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新育:朝鲜经济观察之一:街头时尚、咖啡与朝鲜经济复兴

更新时间:2018-03-29 02:25:33
作者: 梅新育 (进入专栏)  

   前言:

   今天(3月9日),美韩宣布,特朗普与金正恩将于今年5月前会晤,一时震动世界舆论;美朝韩三方可能是看中这个时间段中国正在“两会”,俄罗斯正在总统竞选,不能集中全部精力料理半岛事务,但此举对我而言并不意外,我也并不认为他们这次就一定能够谈成。

   在《香港传真》2011-2(2011-1-7)刊发的《密切关注朝鲜经济复兴的机会》一文中,我已经明确写道:

   “尽管美国政府和主流舆论每天对朝鲜恶语相向,但这些并不表明美国企业就不会探索门路打开朝鲜市场,不表明美国政府就不会试探与朝鲜改善关系。实际上,从美国前总统卡特1994年、2010年两度访朝,到2010年3月天安号事件发生后美国一些专家试图访问朝鲜,美国内部始终存在一股势力主张与朝鲜开展接触、交流而不是对峙,朝鲜也一直对西方游客开放,某些做法还显得相当‘体贴’。……”

   至迟在2012年的文章《论朝鲜变局及经贸契机与风险》(《战略与风险管理》2012-11)中,我已经提出,朝鲜核武器策略目的是“拥核谋和”,在2013年2月17日《环球时报》刊发的《朝鲜想“拥核谋和”,得见好就收》一文中再次强调了这个看法。

   所以,这次美朝双方宣布元首会晤,我并不感到意外;我对双方目的企图都不抱幻想,对双方与中国利益的重叠、冲突之处都不抱幻想而持冷静态度,对他们谈成的概率、谈成之后可能的走向也抱有冷静看法。我们的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数年来一直在公开主张美朝对话,今天中美元首通话时,特朗普也表示:事实证明,习主席坚持美国应该同朝鲜开展对话的主张是正确的;有些人不必大叫大嚷一副“中必输”的架势。

   差不多十年前,我开始写关于朝鲜的文章,迄今公开发表的文章有10来篇的样子,我很清楚这些文章引起了美韩等国外交部门的关注。主要篇目清单如下:

   《到朝鲜投资去》,《环球》,2010-21;

   《探索朝鲜新市场》,《海峡商业》,2010-10;

   《密切关注朝鲜经济复兴的机会》,《香港传真》,2011-2(2011-1-7);

   《论朝鲜变局及经贸契机与风险》,《战略与风险管理》,2012-11;

   《参与朝鲜经济复兴》,《环球》,2012-24;

   《值得关注的朝鲜经贸契机》,《环球》,2012-24;

   《街头时尚、咖啡与朝鲜经济复兴》,《国企》,2013-2;

   《对朝经贸切入点与潜在波折风险》,《国企》,2013-6;

   《朝鲜想“拥核谋和”,得见好就收》,《环球时报》,2013-2-17;

   《美韩想破坏朝粮食安全》,《环球时报》,2013-4-18;

   《朝鲜经济发展潜力不容小觑》,《环球时报》,2014-2-21;

   《中国可为朝韩经贸合作提供平台》,《环球时报》,2015-7-28;

   ……

   2012年末,我将截至当时写的朝鲜文章整理成了“朝鲜经济观察”系列4篇,依次是:

   《朝鲜经济观察之一:街头时尚、咖啡与朝鲜经济复兴》

   《朝鲜经济观察之二:朝鲜“拥核”意在“谋和”》

   《朝鲜经济观察之三:不可低估朝鲜社会经济发展潜力》

   《朝鲜经济观察之四:对朝经贸切入点与潜在波折风险》

   后面的一些公开文章内容都是从这4篇而来的。现在公号陆续贴出这个系列4篇文章,以供关注者参考。6年时间过去,一些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某些具体问题的判断也要因此而发展,但我相信基本分析思路、方法论是能够长久成立的。

   今天贴出的系列第一篇文章《朝鲜经济观察之一:街头时尚、咖啡与朝鲜经济复兴》中使用的侧面推断朝鲜宏观经济运行状况的方法,最初是在《香港传真》2011-2(2011-1-7)刊发的《密切关注朝鲜经济复兴的机会》一文中发展出来的,我相信类似思路也适用于判断分析其它统计不成熟、不透明国家宏观经济运行情况、找出其问题。事实上我还曾经用类似手法分析过有的非洲明星国家的经济问题,只不过文章没有公开而已。“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经济分析的具体手法需要应时而变,没有定规;关键是方法论活的灵魂。欢迎有意开拓海外市场的企业、机构委托、合作分析研究外国宏观经济与社会运行情况,刺破国家面纱,发现潜在问题,为中国国民、中国企业发现机会,规避风险,余之愿也。

   2018.3.9

  

   正文:

  

一、微观迹象折射朝鲜经济复兴

  

   街头时尚?朝鲜?——是的,尽管世人普遍难以将朝鲜这个国家与街头时尚挂钩,因为苏联东欧剧变之后朝鲜曾蒙受了毁灭性的经济危机乃至饥荒,但经历了十余年勒紧裤带的“苦难行军”,时至今日,外部观察者已经可以直观地从衣食住行各个方面看到不少迹象,表明朝鲜居民生活基本需求得到保障且明显改善,近三年多以来国内外媒体上甚至出现了不少关于朝鲜街头普通居民追赶时尚的报道。中国这样的友邦媒体报道自不待言,就是视朝鲜为头号敌人、惯于制造荒诞不经朝鲜负面消息的韩国媒体,这方面报道也比比皆是。2012年10月3日至10日,韩国《中央日报》洛杉矶分社记者李元英访问了朝鲜的平壤和地方城市,这是2010年3月天安舰事件后韩国媒体记者首次访朝,她的报道中就写道,同行中来过朝鲜的人都说,朝鲜女性的服式变化太大了,虽然几乎没有女性穿着露小腿的短裙,但挎包、衣服都利落整洁,养眼的女性比比皆是。[①]年轻漂亮、衣着时尚优雅的朝鲜“第一夫人”李雪主第一次出镜,就让千百万外国读者观众们眼前一亮,其实她的衣着品位就是建立在朝鲜街头时尚之风兴起的基础上,又反过来引导了朝鲜街头时尚的升级。

   民以食为天,饥寒交迫者不会有心思去追逐衣着时尚;街头时尚兴起,从侧面表明朝鲜粮食问题即使尚未彻底解决,至少也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善,须知这是一个保留了较多传统社会主义社会特点、奉行平均主义的国家。2010年4月,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陈冯富珍访问朝鲜首都平壤,就并未看到某些韩国人大肆渲染的营养不良问题的明显迹象。享受下馆子乐趣的朝鲜人也越来越多,不仅传统朝鲜餐馆人流不断上升,近两年来平壤还开始出现了西式咖啡厅,到过平壤的各国旅游者和观察家们普遍注意到了这一点。一些餐厅和机关单位开始安装咖啡机,参加活动和采访时,朝鲜人端上来的不再是本国传统的人参茶或大麦茶,而是咖啡。[②]咖啡流行,不仅表明朝鲜居民饮食和营养水平提高,还表明朝鲜国际收支和对外资产状况已经大为改善(后文将解释这个问题)。

   更能体现朝鲜经济状况显著改善的迹象是城市建设,平壤城建规模尤为庞大:2011年底,光复购物中心、普通江百货等大型商场陆续建成营业;2012年,平壤建设2.5万套住宅,免费分配给平壤居民居住,并相继建成营业了包括滑冰场、保龄球馆、餐饮中心等在内的商业服务综合体,以及大型游乐场、高档洗浴中心等等,金正日和金正恩都数次视察了新建游乐场地、高档洗浴中心,强调要做好服务,满足人民群众需求;连高达105层、停工近20年的柳京饭店也已经复工,计划2013年夏季正式开业,国际知名的酒店管理公司凯宾斯基集团已经拿下该酒店经营管理权,正雄心勃勃准备大干一场;……平壤城建施工规模之大,以至于外国观察者感觉这座城市到处都在施工;[③]由于新高层建筑较多,且灯光夜景明亮,中国访客普遍将平壤市中心仓田大街等地喻为上海浦东、北京国贸。[④]而且,朝鲜基本建设提速现象并没有局限于平壤、新义州等少数城市,而是出现在很多城市。《环球时报》记者2012年11月从平壤至新义州途中就发现,所经过的城市主要道路都在铺设或已经铺设了水泥道路,路上不时能看见大货车往来,这是以前比较少见的。[⑤]鉴于朝鲜是一个高度平均主义的国家,既然出现了相当大面积的追赶时尚现象,建设使用了这么多消费和游乐场所,那么,可以判断,这个国家经济已经走出了最困难阶段,即使还没有完全步入快速增长轨道,至少也应该是接近经济复兴起点了。

   同时,曾经昏暗多年的平壤等城市夜景明亮起来,朝鲜近两年能够建设一批耗电甚多的商业服务和游乐设施,表明苏联东欧剧变之后制约朝鲜的能源电力瓶颈已经大大缓解;加上从中国输入的电力,朝鲜电力供应状况可望继续先行大幅度改善,交通、制造业等各行各业也因能源电力工业率先复兴而初步具备了复兴的条件。

  

二、中朝贸易透露朝鲜宏观经济运行状况天机

  

   当然,仅仅凭借这些微观迹象和个别案例,还不足以判断一个两千多万人口国家的整体经济状况,麻烦是我们在判断朝鲜经济走势时还不能如同对其它达到一定发展水平的国家那样直接援引系统的统计数据,毕竟朝鲜至今仍然面临重重封锁和强大军事压力,难以如同和平环境国家那样无所顾忌全面公开统计信息,统计体系不同也令外界缺乏可比的朝鲜经济统计数据。因此,我们这类旁观者尚难直接得知朝鲜宏观经济走势的具体情况,一个好办法是从对外贸易侧面推断经济运行状况。

   一般说来,一国经济增长提速也意味着进口提速,发展中国家尤其如此,因为此时该国对进口技术装备、原料、能源的需求都会增多;而在困难时期,由于国际支付手段短缺,一国会尽可能压缩进口,抛售黄金储备,万不得已之时还会被迫倒账,如同我国1981年1月公开宣布无力执行1978年已签约的一批大型成套设备引进项目那样,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在国际市场信用蒙受重创。中国是朝鲜最大、最可靠、最重要的贸易伙伴,韩国银行专门研究员崔志英8月30日发布的《近日朝鲜对外经济政策变化》报告称,对华贸易占朝鲜贸易总额比重已从2000年的20%提高到2011年的89%,[⑥]因此,中朝贸易在相当程度上可以代表朝鲜对外贸易总体形势。考察中朝贸易,根据中国《海关统计》,可以发现,2002—2012年间,中朝贸易额和中国对朝鲜出口(即朝鲜从中国进口)增速高于我国贸易总额和出口总额增速。2002—2011年,中国进出口贸易额从6207.66亿美元上升至36418.64亿美元,增长487%,同期中朝贸易额从7.3851亿美元上升至56.3940亿美元,增长664%;中国出口总额从3255.96亿美元上升至18983.81亿美元,增长483%,同期中国对朝出口从4.6771亿美元上升至31.6476亿美元,增长577%。

   特别是2007年以来,中国对朝鲜出口(即朝鲜从中国进口)和从朝鲜进口增长数次均快于全球贸易额增幅,在2009年的全球危机时期,降幅也小于中国外贸和全球贸易总额降幅,根据这些迹象,可以判断朝鲜经济正在提速:

   2007年,中国对朝出口增长13.0%,进口增长24.7%;

   2008年,中国对朝出口增长46.0%(当年中国出口总额增长17.2%),进口增长30.2%(当年中国进口总额增长18.5%);

2009年,中国对朝出口下降7.(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181.html
文章来源:梅新育论衡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