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兴保:金融业的出路在于改革创新

——对“十二五”规划有关金融问题的学习和思考

更新时间:2018-03-23 17:12:58
作者: 梅兴保 (进入专栏)  
进入21世纪,不良资产的诱发因素发生了很大变化,归结起来包括以下几方面。

  

   (一)经济周期波动。在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轨过程中,由于种种原因,我国经济运行时冷时热,相应的金融运行在失控、紧缩、放松、再膨胀的恶性循环中进行,加大了银行经营风险管理的困难。特别是前些年,要么一哄而起上项目,要么“一刀切”急刹车,结果形成不少“胡子工程”,银行骑虎难下,大量贷款无法收回,加之部分行业、企业和产品走向衰落,这些贷款也就会转化为不良贷款。

  

   (二)金融体系不健全。一方面,资本市场发育不良,直接融资比重过低,融资压力主要集中到银行身上,增大了银行的经营风险;另一方面,银行的运营往往缺乏效率,而利率的非市场化淡化了银行运营的效率取向,不良金融资产的形成和累积正是银行运营低效率带来的恶果。

  

   (三)商业银行风险意识淡薄,内控机制不健全。长期以来,我国商业银行采取粗放型的经营方式,重于增设机构和扩大规模,对贷款项目缺乏足够的调查研究和分析论证,使贷款决策发生失误。内部管理和内控不到位,贷款风险责任制没有得到真正落实,缺乏对道德风险的防范和控制。

  

   (四)金融监管不到位。近年来我国金融监管体制逐步理顺,金融监管工作不断加强,但与国际上先进的金融监管相比,我国的金融监管仍存在不少问题。一是重合规性监管,轻风险性监管。监管的市场敏感度差,措施往往滞后于市场的发展,不能准确反映商业银行的经营状况,难以及时识别、度量和防范风险。二是重外部监管,对国有商业银行的法人治理结构和内控重视不够,特别是对国有商业银行经营管理班子行使职责的情况缺乏有效监督。三是监管手段单一,主要以现场检查的方式对少数问题严重的银行进行查处,不能对整个银行业实施全面性、经常性、防范性监管。随着金融电子化水平的不断提高,无纸化操作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商业银行经营活动中,监管手段不足将无法驾驭风险。

  

   (五)行政干预。在信贷市场中,一些地方政府为了支持国有经济的发展,通过行政或政策性手段要求国有商业银行向企业发放贷款,而这些企业并不一定符合贷款条件,在政府不承担风险责任的情况下,银行贷款安全是没有保证的。不少地方政府通过地方投融资平台向商业银行过度融资,造成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大幅增长,在地方财力有限、投融资项目效益欠佳、管理不规范等情况下,银行向地方投融资平台的贷款很容易积聚风险,形成不良贷款。

  

   (六)法制不健全,社会信用环境差。我国的法律法规对金融债权保护力度不够,不能有效地遏制盛行的逃废银行债权现象,对恶性逃废银行债务的直接责任人的处罚规定不够明确,助长了企业逃废债的倾向,不少企业掏空母体,组建新法人令银行债权悬空,或假破产,真逃债,使银行讨债无门。

  

   (七)政局变化和自然灾害的影响。地方政府换届和干部变动有时会影响到其主导项目的成败,进而影响到贷款的安全。自然灾害会侵蚀银行抵押物,破坏企业正常经营,给当地社会经济环境造成不利影响,从而使贷款回收的难度上升。

  

   二、不良资产的处置

  

   商业银行不良贷款如何处置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国际经验表明,从承担处置任务的责任主体上区分,可以有两种基本的选择。一种是由银行自行处置,适用于银行日常不良贷款的常规处置,主要手段是不良贷款清收,贷款损失由银行通过提取的呆账、坏账准备金冲销;另一种是由于国民经济周期波动、国民经济重大结构性调整,或是银行业积累了大量不良贷款,已经暴露出了潜在危机的情形下,难以由银行通过核销的方式自行解决。对于此种情况,国际通行的做法是采用剥离处置,交由专业化或特设的机构进行集中处置。处置时所形成的损失在相当程度上不由银行承担,而是由社会公共资金或财政承担。这既是拯救银行的一种特殊处置方式,也是解决银行财务困难的一种特殊扶持手段。我国在1999—2000年从国有银行剥离1.4万亿元不良贷款,交给四家资产公司集中处置,就是借鉴了20世纪90年代国际通行做法。

  

   (一)银行自行处置的缺陷

  

   1999年前后,我国商业银行存量不良贷款规模超过两万亿元,处置的巨大损失是银行自身无法承受的,有必要从银行体系中剥离出来集中处置。从技术层面看,商业银行自行处置不良贷款存在两方面技术障碍。

  

   一是商业银行处置不良资产的手段有限。一些资产管理公司的常用手段商业银行却不能运用。比如债务重组中的折价清偿,如果赋予银行不良贷款处置的折价权,银行一边放款、一边打折,很容易滋生道德风险,经营良好的企业,银行就要全额收贷收息,经营差的企业,反倒享受减债的“优惠”,企业会“想方设法”争取贷款打折,从而助长逃债行为,破坏信贷关系的硬约束和银行基本“游戏规则”,引发信用危机。

  

   二是银行自身处置不良贷款,难以避免“贷新还旧”的账面游戏。不良贷款的形成与银行信贷人员的责任是联系在一起的,为了逃避问责,银行人员对已经或即将形成的不良贷款,往往采用“贷新还旧”的办法,在形式上掩盖不良贷款,无法做到及时止损。特别是对走向衰败的企业贷新还旧,将使本应被淘汰出局的企业苟延残喘,从而浪费社会资源,导致银行贷款进一步泡沫化。

  

   鉴于上述原因,国际上在化解局部金融危机或集中处置不良贷款时,都竭力避免由银行自行处置,要么借助投资银行,要么组建专门机构进行特殊处理。

  

   (二)我国处置不良资产的专门机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

  

   1999年,国家为化解金融风险、保全国有资产、推进国企改革,决定成立四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与各银行相互独立,以账面价格对口购入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剥离的1.4万亿元政策性不良贷款,采用商业银行所不能采取的各种手段进行管理和处置。近年来,随着政策性不良资产处置的基本结束,四家资产管理公司又商业化收购了中行、建行、工行、交行四大行以及招商银行、华夏银行、深圳发展银行等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等城商行及粤财控股等其他金融机构不良贷款超过8000亿元:受财政部委托,处置中行、建行、工行三大银行损失类贷款4000多亿元。资产管理公司收购国有银行不良贷款后,国有银行卸掉了沉重的包袱轻装上阵,不良贷款率显著下降。

  

   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充分利用国家给予的政策,采取包括债转股、债务重组等多种方式,对不良资产进行有效处置,帮助国有企业减困脱负,盘活了资产,推进了国企业改革,创造了不良资产处置的社会效益,顺利完成了国家下达的“两率”(现金回收率、费用率)承包任务。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通过对不良资产的商业化收购和处置,不仅化解了有关金融机构的风险,而且还给自身带来了一定收益和利润等经营效益。

  

   (三)资产管理公司处置不良资产的传统方式

  

   1.债务重组。这是主要手段之一。在对有偿债意愿但缺乏偿债能力的债务人,资产管理公司通过调查债务人最大偿债能力,对债务人的债务进行适当减免或展期,缓解了债务人的暂时压力,同时资产公司也可以实现最大限度的回收,但也存在债务人二次违约风险。

  

   2.债转股。债转股分为政策性和商业性债转股。政策性债转股作为国有企业脱困的“杀手锏”,旨在帮助有市场前景、管理规范但财务负担过重的国有企业扭亏脱困,同时通过产权多元化推动转股企业转换机制。政策性债转股企业名单由原国家经贸委推荐,经资产公司独立评审确认后,由原国家经贸委、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审核,经国务院批准后实施。商业性债转股则是由资产公司自行决策,通过一系列法律程序,将对债务企业的债权转换为股权,对有条件的债务企业短期持股,以分红和股权转让方式获得收益。

  

   3.拍卖和招标。拍卖具有时间快、透明度高、安全性好、手续简便等优点,可以通过竞价机制发现不良资产交易价格。招标一般适用于债权大宗交易或批量处置,通过对投资人资格审查,由最具购买需求的投资者参与竞标,以减少盲目性,提高交易效率。拍卖和招标通常是面向财务投资者的主要交易方式,但一般不太适用于专业性强、分布偏僻的不良资产处置。

  

   4.债权转让。特点是交易迅速,针对性强,主要适用于专业性强和有重大瑕疵的不良资产,交易对象主要为战略投资者或有能力修复瑕疵的投资者。交易前需进行公示,尽可能多地吸引投资者参与。但有时由于参与交易的投资者较少,难以形成竞价机制。

  

   5.诉讼。诉讼是对还款态度恶劣和恶意逃债债务人采取的一种有效处置手段。在目前制度和政策漏洞较多、社会信用意识淡薄、失信惩罚机制缺乏的情况下,资产公司为保全诉讼时效,防止资产流失,不得不较大规模地运用诉讼方式。诉讼处置方式的运用也存在回收周期长、处置成本高的不足。

  

   (四)处置风险的防范与控制

  

   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制定科学有效的内控制度,增强内部审计和合规监察的独立性、专业性,完善内控监督体系。实行内控风险联席会议制度,强化岗位分离和制衡机制。推行全面风险管理,构建完善的风险管理体系,加强风险点的揭示,确保每项业务都要有风险控制规范,每个环节都要有风险控制措施,在控制风险的前提下开展新业务。实行风险管理问责制,全面落实尽职要求,树立勤勉尽责的工作作风,不断增强风险防范意识,形成良好的风险控制环境。

  

   三、我国不良资产市场的发展

  

   近几年,随着不良贷款的几次较大规模的剥离,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比率明显下降。截至2010年3季度末,全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4354亿元,率为不良1.20%,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五大银行贷款不良率基本控制在1.5%以内。不良率最高的为农村商业银行,为2.16%,最低的是外资银行,仅为0.65%。

  

   (一)不良贷款存量和比率大幅下降

  

   据银监会统计,截至2006年末,我国境内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2549.2亿元,不良贷款率7.09%,不良资产占当年GDP(20.9万亿元)的6%。不良贷款比率呈下降趋势,但绝对数和相对比率仍较高(如表一,数据引自中国银监会网站)。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903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