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齐卫平:以职能确立和梳理为重点 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

更新时间:2018-03-28 02:18:59
作者: 齐卫平  

   党的十九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适应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要求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吹响了全面深化改革攻坚克难的战斗号角。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深刻变革

   2018年新年伊始,党中央于1月和2月接连召开了十九届二中、三中全会,围绕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作出决定和形成方案,对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和部署具有开局意义。

   早在2013年11月,党中央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就围绕全面深化改革主题进行深入讨论并作出战略部署,把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概括为“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个总目标表明:不能只讲社会主义制度而不讲国家治理,也不能撇开社会主义制度只强调国家治理。

   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是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聚焦点。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直接关系到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在党中央治国理政实践中,机构是制度执行、路线贯彻、政策抉择和利益实现的载体,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取决于党和国家机构设置的合理化、规范化、科学化。

   十九届三中全会部署党和国家机构改革不同以往的地方是围绕职能来进行,重点不是调整机构而是梳理职能。《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提出的改革目标中,党和国家机构职能体系与党的领导、政府治理、武装力量和群团工作体系是分开提的,前面一个体系用的动词是“构建”,后面四个体系用的动词是“形成”。这就是说它们不是并列的“五个体系”,党的领导、政府治理、武装力量、群团工作体系是党和国家机构履践职能的体系覆盖,这是“一加四”的体系建构目标。这样理解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目标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过去改革中一定程度上存在不是根据职能需要来配置机构,而是按照机构去安排职能的问题。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必须改变以机构设定职能的思路,采取以职能确立和调整机构为改革路径,国家治理有什么样的职能需要,就设置相应的党和国家机构。国家治理包含方方面面,涉及的事务千头万绪,党和国家机构作为重要的工作载体,只有具有完备的系统架构、科学的规范要求和高效的运行机制,才能在国家治理中彰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

  

   将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的战略举措

   党中央历来高度重视党和国家机构建设与改革,在执政实践中逐渐建立起来的具有我国特点的党和国家机构职能体系,在党治国理政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坚持制度优势与治理效能相统一,是十九届三中全会部署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鲜明指向。

   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是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中一个重要概念,由于世界上实践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都受到经济文化落后的条件限制,社会主义能不能够比资本主义更加有利于生产力发展,成为很长时期里制度评判和优势比较的焦点。列宁曾提出过“赶超战略”,毛泽东同志曾说,社会主义有优越性,如果搞了五六十年还超不过资本主义,那就要“开除球籍”。

   然而,生产力标准只是制度评判和优势比较的一个方面,社会主义制度优势不仅体现为有利于发展社会生产力,而且体现为有利于提高治理效能。改革开放40年了,我国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走完了西方发达国家用几百年才走过的路,我国以跨越式发展完成了别的国家经历漫长过程才能做成的事。我们完全可以说,社会主义在发展生产力方面比资本主义更具有制度优势。在这样的情况下,彰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的着力点必须从生产力、经济基础领域进一步扩展到生产关系、上层建筑领域。

   在党的十八大以来砥砺奋进的过程中,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创新治国理政实践,以新理念引领中国发展,制度比较的重点伴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而转向,从国家治理效能上展示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成为推进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新要求。

   制度是国家治理依赖的工具,从这个意义上说,制度效能就是治理效能。提高国家治理效能,最重要的是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党和国家机构设置不合理、机构关系不理顺、机构职能不清晰、机构运行不科学,就会阻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的发挥,同时降低国家治理效能。十九届三中全会立足全面深化改革作出的重大制度安排,精心部署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把发挥制度优势与提高治理效能紧密地结合起来,这就使这次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具有了不同以往的重要意义。

  

   全面深化改革啃硬骨头的重要战役

   1978年以来,改革开放一直在路上,越向前走越发现,如果不排除体制机制上的弊端,发展达到一定水平的生产力就难以再向上提升,经济持续发展将受到严重阻碍。

   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各种复杂原因,先易后难成为我国改革路径的慎重选择,政策措施或体制机制的改革首先从外围入手,以便减少改革启动的阻力。当发展进程中改革红利递减效应出现后,改革向深层推进就提上了议事日程。习近平总书记说,“容易的、皆大欢喜的改革已经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强调“要真枪真刀推进改革”,要求党政主要负责同志“要勇于挑最重的担子、啃最硬的骨头”。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也相应进入新阶段。此前提出的改革目标,大多局限于具体领域,十八大后党中央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就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不是推进一个领域改革,也不是推进几个领域改革,而是推进所有领域改革,就是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总体角度考虑的”。这样一场有广度有厚度有力度的改革带来了深层次的、根本性的历史变革。

   全面深化改革的四梁八柱铺就后,下一步的动作就是向深层推进的改革实施。改革既要防止浅尝辄止,避免取得的成果前功尽弃,保证改革胜利进行到底,又要防止“中梗阻”,避免既定的举措悬空搁置,保证“最先一公里”出发的改革顺利跑完“最后一公里”。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就是循着这样的发展逻辑提出来的。

   改革开放永远在路上,重整行装再出发,必须清晰擘画路线图。全面深化改革要攻坚克难,必须明确要啃的硬骨头有哪些,明确先啃什么后啃什么,明确怎样才能啃下硬骨头。十九届三中全会讨论的重大议题以及作出的全面部署,向全党全社会传递出一个鲜明的信号: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就是一场啃硬骨头的重要战役,打赢这场战役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保证。

   (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154.html
文章来源:辽宁日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