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崔之元:“欧洲之父”的思路及其亚洲启示

更新时间:2018-06-11 23:41:26
作者: 崔之元 (进入专栏)  

   1988年,法国总统密特朗发布行政令,将让·莫耐 (Jean Monnet,1888 —1979) 的骨灰迁入位于巴黎拉丁区的雄伟的“先哲祠” (Pantheon) 中。从此,莫耐与卢梭、雨果等为法国和人类文化做出巨大贡献的伟人,永远地安息在一起。

   莫耐有何等业绩,使他得以和卢梭、雨果并驾齐驱?

   1888 年11 月9 日,莫耐出生于法国的一个农村小镇,该地名叫Cognac ,出产同名的白兰地酒。1914 年前,莫耐在他父亲经营的酒厂负责销售工作。第一次世界大战彻底改变了莫耐的人生道路。下面是他的履历表【1】:

   1914 — 1918 年:作为法国代表参加位于伦敦的“国际供应委员会”,负责协调英、法两国的军需品供应,以免军火商从两国的不合作中渔利。

   1919 — 1921 年:担任巴黎和会所成立的“国联” (TheLeagueofNations) 的副秘书长,亲身深刻体验了大国权力政治下的国际组织的脆弱性。

   1922 — 1926 年:应父亲要求,返回家乡经营白兰地酒。

   1927 — 1938 年: 1927 年初,应波兰籍的世界卫生组织领导人路德维格·拉赫曼 (LudwigRajchman) 的要求,参与旨在稳定波兰货币的国际银行团贷款活动,从此步入投资银行业, 1929 年在旧金山任“美国银行”副总裁时亲身经历了“大萧条”,成为罗斯福“新政”的国际上的积极支持者。

   1934 年 11 月 13 日:莫耐和希尔维亚 (SilviaGiannini) 在莫斯科结婚。希尔维亚是意大利人,已婚,而当时意大利法律是不许离婚的。故莫耐和希尔维亚选择在婚姻法上最自由的苏联,同时办理离婚和结婚手续,从而体会到社会主义使个人自由得到充分发展的初衷。

   1938 — 1940 年:法国政府命莫耐负责秘密向罗斯福政府购买战斗机。

   1940 — 1943 年:邱吉尔任命莫耐为“英国军需供应委员会”驻美成员。莫耐游说美国各界参战,并为罗斯福的动员演说提供了著名的“民主的武库” (arsenalofdemocracy) 一词。凯恩斯曾说,莫耐使二战“早结束了一年”。

   1943 — 1945 年: 1943 年 2 月至 10 月,莫耐作为罗斯福特使,在阿尔及利亚 ( 法属殖民地 ) 协调北非战场的指挥问题。从此,他开始和戴高乐等人一道,筹建战后法兰西第四共和国。

   1946 — 1950 年: 1946 年 1 月,戴高乐任命莫耐为“法国计划委员会” (ComissariatduPlan) 第一届主任。莫耐提出了著名的“指导性计划”概念。这是他总结了 30 年代大萧条(导致“自由放任”经济哲学的破产)和过于僵硬的苏联式“指令性计划”两方面教训的产物。同时,“莫耐计划” (MonnetPlan) 直接影响到“马歇尔计划”的构思。【2】

   1950 — 1955 年:莫耐提出并起草了建立“欧洲煤钢共同体”的方案,该方案由法国外交部长舒曼 (RobertSchuman) 于 1950 年 5 月 9 日正式宣布,故史称“舒曼计划”。

   1951 年 4 月 18 日,“欧洲煤钢共同体”正式成立,莫耐担任其“最高权威” ("HighAuthority") 的首届主席。“欧洲煤钢共同体”迈出了走向“欧洲共同体”和今日“欧洲联盟”的实质性的第一步。故莫耐获得了“欧洲之父”之称。

   1955 — 1979 年: 1955 年 6 月,莫耐在“欧洲煤钢共同体”的任期结束。他随即通过广泛的个人关系,建立了“欧洲合众国行动委员会” (ActionCommitteefortheUnitedStatesofEurope) ,其成员为欧洲若干主要政党和工会的代表。多年来,该委员会为欧洲统一提供了许多重要建议,包括欧洲原子能机构、欧洲货币基金等等。

   1976 年 4 月 1 日,欧洲共同体各成员国政府首脑做出决议,授予莫耐“欧洲荣誉公民”的称号。迄今为止,他是唯一享有这一称号的人。

   从这份履历表中,我们看到,莫耐的一生几乎和 20 世纪的每一重大事件都联系在一起。但使他名垂史册,堪与卢梭、雨果并驾齐驱的业绩,是他为创建欧洲联盟做出的突出贡献。下面,让我们来分析莫耐1950 年提出“欧洲煤钢共同体”的原因及其深远意义。

  

   黑暗中的跳跃

   在莫耐看来,二战后欧洲重建的两大关键,一是德国问题,二是欧洲和美国的平等关系问题。而这两大问题的妥善解决,都有赖于统一的欧洲联盟的建立。

   关于德国问题,一战后曾为“国联”副秘书长的莫耐,深知绝不能在二战后再像一战后那样来处理德国问题。但对深受二战创伤的欧洲各国(特别是近邻法国),德国重新振兴又的确是巨大危险。因此,一方面,必须对德国平等待之,不再像一战后那样将其“逼上梁山”;另一方面,必须把德国的经济政治发展置于“欧洲共同体”的大制度框架之内。

   关于欧美关系,莫耐认为,“欧洲不能长期在资金和军事上依赖美国。这样做,对双方均有害无益”。〔 3 〕而只有建立强大的欧洲联盟,欧洲各国才有可能与美国平等对话。否则,正如曾任罗斯福的副总统的华莱士所说,欧洲在二战后成了美国的“半殖民地”。〔4 〕但是,尽管许多欧洲人都认识到欧洲联盟是处理“德国问题”和“欧美关系”的关键,欧洲联盟却很难取得实质性的进展。这至少有以下两个原因:

   第一,二战后许多欧洲联盟的构想,仅仅是指“政府间” (intergovernmental) 合作,而不涉及“超国家” (supranational)构成或联邦 (federation) ;如 1948 年海牙会议建立的“欧洲委员会” (CouncilofEurope) ,各国都有一票否决权,不受“多数决定”原则的约束,故谈不上实质性的欧洲联盟。

   第二,美国虽然出于制约德国和苏联的考虑,支持欧洲共同体的建立,但却主张由英国来领导欧洲。这既是由于英、美传统的“特殊关系”使美国对英国领导下的欧洲较为放心,又是由于英国受战争破坏较小,经济实力相对法国较强。然而,英国留恋昔日世界帝国的地位,不愿参加和领导欧洲联盟。这一点,时任美国国务院计划局局长的著名战略分析家乔治·凯南(GeorgeKennan) 看得清楚。他认为,一方面,美国应支持欧洲共同体的建立,以防德国在幕后与苏联做交易;另一方面,必须由法国取代英国成为欧洲的领导。但是,据凯南回忆录,直到1949 年底,美国务院西欧局仍然坚决反对他的意见。〔 5 〕

   因此,从二战结束后直至 1950年,欧洲联盟没有实质性的进展。用莫耐的话来说,欧洲还处在“黑暗中”。他认为,欧洲联盟不可一蹴而就,而应首先取得局部的、但同时是实质性的突破。这就是“黑暗中的跳跃”。它既需要机遇,又需要善于抓住机遇的人。

   1950年初,机遇终于到来了。

   1950年春,像往年一样,莫耐在阿尔卑斯山区步行两周,集中静思欧洲的前途。 1949 年以来的几个重大事件及其关系是他思索的焦点。

   第一,冷战升级。苏联刚刚实验成功首颗原子弹,美国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第 68 号”文件 (NSC-68) 决定在美国和西欧全面重新备战(rearmament) ,特别是重振西德。

   第二,美国从 1948 年秋季开始进入经济萧条,一直延续到 1950 年初, 1950 年 2 月失业率高达 7.6% 。由于这是二战后的第一次萧条(recession) ,对美国和欧洲的信心冲击颇大。人们不得不想,当 1952 年 7 月“马歇尔计划”按期结束后,欧洲经济将怎么办 ? 期待美国国会延长马歇尔计划是绝无可能的。〔 6 〕

   第三,美国萧条一直影响美国的进口,减少了美国对整个英镑区 (SterlingArea) 的原料需求。英国被迫于 1949 年 9 月进行二战后的第二次贬值 ( 第一次是1947 年 ) 。在此稍前,英国为维持英镑汇率,向“欧洲经济合作组织”(OEEC ,即后来 OECD 的前身 ) 申请多用“马歇尔计划”中给英国的配额,引起欧洲其它国家的不满。美国开始对英国领导欧洲的能力产生怀疑。

   第四, 1949 年 6 月,“联邦德国”政府在波恩成立。西德政府要求法国归还 1918 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让给法国的萨尔地区。德国钢铁工业发展潜力巨大。 1938 年时德国钢铁产量为西欧的40% ,但 1949 年西德钢铁产量仅为西欧的 18.2%。〔 7 〕不难想象,美国因冷战而重振西德的方案,将迅速使西德至少恢复到战前的钢铁产量水平。法国公众舆论开始担忧德国威胁的重演。

   莫耐敏锐地感觉到,上述这四种因素的相互作用,给法国提供了提出新创意、从而成为欧洲联盟领导的机遇。这是因为美国虽然允许西德重振经济与备战,但仍不可能对西德马上完全放心;而英国1949 年 9月的贬值使美国不再对英国领导欧洲抱有希望。新成立的联邦德国也会愿意通过加入某种形式的欧洲联盟,获得国际社会的承认和尽早摆脱盟军的占领。因此,由法国提出新的欧洲联盟方案,建构1952 年马歇尔计划结束后欧洲的制度框架,正当其时。

   想到此处,莫耐迅速返回巴黎,与助手立即起草了“欧洲煤钢共同体”的方案 (EuropeanCoalandSteelCommunity) ,其要旨是将法、德煤炭和钢铁资源共同置于一个“超国家机构”的监督管理下,同时邀请其它欧洲国家自愿参加。他认为,这一方案的妙处,在于美、德各自出于不同动机,均能够接受。〔8 〕同时,它在局部经济领域实行了“超国家机构”的监管,形成二战后欧洲联盟进程的第一个实质性飞跃。

   1950年 5 月 9 日,法国外交部长舒曼在前往伦敦参加美、英、法三方会议之前宣布,法国愿以平等精神,不附加前提条件地与西德协商成立“欧洲煤钢共同体”,并欢迎其它欧洲国家参加。1951 年 4 月 18 日,法国、西德、比利时、意大利、卢森堡、荷兰六国正式签署了“欧洲煤钢共同体”的协议。尽管协议实际执行过程与莫耐的草案有所区别,但总的来说,坚冰已经突破,航道初步开通,更广泛的欧洲联盟的前景出现在地平线上。

   莫耐的“局部但实质性的突破”之所以能够实现,固然和他与美国许多政治家在新政时期的历史渊源有关(如美国驻德国最高代表约翰·麦克劳伊 (JohnMcCloy) 就曾说“欧洲煤钢共同体”相当于美国新政时的田纳西河流域管理局)〔9 〕;但更重要的,是因为莫耐善于抓住时机,在 1950 年错综复杂的国际事件中理出头绪来。他不求一步到位,而是提出为各方均能接受的局部方案;但是,一旦局部方案被接受,在更大范围内就会逐步发生实质性变化。正因如此,曾参与“马歇尔计划”的著名经济学家赫希曼(AlbertHirschman) 将莫耐的战略思想称为富于“理性的愿望” (thinkfulwishing)〔 10 〕,以和不现实的“一厢情愿式思维” (wishfulthinking)相区别。

  

   对亚洲的启示

尽管 1950 年的欧洲与今天的亚洲有着相当不同的内外部环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418.html
文章来源:实验主义治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