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新育:朝鲜经济观察之二:朝鲜“拥核”意在“谋和”

更新时间:2018-03-29 02:27:04
作者: 梅新育 (进入专栏)  

   前言:

   3月9日美韩宣布特朗普与金正恩将于今年5月前会晤的消息震动了国际社会,也令中国民众与网络舆论近乎鼎沸,而且貌似大部分舆论都是“中必输”,抱怨中国为什么没有料到,……简直就要追责“究竟是谁失去了朝鲜”似的。美朝韩三方可能是看中这个时间段中国正在“两会”,俄罗斯正在总统竞选,不能集中全部精力料理半岛事务,但此举对我而言并不意外,我也并不认为他们这次就一定能够谈成。

  

   在《香港传真》2011-2(2011-1-7)刊发的《密切关注朝鲜经济复兴的机会》一文中,我已经明确写道:

   “尽管美国政府和主流舆论每天对朝鲜恶语相向,但这些并不表明美国企业就不会探索门路打开朝鲜市场,不表明美国政府就不会试探与朝鲜改善关系。实际上,从美国前总统卡特1994年、2010年两度访朝,到2010年3月天安号事件发生后美国一些专家试图访问朝鲜,美国内部始终存在一股势力主张与朝鲜开展接触、交流而不是对峙,朝鲜也一直对西方游客开放,某些做法还显得相当‘体贴’。……”

   至迟在2012年的文章《论朝鲜变局及经贸契机与风险》(《战略与风险管理》2012-11)中,我已经提出,朝鲜核武器策略目的是“拥核谋和”,在2013年2月17日《环球时报》刊发的《朝鲜想“拥核谋和”,得见好就收》一文中再次强调了这个看法。

   所以,这次美朝双方宣布元首会晤,我并不感到意外。而且,中国学者中预料朝美接触可能的远远不止我一人,张文木也早就写过这方面文章。半岛无核化是我们的目标,而要以非军事手段实现这一目标,就需要经过朝美接触这个环节;既然如此,对现在朝美元首可能直接会晤又有什么大惊小怪呢?

   关于朝美对话,我对双方目的企图都不抱幻想,对双方与中国利益的重叠、冲突之处都不抱幻想而持冷静态度,对他们谈成的概率、谈成之后可能的走向也抱有冷静看法。

   在政府层面,我们的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数年来一直在公开主张美朝对话,9日中美元首通话时,特朗普也表示:事实证明,习主席坚持美国应该同朝鲜开展对话的主张是正确的;有些人不必大叫大嚷一副“中必输”的架势。

   差不多十年前,我开始写关于朝鲜的文章,迄今公开发表的文章有10来篇的样子,我很清楚这些文章引起了美韩等国外交部门的关注。主要篇目清单如下:

   《到朝鲜投资去》,《环球》,2010-21;

   《探索朝鲜新市场》,《海峡商业》,2010-10;

   《密切关注朝鲜经济复兴的机会》,《香港传真》,2011-2(2011-1-7);

   《论朝鲜变局及经贸契机与风险》,《战略与风险管理》,2012-11;

   《参与朝鲜经济复兴》,《环球》,2012-24;

   《值得关注的朝鲜经贸契机》,《环球》,2012-24;

   《街头时尚、咖啡与朝鲜经济复兴》,《国企》,2013-2;

   《对朝经贸切入点与潜在波折风险》,《国企》,2013-6;

   《朝鲜想“拥核谋和”,得见好就收》,《环球时报》,2013-2-17;

   《美韩想破坏朝粮食安全》,《环球时报》,2013-4-18;

   《朝鲜经济发展潜力不容小觑》,《环球时报》,2014-2-21;

   《中国可为朝韩经贸合作提供平台》,《环球时报》,2015-7-28;

   ……

   2012年末,我将截至当时写的朝鲜文章整理成了“朝鲜经济观察”系列4篇,依次是:

   《朝鲜经济观察之一:街头时尚、咖啡与朝鲜经济复兴》(公号文章链接:朝鲜经济观察之一:街头时尚、咖啡与朝鲜经济复兴)

   《朝鲜经济观察之二:朝鲜“拥核”意在“谋和”》

   《朝鲜经济观察之三:不可低估朝鲜社会经济发展潜力》

   《朝鲜经济观察之四:对朝经贸切入点与潜在波折风险》

   后面的一些公开文章内容都是从这4篇而来的。现在公号陆续贴出这个系列4篇文章,以供关注者参考。6年时间过去,一些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某些具体问题的判断也要因此而发展,但我相信基本分析思路、方法论是能够长久成立的。

   今天贴出系列第二篇文章《朝鲜经济观察之二:朝鲜“拥核”意在“谋和”》写于2013年初,其中未指明年份的日期指的都是2013年。这篇文章末段提出:

   “中国和其它国家既要适度施加压力,防止朝鲜滑向错误方向;更要采取有效措施,切实化解朝鲜对其安全环境的忧虑,让朝鲜看到转向经济建设的可行性与利益。”

   ——这一主张如何,可以对比此文写作以来5年的形势发展。

   2018.3.10

  

   正文:

  

   2月12日,朝鲜进行了第三次核试验,也是金正恩执政以来第一次核试验,在国际社会引起强烈反响。由于时值春节假期,加之担心边境地区遭受核辐射损害,中国社会对此举抨击声浪高涨,实属理所当然。然而,中日韩俄四个邻国在各自国内检测结果均未发现核爆炸辐射泄露,地理方位和风向更决定了此次核试验即使发生泄漏也不会波及中国,中国社会对此次核试验的最紧迫忧虑当可消除。进一步在更大背景上观察,我们可以看到,朝鲜“拥核”的根本目的并不是“拥核”本身,更不是企图藉此征服世界,而是“谋和”,是希望藉此赢得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所必需的外部安全环境。

  

一、“安全优先”是严酷国际环境下的不得已抉择

  

   本来,根据正统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经济的基本规律就是“用在高度技术基础上使生产不断发展的方法,满足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现实社会主义国家首先是从“资本主义链条的薄弱环节”——即相对欠发达国家甚至是非常落后的国家打开突破口,对经济发展、赶超发达国家的期望更为殷切,以至于发展经济学先驱之一、英国经济学家琼·罗宾逊如此断言:“社会主义不是一种资本主义以外的阶段,而是对它的替代——一种没有分享工业革命的国家能够效仿工业技术成就的手段,一种在不同的竞争规则下取得迅速积累的手段”。[1]然而,置身严酷的现实国际环境,从苏联、中国到朝鲜,后发社会主义国家是否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推行何种经济发展战略,并不完全取决于当事国自己,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该国所面临的外部安全环境。因为作为守成霸权,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将后发社会主义国家视为对其霸权的最大挑战,对其实施了全方位的经济封锁,乃至直接武力干涉,苏联、中国和朝鲜都曾对此深感切肤之痛。美国对华全面贸易禁运始于新中国尚未正式成立之时,直至1972年尼克松访华方才取消,当初中央情报局指挥台湾当局海军抢劫海峡过往船只的指挥站就设在离福州仅30公里的白犬岛,直到1958年解放军取得了一系列海空战斗胜利后才不得不撤出。四面受敌的严峻安全威胁,迫使后发社会主义国家在立国之初和特殊时期不得不首先集中精力谋求生存,包括优先发展军备和重工业;直到外部安全和政权生存问题初步得到解决,才有条件将更多精力转向发展民生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没有抗美援朝和抗美援越的胜利,没有钱学森、邓稼先、于敏等两弹一星元勋的伟大贡献,中国就不可能有条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就不可能自鸦片战争以来第一次以平等地位进入国际主流市场。

   从这个角度观察朝鲜,在法律意义上,1953年以来朝鲜半岛的状态并非和平,而仅仅是停战,朝鲜与美国、韩国之间的战争状态并未解除,韩国“胜共统一”、依靠美国支持颠覆、吞并朝鲜的图谋始终没有消除,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西方和韩国颠覆朝鲜政权的压力更是陡然高涨,朝鲜之所以推行先军政治,关键就在于这里。卡扎菲接受西方要求放弃核开发计划,结果数年后就在内战中遭受西方狂轰滥炸而无招架之功,最终惨死,更进一步坚定了朝鲜领导层的上述决心。包括笔者在内,相信大多数中国人都不喜欢看到邻国开发核武器;但我们也需要看到,先军政治、航天技术和核开发本身并不是朝鲜决策者的目的,而是借以迫使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放弃武力颠覆和吞并、转而同朝鲜开展正常和平互利经济政治交往的手段。在这方面取得了一定成就,在外部军事政治安全保障提高之后,朝鲜党和政府工作重心必然逐渐转向经济建设和改善民生,尽管这个渐进过程会一波三折。

  

二、经济“变革”显露朝鲜“拥核谋和”策略端倪

  

   事实上,自从金正恩接替最高权力以来,过去一年里已经陆续传来一系列朝鲜国内政策取向、机构设置、建设方向等发生变化的消息,在中国国内和国际上引起了广泛关注,东北亚区域内各国对此尤为重视:

   金正恩上台伊始就提出要建设经济强国、让人民富裕,在朝鲜党和政府最高会议上指示将发展经济列为头号目标,一再公开强调发展经济,2012年6月更提出确立“朝鲜式新经济管理体制”。2013年1月1日,金正恩发表新年致辞,为金日成逝世以来19年间朝鲜领导人首次发表新年致辞,他在致辞中以“创新”“变革”和“大转折”寄语2013年,说“最重要任务”是建设经济,包括提高生产和改善民众生活,“让我们以征服太空所展现的精神和勇气,在建设经济巨人方面带来大转折。”

   朝鲜高级领导人在联合国大会等场合一再强调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在2012年10月1日的联合国大会上,朝鲜副外相朴吉渊发言说:“我们亲爱的可敬元帅金正恩下定决心,要让克服了重重困难的朝鲜人民在繁荣的社会主义国家过上心满意足的幸福生活。朝鲜人民满怀信任地跟随亲爱的可敬元帅金正恩,一心一意地团结在他周围,以对未来的饱满信心和乐观主义精神走向最后的胜利。”[2]

   传闻朝鲜农业管理体制正在酝酿和实施改革;

   外媒报道朝鲜领导层2012年废除了掌管海外朝鲜餐厅、饭店和外汇商店等流通服务企业以筹措外汇收入的秘密资金管理组织“朝鲜劳动党38号室”,将经济管理权力集中到内阁;

   金正恩与外国大使等外宾会面的次数比金正日大大增多,范围大大扩大;

   ……连金正恩夫人李雪主的频频亮相,也令许多人为之耳目一新。

综合各方面因素判断,朝鲜应该确实是在试图从原来的“先军政治”转向集中精力优先发展经济,并积极探索更大范围引进市场机制,推行改革开放,尽管朝鲜国内并不使用“改革”这个词汇,而是使用“变革”、“革新”。之所以如此判断,关键原因并不是金正恩本人有在瑞士留学经历等等个人因素,而是朝鲜在外部安全环境、组织基础和人才储备、基础产业等方面具备了推行如此转变的条件,其中首要的原因就是核弹和导弹技术开发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展,朝鲜领导层保障政权安全的底气强了许多。这次核试验,连同去年12月12日成功发射“银河三号”远程火箭,将“光明星三号”二期卫星送入轨道,其根本目标都是“谋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182.html
文章来源:梅新育论衡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