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薛小荣:革命与制度——苏联共产党政治领袖形象的制度固化及其政治心理嬗变

更新时间:2018-04-17 00:40:20
作者: 薛小荣  

  

   摘   要:苏共中央总书记不仅是苏联共产党的政治领袖,也是苏维埃政权实际的最高领导人。以斯大林担任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为标志,“总书记”从最初为中央政治局提供技术服务的机关工作人员向具有政治领导和决策权力的政治领袖的角色转变。然而,列宁、斯大林之后的历任苏共中央总书记(或第一书记)虽然继承了苏共领袖的政治光环,但是其政治领袖的形象却在从革命创制到制度化设置的转型过程中不断被制度的力量所改造和重建,并最终被固化为从党的组织权力等级体系中脱颖而出的政治精英而非政治领袖。从领袖到精英的政治蜕变,实质上反映了苏联共产党在苏维埃政治生活中深刻的政治伦理和心理嬗变。

   关 键 词:苏联共产党 政治领袖 心理变迁 政治固化

   作    者:薛小荣,复旦大学政治学流动站博士后,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苏联政治。(上海:200433)

   基金来源: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第59批面上资助一等资助项目:“党权、军权与政权:戈尔巴乔夫时期的苏共、苏军与改革”(2016M590304)。

  

*戈尔巴乔夫改革研究丛书

  

   苏共中央总书记不仅是苏联共产党的政治领袖,也是苏维埃政权实际的最高领导人。“苏维埃社会主义民主制同个人管理和独裁毫不抵触,阶级的意志有时是由独裁者来实现的,他一个人有时可以做更多的事情,而且一个人行事往往是更为必要的。”[1](P302)以1922年4月3日俄共(布)第十一届一中全会选举斯大林为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为标志,“总书记”从最初为中央政治局提供技术服务的机关工作人员向具有政治领导和决策权力的政治领袖的角色转变。从这个时候起,作为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的斯大林成为继列宁之后苏联共产党新的政治领袖。“总书记”一职伴随斯大林其后的政治生涯成为苏共最高领袖的政治同义词,并因此而被赋予了极其丰富的政治内涵。然而,列宁、斯大林之后的历任苏共中央总书记(或第一书记)虽然继承了苏共领袖的政治光环,但是其政治领袖的形象却在从革命创制到制度化设置的转型过程中不断被制度的力量所改造和重建,并最终被固化为从党的组织权力等级体系中脱颖而出的政治精英而非政治领袖。从领袖到精英的政治蜕变,实质上反映了苏联共产党在苏维埃政治生活中深刻的政治伦理和心理嬗变。

  

   一、革命、群众与领袖:列宁的领袖形象

  

   在“总书记”职务被赋予了党的领袖的政治内涵之前,列宁虽然在党内职务上仅仅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但他无论在政治权力、政治威望和政治心理上都当之无愧的成为布尔什维克的革命领袖和苏维埃政权的政治领袖。可以说,列宁代表了革命时代大规模群众运动的领袖形象。这一类型的无产阶级政治领袖,不仅是革命运动的组织者、鼓动者,更是革命信仰的传播者、播种者。那么,在革命时期(包括十月革命胜利后到列宁去世这一阶段)时期哪些因素塑造了列宁的领袖形象呢?

  

   作为注重革命传承的政党,列宁作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主要创建者和布尔什维克党缔造者的政治身份具有无与伦比的先天优势。1898年3月1日至3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明斯克召开。出席代表大会的有9名代表。尽管作为彼得堡“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领导人的列宁(乌里扬诺夫)因流放缺席了此次大会,但是参与创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政治身份却成为列宁在革命组织中的宝贵政治财富。当然,更为重要的则是在这次代表大会后,列宁开始积极探索建立一个能够真正领导革命运动的职业革命家组织。这是因为,这次被视为是苏联共产党正式成立的代表大会并没有把各马克思主义小组和团体统一起来,没有在组织上把它们联成一气。于是,在选举出的第一届3人中央委员会先后被沙皇政府逮捕的情况下,建立一个统一而有组织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就成为迫切的政治问题。“列宁从开始革命活动的第一天起,所关心的就是运动思想的一脉相承和纯洁的正统性。意见统一,而不是分散——这是列宁党的思想。”[2](P46)

  

   1900年12月,列宁在《火星报》创刊号上以编辑部名义发表了纲领性声明。指出:“为了统一,我们首先必须坚决而明确地划清界限。不然,我们的统一就只能是一种假象,只能掩盖现存的涣散状态,妨碍把这种涣散状态彻底清除。因此很清楚,我们不打算把我们的机关报变成形形色色的观点的简单堆砌。相反地,我们将本着严正的明确方针办报。一言以蔽之,这个方针就是马克思主义。”[3](P13)在1902年发表的《怎么办?》一书中,列宁进一步阐述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建党纲领和组织原则。列宁说:“我们运动中的活动家所应当遵守的唯一严肃的组织原则是:严守秘密,极严格地选择成员,培养职业革命家。只要具备这些品质,就能保证有一种比‘民主制’更重要的东西,即革命者之间的充分的同志信任。”[4](P134)尽管列宁提出的建党纲领遭到党内其他一些人的反对,但是在普列汉诺夫和马尔托夫的支持下,还是在1903年7月17日召开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获得了通过。根据选举中央委员会和中央机关报编委的票数多寡,以列宁为首的“革命社会主义派”被称为“布尔什维克”,以马尔托夫为首的“民主社会主义派”被称为“孟什维克”。代表大会通过的组织章程第一条确立了列宁的政治主张:“凡承认党纲、在物质上帮助党并在党的一个组织领导下经常亲自协助党的人,都可以作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党员。”[3](P44)正是从这一刻开始,列宁开始按照集中统一的原则来改造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并最终在与孟什维克的政治分手后,着力打造出一个具有铁的纪律和一致行动为鲜明特征的布尔什维克党——它还有另外一个名称:“列宁的党”。

  

   如果说列宁作为早期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领导人和布尔什维克党的创造者,还只是为他成为党的领袖提供了历史的政治优势,那么,根据革命形势发展需要而不断提出新的政策主张并且得到革命实践印证,则为列宁成为布尔什维克党领袖增添了关键性的政治素材。托洛茨基指出:“革命的第一个时期的领袖们清楚明确地表达了这些革命趋势,并在实践中得到全面而又成功的贯彻。正是这一点使他们成为党的领袖,通过党成为工人阶级的领袖,通过工人阶级成为全国的领袖。”[5](P438)从俄国革命史的历程来看,“历史上不曾有过一个政党能象布尔什维克党那样,简直是按着自己的‘时间表’(列宁的著作《怎么办?》、《四月提纲》、《马克思主义和起义》)圆满、成功地达到了自己的战略目标——夺取政权”[2](P21)。

  

   事实上,正是从列宁回国以后,布尔什维的政策才开始急剧向“左”转。1917年4月,列宁在“党的领导人的意识里引发了十月革命……我们党的策略没有表现为一条直线,在列宁到来之后出现了急剧的向左转”。布尔什维克柳德米拉•斯塔尔更直接、更准确地评价了发生的变化。“列宁到来之前,所有的同志都在黑暗中徘徊。”她说:“当时只有1905年的一些公式。看到人民的独立创造,我们却不能对他们进行指导……我们的同志只能局限于通过议会方式为立宪会议做准备,根本没有考虑到继续前进的可能性。采用列宁的口号以后,我们做了生活本身向我们提醒的事情。”[6](P348-349)对列宁作为领袖所表现出来的政治敏锐,斯大林赞美道:“天才的远见,迅速抓住并看透即将发生的事变的内在意义的才能,——这就是列宁的一个特点,这个特点使他能够制定正确的战略和革命运动转折关头的明确的行动路线。”[7](P57)

  

   当然,列宁不仅是布尔什维克的政治领袖,更是布尔什维克的精神领袖。这一点则得益于列宁本人所具有的优秀品质,比如谦逊、不灰心、不骄傲、原则性、相信群众等。托洛茨基认为,使得列宁在数百个领袖中显得特别杰出的是他的“伟大的革命意志,这就是:不屈不挠、勇敢无畏、绝不容忍不正确的妥协行动和机会主义、从事可能做到的事情总是达到令人不可置信的极限。使列宁杰出的是他的正直不苟,敢于正视每一事实。还有他对于一切无聊的虔敬表现——不论是出于礼仪、伪善、或者无知——的憎恶”[8](P4)。在列宁的众多品质中,最引人注目一点的就是通过辩论以民主方式解决意见分歧。“列宁的特点是在党内斗争中根本没有任何个人的动机。他毫无报复心,甚至也毫无怨恨之感。对他来说,主要的是要说服党和工人、尽可能地也说服自己的论敌,使他们相信自己是正确的。一旦达到观点上的一致,任何生硬的话便都消失了,代之以善意、关怀和友好的支持。”[9](P45)一方面,列宁深厚的理论修养和演说才能使其能够通过辩论统一党内思想。斯大林强调了列宁在讲演时的那种不可战胜的逻辑力量。他说:“当时使我佩服的是列宁演说中那种不可战胜的逻辑力量,这种逻辑力量虽然有些枯燥,但是紧紧地抓住观众,一步一步地感动听众,然后就把听众俘虏得一个不剩。我记得当时有很多代表说:‘列宁演说中的逻辑好像万能的触角,用钳子从各方面把你钳住,使你无法脱身:你不是投降,就是完全失败。’我认为列宁演说中的这个特点是他的演说艺术中最强有力的地方。”[7](P50)列宁讲话的感染力和逻辑力是全党公认的特点。在俄共(布)第九次代表大会上,莫斯科省执行委员会主席萨普龙诺夫就向列宁承认:“列宁同志,对于您的理论修养,谁都没说的,在理论上同您进行辩论是太难了。”[2](P420)另一方面,作为俄国旧贵族出身的列宁仍然谨守着传统的政治道德。“从心理学上来说,列宁同斯大林相比,是另一种材料制成的人。列宁是俄国的世袭贵族,是一个受西方政治书籍熏陶的人”。列宁虽然否认政治斗争中有任何全人类的、“非阶级的”道德,但是由于出身所限,“他没有摆脱沉重的‘资产阶级贵族偏见’的包袱,例如,对人格、义务、忠实等概念的理解,有时甚至对自己的政敌(马尔托夫、普列汉诺夫、克鲁泡特金公爵)也信守这些概念。”[2](P22)可以说,列宁身上的这些品质使他的领袖形象增添了道德的“圣光”。

  

   1924年1月21日,列宁逝世。中央委员会紧急全会通过的《告全党和全体劳动人民书》对列宁的革命功绩作了高度评价。指出:

  

无产阶级伟大解放运动的历史,在马克思以后,从来没有产生过像我们已故的领袖、导师和朋友这样伟大的人物。无产阶级所固有的一切真正伟大和英勇的品质——大无畏的智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51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