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欧阳健:《红楼梦》作者探考的“异质思维”

——在陕西理工学院文学院的讲稿

更新时间:2018-06-02 23:04:23
作者: 欧阳健 (进入专栏)  

  

   (2015年10月18日·汉中)

  

   一

  

   雷勇先生要我给文学院的同学做一个讲座,还预先出了两个题目:一是《红楼梦》研究,一是古代小说研究方法。我想,世上没有纯粹的方法,也没有万能的方法;方法是为任务服务的,在解决任务的过程中,自然会找到适用的方法。不如讲讲《红楼梦》作者探考的“异质思维”,不是既与《红楼梦》研究相关,又涉及如何运用小说研究的方法了吗?

  

   我是第二次来汉中,也是第二次来做讲座了。1997年11月,参加第十一届《三国演义》学术讨论会,3日晚在汉中师院“漫话《红楼梦》”,4日晚在陕西工学院“漫话《水浒传》”。十八年过去了,当年的汉中师院与陕西工学院,合并为陕西理工学院,规模扩大了,实力增强了,还成立了三国文化研究所和汉水文化中心,有实力举办“2015·汉中《三国演义》与三国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我方能第二次来汉中,第二次来做讲座了。

  

   在《红楼梦》研究领域,同样起了大的变化。周汝昌先生说,红学有四支——曹学、脂学、版本学、探佚学,重要的是曹学、脂学,十八年的变化也最大。

  

   什么是曹学?曹学就是考证《红楼梦》作者的学问。

  

   《红楼梦》作者是谁?大家一会不假思索地回答:曹雪芹!为什么?因为教科书是这么写的,老师是这么教的,考试的标准答案是这么规定的,今年还到处举办“纪念曹雪芹诞辰三百周年”的活动。

  

   ——但是,我们要知道一个事实:在1921年之前,并没有这个答案。

  

   凭什么判定一本古书的作者?或者换一个角度,凭什么判定一本古书的著作权?——主要的根据是卷端的题署。什么是卷端?——每卷正文前表示书名、作者的几行文字。所有《红楼梦》古代版本,都没有署作者姓名。惟有第一回写空空道人在青埂峰下,见一块大石字迹分明,抄写回来,改《石头记》为《情僧录》,东鲁孔梅溪题曰《风月宝鉴》,曹雪芹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又题曰《金陵十二钗》,——曹雪芹与《红楼梦》的关系,小说里只有这一点交代。

  

   曹雪芹是什么人?以往主要有两种说法:

  

   一是袁枚(1716-1797)《随园诗话》:“康熙间,曹练(楝)亭为江宁织造,……其子雪芹撰《红楼梦》一书,备记风月繁华之盛。”——曹雪芹是曹寅之子。

  

   一是俞樾(1821-1907)《小浮梅闲话》:“纳兰容若《饮水词集》有《满江红》词,为曹子清题其先人所构楝亭,即雪芹也。”——曹雪芹是曹寅本人(曹寅字子清,号楝亭,又号雪樵)。

  

   到了1921年,胡适作《红楼梦考证》,以为“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科学方法”的范例。他的假设,“大胆”在哪里?就是这么一句话——“《红楼梦》这部书是曹雪芹的自叙传”。当然,如果将作者生平经历充分掌握了,再来对照小说的人物情节,发现全部合辙,从而得出“自叙传”的结论,无疑是正确的。比如《儒林外史》,知道了杜少卿有吴敬梓的影子,说《儒林外史》有自传因素,是令人信服的。但胡适一点不了解曹寅之孙曹雪芹,就断定《红楼梦》是的自传,胆子不是够大了吗?

  

   关键还要看他是怎么“小心求证”的。胡适的依据是:曹寅有个亲生儿子曹颙,又有个过继儿子曹頫。曹颙无子;曹頫有没有儿子?不清楚,胡适却说有,并且就是曹雪芹。——为什么?因为曹寅的次子曹頫,称员外郎;《红楼梦》里的贾政,也是次子,也是员外郎。所以,贾政即是曹頫;贾宝玉即是曹雪芹,即是曹頫之子,《红楼梦》即是作者“半世亲见亲闻”的事。

  

   还有,《红楼梦》既是写“自己的事体情理”,所以只能有八十回;——为什么?因为贾府重兴、桂兰齐芳,不符合曹雪芹半生潦倒的经历,所以胡适要把写后四十回的功劳赏给高鹗,甚至说:“高鹗补《红楼梦》时,正当他中举人之后,还没有中进士。如果他补《红楼梦》在乾隆六十年之后,贾宝玉大概非中进士不可了!”

  

   什么是脂学?脂学就是研究脂砚斋及其批语的学问。

  

   脂砚斋是什么人?据说是与曹雪芹“关系极为亲密、很可能就是《红楼梦》的第一位读者和批评者”,他不仅了解曹雪芹的身世,还参与了《红楼梦》的创作和修改。脂学包括两个层面:一是脂本,题《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在1927年出现,胡适说甲戌是乾隆十九年(1754),它是“世间最古的《红楼梦》写本”,是“雪芹最初稿本的原样子”;一是脂批,“壬午除夕(1763年2月12日),芹为泪尽而逝”,不仅记录了曹雪芹的去世的年月日,还证实了他是《红楼梦》前八十回的作者。所以红学家们乐于引证脂砚斋的话,作为最权威的史料,有人戏之称为红学的“圣经”。

  

   然而,在红学的实践中,曹学和脂学都面临着难以逾越的关口。

  

   先说曹学。胡适据敦诚《四松堂集》的贴条,认定“雪芹曾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却又惋惜地说:“最要紧的是雪芹若生的太晚,就赶不上亲见曹家的繁华时代了”;俞平伯说:“只是曹雪芹生卒既然赶不及曹家‘全盛’时代,则以《红楼梦》为雪芹所自叙就可疑了;曹雪芹该是曹寅的儿子才合适。”这种担心背后,潜藏着一个意念:曹雪芹赶不上曹家“全盛”时代,未历过“极繁华绮丽的生活”,《红楼梦》是他的自叙传,岂不成了大的问题?

  

   脂学情况也很不妙。“脂砚斋重评石头记”,“重评”的含义是什么?红学家都解为“第二次评”,但回答不了一个关键问题:他的批语是在写作中边写边批的呢,还是在全书完成以后才批的?换一个角度,批语是批给曹雪芹看的、目的是提出自己的修改意见呢,还是批给读者看的、目的是为了理解和鉴赏这部小说?

  

   经过二十多年的争论,红学界的形势产生了很大变化。“天涯论坛 > 书话红楼 > 红楼学术”2014年8月12日有网友ilovelxy2的贴子,题标《红楼梦老红学彻底崩盘,脂砚斋让老红学家成为笑柄》,作者以带有感情的笔调写道:

  

   列位看官,我跟大家一样曾经是脂砚斋的支持者,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在我心目中一直是崇高的地位,你看曹雪芹和脂砚斋多恩爱啊,一个写作,一个批注,还时不时的回忆当年跟作者的美好时光,多么温馨的场景,多么感人的画卷!还有个讨厌的老头命命芹溪删去了五六页有关秦可卿的情节,多么遗憾啊。

  

   几十年来,红学家们在曹雪芹、脂砚斋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上发表了大量研究文章,各种建立在脂砚斋文字上的出版物也是接连出版,脂学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甲戌本、庚辰本等这些带脂批的石头记成了红楼梦原本的代名词。哥自己也买了几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看着满书的红色批语,哥仿佛回到了曹雪芹和脂砚斋恩爱写作的现场,那种一芹一脂的感觉真是很向往。

  

   近些年来不断的浏览各种红学论坛,逐渐接触了一些其他学说,经过认真阅读和思考后,哥明白了,原来我们都被老一代的红学家蒙蔽了,当年那些证据不足的学说因为被老红学家们反复灌输成了“红学常识”。(http://bbs.tianya.cn/post-free-4557994-1.shtml)

  

   网友ilovelxy2的转变是怎么产生的?因为读了土默热的“洪昇学说”和欧阳健的“程前脂后”学说。

  

   同时,主流红学也出现了松动,其“首席发言人”蔡义江先生《红楼梦是怎样写成的》,回应了上述质疑,并试图寻求新的出路:

  

   曹雪芹出生太晚,抄家时年纪太小,没有那种钟鸣鼎食的生活经历;

  

   脂砚斋并不是“最了解曹雪芹生活经历情况和小说创作意图的人”,脂批不是第二次评,而是相对于在他之前的“诸公”之评的。

  

   ——所以,《红楼梦》不是曹雪芹的“自叙传”,它是作者听祖母及婢仆“闲坐说玄宗”式的“聊聊金陵旧事”,靠“想象之翼”在“广阔无垠的空间里飞腾驰骋”的产物。(《红楼梦是怎样写成的》第7-8页,文化艺术出版社2006年1月版)

  

   就在红学家对“基本教义”进行修补之际,一股“异质思维”的暗流喷涌而出,汇成了汹涌澎湃的大潮,堪称新世纪红学界的奇异景观。

  

   二

  

   2011年4月28日《人民日报》刊发文章,题《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我不认为“包容异质思维”有普遍适用性,“异质思维”如果是“包容”秦桧,“包容”汉奸,肯定是不行的。岳飞受屈而死,秦桧终身富贵,若不是历史与小说来主持正义,将秦桧钉在耻辱柱上,世上汉奸可能就更多了。但关于红学的“异质思维”,却是应该包容的。2011年7月,我去西溪参加“杭州与红楼梦”研讨会,发表了“包容曹雪芹‘异质思维’,激活《红楼梦》研探因子”的意见,产生了很大的反响。

  

   相对于主流红学的“异质思维”,就是长期被贬斥的所谓“索隐派”。其实,索隐是传统文化的正宗。司马贞的《史记索隐》,与裴骃的《史记集解》、张守节的《史记正义》合称“史记三家注”,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红楼梦》明确宣示“真事隐去”,将隐去的事相“钩索”出来,不是很正常吗?考证派也好,索隐派也好,探研的是小说的“本事”,即素材来源。作家、版本、本事,是小说考证的三大支。我写过《古代小说作家简论》,《古代小说版本简论》,却没写过《古代小说本事简论》。由本事考证的歧义,方派生出作家考证与版本考证的歧义。蔡元培早就指出,《红楼梦》是“清康熙朝政治小说”,作者是反清复明的爱国志士,“吊明之亡,揭清之失,而尤于汉族名士仕清者寓痛惜之意”,遭到胡适的否定,斥之为“猜笨谜”。“异质思维”的再兴,只能说是“否定之否定”了。

  

西溪会议的主角是土默热先生,就是网友ilovelxy2赞扬的“横空出世”的“土默热红学”的创建者,堪称“异质思维”实力最厚、影响最大的生力军,其代表作有《土默热红学》、《土默热重勘〈红楼梦〉》、《土默热红学概论》、《土默热红楼文化丛书》等,核心是“洪昇著书说”,认为《红楼梦》的原作者是《长生殿》作者洪昇,“金陵十二钗”的原型是“蕉园诗社”的十二个女子,大观园原型是洪昇及“蕉园姐妹”的故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28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