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鸿钧:伊斯兰宪政理论与实践

更新时间:2018-05-23 23:01:53
作者: 高鸿钧 (进入专栏)  
哈里发的权威更缺少横向的制约。在某些古代社会曾经存有横向制约机制,例如在中世纪的西欧诸国,君王只是世俗王国的首脑,要受到以教皇为首的宗教组织的制约;而教皇也同时受到来自世俗权威的制约。此外,在传统穆斯林社会,虽然存有不同的教派,但是宗教内部没有形成基督教那样的层级式组织,换言之,在代表国家的政府与民众之间缺少组织化的社团,分散的个人难以形成合力对政府形成有效的压力,因此哈里发的权力几乎不受来自组织化的社会力量的监督和制约,甚至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也没有一个"能够保全性命平安度日"。 这样,哈里发就实际上成为了不受限制的君主,国家前途和民众的命运完全依赖于他个人的道德和信仰。

   上述问题引发了许多社会冲突,人们往往通过周期性起义和频繁的宫廷政变发泄不满。以这种方式释放社会压力常常导致混乱和无序状态,其代价不言而喻。自18世纪以后,在西方的影响之下,伊斯兰世界才真正开始了近代意义上的宪政思考和尝试。

二、近代以来的宪政运动及其成果

   像许多古代国家一样,古代伊斯兰教国家中也不存在称作"宪法"的独立法律部门,也没有公法与私法的划分。根据伊斯兰法理论,伊斯兰法是一个整体,包括一切法律内容。这多少有些类似中世纪英格兰的法律传统。它宣称所有法律都包括在普通法(广义)之中,不承认有一个独立的宪法部门,也拒绝做公法与私法的划分。 18世纪以后,随着与西方(特别是欧陆国家)的接触、政治改革的深入以及民族国家的建立,伊斯兰世界逐渐引进了西方的宪政理念,并根据自己的社会条件制定和颁布了宪法。从总体上讲,伊斯兰世界的宪政运动经历了三个阶段。

   伊斯兰世界最初的宪政运动始于19世纪。面对西方的挑战和帝国的内部危机,在改革力量的压力下,奥斯曼帝国继"新秩序"运动之后推行了更大规模的改革运动。在1839~1976年的改革运动中,除了制定了大量民、商法律、刑事法律和法院组织与诉讼程序法之外,还制定并颁布了宪法。

   1839年,奥斯曼帝国政府以苏丹的名义,公布了《御园敕令》。该敕令宣布政府保障帝国全体臣民的生命、荣誉和财产的安全;所有人不分宗教信仰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任何人不得凭借权势和地位超越法律之上;设立专门的机构负责制定法律;改革税收制度,以征税制代替包税制。由此可见,"敕令"中涉及了一些重要的宪法原则。1856年,奥斯曼帝国政府颁布了一项新的诏令。它没有提及奥斯曼帝国的辉煌历史和《古兰经》;宣布穆斯林和非穆斯林都可以参军;宣布不得以宗教为由对人们进行歧视,对于改变宗教信仰者不再以叛教罪处以死刑;决定成立银行并允许外国资本进入本国,允许欧洲各国公司在本国营业;实行公开审判,禁止对被告施以体罚,并决定改革狱政等。

   作为改革倡导者的新奥斯曼党人取得了初步胜利之后,便进一步推动改革发展。他们发动民众反对作为帝国最高首脑的苏丹专制统治,声称苏丹是万恶之源,要求颁布宪法。1876年奥斯曼帝国颁布了历史上第一部宪法。这部宪法规定,伊斯兰教为国教;设立经选举产生的两院制议会;成立以苏丹为首脑的内阁;宣布所有臣民不分种族和派别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人民享有宗教信仰和出版自由等。这部宪法实际上确立了君主立宪制政治体制。但是保守势力不久就反扑过来,这部宪法遂付诸东流。在整个19世纪,奥斯曼帝国虽然进行了多次宪政方面的尝试,但是在体制和制度方面并没有获得实际的成功。

   第二阶段是20世纪前半叶的宪政运动。在这个阶段,伊斯兰世界的宪政运动和立宪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大量采用西方的宪政理念和宪法原则,其宪政与宪法带有明显的西化倾向,其中最早的例子是本世纪初伊朗的第一部宪法。它由1906年的51条《基本原则》和1907年的107条《补充条款》组成。这两个宪法文件规定了分权制,即实行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分立的立宪君主制,立法机构分为上下两院;宣布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和主权在民的原则;确认了公民的各项权利和自由,包括公民的生命权、财产权和名誉权等,确认了出版、结社和通信自由;还宣布了正当程序的审判原则等。其他伊斯兰教国家的宪法也都深受西方宪法的影响,其中在西化道路走得最远的是土耳其。土耳其于1924年颁布的宪法通过后来的修改,已经成为地地道道的世俗性宪法,没有保留任何传统的原则和制度。其他伊斯兰教国家的宪法只在很少方面保留了伊斯兰教的原则或制度。这一时期所以会出现这种趋向主要是因为,大多数伊斯兰教国家相继沦为了西方列强的殖民地,其宪政运动和立宪活动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西方国家直接或间接的操纵。一些国家虽然取得了独立,但是其宪政运动和立宪过程多少也受到了法律西方化潮流的影响。

   第三阶段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伊斯兰教国家的宪政运动。这个阶段的突出特点有二:一是原来已经制定了宪法的伊斯兰教国家纷纷修改了宪法,开始注重运用伊斯兰教的原则和精神作为指导,采用了更多的传统概念和制度;二是许多过去没有制定宪法的国家或新独立的国家大多数都相继制定和颁布了宪法,这些新颁布的宪法强调伊斯兰教的传统价值。我们会发现,上述两个特点与伊斯兰教国家逐渐成为独立的民族国家和伊斯兰教的复兴运动密切关联。到目前为止,除沙特阿拉伯等个别国家尚没有制定成文宪法之外,其他伊斯兰教国家都制定并颁布了自己的宪法。

   对于当代伊斯兰教各国宪法的内容无法一一详述,我们只能从总体上加以概括。纵观当代伊斯兰世界的宪政运动和宪法,它们主要呈现出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确立了国家主权和民族独立的原则。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奥斯曼帝国彻底解体,一些小国家从中分离出来。它们经过艰苦的斗争相继获得了独立。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获得独立的国家不是以传统的伊斯兰教国家为模型,而是仿照西方近代民族国家的模式建构体制。鉴于近代以来长期遭受西方列强侵略和奴役的痛苦经历,各国在宪法中特别强调国家主权和民族独立,并以不同的词句宣布实行民族自决,反对任何外来干涉。例如1973年《叙利亚宪法》的前言部分宣布,叙利亚是一个"主权的、民主的、人民的和社会主义的"国家。1974年《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宪法》第1条也宣布,"阿拉伯也门共和国是一个独立的阿拉伯伊斯兰国家。"所有其他颁布了宪法的国家都在宪法中突出强调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

   第二,确认了分权原则和建构了分权体制。在传统的伊斯兰教中,关于在政府各部门之间实行分权的理论从未产生,更不用说分权理论的制度化了。在西方,早在古希腊和古罗马时代就有人提出并论述了分权理论,近代以来这一理论由英国的洛克和法国的孟德斯鸠加以系统发挥和充分论证,并成为近代西方国家宪政理论与实践的重要组成部分。借助这种理论和实践,近代以来西方各国有效地遏制了政府的专制和独裁,保障了法治的健康发展。有鉴于此,独立后的伊斯兰教国家借鉴了西方的分权经验,在宪法中确立了分权原则。大多数国家的宪法都将政府分为立法、行政和司法三个部门,使三个部门既分工合作,又相互制约。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多数国家的宪法还明确宣布了司法独立的原则,从而使司法机构成为了与议会和行政机构并行并列的政部门,这与传统沙里亚法院的从属地位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第三,规定了公民的权利和自由。传统的伊斯兰法中不存在关于公民权利和自由的明确的规定。根据传统伊斯兰教理论,政府与民众都对安拉负有义务,政府与民众之间并不存在权利和义务关系,现世人们的一切权利都是安拉恩赐的,只有忠实地信仰安拉并严格地履行宗教义务的人才能享有充分的自由。近代以来伊斯兰教各国的宪法中确认了世俗国家的权利与自由观,一些国家在宪法中明确宣布"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而不是一切权力属于安拉,1987年的《阿富汗民主共和国宪法草案》甚至宣布"自由是人的天赋权利"。许多国家的宪法中设有专章规定公民的权利和自由。例如1971年的《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临时宪法》所规定的权利和自由包括: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权利;财产权利;不受非法逮捕、搜查、拘留或监禁的权利;迁徙、通讯、集会以及选择职业的自由等。此外该宪法还确认了保护权利和的法律原则,如罪刑法定原则、无罪推定原则、禁止酷刑原则等。其他伊斯兰教国家的宪法也程度不同地宣布和确认了这些权利和自由。

   伊斯兰法中虽然包含许多保护穆民众权利和自由的精神、原则或规定,但是并没有使用类似西方的权利和自由的明确词语,宪法中的这些词语明显带有西方宪法话语的印记。这些规定表明了伊斯兰教国家在宪法中致力于同国际人权文件有关原则和精神保持一致。 但是,所有这些权利和自由都要受到伊斯兰法基本原则的限制,在以伊斯兰教为国教的国家,信仰自由自然会受到严格的限制。  

   第四,强调伊斯兰教的原则和精神。伊斯兰教各国独立后,特别是自伊斯兰复兴运动以来,开始强调伊斯兰的价值和精神。这种新的动向在许多国家的宪法中具有明显的反映。例如阿富汗、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卡塔尔、科威特、伊朗、伊拉克、巴基斯坦、马来西亚等许多国家在宪法中明确宣布伊斯兰教为国教,伊斯兰法是可适用的主要法律渊源或主要法律渊源之一。1979年的《伊朗宪法》和1982年的《巴基斯坦宪法》都明确宣布,一切权力属于安拉,全部权力的行使都要遵照《古兰经》和圣训的规定。在巴基斯坦和伊朗等国家的宪法中还明确规定,一切与伊斯兰教的原则和精神相悖的法律都无效,这两个国家还为设立了专门机构负责审查现行法律是否与伊斯兰法相一致。

   第五,宪法不稳定和发展不平衡。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各伊斯兰教国家一直处于动荡不安的状态。不同宗教派别之间、各种政治势力以及各种观念之间经常发生激烈对抗和冲突,致使政局动荡不稳,政权频繁更迭,宪法经常变动。

   这方面的例子很多,例如在埃及,1952年国王退位,遂由《原则宣言》取代了1923年的宪法;埃及共和国成立后,于1956年订立了新宪法,因为埃及与叙利亚结成联盟,这部宪法于1958年停止施行,而由同年的《临时宪法》取代;1961年埃及与叙利亚的联盟破裂,埃及于1962年和1964年分别颁布了两个《宪政宣言》,直到1971年才颁布《永久宪法》。

   再如巴基斯坦自与印度分离以来,宪法也频繁变动。自1956年第一部宪法颁布以来,宪法经历了多次修改,其间几次因军人掌权停止了宪法的效力, 现今的政权即是通过军事政变途径取得的。

   在伊朗,1979年宪法对原来宪法的内容做出了重大修改,由原来的人民主权转向强调宗教主权;由原来的西方式君主立宪制转向了什叶派的政权模式--强调伊斯兰宗教学家和法学家的权威地位。新宪法虽然规定了分权制,但是政府的最高权力被授给了宗教学者和法学家,其中主要是宗教领袖霍梅尼。与此同时,伊朗由原来的世俗政权转向了神权政治,由原来的宪法至上转向了伊斯兰法至上,一切与伊斯兰法不一致的法律都被宣布为无效。

   上述这些动荡主要是政治动荡引起的,而政治动荡又往往与宗教与世俗以及不同宗教派别的观念冲突相关联。另外,伊斯兰世界的宪法发展很不平衡,有些国家具有很长的宪政历史,具有比较成熟的宪法;有些国家宪政历史较短,宪法无论在内容还是形式上,都还不够完善;有些国家目前还没有宪法,或只有某些发挥宪法功能的纲领性文件。

第六,内容与形式多种多样。独立后的伊斯兰教各国所颁布的宪法在内容与形式上多种多样。在内容上有的实行多党制,有的实行一党制,都的禁止任何党派存在;有的实行两院制,有的实行一院制;有的采取单一制,有的采取联邦制;有的实行君主立宪制,有的实行民主共和制。在社会制度上有的奉行传统的伊斯兰政府管理体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ongjil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008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