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有威 周升起:近五年来三线建设研究述评

更新时间:2018-04-07 12:34:33
作者: 徐有威   周升起  

   【内容提要】 三线建设是始于1964年以备战为中心,以工业交通和国防科技工业为基础的大规模经济建设运动。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三线建设研究开始进入学术研究视野。从2012年—2017年,三线建设相关研究逐渐成为学界研究的热点问题,在三线建设的人物、调整与发展、历史评价与影响、三线工业遗产调查利用改造等专题研究领域取得了新的进展。通过梳理这五年来三线研究成果,可以看出目前的研究趋势、热点以及不足之处。今后研究者们应在加强资料收集与整理、拓展研究内容、增加比较研究、丰富研究理论与方法等方面努力,以深化三线建设研究。

   【关键词】 三线建设,小三线建设,研究述评,展望

  

   三线建设指始于1964年,调整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我国西南和西北地区为重点区域开展的一场以战备为中心,以工业交通和国防科技工业为基础的大规模经济建设运动。“小三线”建设属于三线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特指相对内地西南和西北的大三线建设而言,在全国一、二线(沿海沿边)地区的腹地,依靠地方自筹资金,以战备为中心、以地方军工和工业交通设施为主的全国性经济建设战略。“小三线”建设始于1965年,调整并结束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分布在全国除台湾和西藏之外的28个省区市。截至1985年,在全国范围建立起了229家“小三线”企事业单位,职工人数达25.65万人,固定资产原值为31.5亿元,1985年的工业总产值为17.2亿元。①

   由于三线建设多是与战备和国防建设相关,项目高度保密,因此20世纪80年代之前,公开出版物上很少出现三线建设这个名称,提及时多称之为“内地建设”。直到20世纪80年代以后,始有三线建设相关的介绍与研究文章陆续出现。其后,随着一系列相关文献档案的出版,三线建设开始进入学术研究的视野。进入21世纪后,在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带动之下,三线建设研究一度成为学术研究的热点问题。段娟的论文《近20年来三线建设及其相关问题研究述评》对截至2011年的三线建设研究曾经有过全面的评述。②

   自2012年到2017年年底的五年间,三线建设的研究在研究团队、研究成果和研究平台建设等各方面有了很大的发展。2012年和2013年第一、二届全国三线建设学术研讨会先后在上海大学历史系召开;201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三线建设研究分会在北京成立;2011年以来,上海大学徐有威和吕建昌、四川外国语大学张勇、杭州师范大学胡悦晗、贵州省社科院李代峰和谢忠文、贵州理工学院刘瑞和西南科技大学崔一楠等先后获得国家社科基金名目下包括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在内的各类项目的资助,这是前所未有的。陈东林主编的《中国共产党与三线建设》、郑有贵和张鸿春主编的《三线建设和西部大开发中的攀枝花——基于攀枝花钢铁基地建设和改革发展的研究》、中共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和四川省中共党史学会主编的《三线建设纵横谈》、中共陕西省委党史研究室编写的《陕西的三线建设》和王佳翠的《遵义三线建设研究》等是三线建设研究方面有代表性的著作。③全国各地先后整理出版了地方志书稿,也填补了有关研究的空白。④由刘洪主编、徐有威策划的《尘封记忆》,以及由马祥主编、徐有威担任顾问的《山橡记忆:我国第一部小三线建设的缩影》,分别是有关“小三线”企事业单位的遗址摄影集和老照片的选编,填补了三线建设研究在这方面的空白。⑤徐有威和陈东林主编的《小三线建设研究论丛》在2015年和2016年连续出版两册,是国内外第一种以“小三线”为研究专题同时兼顾大三线建设的研究论丛,作为固定出版的年刊,已经成为这个研究领域的交流平台。⑥《江西社会科学》《贵州社会科学》《军事历史研究》《开发研究》和《国家人文历史》等学术期刊和通俗杂志,先后开设了三线建设研究的栏目,刊登了一系列关于三线建设的文章。

   三线建设的研究成果和活动得到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社会科学报》《新华文摘》《中国社会科学文摘》以及人大复印报刊资料《中国现代史》等的关注,同时获得人民网、新华网和澎湃新闻等新媒体的关注。2016年3月3日,上海的全国政协委员唐宁将其提案《关于改造利用三线企业遗址扶助地区脱贫的建议》提交全国两会。这是三线建设的议案第一次进入国家咨询层面,由此得到国内外的广泛关注。⑦随后,贵州省的全国政协委员姜刚杰和安徽池州市政协委员饶颐等,都在不同层面上提出了有关三线建设的提案。

   基于三线建设研究在2012年—2017年间的这些新变化,本文拟对五年来涌现的丰富与多元的研究成果进行梳理,以呈现给读者。除了将相关研究成果分专题探讨之外,本文还将总结近五年来的研究趋势与热点,以便更加全面展现既有的研究状况,将三线建设研究继续深入推进。

  

一、三线建设中的人物研究


   (一)中共中央领导人与三线建设

   三线建设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国工业建设、国防建设的重大战略部署,是中共中央领导人在当时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下作出的重要战略决策,因此三线建设中领袖人物的研究一开始就得到学界的重视。20世纪90年代公布的三线建设相关文献资料中,主要包括党中央领导人对三线建设的决策、实施过程中的相关指示。近五年相关研究成果主要集中在毛泽东、邓小平与三线建设这个方面,新的研究成果不仅更为详尽地展现了中共中央领导人对三线建设战略决策形成、实施的历史过程,⑧而且更深入地从总体布局、哲学启示等角度分析中共中央领导人的三线建设思想。⑨

   (二)三线建设中的“三线人”

   在早期的三线建设的人物研究中,学术界对中共中央领导人关注较多,而对三线建设中另一重要群体三线建设者的关注不够。近五年来,学术界许多三线建设研究者都开始予以纠正,⑩一些学者开始关注三线建设中的普通建设者,各地涌现出许多三线建设口述史及回忆录。同时,有的学者运用社会史、文化史和政治学的视角,极大地丰富了三线建设中的人物研究。

   第一,口述史。三线建设距今半个世纪左右,当年亲历轰轰烈烈三线建设的许多老职工、老同志仍然健在,为三线建设口述史的进行提供了可能和便利。11近年来比较有代表性的著作有徐有威的《口述上海——小三线建设》,该书记载了43位上海的安徽“小三线”亲历者、知情者的回忆,出版后反响良好,已经多次再版;12原上海“小三线”后方基地管理局的退休干部沈嘉麒(笔名路歧)的《难以抹去的青春痕迹——我与上海“小三线”》和《不可磨灭的历史记忆——上海后方基地(上海小三线)建设史探秘》(2017年12月打印稿),全面回忆了作者亲历上海皖南“小三线”建设的经历。李杰的《“三线”记忆——一个火红年代的烙印》则是国内第一本图文并茂介绍三线企业的杰作。13安徽池州地区曾经是历史上全国“小三线”企事业单位最为集中的地区之一,由安徽池州市委党史研究室和上海大学文学院合作、徐有威教授担任执行主编的《安徽池州地区上海小三线口述史资料汇编》(2017年12月打印稿),是全国地级市中第一本有关“小三线”建设的口述史资料选编,很有特色。

   第二,回忆录。近年来三线建设研究的蓬勃发展引起了许多三线企业和三线建设者的共鸣。这些回忆录无论是已经公开出版的,还是自行印刷的,都为三线建设研究提供了宝贵的文献材料。当时正在筹建中的中国三线建设研究会连续出版了三册《三线风云》系列图书,蒋辛的《青春的回眸——三线建设者的奋斗故事》是陇西四家三线企业的不同年龄阶层的三线人的回忆。14遵义三线建设亲历者的《遵义三线建设亲历记》,湖北宜昌市政协主编的有关宜昌市三线建设的回忆录,柳波(杨克芝)主编的湖北“小三线”卫东机械厂的《卫东记忆》,北京“小三线”企业960厂厂志等,虽然都以内部出版物刊行,但是内容非常丰富。15江西“小三线”企业9333厂和9304厂回忆录,贵州黔东南州境内的三线建设回忆录, 特别是重庆国营5057厂组织出版的四卷五册“重庆大三线建设史料丛书”,蔚为壮观。16第三,社会生活史研究。从历史研究的角度来说,如何进行实证性研究,还原“人”在历史中的真实状态,寻找众多历史面向背后的合理逻辑,是中国当代史研究的发展趋势以及深化其研究的重要方法。17霍亚平以“文革”期间的上海“小三线”建设为研究对象,探究特殊年代的这场特殊生产与特殊“革命”之间微妙的互动。18徐有威和吴静以上海“小三线”中青年工人的婚姻为研究对象,以八五钢厂为中心研究了该厂婚姻危机的产生、解决的过程及其结果。19徐有威和杨帅以江西“小三线”建设工人伏如山544封家书为中心,探讨江西“小三线”职工个人家庭生活史。20邬晓敏的论文考察了上海“小三线”建设中的女性工作生活状态;21张秀莉从日常生活等角度呈现了上海“小三线”建设背后的个体历史;22王毅和钟谟智以重庆三线企业为例,考察了三线企业搬迁对职工物质生活及其子女教育的影响;23郭旭在社会生活史视野下,以饮食生活为切入口,展现了三线人的生存状态和三线文化的侧面。24陈超的《带标签的群体:一个三线企业的社会结构》以四川某个三线企业为例进行研究,他认为高度的与世隔离逐渐使得三线工人趋向于成为一个“带标签的群体”社会模型。25

   四川是昔日三线建设的重要地区之一,中共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在三线建设的资料整理出版方面,走在了全国的前面。由中共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主编的《四川三线建设资料丛书》计划出版20卷,由省卷和19册市(州)卷组成,以内部方式陆续出版。目前已经出版的包括《三线建设在四川·德阳卷》上、中册(2016年),《三线建设在四川·自贡卷》(2016年),《三线建设在四川·绵阳卷》(2016年)和《三线建设在四川·省卷》(2016年)。据悉,这套丛书的泸州卷和乐山卷正在编辑过程中。《三线建设在四川·德阳卷》下册在2017年以内部印刷的方式已经出版。另外,中共德阳市委党史研究室编著的 《三线建设在四川·德阳卷:德阳工业区及三线建设大事记:1956—1980》,已由中共党史出版社于2015年正式出版。由安徽池州市委党史研究室和上海大学文学院合作、徐有威教授担任执行主编的《安徽池州地区上海小三线档案报刊资料选编》(2017年12月打印稿)包括了安徽池州市档案馆和安庆市档案馆等馆藏资料,以及上海“小三线”企业的档案资料,是全国地级市中第一本有关“小三线”建设的档案资料选编,格外引人注目。

   美国学者柯尚哲(Covell Meyskens)的《三线铁路与毛泽东时代后期的工业现代化》提出,三线铁路建设一开始就存在诸多问题,但最终将中国西部的大部分地区与全国工业网络紧密地连为一体,并且加速了区域交通体系的建设,促进了区域交通体系的标准化。为了建设铁路,中国利用大规模的劳动力投入来弥补国家工业资本的短缺。26这种工业化战略给农村带来了沉重的负担。

  

二、三线建设的调整和发展研究

  

   三线建设从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规划建设到80年代调整改造,其建设历史过程的研究得到学术界的高度重视。近年来,与三线建设发展历史相关的研究成果主要集中在选址与布局、调整与改造、地方三线建设等方面。

   (一)关于三线建设选址和布局研究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327.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18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