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于洪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理论创新与实践路径

更新时间:2018-06-16 01:17:14
作者: 于洪君  

   2018年5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了新成立的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并在会议上就如何开展和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问题发表了重要讲话。他强调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我们积极推进外交理论和实践创新,完善和深化全方位外交布局,倡导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深入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坚定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加强党对外事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路,取得了历史性成就。

  

一、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形成和发展是历史必然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中国逐步融入外部世界,对外开放的力度不断增大,中国参与地区和国际事务、参与经济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范围愈加广泛,中国对外部世界的认识也更加客观、全面和理性。“中国离不开世界”成了我们全党全社会的普遍共识。与此相适应,国际社会也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中国长期保持稳定发展和进步繁荣,是当今世界最可贵的历史现象。中国道路和中国体制独一无二的示范效应,成了中华民族对人类社会做出的新的最大贡献。“世界离不开中国”不仅成了国际社会的新共识,而且也成了当今时代国际关系发展变化的一个突出特点。

   冷战结束后,随着国际力量持续发生有利于世界多格化进程、有利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积极变化,中国的国际处境也进一步改善。进入新世纪以来,特别是最近几年,中国与外部世界的联系更加广泛和紧密。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超过了美国、欧盟和日本的总和。中国对联合国维和事业的贡献,总体上已经接近于美国。在推动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方面,中国的影响也日益彰显。中华民族在前所未有地接近于全面复兴伟大目标的同时,也前所未有地接近于世界舞台中心。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下,以习近平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得出了中国现代化发展既是“中国走向世界”的过程,也是“世界走向中国”的过程这一科学论断,中国“与时代同行、与世界同步”,就是这一科学论断的集中反映。

   “两个走向”与“两个同步”,科学地揭示了中国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实质,也指明了中国与外部世界关系的发展方向。无论外部世界如何风云变幻,中国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归根到底,都是利益相通、命运悠关、休戚与共的关系。中华民族走向全面复兴的进程,与中国作为发展中大国走向世界舞台中心的过程是密不可分的,同时也与国际社会全面适应中国崛起,接受中国的独特作用和影响紧密相关的。可以说,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形成和发展,是时代的呼唤,是历史的必然,是中国与外部世界良好互动的结果。

   众所周知,在世界近现代历史上,大国外交通常是指综合国力较为强大,对地区和国际事务拥有较大影响力的国家所开展的外交活动。在中国积贫积弱的旧时代,在弱国无外交的旧世界格局中,中国是没有大国外交可言的。因而,我们从不称我国的对外活动为大国外交。使用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这一新概念,始于2014年召开的中国外事工作会议。在那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第一次明确,我们的对外工作,要有中国特色、 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这一新概念,从此出现在中国国际政治语汇之中,从此成为当代国际关系领域中的一个高频词。

   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宗旨和目标,我的理解,就是要在实现自身发展的同时,倡导和推动共同发展;在谋求自身安全的同时;倡导和推动共同安全;在谋求自身进步的同时,倡导和推动共同进步。归根到底,是要使全面崛起和复兴的中华民族,在世界上“发挥负责任大国作用,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不断贡献中国智慧和力量”。但中国是一个独具特色的社会主义大国,是一个长期带有发展中国家显著特征的新兴大国,因此,中国不同于历史上和现实中的任何其他大国。“中国决不会以牺牲别国利益为代价来发展自己,也决不放弃自己的正当权益”。中国维护自身发展与安全利益,谋求本国进步与繁荣,绝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中国无论发展到什么程度,永远不会称霸,永远不会对外扩张,永远不会搞强权政治。

  

二、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终极目标

  

   近年来,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已经成为我国倡导和引领新型国际关系的一面鲜艳旗帜,成为我们动员世界各国摈弃冷战思维与零和游戏,通过合作发展走向互利共赢的响亮口号。

   当然,大家也都知道,“共同体”不是一个新的概念。在西方,从古希腊的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到近代德国的康德、黑格尔和费尔巴哈,都曾经论述过人、社会或国家的“共同体”问题。马克思分析德国社会现实、揭示资本主义弊端并憧憬人类社会未来时,也反复使用过“共同体”的概念。世界进入近现代发展阶段之后,“共同体”这一概念在国际关系理论和实践中得到更加广泛的使用,因而也广为人知。大家所熟知的欧盟,前身就是上世纪70年代成立的国家间组织“欧洲共同体”。目前世界上还有不少区域性组织,是以“共同体”来命名的,譬如在非洲,有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中部非洲经济与货币共同体、中部非洲国家经济共同体、东非共同体、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萨赫勒—撒哈拉共同体;在拉丁美洲,有安第斯共同体、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加勒比共同体,等等。我们所熟知东南亚联盟,也就是东盟,实际上也是一个以构建“共同体”为目标的区域性组织。2003年10月召开的东盟峰会,决定2020年建成东盟共同体。2008年生效的东盟宪章第10条包含了“强化东盟共同体意识”等内容。其中第13条进一步规定,“鼓励社会各界参与东盟一体化和共同体建设进程”。目前,东盟领导机构除东盟峰会和东盟协调理事会外,还有一个重要机制,这就是东盟共同体理事会。该理事会内部又包括三个分委员会,即东盟政治安全共同体理事会、东盟经济共同体委员会、东盟社会文化共同体理事会。

   习近平总书记纵观世界风云,顺应时代潮流,借鉴国际关系领域积累的理论成果,于2013年3月访问俄罗斯期间,首次提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新概念,为当今世界陷入迷茫的国际关系,为纷争不已的世界各国,指明了共同发展、共同进步、共同安全、共同繁荣的前进方向和现实路径。

   在这里,我们首先要注意到,习近平总书记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与他那卓而不群的世界观、文明观紧密相关的,是以他对人类社会发展进程、国际关系基本特点的新认识新思考为哲学基础的。他认为并多次提出,人类社会虽然存在多种发展路径,各个国家往往处于不同发展阶段,但归根结底是命运相关、休戚与共的整体。人类文明尽管存在各种各样的差异和矛盾,常常出现对立和冲突,但本质上是彼此牵连、无法割舍和互通互鉴的。在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信息社会化、发展多样化的今天,各国人民在经济、文化、安全等领域,早就建立起相互依存、彼此借重的密切联系,早就成为同一个地球村的村民,早就在同一个历史时空中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特殊关系,这种关系的实质就是命运共同体。

   其次,我们要注意到,习近平总书记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也是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和中国现代政治文明中汲取养份和精华的。从古代先哲孔子的“天下大同”,到宋代文豪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从共和先驱孙中山“天下为公”的济世情怀,到新中国缔造者毛泽东“环球同此凉热”的伟大抱负,中华民族“亲仁善邻”、“讲信修睦”、“和舟共济”、“患难与共”的美好理念是一脉相通的。习近平总书记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对上述所有思想主张的继承、创新和发展。

   最后,我还想指出的是,习总书记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与他所提出并阐明的新发展观、新安全观、新合作观紧密相联,构成了完整的外交政策体系。这些洋溢着浓郁的时代气息的发展观、安全观、合作观,在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中得到了充分体现,因而具有很强的实践性和可操作性。这是世界上其他任何“共同体”理论根本无法比拟的。习总书记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论的思想价值和历史贡献也就在这里。

  

三、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核心思想与基本理论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针对当今世界格局、全球治理态势、国际关系走向、人类社会的前途和命运,特别是中国与外部世界的关系等所有重大问题,做过许许多多深刻的分析和论述。去年10月他在党的十九大上所做的报告,对当前国际形势的基本特点,对中国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对中国改革开放成就的时代价值和历史意义,做了更为全面的分析和科学的评估,并就中国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指导思想,基本主张、政策目标等问题,提出了一系列新的观点、立场和主张。其中最主要的,我认为有以下几点:

   第一,关于推动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习总书记多次讲过,中国梦与各国人民的梦想息息相通。此次报告进一步指出,“实现中国梦离不开和平的国际环境和稳定的国际秩序”。因此,报告把中国“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与“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直接联系在一起,明确宣布中国要“坚持正确义利观,树立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新安全观,谋求开放创新、包容互惠的发展前景,促进和而不同、兼收并蓄的文明交流,构筑尊崇自然、绿色发展的生态体系”。中国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要在走向世界舞台中心的过程中,义无反顾地遵循、实践这些新的原则和主张。

   第二,关于中国共产党的性质和使命。报告明确指出,我们党既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党,也是为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的党,我们党始终把为人类作出新的更大贡献作为自己的使命”。这是对我党立党宗旨和崇高目标所做的最精准的完整表述,也是对我党不变初心与历史使命所做的最富时代感的科学界定。正是基于这样的科学认识,习总书记对中国在人类社会未来发展进程中的历史定位做了新的表述:中国将“始终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

   第三,关于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宗旨和目标。报告明确指出,中国将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旗帜,恪守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外交政策宗旨,推动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这一新的提法,体现了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基本特征,同时也反映出我党认识和处理国际事务勇立潮头、与时俱进的优良品格。特别是报告中关于新型国际关系基本内涵的论述,精辟地概括和揭示了当今时代人类社会对于国与国关系的崭新诉求,可以说令国际社会耳目一新。

   第四,关于人类社会的理想愿景和最高境界。报告明确指出,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具有不稳定、不确定两大特点,充满希望也充满挑战,但我们的共同理想和目标是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这段精辟论述反映出我们党对于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理想与现实相互关系等问题的新认识新思考,同时也向全世界昭示了我们党关于人类前途和命运的基本意愿与核心主张。报告中首次阐明的“构筑尊崇自然、绿色发展的生态体系”的新理念,将我们所主张的“清洁美丽的世界”具体化,意义极为重大而深远。

第五,关于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和全球化发展方向。报告明确提出,我们主张“相互尊重、平等协商,坚决摒弃冷战思维和强权政治”;主张“以对话解决争端、以协商化解分歧,统筹应对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威胁”;主张国与国之间走“对话而不对抗、结伴而不结盟”的交往新路;主张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和共赢的方向发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484.html
文章来源:大国策智库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