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常修泽:亲历莫干山会议

更新时间:2018-04-13 00:21:24
作者: 常修泽 (进入专栏)  
我们听后都很高兴并表示支持。随后,正是在“从天津回北京的火车上”,他们形成了比较清晰的构思,并起草了关于召开“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会议”的有关材料。

  

   回顾起来,莫干山会议是一次“民办官助”的会议。即:由中青年经济学者自民间发起、新闻单位和地方研究机构出面主办、中央和国家有关部门相关人员以个人身份参与和支持;会议的宗旨是“为党和国家献计献策”,中心议题是“城市经济体制改革”。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开会必须得有主办单位,光有个人身份不行。关键时刻,经济日报社社长兼总编安岗和副总编辑丁望担当主办,发挥了关键作用。除《经济日报》外,《经济学周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浙江省社会科学院、浙江省经济研究中心等媒体和研究机构也先后参与作为联合主办单位。这就形成了后来说的“中央级新闻单位和地方研究机构出面主办”的会议模式。此外,当时“九号院”的农研中心还为此专门拨出一万元人民币作为对会议经费的支持,这也是“民办官助”的一个典型例子。

  

   1984年6月12日,在总编辑安岗、副总编辑丁望的主持下,《经济日报》发布了《本报等五单位将召开中青年经济学术讨论会,广泛征集论文,邀请入选者作为正式代表出席》的消息,消息称:“将于9月上旬在浙江省联合召开‘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学术讨论会’。讨论的中心内容是我国经济体制改革中的重大理论问题和现实问题。从本月中旬开始,向全国广大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广泛征集论文。论文入选将作为正式代表应邀出席会议。”

  

   这一消息中最引人瞩目的是“几不讲”(不讲学历、不讲职称、不讲职业、不讲名气、不讲关系)和以文选人的模式。正所谓“英雄不问出处”。这份唯才是举的“征文令”大有不拘一格、网罗天下英才的气势,着实令人耳目一新。从6月12日到8月15日短短两个多月,会议筹备组共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1300多篇论文,平均每天20余篇。作者中既有专业的理论研究者,也有来自各条战线基层、利用业余时间从事理论研究的青年, 他们“位卑未敢忘忧国”, 体现了愿为改革贡献才智的强烈使命感。

  

   为保证会议按流程顺利进行,会议成立筹备工作组,组长张钢,副组长徐景安(国家体改委)、黄江南。筹备组日常工作由在北京的中青年学者承担,其中论文评审是重头戏。论文评审组组长为王小鲁(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周其仁(中国农村发展问题研究组),副组长为朱嘉明、卢迈(北京经济学院)、宋廷明、高粱。其中,王小鲁负责基本理论方面,周其仁负责农业经济方面,朱嘉明负责工业经济方面,卢迈负责财金商经方面,宋廷明和高粱负责宏观经济体制改革方面。后来随着来稿踊跃,阅稿队伍又有所扩大。

  

*1984年在莫干山举行的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学术讨论会名单(部分)

  

   经过两个月认真的“以文选人”的工作,截至8月中旬,参会代表名单尘埃落定。除通过论文入选的代表以外,还有一部分是发起、组织、筹备会议的中青年学者和少数当时已经有一定成就的中青年学者,两部分正式代表共计124人。我曾对这124名代表作过结构分析。

  

   按系统分:高等学校38人,占30%;中国社科院和地方社科院30人,占24%;政府所属事业性研究机构18人,占14%;党政机关干部20人,占16%;企业界12人,占10%;此外还有新闻界等8人,占6%。

  

   按地区分:北京53人,占42%;上海11人,占9%;天津7人,占6%;此外来自改革开放先行地区的代表也较多,如浙江10人、广东8人;陕西、新疆、西藏等西部地区也有一定数量的代表参加,如陕西6人。

  

   8月底,整个筹备工作告一段落,接下来就准备上山。

  

*1984年莫干山会议与会者合影

  

风云际会莫干山,不为山水为改革

  

   莫干山会议的正式会期是1984年9月3日至10日,会议地点在莫干山450号,它原是山上的一个天主教教堂,后遭火损,现已重建。

  

   出席会议的除前述124位代表外,还有中央有关部委的代表8人、浙江省特邀及列席代表19人,加上会议领导小组成员、新闻界代表、浙江省有关方面负责人等,共计180余人。与会者中,浙江省方面的负责人包括时任浙江省省长、省委副书记薛驹,中共浙江省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崔健,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罗东等;在中央和国家有关部门工作的有王岐山(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左芳(中共中央书记处研究室)、贾春峰(中宣部理论局)、阎淮(中组部青干局)、李英汤(中央办公厅)等;此外,还有几位不在上述名单之列但实际上也曾参会并起了重要作用的,如孔丹(时任国务院国务委员兼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张劲夫秘书)、李湘鲁(时任国务院主要领导人秘书)等。

  

   为保证会议顺利举行,还专门成立了一个11人领导小组,由发起单位的领导组成,包括《经济日报》总编辑安岗和副总编辑丁望、《经济学周报》社长冯兰瑞和主编王瑞荪等。领导小组下设秘书处,负责日常会议讨论的组织和运转,成员主要包括会议的发起、组织等几位核心人物。张钢任秘书长,刘佑成、徐景安、黄江南任副秘书长,朱嘉明、周其仁、王小鲁等为主要成员。

  

   开幕会上,有关各方相继讲话,令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有《经济学周报》主编王瑞荪和中宣部理论局副局长贾春峰的致辞。

  

   王瑞荪说:这次会议是新中国成立35年以来第一次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的学术讨论会,是在我国经济体制改革深入发展、经济科学研究十分活跃的情况下召开的。改革实践提出许多新情况、新问题,需要从理论上和实践上给予回答。我们希望会议能够体现出讲求实际、追求真理的科学精神;能够体现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民主精神;能够体现出五湖四海、同心同德的团结精神;能够体现出不屈不挠、勇往直前的进取精神。

  

   贾春峰在题为《时代的召唤 崇高的责任》的发言中说:“大变革要注重理论的大发展,也必然促进理论的大发展。”“对于改革实践提出的许多课题,在过去的书本上是找不到现成结论和具体答案的。这就需要运用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对于错综复杂、急剧变化的现实经济生活进行科学的分析和研究,从而作出新的理论概括。这种研究,是需要付出巨大心血的崇高的科学工作,要有献身精神、求实态度、创新勇气和科学的思维方式,绝不能复述已有的结论,或者在经典著作中寻章摘句、机械套用某些原理所能完成。改革的实践日新月异,现实生活在大踏步前进。”

  

   这番话听后令人深感责任重大,上莫干山不是来游山的,而是要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大业拿出真知灼见。

  

*2017年,常修泽教授(前排右一)与1984年莫干山会议的几位老友和2012之后新莫干山会议的朋友合影

  

挂牌讨论,七组争鸣

好擂连台,五大成果

  

   9月3日开幕大会之后即进入分组讨论,共分七个组。七组议题几乎覆盖了城市改革各大命题——当时改革的重点,成为会议的“骨架”。

  

   第一组——宏观组,主要讨论当时经济体制改革中“最热点”的问题:价格改革的基本战略;

  

   第二组——企业组,主要讨论工业管理体制和企业活力,聚焦国企改革;

  

   第三组——开放组,主要讨论对外经济开放,这也是我本人所在的组;

  

   第四组——流通组,主要讨论发挥中心城市功能;

  

   第五组——金融组,主要讨论金融体制改革;

  

   第六组——农村组,主要讨论农村产业结构变动,以及农村经济体制改革与城市经济体制改革的接口;

  

   第七组——理论组,主要讨论经济体制改革涉及的一些基本理论问题,如商品经济、所有制、政府经济职能等。

  

   实际上,莫干山会议是中青年们围绕改革的各种决策需求,从改革理论和实践思路的供给角度提出建言。

  

   会议的一大成功之处在于上述每个组里都有一两个核心人物,并由在该领域素有研究的青年学者或专家来当组长,而并非看其身份或资历。这样,这些人能够在讨论中发挥好组织、引导、总结等作用。

  

   分组讨论打破传统的会议模式,会上不准念稿,不作空泛议论,而是紧紧围绕专题,开门见山、各抒己见,讨论激烈时还出现“抢话筒”现象,现场颇为“热闹”。

  

会风方面,莫干山会议的一大发明是“挂牌讨论”。任何人都可以提议讨论某个问题并陈述理由,(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42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