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富强:历史唯物论用于现实经济分析的局限:以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互动为例

更新时间:2018-05-15 21:43:41
作者: 朱富强 (进入专栏)  
事实上,生产协作依赖于一定的分工机制,而分工机制又与组织结构和生产规模有关。这里存在两个层次:(1)分工水平与社会协调机制之间存在互促和共进的关系:分工水平所达到的层次往往受制于协调机制,分工水平的深化又会促进协调机制的演化;(2)社会协调机制又与组织结构之间存在互促和共进的关系:特定的协调机制往往由组织结构所规定,而协调机制的变动又导致组织结构的嬗变。这样,社会分工水平与组织结构之间也就存在互促和共进的关系,而社会生产力水平则与社会分工和协作水平以及社会组织结构有关;从这个意义上说,生产力也可被归属于生产关系的范畴。事实上,马克思本人也说过,“劳动生产力由于协作、分工、机器的应用等等而提高。”[16]受此影响,广有影响的阿尔都塞学派就认为,生产力并不简单地是生产中的要素,而是现实的生产过程的这些因素的关系系统,体现了生产方式内的某种类型的联系。例如,阿尔都塞学派的巴里巴尔认为,生产力不是孤立的要素,而是占有自然的整体方式;也即,生产力不是物,而是一种生产关系。[17]进而,埃尔斯特等人将管理知识和技术分工等也视为劳动关系范畴的生产力。例如,埃尔斯特问道:当马克思说资本主义组织也提高了生产率时。有关资本主义分工的知识不应该被当作生产力吗?泰勒制不应该被当作生产力吗?关于社会关系的知识为何不能成为一种生产力呢?[18]科恩则从物质性上来界定生产力,认为只有有助于物质生产的才是生产力。[19]问题在于,(1)如何理解生产的物质性?要知道人类劳动并不创造物质而最多只是改变物质形态。(2)那些间接影响物质生产的是否属于生产力?要知道,无论是劳动组织还是生产关系等往往都会影响这一点。

  

   (二)如何理解生产关系的内涵

  

   从本体上看,我们可以对生产关系下这样一个定义:人们在物质生产过程中形成的相互关系。进而,这个意义上的生产关系包括两个层次:(1)人们用以改造自然界而创造使用价值的方式,体现在从特殊的社会和历史形成中抽象出来的物质的、技术的或自然的关系,这往往被称为劳动关系;(2)人们用以调整其与生产力和作为生产结果的产品相互作用的关系,体现的是由社会规定的那些生产特性,这往往被称为所有权关系。也即,生产关系就包括了两大内容:(1)劳动关系,这是生产的物质关系;(2)所有权关系,这是生产的社会关系。其中,所有权关系的性质以一定方式决定劳动关系的形式,劳动关系则为所有权关系提供了内容。例如,资本主义关系促进了社会化协作的劳动关系的发展,奴隶制生产的所有权关系则支持了劳动密集型的劳动关系。[20]但与此同时,劳动者在与自然界以及相互之间的持久关系中进行生产就形成了社会的经济结构,而社会经济结构又被视为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有机统一。正是基于这一视角,马克思又主要从社会关系而非劳动关系角度来界定生产关系,他说,“为了进行生产,人们便发生一定的联系和关系;只有在这些社会联系和社会关系的范围内,才会有他们对自然界的关系,才会有生产。”[21]相应地,马克思的生产关系就是指导生产力并分配产品的社会安排,并集中表现为生产资料的所有制形式(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归谁所有)、人们在生产中的地位和相互关系、产品的分配形式及其直接决定的交换和消费关系这三大基本要素;其中,最基本的、起决定作用的就是生产资料的所有制形式。但是,面对此定义,我们也可以作如下两方面的审视。

  

   第一,生产关系究竟只是指所有权关系还是包括了劳动关系?英国学者里格比就批评巴里巴尔,认为巴里巴尔所认定为生产关系的生产力实际上是劳动关系,体现为劳动过程中的协作和分工关系。相应地,里格比强调,应该将这种劳动关系与作为剩余劳动占有关系的生产关系相区分。进而,里格比总结了有关围绕劳动关系的三种观点:(1)将劳动关系视为生产的社会关系;(2)将劳动关系看作有别于生产力和生产的社会关系的独立概念;(3)将劳动关系作为生产力。其中,第三种也就是巴里巴尔的观点,他强调生产力只有在人对自然的控制中才能体现出来。里格比也赞同这一观点,理由是:“生产的劳动关系在本质上不同于生产的社会关系,后者涉及的是对剩余劳动的占有问题。劳动关系是劳动组织过程的内在组成部分,会对劳动生产率产生重要影响。似乎没有什么理由能够说明,为什么不应该将劳动关系包括在社会生产力范畴之内,像那些在生产过程中使用的要素一样。”[22]不过,威廉姆.肖却认为,马克思的生产关系概念已经把劳动关系和社会关系都包括在内,尽管他并没有对两者作清楚区分,甚至也没有用生产关系去指称劳动关系。按照这种理解,那么,劳动关系就既具有生产力的属性,也具有生产关系的属性。在某种程度上,劳动关系也就成了沟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中介。

  

   事实上,传统观点往往只是从所有权角度来理解生产关系,其理由是,《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规定了生产关系的两大基本要求:(1)能从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2)能用法律术语来表达。不过,对此,威廉姆.肖认为,尽管马克思确实高度关注所有权关系,但这并不主张将劳动关系从生产关系中排除出去,包括上述两个要求也不能在所有权关系和劳动关系画上一条清楚的界限。[23]其理由是,《共产党宣言》中同样有:“资产阶级除非使生产工具,从而使生产关系,从而使全部社会关系不断地革命化,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24]由此,威廉姆.肖强调,“劳动关系与整个社会的物质再生产被作为一个整体,它们不是彼此孤立地存在的。生产愈是发展,劳动关系的相互联结就愈是复杂,任何工厂中的劳动关系都收与之联系的整个写作关系网络的制约”,这样,“劳动关系把劳动力同生产资料联结起来,这就可能表明,事实上劳动关系与其说是一些人同另一些人,或生产力之间的关系,不如说是生产力与生产力之间的关系”。[25]进而,威廉姆.肖又指出,“不应把劳动关系的规定简单地看成知识生产资料作用的结果,而不同时也是生产力的其他部分,即劳动力作用的结果”,“不只是生产资料决定劳动关系的性质,而是劳动关系大多决定于所参与的劳动力的技巧和经验”。[26]与此不同,科恩则不同意将劳动关系归为生产力,其理由是,有关组织劳动的方式的知识是生产力,是管理上的劳动能力的一部分,但提供这种知识之后建立起来的那些关系却不是生产力。相应地,他强调要将实现一类关系的行动计划(生产力)与这些关系本身(劳动关系)区别开来。[27]显然,所有这些都表明,自马克思开始,劳动关系是否属于生产关系并没有得到清楚的界定,进而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边界也就是不确定的。

  

   第二,所有权关系究竟只是指分配、交换和消费关系还是包含更广的内容?例如,涉及具体的生产组织结构以及社会经济的管理等?一般地,所有权关系(或生产的社会关系)是与剩余劳动和剩余产品的占有直接相关的权力关系,主要涉及这样三方面内容:(1)对生产资料及其他资源的支配权力;(2)对他人劳动力的支配权力;(3)决定产品分配的权力。问题是,统治者又是如何被赋予以及使用这些支配和控制权力的呢?一般地,这些权力关系不仅体现在对生产的控制和利用中,也体现在如何进行分工与协作的组织管理之中,进而体现在对组织结构和生产方式的选择上,从而也就必然会对劳动关系的形成和变化产生直接的影响。事实上,根据威廉姆.肖的观点,“生产的所有权关系是调整物质生产过程中对生产力的控制和利用的关系。它们包含对生产力的所有权关系以及那些包括这些所有权的关系”。其中,后一关系主要有这样三大类:(1)虽不是直接的物质生产关系但可能以不同途径为生产在其中进行的社会特定方式所需要;(2)虽以某种方式依赖于生产的所有权关系但并不为这些关系中的生产本性所必需;(3)虽没有直接参与特定社会的生产关系但在其他经济形态中看来没有类似表现的关系。不过,威廉姆.肖却又认为,尽管这些关系都是生产关系的反映,却又都不是生产关系的组成部分。[28]显然,这就造成了理解上的困惑。事实上,威廉姆.肖也曾强调,马克思意义上的所有权关系体现了对生产力及其产品的实际控制关系,从而不局限于法律上的所有权界定以及以此为依据的权力关系,而是有更为广泛的内容。进而,马克思也曾强调,生产关系不是由于一定的所有权存在而发生,相反,生产关系引起了一定类型的法律关系。也即,所有权关系往往源于一定的社会关系,源于控制和支配生产力的社会关系。例如,资本主义所有权关系内涵就要比资本家和劳动者对生产力的各自联系有更多内容,它体现为一种允许和监督无偿侵占工人阶级劳动的关系。

  

   正是由于所有权关系以及生产关系涉及了对生产力及其产品的控制和利用,涉及对技术的选择性发明和使用,也涉及组织结构和分工形态以及治理机制的选择,进而也就会对生产力水平也会产生影响。正是基于这个角度,生产以及生产过程等概念的内涵和外延都需要重新加以界定。海尔布隆纳就指出,“生产力和生产关系都不是狭义的经济概念。”[29]譬如,孟捷的著作中就对生产和生产关系的内涵作进一步的梳理和澄清。一方面,生产力内涵的拓展往往会涉及生产关系的范畴。孟捷认为,从劳动过程的角度看,生产力是依循特定的劳动关系对这些要素进行开发、组合和利用的能力;因此,生产力不仅涉及劳动者、劳动资料、劳动对象、甚至地理空间诸要素,还包含着各种可以直接运用于生产的科学技术知识,以及用于协调或组织劳动关系的“组织知识”;相应地,劳动关系是生产中的协作和分工关系,它不仅直接表现生产力,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生产力的一部分。[30]另一方面,生产关系内涵的拓展也会涉及生产力的范畴。例如,张闻天就将生产关系划分为两部分:(1)“直接表现生产力的生产关系”,这种生产关系是“人们为了进行生产,依照生产技术(即生产资料、特别是生产工具)情况和需要而形成的劳动的分工和协作的关系”,这种生产关系也被称作“生产关系一般”;(2)一定社会形态里特殊的生产关系或所有权关系,“即一定社会形态中的生产资料和生产品的所有关系”,所有关系“包摄所有这些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关系的总的形式”,是作为总体的生产关系,而不只是对生产资料的所有关系。[31]显然,随着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各自外延的拓展,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界限就会变得模糊。既然如此,我们又如何将社会发展归结为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运动呢?

  

   三、生产力和生产关系间关系的不确定性

  

   要以生产力-生产关系理论来分析现实社会中的具体经济现象和问题,还必须能够发现两者之间相对稳定而明确的因果关系,进而挖掘出从生产力变动到生产关系变革的作用机理。历史唯物论认为,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关系中,生产力对生产关系起决定作用,这种作用是必然而非偶然的真实。按照这一逻辑理解,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就形成了因果关系,生产力就是因,生产关系则是果。那么,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存在这种单向的因果关系和作用机理吗?事实上,马克思一方面说“一个社会的生产力水平解释了其经济结构的本质”,但另一方面又说“社会的经济结构促进了其生产力的发展”。埃尔斯特认为,这两段论述之间的明显矛盾在马克思主义中造成了巨大混乱,乃至人们提出了各种似是而非的解决方案。[32]那么,我们究竟该如何理解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关系呢?这里继续作一解析。

  

   (一)对作用与反作用关系的辨识

  

前面的分析指出,社会化生产必然依赖处于某种相互关系的生产资料和组织形式,依赖于人们之间的分工协作,这就意味着,生产力并不能独立于生产关系,而必然处于某种生产关系之中,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决定于”生产关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96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