人,然后再放他走。所以这次偶遇对我们二人来说,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随后,他领我去见教导主任和主管教学的副校长,大概是看到我比小张高出半头,身体也比较健壮,容易让捣蛋的学生害怕吧,领导们当即拍板,成全了我们。对于这意外的收获,我们都很高兴,分手之后就各自去办调动手续。

   这样,我终于实现了对父亲的第一个承诺——从小学教师变成了中学教师。然而父亲已经去世两年了,如果能有在天之灵,他一定为我高兴。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522.html
文章来源:智话智说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