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国斌:“广土众民”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更新时间:2018-04-29 21:24:48
作者: 王国斌  
19世纪末年的“富”其实就包含着“利民”的理念。西方政治学有一种说法,叫政绩合法性(performance legitimacy),意思是一个政府的正当性体现在它的目标、能力和对百姓福祉的影响。王国斌认为,从分析过程中可以看到,中国是有这种概念的,虽然没有这么一个词。19世纪末和19世纪中期之前的情形不同,以前的“强”主要指帝国内部对社会的控制,而19世纪末的“强”主要指对外影响和国际关系方面,这是很大的变化,对于理解当代也很重要。但是1950年代的治理则与18世纪更为相似,都以国内治理为主,国外关系相对有限,这与19世纪末年以及当下还是很不一样的。

   如果从18世纪的角度进行分析,可以看到中国有一些对当代还产生了影响的现象或者说特点。王国斌强调,他说“特点”并不是说中国很特别,不是说中国代表特殊性,其他地方都是普遍性。他认为那种说法过于简单化,会把原本相当复杂的共同点和差异性混为一谈。总而言之,18世纪的中国已经存在三种现象。第一,政府和社会分得不那么清,直接治理与间接治理互补。第二,政府通过一些政治性的运动来控制社会。第三,政府通过一些思想文化方面的手段进行治理。最后,政府和社会面对不同的信仰和利益追求,能在存异的现实中努力求同。所有这些现象都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当代。

   随后,王国斌教授就历史与当代对思想的形塑、制度变迁及其对中国社会的影响、思想与制度的关系等问题回答了老师和同学的提问。讨论现场气氛热烈。

   王日根教授对本场学术报告做了扼要的总结,指出王国斌教授主要是从政治的层面来分析中国传统社会如何实现治理,官僚体系的正式治理和自下而上的非正式治理、具有互相配合、互相支持的特征。传统中国实现社会治理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空间方面,面对这么大的地域,通过正式和非正式的体系实现了系统的治理。二是人口方面,针对这么多的人口进行治理,提到了人口的移动,有商业性的、自发性的、官方组织的多种类型。所有这些方式都在很大程度上让治理变得有序,消融了可能出现的矛盾。王国斌教授的研究向我们展示了,当代的社会治理既有历史继承性也有后来的变化,了解历史有利于我们理解当代。历史研究需要跳出西方话语的思维习惯,立足本位,做更深入的思考。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738.html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