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巴曙松 袁佳 廖慧:通货膨胀水平、股票市值与中国国债利率期限结构

更新时间:2018-05-07 01:19:13
作者: 巴曙松 (进入专栏)   袁佳   廖慧  
债券市场频频出现违约,刚性兑付逐渐被打破,债券市场的波动也改变了利率期限结构。


五、利率期限结构对通货膨胀的预测分析


   利率期限结构反映的是预期未来宏观经济信息,因此利率期限结构的水平因子和斜率因子包含着通货膨胀水平和通货膨胀预期的信息。例如,当通货膨胀率相对高时,人们预期未来通货膨胀率会降低,于是长期债券的收益率将会降低,长短期利差缩小。Rudebusch和Wu(2008)认为水平因子反映了通货膨胀预期;吴吉林(2010)利用NS宏观金融模型分析利率期限结构因子与宏观经济变量之间的关系,发现水平因子包含预期通货膨胀信息;李宏瑾等(2010)利用Mishkin模型考察利率期限结构对通货膨胀的预测能力,发现中短端利率曲线对通货膨胀的预测能力较强;康书隆和王志强(2010)采用Diebold-Li方法估计中国国债的利率期限结构,对CPI和长期利率两个序列做时差相关分析,发现长期利率可以预测CPI的走势。国内外研究发现,长短期利差对预测未来6个月到1年后的通货膨胀率效果较好。表3描述了2007年—2015年利率期限结构的水平因子、斜率因子、同期通货膨胀率、6个月后的通货膨胀率四个变量的相关系数:

   表3  四个变量之间相关性分析

   通过相关性分析,利率期限结构的斜率因子与未来6个月的通货膨胀率呈现出较强的负相关,郭涛和宋德勇(2008)选取2004年—2006年数据,发现中国长短期利率差和未来6个月的通货膨胀率呈负相关,长短期利差与斜率因子高度相关(相关系数达0.976),也证明了中国斜率因子与未来通货膨胀率的负相关关系。因为短期利率受央行基准利率调整和短期资金供求关系的影响较大,而通货膨胀率则是央行制定货币政策的重要参考指标。通货膨胀率与短期利率呈现正相关关系,斜率因子则和通货膨胀率负相关。下面对斜率因子和未来通货膨胀率进行回归分析,建立简单回归方程为:

   利率期限结构的斜率因子在统计上对通货膨胀率具有显著地预测能力,可用于对通货膨胀水平未来变动方向的定性和定量分析。利率期限结构的斜率因子对通货膨胀水平产生负向影响,当St增加时,未来的通货膨胀及通货膨胀预期将下降。从Nelson-Siegel模型斜率因子走势分析,预计2016年下半年CPI通货膨胀同比将保持在1%—2.5%的区间内温和趋势运行,不存在明显的通胀或通缩压力。同时近月来斜率因子逐渐缩小,预计通货膨胀水平有上升的趋势。斜率因子缩小预示着经济活动活跃度下降,政策的稳定性对提振投资信心至关重要,央行应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稳定,关注通货膨胀变化和股票市场变化对国债利率期限结构的影响,并从利率期限结构所隐含的市场预期因素进行决策,可根据货币政策的时滞,注重松紧适度,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提前采取较为稳健的货币政策。

  

六、结论

  

   本文利用Nelson-Siegel模型拟合了中国利率期限结构曲线,并构建VEC模型等分析通货膨胀水平、股票市值与国债利率期限结构的关系和斜率因子对未来通货膨胀率的预测效果。研究表明,通过动态Nelson-Siegel模型估计的水平因子、斜率因子和曲率因子体现出利率期限结构的特征,能够有效刻画对于宏观经济等变量变化的预期及其自身的内生周期性特征;通货膨胀率、股票市值与国债利率期限结构的水平、斜率因子之间存在长期的协整关系,但是通货膨胀率和股票市值均不能显著引起水平因子的变化,水平因子与存款利率相关性较高,反映出货币政策向债券市场传导的效率有待完善;通货膨胀水平和股票市值均能显著引起斜率因子的变动,短期看来通货膨胀水平和股票市值影响斜率因子变动的方向不一致,但长期看来通货膨胀水平和股票市值均在缩小斜率因子方面效果显著,进一步证明了Fisher方程中斜率因子包含着通货膨胀水平的预期变动的结论;斜率因子还可以作为预测未来通货膨胀的重要指标,分析发现2016年下半年通货膨胀率将趋缓,央行可根据其通货膨胀目标和政策时滞,采取较为稳健的货币政策。

   在中国债券市场逐步开放和货币政策调控逐步从数量型转向价格型的背景下,中国国债利率期限结构已经显示了对经济的预测功能,货币政策通过债券市场的传导的基本条件已具备。但是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中国政府部门对此预测功能的分析和应用有待进一步开发,同时中国货币政策向债券收益率的传导效率较低,收益率曲线的有效性仍需提高。主要原因是中国债券发行期限结构、流动性、二级市场等尚不完善,各种因素从多种渠道弱化或扭曲了利率传导效率,也容易产生套利机会。因此,为进一步完善货币政策通过债券市场的传导效果,我们应当完善国债发行结构,并发展国债衍生品市场提高二级市场流动性,通过大规模的市场交易,提高无风险利率的基准性,畅通价格型政策的传导渠道。(完)

   文章来源:《金融发展研究》2017年第一期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81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