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任仲平: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他的英名和事业永世长存

更新时间:2018-05-01 22:17:37
作者: 任仲平  

  

   01

  

   鳞次栉比的高楼,1和0组成信息,机器在流水线上替代了工人,外太空也不再遥远,越来越多人踏上沉睡的南极大陆,地质学家甚至判断,地球已经进入了“人类纪”——过去或许从没有人想过,人类会走到这样一个今天。

  

   然而,伴随时代前进的脚步,世界又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从叙利亚紧张的局势,到美国挑起的贸易争端;从英国脱欧等“黑天鹅”事件,到频发的枪击案、暴恐袭击,前所未有的治理赤字,让西方世界“进入新的不确定、不稳定时期”。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甚至在2018年的新年贺词中,罕见地向世界发出“红色警报”。

  

   与“世界之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之治”。过去40年,这个人口占世界近1/5的国家不仅人均GDP提高了150多倍,还以“一带一路”“金砖+”等务实举措,以新型国际关系、人类命运共同体等先进理念,成为不确定的世界洋流中稳定的灯塔。

  

   读解中国奇迹的人不难发现,这个东方古国、发展中大国,这个社会主义国家今天的一切,莫不源于背后的思想密码。指导着中国实践的马克思主义,是现代世界思想乐章最重要的主题,被誉为人类历史“一种决定性的存在”。而中国的实践丰富并发展了这一理论,雄辩地证明了马克思主义“并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开辟了通向真理的道路”。

  

   1818年5月5日,马克思诞生于德国小城特里尔。200年来,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思想,照亮了在黑暗中徘徊的世界历史,奏响了人类为自身解放而斗争的不朽乐章。摩泽尔河畔思想的种子如同原子裂变般释放出巨大能量,穿越历史的迷雾,激起神州大地的红色狂飙,在通往真理的道路上书写下新时代的壮丽史诗。今天,中国号巨轮的掌舵者,如此向这位思想家致敬,“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科学如何进步,马克思主义依然显示出科学思想的伟力,依然占据着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为世界谋大同。”习近平总书记的话语,昭示了中国共产党人为信仰不懈奋斗的伟大历程。让我们回到马克思,回到共产党人理想启航的原点,来理解一个国家的崛起与奋进、一个政党的光荣与梦想。

  

   02

  

   这是1818年的世界。即便每周有1500辆马车从伦敦出发,英国人还是谋划着修筑世界上第一条铁路;在仍处于分裂状态的德意志,普鲁士发起成立了关税同盟;而法国农民因为沉重的赋税,不断逃离家乡进入城市……身处其中的人们或许没有觉察,后世的人们却不难发现,世界正处在巨大变革中。30年后,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如此描述那个时代:

  

   “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驶,铁路的通行,电报的使用,整个整个大陆的开垦,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来的大量人口——过去哪一个世纪料想到在社会劳动里蕴藏有这样的生产力呢?”

  

   每一个社会时代都需要有自己的伟大人物,如果没有这样的人物,它就要创造出这样的人物来。马克思的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他自己:他正是被时代召唤出来的伟大人物。

  

   基于对“旧的哲学”的批判,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阐释社会存在对于社会意识的决定性作用;通过对无产阶级的观察,在《共产党宣言》中宣示人类历史发展规律;通过分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资本论》中揭示资产阶级社会运动规律……马克思发现了自然界、人类社会、人类思维发展的普遍规律,第一次从科学角度解答了共产主义必然到来的原因,第一次以剩余价值理论推动工人阶级觉醒,第一次为人类改造世界提供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正如习近平总书记的评价:“在人类思想史上,就科学性、真理性、影响力、传播面而言,没有一种思想理论能达到马克思主义的高度,也没有一种学说能像马克思主义那样对世界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影响。”

  

   即便如此,他的挚友恩格斯还是评价,马克思首先是一位革命家。比利时布鲁塞尔中心广场边上有一家“天鹅餐厅”,马克思常在这里与工人交流。一位工人回忆,“在马克思身上,嗅不到一点空想家的气味”。他不是“书斋里的学者”,不是“唯恐烧着自己手指的小心翼翼的庸人”。指导建立历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党“共产主义者同盟”,支持1848年法国六月起义和德国革命,支持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巴黎公社,创立无产阶级第一个国际性组织“国际工人协会”……尽管在人生后半段退入书房,但他并没有退出战斗,而是在病痛折磨下夜以继日写作《资本论》,“每一句话都是行动”。他终其一生都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指引者、实践者。正如恩格斯所说,“他毕生的真正使命,就是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参加推翻资本主义社会及其所建立的国家设施的事业,参加现代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

  

   马克思的墓碑上,刻着他或许是流传最广的一句名言:“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在马克思身上,革命家与思想家达到了完美的结合,革命性与科学性的统一、实践性与思想性的兼顾,熔铸成为马克思独特的品格特征。

  

   而他的一生,也用革命践行着思想,用思想指导了革命。马克思家境富裕,23岁拿到博士学位,25岁娶了出身贵族家庭的燕妮,还是《莱茵报》主编。但他抛弃了优渥的生活,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为工作和革命颠沛流离40年。在最为困难时,马克思写道,“因为外衣进了当铺,我不能再出门,因为不让赊账,我不能再吃肉”,甚至不得不借钱安葬生病去世的女儿。一位学者写道,“还没有人像他那样,写了如此多关于金钱的文字,却仍财资寥寥”。这样的人格魅力,就连当时的欧洲贵族也由衷叹服,“马克思是由能量、意志和不可动摇的坚定信念组成的那种人”。

  

   马克思既有伟大灵魂——“为人类工作”,又有伟大精神——“不惧神威,不畏闪电,也不怕天空的惊雷”。一些人用舌和笔,一些人用剑,一些人则两者并用,因此才有了使他们成为完人的那种性格上的完整与坚强。这位伟大的思想家、革命家,就是用舌、用笔、用剑,为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的解放带来了思想的火种、点燃了行动的火焰。

  

   03

  

   有人这样总结:马克思之前的历史,都通向马克思;马克思之后的历史,都是从马克思重新出发的。而在这个历史中处于核心地位的,就是“人”。

  

   相比于以往全部“人的哲学”,马克思主义一个根本的不同就在于,它从来都不是从“想象出来的人”出发,恰恰相反,而是以“实际活动的人”作为落脚点。这不是乌托邦式的空想、说教式的漫谈,而是强调“只有在现实的世界中并使用现实的手段才能实现真正的解放”。这是马克思主义的核心主题,也是马克思主义追求的最高价值目标,更是理解马克思主义全部思想理论的前提和基础。

  

   马克思为人的解放提供了行动的动力,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类的命运。一部《共产党宣言》的传播史,就是一部工人运动史。政治选举权、八小时工作制、劳工立法……正如德国作家伯尔所说,“没有马克思的理论,没有马克思为未来斗争所制定的路线,几乎不可能取得任何的社会进步”。在马克思身后,无数人为把命运握在自己手里而奋斗。1917年,一趟风驰电掣的列车将列宁从苏黎世载到圣彼得堡,仿佛一发穿越欧洲的炮弹,炸毁旧时代的秩序。而阿芙乐尔舰震天撼地的炮声,不仅让冬宫震颤,更如惊雷唤醒沉睡的东方大地,改变了亿万人的命运。

  

   马克思为人的解放提供了思想的火种,从根本上解放了人类的精神。著名马克思研究者戴维·麦克莱伦曾说:“马克思主义已经成为这样一种语言:数百万人用它来表达他们对一个更公正的社会的希望。”正是由于对人类苦难的感同身受、对人类生存状况的不断反思,他无情批判资产阶级“赤裸裸的利害关系”和自私自利本质,展望“人和自然界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的共产主义,将“实现每个人自由而全面发展”作为无产阶级运动的最终目的。马克思的学说使人类从半梦半醒中睁开眼睛,滋润着人类渴望解放、渴望美好的心灵,体现了人类对于理想社会的一切憧憬。

  

   人的解放和自由全面发展,这不仅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精神,还塑造和引导了新的时代精神;不仅是“时代精神的精华”的哲学,更是“文明的活的灵魂”的科学,因而一经产生,就“在世界一切文明语言中都找到了拥护者”。反对社会主义的人也不得不叹服,这是“第一个不限于某个特定群体,而受到不分种族、国别、宗教和文明的所有人支持的思想潮流”。

  

   04

  

   2018年4月13日,一座高4.4米、重2.3吨的巨型马克思铜像远渡重洋,在特里尔市中心的西蒙教堂广场落成。这尊来自中国的铜像,正是这片土地及其之上生活的人们,对马克思的致敬。

  

   马克思在世时正值中国近代史的开端,他曾从“两极相联”规律切入,预言中国可能对世界产生巨大影响。恩格斯则判断,“过不了多少年,我们就会亲眼看到世界上最古老的帝国的垂死挣扎,看到整个亚洲新纪元的曙光”。马克思可能不会想到,让这个国家重生、给这里的人们带来曙光的,正是他的思想。

  

   在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展厅,陈列着《共产党宣言》第一个中文全译本,正文首页盖有一方图章,上书“张静泉(人亚)同志秘藏山穴二十余年的书报”。当年,白色恐怖下,张静泉的父亲不得不假称“儿子在外亡故”,将文件、书报埋藏在张静泉的“墓穴”里。薄薄的一本小册子,在中国人心中埋下一颗种子,人们为十月革命的胜利欢呼,“人道的警钟响了!自由的曙光现了!”

  

   伟大的思想属于整个人类,那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阶级斗争、无产者、共产主义,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为人类解放而奋斗……从遥远西方引来的火种,让中国人找到了一种“新的世界观”,与国家求解放、人民求生存的愿望强烈共鸣,如星火燎原般席卷中国大地,让一代代人勇往奋进以赴之、断头流血以从之,推动百年中国浩荡前行。

  

于中国而言,“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马克思曾说,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而中国共产党人推进改革开放极大解放了生产力,让中国在40年里走过了资本主义国家几百年的发展历程。近百年来,正是因为找到了马克思主义,现代化的道路上有了真理的武器,求解放求发展的道路上有了信仰的支撑,古老中国走出了“覆屋之下,漏舟之中”的危局,亿万人民改变了“如笼中之鸟,牢中之囚”的命运。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为壮丽的解放画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753.html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