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冠军:人工智能时代的政治哲学思考

更新时间:2018-04-02 00:06:40
作者: 吴冠军 (进入专栏)  

   【编者按】

   2017年11月27日,在上海外国语大学虹口校区第277期“上外博士沙龙”活动中,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吴冠军发表了题为“人工智能时代的政治哲学思考”的学术演讲。以下为这次学术演讲的文字记录稿,由澎湃新闻记者依据现场录音整理和编辑,并由吴冠军教授改定。

  

  

   这个时代,我们都身处其中。郭敬明写过一部小说,叫《小时代》,拍成电影之后票房还不错,可豆瓣评分很低。但“小时代”这个说法本身是有疑问的。为什么是“小时代”?我们所处的时代,难道不是个大时代吗,我们难道不是正在经历一个可能是人类文明史上非常大的变动时代吗?

   在这样的时代里面,如果你们关心各种各样的讨论,你们会发现,关于人工智能的讨论特别热闹。各个学科的专家都已经出动了,他们都努力对人工智能发出自己学科领域的声音。但是我发现,政治哲学研究者的声音,到目前为止是缺席的。甚至在哲学领域内部,已经有伦理学者的声音,研究人工智能的行动伦理准则;有认识论研究者的声音,讨论人工智能有没有智慧,或者说有没有自己的思想,等等;甚至有法学家提出了关于怎么就人工智能进行立法的意见。但是政治哲学研究者的意见却很稀少。

   我觉得,在这样的时代里面,我们应该有所介入,从政治哲学的角度介入。

  

   人工智能崛起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大事件

  

   那么,作为政治哲学研究者,我们该怎样看待人工智能呢?我觉得,我们可以打开一个很大的画卷。

   首先值得思考的是:在这样一个大时代里面,人工智能是我们人类很多了不起的震撼性科技发展中的一个呢,还是说,人工智能不只是万千科技发展中的一个,它同时带给我们一个大线索,让我们贯穿性地思考人类文明整个自身,思考我们人是怎么一种存在,我们以怎样的方式组建了我们的文明?

   这个思考就牵涉到这样一个关键点:如果说我们值得存在——不是说,因为我们是人,所以我们不想被取代——如果说不管未来的人工智能怎么样,我们都值得在这个星球上存在,那么,究竟是什么让我们“值得”?我觉得有意思正是这一点。人工智能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反思点,我们不要错过。

   我们要把握这个大时代里最关键的大事件,就是人工智能的崛起。而且这个崛起不单只是一个现象,它本身就是一个指数级的发展。我们可能每天过着我们的节奏,你们是博士生,我是老师,你们每天上课,我每天上课、做研究,但是那一边,今天有多少个实验室,有多少家大公司,有多少政府,它们在人工智能的赛道上巨额投入,使得人工智能以指数级速度发展变化。

   去年(2016年)我们知道,“阿尔法狗”(AlphaGo)打败了韩国围棋手李世石,当时是有胜有负地打败,而今年(2017年)它很轻松地击败了我们认可的“世界围棋第一人”柯洁。而且现在“零度阿尔法狗”(AlphaGo Zero)又出来了,都不跟人玩了,它自己跟自己玩,自己打败了当年打败李世石的阿尔法狗,而且100比0完胜。

   “零度阿尔法狗”声称,它不需要跟人类有任何关系。原来的阿尔法狗还大量研究棋谱、研究人类的高手怎么出棋。“零度阿尔法狗”根本不睬,根本不认为这是重要的。它从零开始,所以叫Zero,它任何人类棋谱都不看,人类曾经有的任何下法、战术不看,从一张白纸开始。你给我下棋规则,我重新自己学习,左右互搏,自己跟自己玩。结果三个月内,成就了最一流高手。这是很骇人的。

   柯洁这个年轻人不服输,败给阿尔法狗以后,他回去后就复盘阿尔法狗与他对战的每一盘棋谱。之后柯洁说的一句话让我很紧张。他说的是:我看阿尔法狗下棋,看不懂为什么它这么下。如果能看懂,尽管对方赢了,也说明两者的水平至少在一个维度内,但柯洁根本看不懂阿尔法狗,觉得它下这步棋莫名其妙,但是它就赢了。这是很恐怖的事情。这意味着,从现在起,围棋已经不是人类的活动了。现在哲学界有个词叫“后人类”,围棋已经成了后人类的活动,人类不需要参与进去,参与进去也只是在很低的水平上胡乱玩玩而已。

   在这样的时代里面,我们认为人有价值,那么就要思考,这个价值在哪里?所以我们先打开这个画卷,不只是把人工智能看作人类科技进步历程中的一个小的新台阶,而是看作这样一个点:在这个点上我们取得一个视角,回过头去对“人”——人的“文明”、人的价值——做贯穿性的思考,思考我们怎么走来,我们怎么走到了我们现在这个点上。

   如果说未来出现我们要被取代或者不被取代的情形。我们要打到最后一兵一卒,但抗争到底本身需要意义也支撑。就是说,我们如何说服自己相信,人类是一项值得抗争的事业?

   有一个视频节目叫《晓说》,高晓松主讲的,不知你们有没有看过几个月前的一期。他讲的一段话很有意思。在那一期里他讲小说《三体》,讲得很开心,结果说漏嘴了。他说《三体》里面有一个情节,就是第一卷里面,在这卷中“三体人”并未到来,地球上却产生了秘密社团“地球三体组织”,为三体人到来并占领和统治地球积极做准备。他们这当然是背叛人类,是“人奸”,而且这个组织的核心成员都是社会精英,尤其是大科学家、教授、富商,他们呼唤外星人快来,快来统治我们。人类没救了,我们只希望外来的文明快过来,然后我们对你顶礼膜拜。

   然后高晓松同学开心地说:如果现实世界真有这样的社团,我肯定加入其中。当高晓松这样的知识分子、社会精英,对人类自身已经不是产生怀疑的问题,而是觉得没有必要去为人类抗争,并期待另外一个文明来加以取代,甚至非常奋勇地参加另外一个文明对人类的统治时,我们必须要思考,这是为什么?这是我们要思考的起点。

   从政治哲学角度思考人工智能,我会讲到什么是政治,什么是哲学,以及怎么跟人工智能这样一个时代发生关联。

  

   “人类纪”这个概念告诉我们什么

  

   首先,我拎出一个概念,这个概念叫“人类纪”。

   今天,我们大家生活在这个星球上面,觉得很开心,因为这是属于我们的星球。大家有没有思考过一个最根本的问题:这个星球为什么是我们的?我们很自然觉得,当然就是我们的,我们的星球遍布人类的足迹,我们很自豪,所以才会有这样一个词叫“人类纪”。

   我们知道,“某某纪”是一个地质学的概念,比如侏罗纪、白垩纪等等。但是最近,如果你们比较关注前沿学科的发展,那么就会看到,过去至少十年,不只一个学科,有多个学科的非常卓越的思想家,都不约而同开始采用一个词语,“Anthropocene”,中文翻译为“人类纪”。

   你们搜一下,关于这方面的专著已经很多种。但为什么这个词本身突然之间变成了一个热词,学术界的热词?还有一点,尽管各个学科的人很热衷这个词,但是地质学家不认可。就是说,最应该认可这个词的地质学家说不行。他们认为这个提法不科学,不认为它有科学根据。

   那么什么是人类纪呢?一个最关键的定义是,我们过去,从今天这个点往前整个七万年,我们人类,或者说是智人(Homo Sapiens)——最近有一本非常卖得好的书叫《人类简史》(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就是用“Sapiens”这个词做书名——成为影响这个星球面貌变化的最大因素。这是一个很大的论题。你们想想看,这意味着过去七万年里,人类对星球面貌的影响,要大过地壳运动,大过小行星袭击,大过各种各样所有的其他因素。

   怎么去思考人类对地球这个星球的这样一种影响力呢?尽管地质学家对这个概念并不买单,但对我来讲,我觉得人类纪是一个好的概念。因为哲学说到底就是提出不同的概念。

   我们今天说哲学,它是干什么的?哲学不再是给你真理——所谓太阳底下唯一的真理。我也不知道哪个是真理。但是哲学也一个很重要的力量,那就是,创造新概念。没有人类纪这个概念与有人类纪这个概念是不一样的,思考问题的方式不一样。我们可以借助很多过去哲人提出的概念,来思考所面对的当下问题。学习这些概念是为了什么?不是学习真理,不是学习康德说了什么,黑格尔说了什么。而是说,经由他们提出的那些概念,我们发现,我们可以打开全新的视角,看到不一样的东西,从这些过往哲人提出的概念里面,我们可以重新思考我们当下的生活。

   人类纪这个概念亦是这样的。不管专业学者怎么争论,至少我们已经认识到,人类在过去七万年里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就算不是最重要的角色,但至少也是非常接近了。那么问题就来了:Why us?为什么是我们?

   看看我们自己,我们这样一种动物,我们凭什么力量,成为改变地球面貌的最重要因素,甚至产生出一个“人类纪”?回过去看,这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谜题,一个很不可思议的东西。如果你穿越回去,不要说回到七万年前,你回到五万年前,就算你学会了一种交流的方式,也没有人会信你的。怎么可能呢?我们这样一种智人——现在你不要被那种好莱坞英雄电影或者是《战狼2》欺骗了,在《战狼2》里,吴京厉害到赤手空拳就把一个坦克车军团弄到灰飞烟灭了——会有这么大的本事?

   你把一个人直接放到自然环境里面,我们都知道,我们就处在食物链的中端。我们能欺负一些比我们小的动物,但是我们真的没用。一个人假如碰到一只老虎,那人就是美食,碰到一只“吃货”老虎,还不够它吃一顿。关于人的力量,我们都知道,今天我们可以意淫很多东西,但实际上我们的力量,连一只老虎都没法比,狭路相逢的话,你就是姚明、泰森也没用,不要说鹿晗、薛之谦这些小鲜肉了。

   然而就是这样一种力量弱小的存在,经过一个很奇异的变化,在过去七万年中竟然成为改变地球的最重要力量。所以,既然要思考人工智能是否会取代人类,我们就要思考人类怎么就跑到了食物链的顶端?我们做了什么?

  

   政治的起点:人能群,彼不能群

  

   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正一步步接近我称为“政治”的维度。什么叫政治?关于政治的起点,有一句话是荀子说的。他说,我们人跟禽兽有一点区别。什么区别呢?他讲,“人能群,彼不能群”。它们不能够群处在一起,而我们人可以搞在一起。人能群,这句话非常经典,在这么早的时候,就有人说了这么一句有洞见的话。

   刚才我说到人的体魄,人的体魄就那么小,人碰到外在的力量,怎么去对抗?我们单个的人,与任何一个大型的食肉动物都无法对抗。但是如荀子所说,人能群,彼不能群。人靠自己的能群来对抗。很有意思,你去看动物,有两种动物有能力群居:一种是蚂蚁、蜜蜂,它们是群居的。那么荀子说错了吗?不是的。蚂蚁蜜蜂确实分工严谨,但照我说,这个来得太容易了,这种群居不要求这些蚂蚁和蜜蜂有任何群居的智慧,它们的群居行为是刻写在其DNA里面的。在任何一只工蚁、任何一只工蜂那里,它们所有的行动,它们扮演的角色,都没有任何智慧在里面,而都是DNA驱使的结果。

另一种情况是,一些大型哺乳动物比如黑猩猩、大象也能群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253.html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