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新育:展望2018:逆全球化走向何方?

更新时间:2018-03-29 02:23:12
作者: 梅新育 (进入专栏)  

   前言:

   本文以“《“逆全球化”潮流将走向何方》”为题刊发于《参考消息》2018年1月5日第11版,刊发时有删节,这里贴出原稿全文。

   2018.3.16

  

   正文:

  

   2018年“逆全球化”潮流究竟走向何方,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掀起当前这轮“逆全球化”浪潮的美国政策会走向何方;而美国政策走向,一方面取决于特朗普的理念,另一方面取决于他对美国政府决策的控制力,最终还要受客观经济规律制约。

   从特朗普的理念来看,与其简单地称之为“贸易保护主义”,不如用“重商主义”一词更加准确。他对重建美国实体经济基础的重视程度为数十年来美国总统中所未见,以至于在他的第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他前所未有地将经济安全纳入国家安全四大支柱行列,在美国总统中首次明确提出“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的说法,并列入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他的整个外交政策思路带有比较浓重的“蓝水”色彩,亦即相对不那么重视大西洋世界和在冷战盟友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全套国际组织、协定网络,而是更重视独行其是,利用自己独一无二的全球地位最大程度攫取权力与财富。正如美国哈得孙研究所研究员、巴德学院外交关系教授瓦尔特·拉塞尔·米德在《华尔街日报》网站文章中指出的那样:特朗普国家安全团队中的蓝水战略家们认为,是美国的实力,而非多边机构,使西方生存下来。[1]在经济方面,其表现就是不仅继续奥巴马时期冷落世贸组织的路线,而且接二连三要求大幅度修改、甚至退出已有的区域自贸协定,更加倾向于双边经贸协定,同时加大力度发起经贸争端。

   预计在2018年,特朗普本人将倾向于在“美国优先”旗号下延续这一趋势,从其财政预算方针就可以看出一斑。2017年3月16日,特朗普签发了白宫管理和预算办公室编制的《美国优先:使美国再次伟大的一个预算蓝图》(下文简称“《预算蓝图》”),用于指导政府各部门制定2018财年详细预算申请,大幅度削减了美国联邦政府15个部委2018财年的预算额度,只有3个部委预算增加。在各大部委中,负责主管外交、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事务的国务院预算削减幅度(33%)名列榜首,对联合国、世界银行等多边开发银行的出资均在明确规定压缩之列。商务部预算额度压缩幅度(16%)在各大部委中排名第六,但具体条款第一条就明确宣布:

   “加强国际贸易管理局的贸易执法和合规职能,包括反倾销和反补贴税调查,同时重新调整该机构的出口促进和贸易分析活动。”

   实事求是地说,作为美国政府、美国总统,特朗普追求“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实属理所当然,正如中国领导人追求的首要目标是中国人民的利益一样。而且,要求美国放弃“美国优先”隐含着一个非常危险的问题,因为这样等于是隐含地把美国当成了世界政府、要求他对别国承担义务责任;显然,这不是我们所期望的东西。

   从美国自身利益视角出发,特朗普之前美国奉行的贸易政策确有不可持续的弱点。奥巴马时期奉行的贸易策略是优先推进美国本国更能控制的区域自由贸易协定,冷落世贸组织多边谈判,《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Agreement,TPP)被奥巴马视为自己的一大政绩而努力推进。他力推TPP,重要目的之一是排挤中国参与制定规则过程、排挤中国在国际市场份额,以此确保美国对贸易规则的影响力。可他追求这一目标的途径是给予越南等中国传统出口制造业的竞争对手更多便利进入美国市场,以此扶植他们壮大,排挤“中国制造”市场份额;这一策略结果必然是更加扩大美国贸易赤字,实质上是更大程度地牺牲美国的长期宏观经济稳定性、美元稳定性来让两个对手相争,与日俄战争时清朝的“中立”立场颇有相似之处。当初美国推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也是企图用这一思路排挤日本,但结果并不是非常符合山姆大叔的期望。从美国自身利益来看,奥巴马上述思路本身就存在潜在风险,在2016年大选期间遭到全面抨击,特朗普上台后迅速退出TPP,并非没有道理。

   尽管如此,特朗普能否全面贯彻其贸易政策理念,还面临两大制约。直接的制约是其执政能力受限。从表面上看,前年的美国大选造就了共和党总统和共和党占多数的国会众参两院,对于特朗普贯彻自己的执政理念非常有利;问题是目前美国国会参议院两党中共和党人数优势并不算大,共和党在众议院有20多票优势,而参议院格局是共和党51席对民主党49席,美国政党制度没有中国这样严明的党纪,总统特朗普又是政界“局外人”出身,与共和党建制派政见、个人关系多有龃龉,去年大选揭晓之后民主党和共和党建制派反特朗普势力始终不肯接受失败现实而一再纠缠,……这一切结合起来,结果就是特朗普的执政能力严重受限,他想要推进的重大立法项目多次投票都遭遇共和党本党议员反对而失败,执政第一年将要结束时税改法案方才过关。就是企图如同当年富兰克林·罗斯福那样用好用足总统行政命令这件工具,也一再遭遇司法系统狙击。

   不错,在税改法案通过之后,特朗普威信大涨,客观上有助于在2018年大部分时间里贯彻其贸易政策理念,问题是2018年末面临中期选举,他将不得不为此做出一系列妥协,正如他为了税改过关而不得不做出多项重要修改一样。

   本来,2018年末的中期选举基本面有利于共和党:需要重选全部435位众议员席位和33个参议员议席,在众议院,共和党自2011年以来一直占据多数,正常情况下,2016年大选惨败后仍处于疗伤期的民主党难以消除20多个议席的差距而翻盘;在参议院,共和党只有8个议席要重选,民主党则有23个议席要重选,还有两个倾向于民主党的无党派议席要重选,所以,共和党方面本来乐观地预期中期选举后在参议院可以拿到55个以上议席,民主党议席则下降至45个以下。但经历了不久前“深红”州亚拉巴马州联邦参议员补选共和党失败的“奇迹”,共和党在参议院的席位优势从4席缩小到2席,民主党方面已经士气大振。

   同时,众议院选情中共和党的优势也出现了不确定动向。中期选举中议席可能易主的薄弱环节在于去年大选中希拉里赢得多数的23个共和党选区和特朗普获胜的12个民主党选区,因此,民主党理论上存在翻盘可能。而在共和党方面,迄今已有至少25名议员明确表态要退休、竞选其它职位或辞职,其中包括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古德拉特(Bob Goodlatte)这样的重磅人物。这一动向的重要性在于共和党议员宣布退休的许多选区都是去年大选中特朗普险胜的地方,如新泽西第2选区和密西根第11选区,换言之,共和党对这些选区的议席并无绝对优势把握;竞选连任的共和党议员则大都处于去年大选中特朗普优势明显的选区。这样的博弈,不利于共和党议席总数。

   在横扫美国政坛、传媒界、娱乐界的“性骚扰”风潮中,掌握着传媒界、娱乐界绝对优势的特朗普反对派本来颇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之感,因为在这场风潮中迄今落马的传媒界、娱乐界“大腕”基本上都是铁杆特朗普反对派,落马的民主党议员也有两个,多于共和党在亚拉巴马补选中丧失的1个议席,但民主党利用现行规则保住了两个落马议员的议席,共和党却丢掉了一个。而且,如果民主党传统的媒体“软权力”大大削弱却增加了议席,国会两弱对垒格局有可能进一步加大美国决策的不确定性。

   从更大背景上考察,特朗普的还必须经受客观经济规律的考验。虽然他的不少经济理念有其合理性,但还有不少想法注定要在客观经济规律面前碰壁。他希望引导制造业回流美国,缩小美国经常项目收支逆差;问题是他如果不能深刻全面改革美国福利制度和工会制度就做不到这一点,而且美国经济继续繁荣、税改后美国员工加薪,这些因素都会激励进口,从而拉大其经常项目收支逆差。如果说在执政第一年,他的想法中上述不合经济规律之处还来不及在实践中碰壁,到第二年很可能就有机会实实在在碰壁了。

   同时,美国经济复苏至今已经持续数年,到2018年第一季度结束将创造美国现代第二长经济持续增长期,福兮祸所伏,由此不断上涨的美国股市中由此已经隐藏了多少泡沫?何时可能破裂?这对于他的执政能力和贸易政策将产生何种影响?这些都值得我们一看。

   毫无疑问,作为世界第一出口大国,逆全球化趋势对我国贸易有着直接的负面影响;但从更大背景上看,作为新兴大国,最符合中国长期的利益的局面是与美国这个守成大国实现良性竞争。孟子有云:“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来自外部竞争的适度压力有助于我们不断自我改进、自我更新。同时,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成功地在现行国际体系内实现了经济翻身;美国目前的逆全球化做法貌似有损我们实施近40年的借助现行体系机构成长的策略,但换个思路呢?这样是否也有可能为造就客观上的“G2”格局创造机遇?

   (2018.1.4,仅代表个人意见)

   [1]《特朗普回归传统“蓝水”外交》,《参考消息》,2018年1月1日,第10版。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180.html
文章来源:梅新育论衡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