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景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路径选择

更新时间:2018-04-08 21:36:23
作者: 李景治 (进入专栏)  

   (一)人类命运共同体将建设一个新的“世界”

   按照传统理解,“共同体指的是特定地区的人们的集合体,它可以是一个村庄、城镇、城市甚或一个国家。然而作为一种政治或社会原则,‘共同体’一词表示的则是一个建立在友谊、忠诚和义务等联系基础上的具有很强的集体同一性的社会群体。”②而人类命运共同体与传统的共同体并不完全一样,它具有新的内涵和外延。人类生活在一个地球上,活动于一个世界中。人类命运共同体就不是一个特定地区的集合体,而是一个以全人类和世界各国为主体的“世界”,一个新的“世界”。它是以改善人类命运,实现人类互利共赢、休戚与共为“集体同一性”的“世界”。

   现在的世界,已远离给人类造成深重灾难的世界大战,也不存在把人类割裂为两个对立世界的冷战,和平与发展是时代的主题,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成为时代潮流。同时,这个世界又不太安宁。不公正不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依然存在,世界经济增长仍不稳定,全球发展仍不平衡,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和单边主义并未消失,局部动荡频繁发生,粮食、能源、资源和网络安全,以及气候变暖、环境污染等全球性问题更加突出。如何迎接挑战,解决难题,如何维护和平、加强合作、促进发展,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新世界,就成为各国人民共同关心的中心议题。对此,中国的解决方案是,各国共同努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各国人民所向往和追求的新“世界”。正如习近平所指出的,“世界命运握在各国人民手中,人类前途系于各国人民的抉择。中国人民愿同各国人民一道,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共同创造人类的美好未来。”③

   随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各国经济迅速发展、综合国力不断增强,国际关系的各种力量逐步均衡,人类社会维护和平、防止战争的能力大大提高。维护和平、防止战争的国际关系准则和规制更加健全。这都为实现世界持久和平提供了基本保证。各国间领土、领海争端、边境纠纷和各种冲突,都可以通过对话协商解决,从而避免战争、战乱,建设一个持久和平的“世界”。人类社会将通过互利合作实现共同发展、共建共享、共同享受发展的成果。这样,就可以逐步消除贫穷落后、缩小贫富差距,实现公平正义、人人平等,从而消除社会动荡的根本因素,建设一个普遍安全的“世界”。人类共建共享是世界普遍安全的基础和前提,而世界普遍安全又是人类共建共享的可靠保证。各国将加强互利合作,迎接挑战,化解危机,共渡难关,共同发展,建设一个共同繁荣的世界。各国将进一步开放,加强相互交流、相互借鉴、优势互补,克服各种保护主义、利己主义、单边主义,铲除种族和文化歧视,建设一个开放包容的世界。

   (二)人类命运共同体将造就一种新型国际关系和世界格局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各国和国际社会各种力量的一种相互关系状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要建立建设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从一定意义上说,人类命运共同体本身就是一种新型国际关系,也是一种新的世界格局。世界格局,是世界政治经济舞台上各种力量(主要是国家和国家集体)相互联系、相互作用所形成的一种结构,它是一定历史时期内国际关系比较集中而概括的表现形式。同样,人类命运共同体也是世界政治经济舞台上各种力量,特别是国家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一种结构,是国际关系比较集中而概括的表现形式。因此,也可以把人类命运共同体理解为一种世界格局,一种新的世界格局。

   迄今为止,世界格局出现过单极格局、两极格局和多极格局。所谓极,可以理解为主导世界事务的中心。二战后,世界形成以美苏为中心、以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大阵营全面对抗为特点的两极格局。世界两极格局中的两极,基本是相互对立乃至敌对关系。冷战结束后,世界格局由两极转向多极,世界多极化趋势深入发展。但是世界多极格局中的极,同世界两极格局中的极,在内涵上已不一样。所谓极,应该理解为影响力、吸引力、作用力的中心,而不是国际事务的主导中心。极与极之间,不是简单的对抗关系,而是既存在对立、竞争,又存在合作的关系。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是传统意义上世界格局,各国、各地区和各种国际行为主体之间不存在对立或敌对关系,相互合作、互利共赢,是主流和主导。西方大国和旧霸权国逐渐衰颓,中国等新兴国家迅速崛起,发展中国家日益壮大,世界力量对比出现均衡化。单边主义、少数大国主导国际事务已行不通,国际关系民主化已是大势所趋。国际争端和分歧,通过平等协商解决。“零和博弈”思维、反全球化行为,越来越没有市场。各国互利合作、共同发展、共享共赢蔚然成风。各国平等相待、和平共处,共同掌握世界命运。

   (三)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国际合作组织

   按照传统的定义,共同体是特定地区人们的集合体。就此而言,国际组织也是一种共同体。但实际上,人类命运共同体和国际组织存在很大的差别,不能把二者混为一谈,更不能把人类命运共同体简单理解为传统意义上的国际组织。任何国际组织,都具有正式的宗旨原则、组织章程、管理制度、相对严密的组织体系及其权力机关和办事机构。加入该组织需要具备一定条件,要履行规定的程序。该组织成员可以享受规定的权利,也要承担规定的义务。这套组织制度、组织原则和组织体系显然不适合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成员和主体不是一部分人群和一些国家,而是全体人类。全体人类没有必要也没有办法组成一个国际组织。如果人类命运共同体效法国际组织,建立严格的组织章程和严密的组织体系,那就必然使一部分人和一些国家能够参加,而另外一部分人和一些国家不能参加。那么这个国际组织不管称作什么,实质上都不是人类命运共同体。

   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是一个严密的国际组织,而应该是一个开放式的互利合作体系。各国、各地区和各种国际行为主体,不是通过一个国际组织机构而是一系列合作协议联系起来。它们在平等协商、普遍达成共识基础上,自愿签署一系列协议、协定,形成开放式的互利合作体系。各国通过这些协议参与共同治理、互利合作,实现共同发展、共享共赢。各国也自觉以这些共同协议约束自己的行为,承担相应的责任,共同维护休戚与共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应遵循联合国宪章和宗旨,参与联合国的活动、承担联合国的义务,但它在使命、性质、内涵、活动方式和组织形态上,又与联合国存在差别。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是第二个联合国,也没有必要按照联合国的模式去构建。

   我们应该把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努力方向和着力点放在真正实现它的科学内涵上。不能把主要精力放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具体组织上,否则就会贬低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意义。当然从长远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否需要构建某种形式的协调机制,也可以研究。但这不是当务之急。这种协调机制,无论如何应该避免成为传统的国际组织和国际机构。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应以“一带一路”建设为基本范式。“一带一路”建设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互利合作的总合。它没有形成、似乎也没有迹象表明要建成一个国际组织或地区组织。它一心致力于促进沿线各国互利合作,共同发展,并不涉及、更不干涉相关国家和地区的其他事务。它以中国为主导,以中国方案为引领,以中国提供的资金、技术、产能为支撑,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共同发展。“一带一路”建设,以双边合作为基础,以双边或多边企业合作为主体,以政府间协议为保障。“一带一路”建设坚持自愿原则,注重互利合作的实际行动及其切实成果,不追求表面的形式和热闹场面,不谋求建立任何形式的国际组织约束自己的行动。“一带一路”建设内容丰富,形式多样,重点突出,密切结合沿线国家的特点,充分适应沿线国家的需求,呈现欣欣向荣的景象,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一大亮点。“一带一路”建设的成功经验和做法,值得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借鉴。“一带一路”建设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根本宗旨是一致的,二者具有内在的有机联系。“一带一路”建设是迈向沿线国家命运共同体、亚洲命运共同体,进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础和实现方式;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奋斗目标和理想追求。

   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对全人类、对世界各国的发展具有引领意义。它将引领全人类建设互利合作、共享共赢的新世界。把人类命运共同体定位为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国际组织,其构建就失去了这种引领意义。况且,当今世界各种国际组织众多、其覆盖面很广、功能比较齐全,再搞一个称作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国际组织,也没有实际意义和太大的必要性。这个国际组织即使建立起来,也难免同其他国际组织功能重叠。国际社会面临的重要问题不是再建立什么新的国际组织,而是努力践行现有国际组织、特别是联合国的章程和原则,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真正造福于全人类。

  

   三、如何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关键在行动。2017年1月,习近平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发表题为《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讲演强调:“大道至简,实干为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关键在行动。我认为,国际社会要从伙伴关系、安全格局、经济发展、文明交流、生态建设等方面作出努力。”④为此,应做好以下几方面的工作:

   (一)推动国际社会就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达成共识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率先倡导的,中国应当率先垂范,带头践行。但是,只有中国一家倡导和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恐怕势孤力单,孤掌难鸣,难以达到预期的目标。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必须广泛动员各国和国际社会各种力量积极参与。而其积极参与的前提是,它们充分认识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必要性和可能性。也就是说,它们能够认识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有利于各国、造福全世界;只有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才能实现人类利益融合、命运相连,推动人类共同发展、互利共享,坚持人类相互尊重、平等相待,促进人类文化兼容并蓄、交流互鉴,保证人类生存环境全面改善、越来越好;只有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才能逐步消除人类社会的贫富差距、利益冲突、战争战乱,实现世界的和平、发展与合作。只有各国和国际社会各种力量能够就这些问题达成共识,形成潮流,人类命运共同体才能构建起来。

   理念引领行动,方向决定出路。中国党政部门,应当坚定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牢牢把握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方向。同时,中国党政部门应该就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问题加强同世界各国、各国际组织、地区合作组织和国际社会各种力量加强沟通,广泛开展对话、深入进行交流。要实事求是地阐明自己的观点,认真听取各方的意见。要争取各方面能够理解、赞同和支持中国方案。这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础和前提。中国传统媒体和新媒体,要更加积极主动地向海外各界宣传中国关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张。宣传要客观、实事求是,坚持以理服人,也要讲究方式方法,使人喜闻乐见,避免简单武断、强加于人。中国学术界应全面加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研究,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理论支撑,特别是在路径选择、方式方法、具体步骤等方面出谋划策,提出创新意见。同时,中国学术界应积极主动加强与国际同行的合作与交流,以增强其构建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解、认同和支持。

   (二)增强各国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战略互信

   人类命运共同体,说到底是一种相互关系,是各国和国际社会各种力量相互联系、相互联结的方式。因此,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必要前提是各国和国际社会各种力量要相互信任。没有相互信任就不可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而建立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最大障碍恰恰是各国和国际社会各种力量之间缺乏应有的战略互信。因此,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首要任务,就是增强各国和国际社会各种力量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战略互信。其关键是消除误解和猜疑。

中国是正在崛起的大国,经济总量世界第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353.html
文章来源:《新视野》第2017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