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苏祖祥:发现另一种优秀传统文化

更新时间:2018-03-26 15:38:23
作者: 苏祖祥  

  

   如果要对传统文化做一个梳理,首先要解决的是厘清“传统”和“文化”这两个概念。根据英国人类学家爱德华·泰勒的定义,文化是“包括知识、信仰、艺术、法律、道德、风俗以及作为一个社会成员所获得的能力与习惯的复杂整体”。传统是传承下来的道统、法统等。传统文化则可以看作是这两个概念的叠加。从概念本身来看,传统文化应该是有优有劣;从实证事实来看,也是优劣互现;从创造主体来看,不同时期的不同民族都是创造者;从源流演变来看,主流支流、分分合合都是组成部分。

  

   从人类文明的传承来看,传统文化需要解释、阐发,需要去芜存菁的筛选。弘扬传统文化中的优秀部分,舍弃那些不能让人更具人性的成分,从来就是一件大事。古人经常把经传并列——《史记·太史公自序》:“六艺经传以千万数,累世不能通其学,当年不能究其礼。”更常见的是韩愈的说法:“六艺经传皆通习之。”经传是指儒家的重要代表作品及儒家祖述的古代典籍与解释经文的书的合称。可见经典与阐释从来就是二而一、一而二的密不可分的关系。今天我们讨论经典,当然不应该把经典仅仅局限于儒家经典,而应该从广义上来理解经典,并用不同的方法对经典加以解释、阐扬。从这个意义上说,后世之人创造性的发挥阐述,与经典文本同样重要。俗语所云“歪嘴和尚把经念歪”,是从反面来强调阐释的重要性。在我看来,董仲舒、朱熹的解读等人是把儒家这本经念歪的旁逸斜出的阐释;道士、方士追求长生不老则是把《老子》《庄子》念歪的阐释;诡辩狡辩之徒是对公孙龙、惠施的歪曲;以邻为壑是对杨朱个人主义的歪曲。

  

   我们看到,在传扬经典的过程中,有意无意地过分看重某些部分,而使得这些部分成为制度文化、风俗习惯、行为准则的依据和标准,从而能更好地维护现存体制。在很大程度上,这是由于意识形态的强大力量的干预,形成以统治者之是非观为主流价值观之是非观的局面,以致于出现优汰劣胜、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有意无意地遮蔽经典的某些部分,导致那些能够让人更有尊严的部分难见天日,文化活力、文明发育、创新精神难以持续,经典难以起到承载民族记忆、激发民族想象能力的功能。

  

   西方诠释学(hermeneutics)是西方哲学、宗教学、历史学、语言学、心理学、社会学以及文艺理论中有关意义、理解和解释等问题的哲学体系、方法论或技术性规则的统称。其词根 hermes是指希腊神赫尔墨斯,他是宙斯的传旨者和信使,其意为 “神之消息”。西方文化的传播过程,其实就是不断对经典进行阐释发扬的过程,不断去芜存菁、披沙拣金的过程。不妨这样理解:古罗马文化是对古希腊文化的诠释和阐扬,基督教是对犹太教的重新阐释,约翰、路加、马可、马太是对耶稣基督意旨进行阐释的使徒,奥古斯都、托马斯·阿奎拉、马丁·路德是对基督教重新加以阐发的传旨者,但丁是奥古斯都的信使,达芬奇是创作断臂维纳斯的艺术家的信使,莎士比亚是荷马史诗的信使,雨果是悲天悯人的人道主义的信使。

  

   自然法,原始正义,神秘天启,先知先觉,文明源头,价值观坐标体系,原点设定,元典勘定,后续解读,阐扬发挥……这些构成民族精神内核的成分,是文明存续的关键性要素。汉语文明的价值观坐标体系,除了历经千百年之后今天得到阐扬的部分之外,有很多传统被选择性无视,成为思想史上的失踪者。今天弘扬中华传统文化,践行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该对这些被蒙蔽和禁锢的部分进行打捞、整理、阐释——

  

   1.杨朱(约公元前395--约公元前335,一说约公元前450--约公元前370)个人主义:杨朱主张“贵己” “重生” “人人不损一毫”的思想。是道家杨朱学派的创始人。他的见解散见于《列子》,《庄子》,《孟子》,《韩非子》,《吕氏春秋》等。在战国时期,有“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的现象 ,可见其学说影响之大。“古之人,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人人不损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又说:“善治外者,物未必治;善治内者,物未必乱。以若之治外,其法可以暂行于一国,而未合于人心;以我之治内,可推之于天下。” 《列子·杨朱》:孟孙阳问杨朱曰:“有人于此,贵生爱身,以蕲不死,可乎?”曰:“理无不死。”“以蕲久生,可乎?”曰:“理无久生。生非贵之所能存,身非爱之所能厚。且久生奚为?五情好恶,古犹今也;四体安危,古犹今也;世事苦乐,古犹今也;变易治乱,古犹今也。既闻之矣,既见之矣,既更之矣,百年犹厌其多,况久生之苦也乎?”

  

   孟孙阳曰:“若然,速亡愈于久生;则践锋刃,入汤火,得所志矣。”

  

   杨朱曰:“不然。既生,则废而任之,究其所欲,以俟于死。将死,则废而任也,究其所之,以放于尽。无不废,无不任,何遽迟速于其间乎?”

  

   个人主义为什么重要?胡适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在一个泯灭自我、没有个人意识的国度,是无法建设一个强大的国家的。人兼具个人性和社会性,个人性要求充分发育个人主义,社会性要求发育群体主义\集体主义,二者本来是一枚钱币不可偏废的两面,但统治者更看重群体主义,以便进行更轻松的治理,因而对主张个人主义的杨朱学说进行打压,以致于千百年之后,我们只能从其他文献里了解到吉光片羽的个人主义萌芽(令人痛心的是,刚刚萌芽就遭到扼杀。恢复并阐发杨朱个人主义学说,这也正是后来者应该梳理杨朱学说的重要理由),也因此个人主义在我们民族的精神谱系里显得弥足珍贵。

  

   2.邓析(前545-前501)的法哲学:”不法先王,不是礼义。循名责实,君之事也;奉法宣令,臣之职也。”他第一个提出反对“礼治”思想。他不满子产所铸刑书,私自编了一部适应新兴地主阶级要求的成文法,把它写在竹简上,叫做“竹刑”。②私家传授法律。传说,他聚众讲学,招收门徒,传授法律知识与诉讼方法,还以类似讼师身份帮助民众打官司(被称为春秋末期的律师)。

  

   法治为什么重要?不少戏剧戏曲、电影小说都在揭示人们对法治的认识:缇萦救父、《窦娥冤》《铡美案》《九品芝麻官》、苏格拉底之死……

  

   3.惠施(公元前390年——公元前317年)、公孙龙(约前320年—约前250年之间)的名学:惠施的著作已佚,只有《庄子·天下篇》保存有他的十个命题,即“历物十事”:至大无外,谓之大一;至小无内,谓之小一。无厚不可积也,其大千里。天与地卑,山与泽平。日方中方睨,物方生方死。大同而与小同异,此之谓小同异;万物毕同毕异,此之谓大同异。南方无穷而有穷。今日适越而昔来。连环可解也。我知天下之中央,燕之北,越之南也。泛爱万物,天地一体也。

  

   公孙龙白马非马:“马者。所以命形也;白者,所以命色也。命色者非命形也。故曰:白马非马。”若用西方逻辑学术语,这一点是强调,“马”、“白”、“白马”的内涵的不同。“马”的内涵是一种动物,“白”的内涵是一种颜色,“白马”的内涵是一种动物加一种颜色。三者内涵各不相同,所以白马非马。

  

   4.墨子(约前468-前376年)的哲学和科学:墨子的学说思想主要包括以下几点:兼爱非攻:所谓兼爱是要求君臣、父子、兄弟都要兼相爱,"爱人若爱其身",并认为社会上出现强执弱、富侮贫、贵傲贱的现象,是因天下人不相爱所致。天志明鬼:宣扬天命鬼神的迷信思想是墨家的一大特点。墨子认为天是有意志的,它不仅决定自然界星辰、四时、寒暑等的运动变化,还对人世的政治起支配作用。因"天之爱民之厚",君主若违天意就要受天之罚,反之,则会得天之赏。对于鬼神,墨子不仅坚信其有,而且认为它们对于人间君主或贵族也会赏善罚暴。尚同尚贤:尚同是要求百姓上同于天子。墨子认为,国君是国中贤者,百姓应以君上之是非为是非。他还认为上面了解下情也很重要,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赏善罚暴。尚贤是要求君上能尚贤使能,即任用贤者而废抑不肖者。

  

   墨子把尚贤看得很重,以为是政事之本。他特别反对君主用骨肉之亲,对于贤者则不拘出身,提出"官无常贵,民无终贱"的主张。节用:节用是墨家非常强调的一种观点,他们抨击君主、贵族的奢侈浪费,尤其反对儒家看重的久丧厚葬之俗。认为君主、贵族都应象古代大禹一样,过着极为俭朴的生活,而且要求墨徒在这方面也能身体力行。

  

   在宇宙论、数学、物理学方面均有贡献。

  

   墨子又是中国逻辑学的奠基者。他称逻辑学为“辩”学,把其视之为“别同异,明是非“的思维法则。他认为,人们运用思维,认识现实,作出的判断无非是“同”或“异”,“是”或“非”。为此,首先就必须建立判别同异、是非的法则,以之作为衡量、判断的标准,合者为“是”,不合者为“非”。这种判断是“不可两不可”的,人们运用思维以认识事物,对同一事物作出的判断,或为“是”,或为“非”,二者必居其一,没有第三种可能存在,不可能二者都为“是”,或二者都为“非”,也不可能既“是”又“非”,或既“非”又“是”。用现代的逻辑学名词来说,这就是排中律和毋矛盾律。

  

   5.纵横家的修辞、辩论之学:主要为纵横,或合众弱以攻一强,此为纵;或事一强以攻诸弱,此为横。前者主要以连为主,故可知如何能用外交手段联合团结,是为阳谋多阴谋少;后者主要以破为主,故可知如何利用矛盾和利益制造裂痕,是为阴谋多而阳谋少。

  

   此为战略思想,是行辩术成大事的基础。若此不查则必游说而不成。对纵横谋士的要求:知大局,善揣摩,通辩辞,会机变,全智勇,长谋略,能决断。

  

   纵横家崇尚权谋策略及言谈辩论的技巧,他们注重揣摩游说对象心理,运用纵横捭阖的手段,或拉拢或分化,事无定主,说无定辞,一切从现实的政治要求出发。纵横家在战国时期的社会舞台上非常活跃,其思想和活动对当时的政治、军事局势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首先要对现实有最明确的认识,确定连横的对象,然后知其诸侯为人而定说辞,及游说之法,或抑或扬,或抑扬相合,或先抑后扬,或先扬后抑,诸法只要对症必事事有其妙。

  

   其次在游说过程中,当先观其反应,见机行事,察其对己之关系,是同是非,若同则继续,若非则当补遗误,而后以飞箝之术或以利诱,或以害说,探其实情,此为游说最主要方法之一,而后再以揣摩之术深察其内心,看其同异,而后快速正确以权谋之术决断。

  

   6.老庄的精神自由之学:老子(约公元前571年-公元前471年):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本主义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自然法

  

“天下万物生于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11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