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安希孟:中国村名中的民间杂祀神话鬼怪故事

更新时间:2018-03-21 20:31:52
作者: 安希孟  

  

   传统原生态村名是自古既有、经久流传的。村名可以说是社会历史的活化石,承载着历史文化传承,象征特定宗教情怀和因缘。原始自然宗教因素年湮代远。村名蕴含着丰富的历史遗存,承载着逝去岁月的文化积淀。佛道和民间杂神崇拜深入一般人心目中。这是中国民众无意识崇拜。它反映在民间文化中,直叩一般人的心弦,影响人们四壁之内的家庭生活。村野匹夫,无意识深处,潜移默化,承载着传统礼仪教化。

   有的村名和原始宗教、自然崇拜、动物图腾有关。洪荒远古,自然经济、自然村落、自然状态、自然宗教、自然神灵、自然崇拜、自然哲学、自然亲情、自然伦常、自然道德,天人合一,没有历史,缺乏演进,僵化封闭,是中国村庄的特点。古人以为有自然有神灵,老鼠成精。北京密云县石马峪村流传吉祥的石马传说。《轩辕本纪》有关“神马”的描述:“时有神马出生泽中,因名泽马,一名吉光,又名吉良。出大封国。文马缟身千鬣,乘之寿千岁,以圣人为政应而出。”[1]石马峪村名与此有关。古代大封国(今朝鲜)有一种神马,名吉光,又叫吉良,出生在大泽中,身体雪白,有着羽毛一样的花纹,鬃毛是红色的。此马日行万里。为纪念神马吉光,村人命名村子为“神马峪”,后演变为“石马峪”。如今西山还能见到形似神马的巨石。石马峪村九个自然村,三个被称为“石骆驼”。村民们说,如果你登上西山,摸一摸那形似神马的巨石,一定会给你带来吉祥如意的[2]。

   河南邓州玉皇(村 ),湖北汉川玉皇(村 )。有多个玉皇村,重庆,南阳,四川仁寿,四川江油都有玉皇村。山东东明玉皇庙(村),四川开江玉皇观(村)。山东即墨玉皇庙村由来,清雍正时(1723-1735),于姓迁至大侯疃西头立村,村西有玉皇庙,以庙名村。全国玉皇庙村极多。山东青岛玉皇庙村, 相传清代以前为两个村:乔家庵和曲家庄。清代高密县玉皇庙村从外地运玉皇大帝木像,行至乔、曲二村之间,车毁,即以为玉帝看好此处,遂在此修筑“玉皇庙”。两村合并,以庙命名[3]。

   河北平山县王母村,有王母阁。传说王母娘娘就是该村桑氏之女。《平山县志》记载,平山城西北高阁,曾是汉武帝谒见王母的地方。每年“三月三”蟠桃会和农历七月十八王母生辰,王母阁庙会,人山人海[4]。桑姓是王母村大姓氏,因桑姓聚居,故名。传说,姓桑的老人死后留下一双儿女,哥嫂虐待妹妹。妹妹心地善良。 一次昏倒在地上。老牛用前蹄刨地,用舌舔她,用嘴拱她。见她仍不苏醒,老牛跪地求神。鹤发童颜的仙人将她和老牛一起带上天。老牛被敕封为金牛星,桑氏之女婚配天庭,被封为王母。王母住瑶池,领有蟠桃园。为纪念桑氏之女,村庄改名为王母村[5]。

   中国古代神话常与母亲崇拜有关。奶奶庙村,不知凡几。河南安阳有个叫石奶奶庙的自然村,村名的来历有一段佳话[6]。大唐年间,人们抬着一尊青石雕琢的神像,身坐莲花,怀抱娃娃。原来是一尊送子奶奶像。村民热情款待。仙姑后来踏上祥云,升天而去。后来村众建造庙宇,将送子奶奶石像供奉于内,村名定为石奶奶庙(村)。

   早期母系氏族就有自己的语言、名称、崇拜、祭祀。仙姑的传说,与此有关。仙姑信仰最初是怀念和感恩,发展为求平安,求子祈福[7]。中华大地有关仙姑的传说多得很。这和西方圣母崇拜异曲同工。女性的温柔贤慧是人们共同赞美的。村名仙姑村,有江苏常州、广西贺州。湖北通城仙姑庙,古代仙姑村有一偏僻的山坡,强盗出没,商贾脚夫途被拦路抢劫,人称此坡称为“杀人坡”。有个贩棉花商人经过此处,被强盗捉住,即将砍头之际,突然,狂风大作,天空七条彩带向杀人坡飘来,仿佛七仙女下凡。一声炸雷响过,只见强盗全都一命呜呼,棉花商贩却安然无恙。 “杀人坡”变名为“太平坡”。百姓为此山取名曰“仙姑山”,并修建“仙姑庙”。文革时期被拆毁,2000年又修复[8]。

   另外有一个关于仙姑村的传说,江苏丹阳仙姑庙。其规模、布局、建筑风格、雕塑彩绘,供奉神位,融儒、佛、道“三教混一”的基调。“仙姑娘娘”则是公共女神。仙姑村村名缘于村中有座仙姑庙。西汉末年,丹阳延陵南街有一纨绔公子潘千,潘千休其妻。潘妻一心向道,钻研医药,免费为穷人治病。潘妻在王岗村西修建王岗庙,出家修行,道号妙真。妙真施医布药,得道飞升。后人感其恩德,于王岗庙中塑像供奉,庙名也改为仙姑庙。后来周边几个村子形成一个大村,取名叫仙姑村[9]。

   村名与民间杂神祭祀。自然崇拜,以农立国,槽头兴旺,五谷丰登,牛羊成群。足食、足兵,民信之矣。我国是农业国,少不了牛鬼马神崇拜。牛鬼和蛇神,曾遭遇横扫。您别说,咱们中华大地还真有蛇身村呢。牛王,农家敬奉的保护耕牛的神,即牛神。祭祀牛王可上溯至春秋。牛王,也是佛的异名,比喻佛有运载众生的大力。“大慧,我于娑婆世界,有三阿僧祇百千名号,诸凡愚人虽闻虽说,而不知是如来异名。其中或有知如来者……知牛王者。”[10] 河南、山西、北京有牛王庙村。传说野兽出没,村民拿虎皮披在老黄牛身上,牛角插上了两把剑,驱除猛兽。官府遂有禁宰牛之律。建春牛庙,民间戏称为牛王庙。村名还表征了中华农耕民族的农神崇拜。传统中国是典型的农业大国,有关农业、土地和牲畜的崇拜,可以囊括全部信仰。“农业的祭神活动源远流长,所祀之神可谓名目繁多。在山西几乎无村不建土地庙,无家不供天地爷;无处不塑龙王像。县城里必建城隍庙和八蜡庙,每到春秋还有不少由官方主持的祭典,以促农种,以报秋实。”[11] 八蜡庙村,烟台、晋中、天津、商丘、淄博,都有。

   讲故事说哲理。神话人物,传说夸大,附会,也是村名来源之一。八蜡是古代农民祭祀八种与农业有关的神祇。八蜡为除虫捍灾御患的神祇,祭祀于八蜡庙。中国人传统贿赂巴结鬼神。例如瘟神,司瘟疫之神。对散播瘟疫的凶神恶煞,对死神,望而生畏,敬而远之,敬鬼神而远之是也。中国人杀灭不了鬼神,就俯首敬拜,成拜鬼的迷信。所有的崇奉神灵之举皆是出于无奈。不能杀灭,就捧杀。抬得高高,使之跌得粉碎。古代祠祀,指祠祀邪神,就是拉关系,希冀鬼神保佑人。邪神很多,城隍庙里有邪神。很多神庙都属于邪神崇拜。巴结鬼神,求鬼神、地头蛇保佑,托庇于黑社会势力保护。

   中国很多地方称牛神为“牛神冉真人”。传说牛王是孔子的学生冉耕,因恶疾早逝。孔子哀叹其“亡之,命矣夫!”冉耕喜好农耕,死后被玉帝封为牛神、牛王,专司人间饲牛事宜。清李绿园《歧路灯》:“唐宋间农民赛牛神,例画百牛于壁,名百牛庙,后来讹起来,便成冉伯牛庙。”[12]明冯应京《月令广义·岁令一》说:“牛有牛王之祀,而越俗有谬图冉伯牛之像以祭者。”[13]秦国以牛作为勇力的象征,并奉为神,于武都郡立怒特祠祀之。“怒特”,神牛,气壮如牛。山西农村称牛王为“广禅侯”,并祭祀。元代山西,牛王广受崇祀。

   此外,中国马王庙也是祭祀马王爷的庙宇。中国农业国,马王爷,即马神,马王爷,叫马神村的很多[14]。村名马王,农业文明的表征。民间马神,即马王爷,是道教神话马元帅。三只眼为火之精、火之星、火之阳,火神的象征。传说鲁班不识张果老,觉得有眼不识泰山,便把自己一只眼珠挖出来扔到赵州桥边。马王爷途经此处,拾起眼珠,安在自己额上,就成了三只眼。

   即此一端可知,这其实是贿赂、巴结、讨好、捉弄神灵。旧中国百姓对付官吏的办法就是贿赂、送礼,令其贪腐速朽灭亡。冥纸、香蜡、走门子,可以超升救度,是对付阎王老子贪官的好法子,譬如胶牙糖果封口费。每年农历六月初六这一天,各家杀猪宰鹅、祭祀虫王,补救不降虫灾,勿害禾稼。人们还在这天晒衣服、晒书,认为可免出蠹虫。满族旧习,家家在这天为虫王祝寿。烧纸,就是给阎王爷行贿。香蜡,把菩萨熏得晕晕乎乎。捉弄鬼神,和捉弄皇上一样,乃中国智慧是也。

   传统国人对魔鬼、精怪、疫疾、虫害、山妖、水怪、鼠患、神魔、鬼蜮、瘟神,是巴结、乞怜、祈求、讨好、贿赂,没有直面的勇气。所谓敬鬼神而远之是也。神话、瘟神、仙丹、灵药、巫术、死神、恶魔、妖怪、饿殍,广受尊崇。神,是一种能力,比如法术,邪门歪道,神通广大,有门子,奸邪当道,都被称为“神”。瘟疫之神,神农与瘟疫,都是神,都精通医术。阎罗、龙王、旱魔、鬼蜮、瘟神,都接受贿赂。山妖、水怪、死后厉鬼,皆被供奉为神灵。所以恶魔妖怪,服众者为正。谁在位,谁说了算。卜卦算命,风水阴阳,巧使计谋,降魔伏怪,和阎王周旋,所以就有迷信心态。村名表明对神佛的畏惧,麦芽糖粘住灶王爷嘴,请客送礼戏弄诸神。村名使用诸神佛名称,雅谑大于虔敬。

   太古蛮荒时期,面对毒蛇猛兽,搞图腾禁忌,莫不如此。殷商甲骨卜卦,捉弄神灵,借由敬拜鬼神,祈福弥祸,以求平安富足。用对付人的办法对付鬼神,以为巴结、奉承、乞怜鬼神,就可以求得福份。虔诚烧炷香,无非感动鬼神开道,心想事成。这迷信、法术,不如没有的好。道教和民间传统习俗,是迷信的根源。

   杂乱的中国神祇,小偷大盗妓女醉汉妖魔鬼怪,井神灶爷拜物教,各自有行业诸神护佑。《白虎通·五祀》 说,五祀者,谓之门、户、井、灶、土, 祭祀井神等五种“家神” 。井神一般没有塑像、庙宇,人们就在井台上举行一个简洁的祭祀仪式。而在北方一些地区,中国民间有祭奉水母娘娘的习俗,也有水母娘娘庙。妓女供奉的神明专用神,娼妓神,据称是春秋时的大政治家管仲。除管仲外,娼妓还信奉白眉神。民间巫觋的神龛里,充分表现出中国造神的随意性。百工技艺,都有自己的祖师爷或行业神。东岳大帝、地藏、城隍、阎王、判官、牛头、马面、无常、小鬼、孟婆,皆为人间政权机构的摹本。民间有对动物的崇拜、对妖仙的崇拜,源于原始万物有灵论。五大家,五大仙,包括狐仙(狐狸)、黄仙(黄鼠狼)、白仙(刺猬)、柳仙(蛇)、灰仙(老鼠),民间俗称“狐黄白柳灰”(或称“灰黄狐白柳”)。有村名曰狐仙村。妖魔鬼怪、牛鬼蛇神,成崇祀膜拜对象。征服不了,纳头便拜。拜鬼文化,一大特色,明明有杀父之仇夺子之恨,却仇将恩报。拜鬼的宗教,也是拜神拜物拜人,远离真神十万八千里。

   雷公村,让人谈雷色变。雷击死人,电闪雷鸣,电打五雷轰,得名“雷公坛”[15]自然村。中国宗教属于原始自然崇拜,畏惧自然,人们内心缺乏属灵的向度。雷公电母是古代中国神话传说中司闪电打雷的神。雷公是司雷之神,属阳,故称公,又称雷师、雷神。电母是司掌闪电之神,属阴,故称母,又称金光圣母、闪电娘娘。传说一女,守寡不嫁,侍奉公婆。老太婆错怪儿媳,请求雷神将“不孝”的媳妇殛死。后真相大白。雷神请求玉帝封女子为电母。从此,每当打雷,都先会有一道闪电,明辨世间是非善恶,不枉杀好人。多个村庄名电母村。

   大自然有可怖的一面。河南焦作封门村,明清建筑,阴森可怖。村内有一高宅大院,客厅内有清代太师椅。凡坐过此椅的人,都遭遇诡异事件。此地有古战场、古羊肠阪道。封门村供奉的不是佛,也不是神,而是两个诡异的偶,一对身着明代官服的男女雕像。传说焦赞、孟良两员猛将曾屯兵于此。此村因不断传出灵异事件而著名[16]。

  

   [1] “轩辕本纪”是《史记》中的一篇,记述黄帝的事迹和贡献。

   [2] 密云县委宣传部:“密云县溪翁庄镇石马峪村” 2014年3月26日,密云县信息中心网站。

   [3] http://www.tcmap.com.cn/shandong/jiaozhou_jiaobeizhen_yuhuangmiaocun.html。

   [4] “村名趣事”,“平山县王母村:王母阁下王母之乡”,2014年4月30 日爱平山网。

   [5] “村名趣事”,“平山县王母村:王母阁下王母之乡”,2014年4月29日,河北新闻网,《燕赵都市报》记者刘涛、李保健。

   [6] 高红国,“石奶奶庙的传说”,《安阳晚报》, 2011年6月11日。

   [7] 崔云胜,“从碑刻资料中探寻临泽县平天仙姑民间宗教的发展历程”,《宗教与民族》(第十辑),2016年(作者系河西学院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教授 )。

   [8] 吕文艺,“大美仙姑山”,《鄂东晚报》,2016年11月10日。

   [9] 周永慎 编著,《历代真仙高道传》,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 年。

   [10] 《入楞伽经》卷五。

   [11] 乔润令,《山西民俗与山西人》,中国城市出版社,1995年。

   [12]  [清]李绿园 著,《歧路灯》,栾星 整理,中州古籍出版社。2012年12月。

   [13] 《七曲山大庙》(下):道教名山。肃羽 张大民,“七曲山:天下第九名山的仙风道骨”, 《环球人文地理》, 2012年,第16期 。

   [14] 林移刚,“清代四川马神崇拜研究”,《兰台世界》,2013年,第18期。李琳,“从青海出土木龙马看汉代马神崇拜”,《文博》,1991年,第1期 。

   [15] 程塔宇,“令人生畏的雷公村”,《语文世界(小学生之窗)》, 2016年,第21期。

   [16] 《河南日报》记者 马如钢,“揭谜封门村”,《 河南日报》农村版, 2007年11月22日。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894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