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平: 解析西方“后真相”的真相

——中国社会科学报

更新时间:2018-05-15 22:22:56
作者: 黄平 (进入专栏)  

   黄平:也可以这么说。

  

   重回古典和与时俱进: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需要重新融合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讲到“后真相”的方法论断裂和知识断裂。有没有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案?

   黄平:这种断裂,也可称作方法论和知识的延续性被中断。我认为,这个问题的解决之道,首先,需要部分地回到古典理论,回到老子、庄子、孔子、孟子,回到古希腊,当然也回到文艺复兴,回到洛克、休谟、康德,特别是回到马克思。

   其次,需要思考的是,我们在讨论“后真相”的方法论断裂和知识断裂时,不仅是在探讨经验层面、事实层面、现象层面的英国脱欧问题、政治“黑马”问题,而且是在探讨我们的知识更新问题。我们在走向未来的征程中,需要对历史、对现实重新认识,进而确立新知识、新理论、新方法。

   这是两个辩证的命题——部分地要回到经典,部分地要与时俱进。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讲到两个方法,一个是回到古典,一个是拥抱未来。那么,现在有没有一个呼之欲出的方案,或者是可见的、可操作的方法?

   黄平:如果真要给出一个方案,那就是推动社会科学重新与自然科学进行新的综合。

   《中国社会科学报》:如何进行新的综合,您能举个例子吗?

   黄平:在自然科学领域,很多方法在30—50年前甚至更早就有了突破,比如物理学中的量子力学,就对该学科的基础理论产生了颠覆性影响。事实上,物理学早就在研究自然界的不确定性、复杂性。1930年代,波尔提出波粒二象性,也被称为“测不准原理”,现在正在到来的量子时代也属于这一领域。而18—19世纪以来,社会科学研究的要义一直是追求确定性。

   事实上,在社会现实中,由于技术普及的影响,很多原来长期解决不了的问题,一个自然科学领域的技术突破很可能就解决了。从这个层面上讲,社会科学创新还任重道远。

   《中国社会科学报》:因此,是现代社会科学相对滞后了吗?

   黄平:至少,我认为现在已经到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进行新的融合的时期。比如,时代已经发展到新技术阶段,而人们用的还是类似长矛、梭镖等过时的武器,这首先在工具使用上已经不是一个对等的量级。就像自然科学已经走向量子科学时代了,而社会科学还只停留在刀耕火种、长矛梭镖时代,其结局只能是退步。反过来说,如果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实现新的融合,则可实现优势互补和方法创新,也有利于深入研究和妥善处理大量的不确定性、风险、危机和“陷阱”。

   记者 张君荣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97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