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兴保:出访新加坡、马来西亚手记

更新时间:2018-03-23 17:23:22
作者: 梅兴保 (进入专栏)  
服务可真周到,而且这种服务是不收费的,我们心里顿时热乎乎的。

  

   机场口,诗巫市砂中旅游贸易公司的陈总经理已在此等候多时。他了解到我们是第一批赴东马来西亚访问这个城市的客人,特地请来了当地《诗华日报》和《新华晚报》两份华文报社的记者一同迎接,并拍下了我们在机场出口处的镜头(第二天,这两份报纸就登载了我们到来的新闻和照片)。

  

   陈明辉总经理祖籍福建,他于1991年在我国进行旅游考察时曾来湖南并到了武陵源。为了表达对我们的盛情,特地在家里设宴款待我们。我想,人家是私人企业主,家宴也好,在酒店宾馆宴请也好,反正都是个人掏腰包,家宴可能还合算些。

  

   陈总经理的别墅在城市近郊,外观看是一般的两层楼房,与其他人的院落紧靠在一起,形成了一条整齐的小街,进得院门,里面栽种着热带花草、风景树,车棚里停放着一辆面包车,加上接我们来的轿车,共有两辆小车,还有一辆电单车(摩托车)和两辆自行车。上了台阶,主人先脱鞋打开客厅大门,我们也赶紧脱掉鞋子进去。客厅没有地毯,地板干干净净。“圣诞树”已做好摆在一角,另一角放着冰柜和装饰台,里里外外摆满了洋酒和可乐等饮料,从这个角度看,比我们琵琶溪宾馆的小酒吧毫不逊色。

  

   女主人——陈太太从厨房出来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看样子,家里没请佣人,太太在做饭菜。听陈总经理介绍,他家4口人,还有一子一女分别在自己房里学习。全家经济状况包括住房在马来西亚属中等水平。太太是中学教师,月收入1500马元,约合人民币3400元,陈总是老板,收入当然比太太高得多。住房面积大约200平方米,是五年前买的,当时只十多万马元,现在要四五十万马元。据说他们市政府的官员住的别墅要比陈先生家大得多。当然,也有相当比例的低收入市民,他们住的“组屋”,即我们常称的宿舍楼。

  

   我们在客厅稍坐片刻,陈先生就上楼去叫儿子、女儿用餐,我们也借机会上楼参观,其大人、小孩卧室的摆设大体上与深圳、珠海乃至长沙一些高档家庭差不多,所不同的是:每间卧室都带有卫生间,大人、小孩房间都有电视机,大人房间另配放像机。小孩在读中学,书桌上摆的小型计算机一套设备,价值约3万元人民币。我们上楼时,16岁的陈公子正聚精会神地操作计算机,当张副局长提出想发传真到吉隆坡时,陈公子欣然应允。两分钟不到,就干净利索地帮我们办妥了此事。

  

   陈先生全家都会华语,而且普通话讲得不错,所以在席间毫无拘束,真正是宾至如归。餐桌上,以海鲜为特色,其余淡水鱼或牛羊猪肉,大多是市场上买来的成品或半成品。洋酒用的“马爹利”。马来西亚人喜欢在洋酒中加冰块,既可解渴,又可以降低酒的浓度,大家开怀畅饮,五人喝了近两瓶,事后都说超水平发挥。陈公子不喝洋酒,但嗜好啤酒,一人喝了好几罐。我断定,这小子将来酒量一定不错。

  

   我们用完餐后在客厅与他们全家合影留念。只有他家庭的一个“景观”没有向我们介绍,那就是立在客厅上方——餐厅正中的菩萨灵位。马来人、新加坡人包括东南亚大部分华人,都有在家烧香拜菩萨的习惯。据说以前马来人下海捕捞去了,家人都要如此祈祷。

  

   12月6日,吉隆坡——云顶高原——赌城探秘

  

   我们离开诗巫以后,又先后考察访问吉隆坡和槟城、怡保等城市。马来西亚这个1700万人口的国家,我们纵横跑了一遍。大家都觉得在马来西亚,最热闹、最喧哗、人群密度最大的地方不是车站、码头、商场,而是举世闻名的赌城——云顶高原娱乐城。

  

   12月6日是礼拜日。一大早,吉隆坡丰元旅游贸易公司的董事主席蔡伍先生驾奔驰300豪华轿车载我们去云顶高原。蔡先生曾率旅游考察团专程到湖南进行过访问,省海外旅游公司的吴总经理曾全程陪同考察,并在武陵源留下了难忘的回忆。这次,他特地亲自陪着看赌城,我们自然高兴。

  

   云顶高原离吉隆坡70公里,是马来西亚最高的山地,海拔约2000米,过去人迹罕至,只有野兽出没。自从十几年前一位胆大敢试的老板经政府批准设立赌场以后,这里面貌彻底改观。马来西亚法律规定:全国只准此地设赌,其他地方不准赌博。蔡先生介绍,赌场平均每天交给国家和当地政府的财政收入有200万马元,一年则有70亿马元。没上山看的人谁都不会相信,看过后谁都认为这个还是保守的数字。

  

   汽车在高速公路疾驶了50公里,开始上山,公路时而四车道,时而三车道,即上坡二车道便于超车,下车一车道,限制超车。车外除了茂密的雨林外,很难见到人烟。快到云顶上,云雾缭绕,一座座高楼林立,那是赌客们下榻之地。汽车在一座娱乐中心即赌场大厦旁边的停车场放好后,我们在蔡先生的向导下,跟着如潮的人流进了大堂。屋外海拔2000多米,雾气蒸腾,异常潮湿,屋内是全封闭中央空调,不见潮湿。大堂里,大人、小孩来往穿行,有的忙着照相,有的看赌城各点分布图。

  

   我们乘电梯下了一层,走出一看,数十台电子游戏机已基本上被小孩占领,家长坐在旁边陪这些小贵族玩耍。电子游戏机按时计费,小孩边玩边嚷,声音嘈杂。我们走出儿童娱乐场,来到一处过道前,蔡先生提醒:快进入赌场了,注意衣冠整齐。只见过道口上有4个带枪警察,注视着每一个走进过道的人。大家都理解,进赌场的人大多腰包满满的,必须有良好的公共秩序才有安全感。

  

   我们走出过道,来到第一个大厅,只见一台台“老虎机”屏幕闪烁。我数了一下,这个大厅的老虎机排列整齐,有上百台之多。玩老虎机要先兑换硬币,每投进0.2马元硬币后按一下电钮,如果运气好,机器下方就掉下若干个硬币,但大多泥牛入海。因为老虎机里编好了程序,金钱是向老板的手心倾斜的。这个大厅玩赌的大多是退休人员,三三两两的婆婆不少。这些人都钱不多,玩老虎机只是消磨时光。我们到两位老太太玩的老虎机前,帮她们按电钮,问她们是否运气好。她们说:一个小时,每人输了一百多马元。

  

   从老虎机大厅往右拐进一个类似高档会议室的大厅,一看就知道这是赌大钱的地方。座位上的赌客神情紧张、严肃,讲台前坐着四五位工作人员。一位身穿马褂的男士一按电钮,背后屏幕上数字快速跳跃,突然停机,屏幕上留下3个数字,台下赌客事先买好了筹码,每张筹码500元,如猜中则赢,否则就输。我们看了十来分钟,没有几个猜中的。

  

   再往里走到一个厅堂,看起来有我国人民大会堂的宴会厅那样大,聚集者最多。这里有几百台赌扑克牌的桌子、赌骰子的平台,还有大型圆盘赌具。每一张桌子周围都站满了人,其中许多人买了大额筹码,一般500元筹码,两三分钟,一两千元就输得精光。当然,这里看热闹的人不少,少数运气好、懂窍门的也有赢的机会,但毕竟比输的概率要小得多。

  

   我们在所有厅堂转了一圈。赌台上,映入眼帘的大多是工作人员在大把大把数钞票,数完后装进特制的存钞箱。这里就像一个印钞的工厂。陪同我们的蔡先生也直摇头,这太可怕了!并说,他的职员如果在此赌博,将会被马上辞退。在我们中国,这种大赌场是开不得的。

  

   12月7日,马六甲海峡——张家界——长江三峡

  

   自己还只十几岁的时候,就知道有一个沟通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马六甲海峡。这次在离开马来西亚的前一天,我们参观了这个地方。

  

   陪同我们的是吉隆坡大通旅行社的总经理吴石松先生,他同我们考察团的吴石关总经理只一字之差,彼此以兄弟相称,异常亲热。

  

   马六甲是马来西亚的一个州,离吉隆坡170公里,当然有高速公路连通。我们来到这里一看,并不像我想象中的如海滨城市那样漂亮,她的突出特点是华人后裔多,因郑和下西洋留下的古迹很出名,郑和字三保,所以这里有三保山、三保殿、三保井。站在海岸边,我们领略到这条国际黄金水道的战略位置。而吴石松总经理背靠大海与我们交谈,总是把话题引向中国的长江三峡。

  

   原来,大通旅行社每年组织大批客人到中国旅游。马来西亚人看好长江三峡,他们认为三峡工程建设后将看不到三峡风光了。可是,很多游长江三峡的客人乘兴而至,扫兴而归。原因一是经常轮船误点后夜晚过三峡;二是到宜昌后没有配套景点。这次吴先生与我们洽谈时得知张家界离宜昌只300多公里,而且有直达火车连通时,非常高兴,表示立即组团开辟三峡—张家界游路。这样,即使游客没看好三峡,也可以到武陵源补偿。我们大庸目前的知名度还不如三峡,也要上门攀亲,借三峡船出山下海,走向马六甲海峡。

  

   (本文是作者任张家界市常务副市长时出访新加坡、马来西亚两国后写的见闻和感受)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04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