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慧鹏:农民经济的分化与转型:重返列宁-恰亚诺夫之争

更新时间:2018-06-01 00:52:37
作者: 张慧鹏  
资本主义是外部生成的,而不是因农民经济的分化而内在地产生的。在恰亚诺夫看来,农民家庭农场这一生产组织形式可以适应多种社会形态,与多种经济制度相结合。“它可以是自然经济的基础,可以是由农民农场和城市家庭手工作坊构成的经济制度的一部分,也可以成为封建经济的基础。”⑩恰亚诺夫认为,农民家庭农场这种生产组织形式也完全可以适应外部的资本主义体系,以不同方式嵌入到资本主义体系当中。大生产并不会直接介入劳动生产过程,而是从产前、产后等环节迂回地控制农民的小生产。“我们非常清楚地认识到,农业中资本主义影响的增大与生产集中的发展,不一定如人们曾经预料的那样采取大地产的形成与发展的形式,更为可能的情况是,商业与金融资本主义会建立起对数量极多的农业生产组织的经济控制,而就农业生产过程而言,仍会一如既往地由小规模家庭劳动农场来完成,后者的内在组织方式则遵循劳动消费均衡原则。”11

   列宁认为资本主义市场竞争中大生产必然会排挤小生产,小农户尽管还保留着一小块土地,却严重依赖工资性收入,事实上已经成为无产阶级。在农业和农民的问题上,列宁坚定地认为在资本主义环境中,小农经济是没有出路的。“在现代资本主义国家的环境中,小农的自然经济只能混一天算一天,慢慢地被折磨死,绝对不会有什么繁荣。”12“小农不管怎样勤奋,也不能大致抵得上产品质量要高一倍的大生产的优势。资本主义使小农注定要劳碌一辈子,白白消耗劳动力,因为在资金不足、饲料不足、牲畜质量低劣、牲畜棚简陋等情况下,精心照料牲畜也是白费力气。”13尽管如此,列宁也认识到小农的消亡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小农户并没有完全消失,农民没有走向彻底的无产化,这是马克思有关农民问题的理论不断受到挑战的地方。对此,列宁给出了解释,“资本主义在农业中的发展,其过程要比工业中复杂得多。就是在工业中,发展的基本趋向也往往同资本主义的加工活扩大到家庭等等现象交错在一起”。14“完全排挤小生产,对于大地产也是不利的,因为前者能向它提供劳动力……小农业在不再是大农业的竞争者,而成为大农业劳动力的供应者的时候,是可以得到巩固的。大土地占有者和小土地占有者的关系越来越近似资本家和无产者的关系。”15此外,列宁也认同考茨基的看法,“农业中小生产稳固,绝对不是由于它在技术上合理,而是由于小农拼命干比雇佣工人更多的活,而同时却把自己的需要水平降低到后者的需要水平和生活水平以下”。16这种极高的劳动强度和极低的消费水平,正是恰亚诺夫所说的“自我剥削”,是农民抵抗资本主义企业的终极武器。

   列宁认为商品经济中的农民在市场竞争中必然产生分化,形成农村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里的无产农民虽然包括彻底无产的农民,但最典型的是有一小块土地的农民,包括雇农、日工、小工、建筑工人和其他工人。这主要是由于俄国村社保留了土地公有制,具有平分土地的传统,因此避免了小农彻底的无产化。列宁认为,尽管农民仍然拥有小块土地,但由于小规模经营完全出于衰落状态,单靠小块土地完全不能生存,农民必须要出卖劳动力,寻找农业生产之外的收入来源,否则就无法生存,甚至主要靠农业之外的雇佣劳动收入为生。列宁认为,这样的农民应该被列为农村无产阶级。这样的农民,其生活水平极其低下,连彻底无产化的农业雇佣工人都不如。民粹派之所以否认农民的无产化,仅仅是因为农民那一小块土地。对此,列宁批评民粹派学者过于死板地理解马克思主义理论,认为资本主义需要自由到一无所有的工人,事实上,无产化是一种基本的趋势,但这个过程比较缓慢,也有多种形式,这也并不意味着劳动者必须“自由到一无所有”,保留小农的部分生产资料,使之处于半无产阶级化状态,比彻底的无产阶级化更有利于资本的剥削。17在这一点上,列宁对马克思的理论进行了补充和发展。

   4. 对小农未来出路的设想

   恰亚诺夫设想的小农家庭农场的出路并不在于资本主义式的大农吞并小农,也不在于社会主义集体化农业,而在于通过农户之间的合作实现纵向一体化的整合。恰亚诺夫坚持认为农民经济是不同于资本主义经济的一套经济体系,能够与资本主义经济并行不悖,农民经济不会由于分化而内在地产生资本主义。他坚持强调小农家庭农场的生命力,农民家庭农场具有长期存在的合理性,以个体家庭农场为单位进行经营,比大规模土地集中经营更具有优越性。因此,他既反对自由资本主义的大农场取代农民家庭农场,也反对苏联对农民家庭农场的社会主义改造。但是,在生产已经高度社会化的背景下,单家独户已经不能完成从生产到销售的各个环节,而大资本可以控制整个产业链,对小农户进行排挤。为了能够与大资本进行竞争,小农户必须联合起来,通过农民合作组织,把生产的各个环节连接起来,实现纵向一体化。“我们必须寄希望于劳动农场通过合作组织形式加强自己的经济实力,从而能够抵御大型资本主义的农场,维护住自己的地位,就像它从前所做的一样。”18他用几个合作社的案例,介绍了农民合作起来的优越性,描绘了一幅美妙的景象。但是,农民如何才能合作起来,农民合作的动力机制是什么,遇到怎样的障碍,如何克服这些障碍,恰亚诺夫并没有展开具体的论述。

   列宁认为农民经济的根本出路在于建立社会主义的、集体经营的大农业。列宁充分肯定了资本主义的历史进步性。列宁则认为,资本主义的“使命”就是社会劳动生产力的提高和劳动的社会化。19资本主义生产会瓦解掉封建主义的人身依附关系,使农民彻底摆脱农奴地位。“与依附的或被奴役的农民的劳动比起来,自由雇佣工人的劳动在国民经济的一切部门中是一种进步的现象。”20俄国资本主义发展比较慢,是因为受到封建制度残余的阻碍,列宁还引用马克思的话指出,俄国的生产者“不仅苦于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而且苦于资本主义生产的不发展”。21列宁认为,俄国革命首先要通过资产阶级性质的民主革命铲除封建农奴制残余,为资本主义发展扫清道路,然后再进行社会主义革命,改造小农经济,使之过渡到社会主义集体农业。为此,列宁坚持认为社会民主党的土地纲领应该是土地国有化。在革命的第一阶段,也就是资产阶级革命阶段,土地国有化可以扫除一切封建农奴制残余,为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扫清道路。资产阶级革命成功之后,革命就将进入第二阶段,无产阶级就要夺取政权,此时,土地国有化可以成为走向社会主义的一个步骤。22

   (二)理论视角和方法论上的差异

   列宁和恰亚诺夫所研究的都是从1861年农奴制改革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这段时期俄国村社的农民经济。面对同一事物,甚至使用相同的研究资料,他们得出的结论却是截然相反的。对此,我们很容易从政治立场去理解这种差异,以为两位作者都是立场先行。诚如前文所述,有关农民经济性质的争论,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学术问题,而是关系到俄国社会的性质、俄国革命的领导权,是高度政治化的。列宁和恰亚诺夫都有鲜明而强烈的政治立场。列宁作为一位马克思主义者和职业革命家,毕生致力于俄国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恰亚诺夫在政治立场上可以算得上是一位民粹主义者,既反对资本主义,又反对高度集权的社会主义,希望保留农民独特的生产生活方式,走一条改良道路。然而,无论是列宁还是恰亚诺夫,他们对农民经济的研究都不是简单地从政治立场出发去随意地裁剪事实,而是秉持科学严谨的态度,采取实证的研究方法,用事实说话。

   列宁有关农民经济的研究主要体现在《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一书中。在准备和写作这本书期间,列宁正在被监禁和流放。在极为艰苦的条件下,列宁耗费了4年多时间,阅读了大量的材料,收集了大量的官方统计资料,使其立论有理有据。23恰亚诺夫著作等身,在其20年的著述生涯中出版了60种专著,发表了不计其数的论文。《农民经济组织》被公认为是其思想理论最系统的阐述。恰亚诺夫本人就曾经是地方自治局的土地调查员,亲自参与了大量的农村调查。他的理论建构可以看作是对俄国民粹派持续四十年大规模社会调查资料的系统总结。24在笔者看来,列宁和恰亚诺夫在农民经济问题上观点的巨大差异,很大程度上源于理论视角和方法论的差异。

   1. 理论视角的不同

   正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面对同一事物,观察者的视角发生了变化,可以看到截然不同的景象。列宁和恰亚诺夫关于农民经济的研究,分别沿着马克思主义和民粹主义的理论路径展开,因而看到了不同的侧面。

   列宁在长期的革命生涯中始终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大量的精力从事理论工作。他在青年时期就开始阅读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最初投入革命活动时,他就在马克思主义小组、工人小组中宣讲过《资本论》的内容。25为了研究俄国农民问题,列宁大量阅读了马克思的《资本论》等经济学著作。马克思写作《资本论》的目的就是为了揭示现代社会经济运动的一般规律。马克思以英国为例,从“羊吃人”的圈地运动开始,考察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简单再生产、扩大再生产、资本的循环等资本运动规律。马克思之所以选择英国经验作为案例,是因为英国在当时是世界上资本主义发展最为成熟的国家,最具有典型性。26马克思通过英国经验所揭示的是资本主义经济运行的一般规律,凡是走上资本主义道路的国家,都将遵循这一规律。27列宁对俄国农业和农民问题的研究,延续了《资本论》所揭示的资本运作的内在逻辑。一些学者认为,列宁的《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可以看作是马克思《资本论》的直接继续。列宁沿着马克思所开创的研究路径,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俄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关注俄国社会分工的深化、农村商品经济的发展、农民的阶级分化等问题。

   恰亚诺夫是一个标准的学者。他长期从事农村经济问题研究,出版了大量的著作,具有很高的学术地位。在理论上,恰亚诺夫受到民粹主义的影响比较大,被认为是民粹主义知识分子的杰出代表。民粹主义知识分子的突出特点在于强调俄国国情的特殊性,否认资本主义在俄国发展的可能性。民粹派还接受了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西斯蒙第(Sismondi)的思想,否定大生产的优越性,试图维护小生产。民粹派知识分子的这两个特点在恰亚诺夫身上都有体现。恰亚诺夫并不认同马克思主义的经济理论,也不认同自由主义经济学的理论。他认为每一种经济制度都应该概括出自己独特的经济理论。在他看来,农民经济理论具有不同于资本主义经济理论的独特的基本范畴和逻辑体系。28他反对自由主义经济学把经济行为的参与者都抽象和简化成为“理性经济人”的做法,突出农民行为心理的特殊性和复杂性,试图构建一套非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理论,用以对抗资本主义。

   2. 方法论的差异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在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指导下,采取从具体到抽象,再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科学方法,在掌握大量经验材料的基础上,去伪存真,去粗取精,由此及彼,由表及里,揭示出事物内在的本质的必然联系,使认识从感性上升到理性,形成一系列的范畴和概念,然后进一步运用范畴和概念去说明经济现象。列宁对俄国农民经济问题的研究采取了马克思主义方法论。他非常重视经验材料的运用,收集了大量的官方统计资料,但他并不是被经验材料牵着走,而是用马克思主义的概念工具,揭示纷繁复杂的经验现象背后的一般规律。例如,自治局的统计资料主要是民粹派知识分子收集的,在设置统计指标时忽视了农民分化问题,普遍采用平均数的指标,从而掩盖了农民分化的事实。列宁对自治局的统计资料进行了技术化处理,从中揭示出农民分化的现实,以及俄国农村商品经济环境中农民分化的内在动力机制。列宁的研究还十分注重整体和部分之间的关系。他把农村商品经济的发展和农民的分化与俄国整个资本主义的发展联系在一起,并不是就农业谈农业,就农民谈农民。他批评民粹派学者只抓住个别现象,而忽视了事物的本质。“在现代社会中,农业的形式和农村居民之间的关系都非常复杂,因此一个作者从任何研究著作中信手拈来一些根据和事实以‘印证’自己的观点,是最容易不过的事情。我国民粹派报刊上的大量议论正是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251.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18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