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剑:平昌冬奥会的九个关键词

更新时间:2018-02-27 22:08:08
作者: 陈剑 (进入专栏)  

  

   2018年2月25日晚上8点18分,在平昌冬奥会组委会主席李熙范将奥林匹克会旗交给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后,北京市长陈吉宁从巴赫手中接过奥林匹克会旗,意味着冬奥会的北京时间正式开始。16天的平昌冬奥会,全球92个国家2922个运动员相聚一起,演绎了精彩纷呈的灿烂时刻。

  

   一、南北缓和

   2018年2月平昌冬奥会是在周边严峻的国际环境背景下举办的。2017年9月19日至20日,笔者应邀参加了韩国江源道政府主办的由中日韩俄四国专家参与的冬奥论坛。

  

  

   *2017年9月20日,平昌冬奥论坛,赠书《京张冬奥发展报告2016》给江源道知事

  

   此时,2018年平昌冬奥会能否如期举办,面临严峻的考验。因为刚刚不久,北朝鲜又进行了核试爆。在平昌冬奥会举办期间是否会继续核试爆,剑拔弩张的各方是否会擦枪走火,存在巨大的不确定。也正因为此,此时一些国家已表态不参与平昌奥运会。笔者在论坛上提出问题是,有无可能朝鲜半岛南北双方携手,同唱阿里郎歌以联队形式参与平昌冬奥会,我的提问得到论坛主办方的支持。2018年1月1日,北朝鲜领导人发表新年致词,发出朝韩和解的信号,以冬奥会作为和解突破点,派出代表团参加2月在韩国举行的冬奥会。北朝鲜领导人的新年致词,得到了韩国政府的积极响应。2月9日晚上,当韩国有舵雪橇运动员元润钟和朝鲜冰球运动员黄忠金共同高擎半岛旗,伴着《阿里郎》,引领着朝韩联队运动员在平昌冬奥会的开幕式上步入赛场时,得到全场长时间的掌声,这一届冬奥会仅此就已经载入史册。这是两国运动员在奥运历史上第二次携手入场(上一次是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更重要的是,这是他们第一次在奥运赛场上并肩作战。朝方在派出了运动员参加冬奥会比赛同时,还进行了多方位的外交攻势。例如,派出了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率领的高级别代表团,代表团成员包括朝鲜最高领导人的亲妹妹,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等。2月1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青瓦台会见到访的朝鲜高级别代表团并共进午餐。金与正作为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特使向文在寅转交了金正恩关于改善朝韩关系的亲笔信,并转达了他对文在寅访问朝鲜的口头邀请。此外,北朝鲜的美女啦啦队也让人们眼前一亮。还有北朝鲜演出团、跆拳道表演团等等的一系列动作。很显然,朝鲜利用冬奥会作为舞台,寻求改善同韩国的关系。这样一个举动,笔者以为应当给予积极点赞。使这届冬奥会能够正常如期顺利举办。

   与此同时,国际社会对北朝鲜行为一直保持高度警惕。这是因为,在韩国召开平昌冬奥会同时,北朝鲜正经历联合国的最严厉的制裁。2017年9月11日,联合国安理会11日一致通过第2375号决议,决定对朝鲜实施新的制裁。根据这份决议,国际社会将减少对朝鲜的石油供应,禁止朝鲜纺织品出口以及禁止朝鲜海外务工人员向国内汇款等,以最大限度遏制其核武器和导弹计划。这是2006年以来联合国安理会第九次通过针对朝鲜核导计划的制裁决定。在以住的制裁中,特别是第七轮制裁中,制裁内容已经包括:禁止朝鲜出口煤、铁、铅和海产品;禁止其他国家雇用新的朝鲜劳工;禁止他国向现有与朝鲜合资项目中追加资金,禁止与朝鲜进行新的联合投资项目。正是在联合国对北朝鲜的严厉制裁背景下,北朝鲜通过参与平昌冬奥会,试图缓和同韩国的关系以寻求突破。这其中或许也有通过参与平昌冬奥会,进而破坏安理会对朝鲜的制裁,以做实有核国家事实,迫使国际社会承认其为有核国家的图谋。如若如此,无疑是需要国际社会加以警惕的,也是包括中国政府在内国际社会强烈反对的。因为北朝鲜拥核,中国或许是最大的受害国,对中国带来的灾难实际是一个大概率事件。笔者2016年底去吉林延边调研,近年来延边经济下滑,一个重要原因是邻边国家的持续核试验和导弹发射导致无人敢来投资。

   美国副总统彭斯2月8日率美国冬奥代表团抵达韩国。他提出要警惕朝鲜借机“绑架”冬奥会。北朝鲜缓和南北关系的举动值得称颂,但要真正缓和南北关系,那就是弃核,舍此别无出路。朝鲜半岛的实质是朝美关系,如果真正想缓和南北关系,那就朝美两国能够真正座下来谈,通过实质性的接触,并围绕实质性的议题展开谈判。遗憾的是,平昌冬奥会从开幕到闭幕,朝美都派出高级别领导人参加,但始终没有任何接触。平昌冬奥运会临近尾声,2月24日,美国宣布对朝鲜设施了最严厉的经济制裁,韩美两国同时宣布,他们将在3月18日平昌冬残奥会闭幕至3月底前这段时间里,宣布联合军演具体日期。

   围绕北朝鲜拥核的问题,各方博弈如影随形贯穿于平昌冬奥会始终。随着平昌冬奥会的结束,新的博弈和角逐已经开始。

  

   二、规则博弈

   北京时间2月20日晚,这是关注平昌冬奥会的中国人观众较为郁闷的一天。平昌奥运会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A组决赛中,中国队与加拿大队被判犯规,遗憾地失去了奥运奖牌。对此,中国舆情反响强烈,普遍认为裁判判罚有误,对中国队不公。根据国际滑联官网2月21日消息,国际滑联对此事件进行了说明,并公布了作为判罚依据的图片,认为范可新在中国队最后一次交接棒时与韩国队员崔敏静的身体接触造成妨碍(impeding)犯规。视频显示中国队在最后交接时范可新很明显向内侧横向滑行,手臂挡住韩国队,确实存在犯规。短道速滑是个技术性要求很高的项目。技术发挥又受很多因素影响。此次中国短道速滑运动员先后9次被裁判判罚,中国队确实存在对技术规则理解不到位的问题。问题是,本届冬奥会的判罚尺度不一,给选手们带来了很大的困扰,这应当看作是本届冬奥会的缺陷不足。从中国队的情况看,媒体报道情况是,赛后中国队向国际滑联技术委员会提交了申诉,但国际滑联于21日对该申诉予以驳回,理由是没有在比赛结束30分钟内进行申诉。如果此事报道准确,从中国队自身找原因,说明中国队对技术规则和赛事规则都缺乏深刻了解。

   2016年巴西举办的里约奥运会时,美国队利用技术规则申诉解决女子4*100米接力掉棒的处罚,笔者在里约奥运会后撰文,“里约奥运会九大关键词”一文中专门就此事作了评说,认为加强对奥运规则的理解十分重要。笔者建议,要重视规则,利用规则。国家应该重视律师的作用,中国参与以后的历届奥运会,中国奥运团队都应配备专业律师。奥运比赛是一个国际舞台上的博弈,不仅仅需要运动员与教练的努力,也需要充分发挥律师的作用。

   无论观众和运动员,还应当有一个相对成熟的心态。中国冬奥冠军杨扬说得好,“场上有8名裁判,来自不同的国家,从我在国际组织工作多年的理解,(裁判)很难去偏袒,所以还是要理性。现在的判罚比过去更先进,更容易看清楚。我还是想请我们的队员能摆正心态,你看男子500米,我们的状态非常好”。一些国内观众,对项目对规则缺乏了解,输了就骂裁判,骂韩国偏袒,这样一种认识是有问题的。

   从本届冬奥会引起的诸多争议来看,已经制定的规则也不是尽善尽美。在女子500米、男子1500米比赛、男子1000米预赛、男子5000米接力和女子3000米接力半决赛中,就有20次犯规,所有的犯规均为阻挡犯规。20次犯规判罚给了11个不同国家的运动员,这么多的国家和运动员对规则的适应存在问题,说明国际滑联制定的项目规则有修订空间。在北京冬奥会开始前,必须将判罚尺度与即将开始的冬奥会的尺度完全一致,使运动员知道什么是犯规,教练员能够有效组织比赛,安排战术。这对中国也提出了挑战,中国应当参与规则制定。从长远发展考虑,应当通过自身努力提升中国在国际奥委会乃至各单项联合会的地位,这应是中国体育的长期战略。

   但无论中国是否能够成为规则的制定者、掌握者、主导者,是否拥有解释权,也都需要认真研究规则的变化,努力适应规则,更要尊重规则。这应当是唯一正确的态度。

  

   三、武大靖

   2018年2月22日的夜晚应当属于武大靖,2018年平昌冬奥会中国最耀眼的明星运动员是武大靖。这个23岁来自黑龙江佳木斯运动员,用两次打破500米短道速滑世界纪录夺取了这一比赛的冠军,可以说是酣畅淋漓,一骑绝尘,令守候在电视机前旁的无数中国观众兴奋无比,一扫几天来的郁闷情绪。预赛中,武大靖以40秒264打破奥运会纪录;1/4决赛他又以39秒800成绩的破世界纪录。A组决赛中,武大靖利用有利的道次和出色的起跑抢占第一位的位置,全程比赛中,武大靖牢牢占据第一位,并远远甩开了身后的两名韩国选手,没有给对手任何尝试超越的机会,最终以39秒584的成绩率先通过终点线,体现了具有超强的统制能力,为中国代表团收获本届冬奥会的首枚也是唯一一枚金牌,刷新了他在1/4决赛创造的全新世界纪录,中国男子短道速滑选手也首次站上冬奥会最高领奖台!笔者以为,更令人值得称赞的是武大靖在紧接着5000米接力赛中的表现。武大靖和韩天宇、许宏志、陈德志组成中国队在短道速滑男子5000米接力赛中又获得了亚军,为中国短道速滑平昌之行划上了较为完满的句号。如果比赛日程安排科学一些,中国队完全具备夺取这块金牌的实力。回顾一下,在短短的二个小时内,武大靖前后参加了近四场比赛(500米1/4,1/2和决赛,还有因场地问题而取消的几乎跑了全场的比赛),在消耗大量体力情况下参加的5000米接力赛,武大靖咬牙坚持,这无疑影响了水平的充分发挥。

   如何看待武大靖的成功呢?这可能是一个较为复杂的问题。武大靖的成长之路实际是一个典型的励志故事。梦想渺茫,但没有放弃,从7年前女队陪练,长距离滑不过周洋,短距离滑不过范可新,从黑龙江转到江苏,由于始终坚持,终于修成正果。这或许是其成功的关键。

  

   四、重在参与

   重在参与,是奥林匹克精神的重要内容。奖牌固然重要,但能够享受比赛,展现自身的实力,其意义可能超过获得奖牌。毕竟在奥运会上,无论是夏季奥运会或冬季奥运会,能够获得奖牌的运动员毕竟是少数。

   重在参与。人们可以从这届冬奥会非洲选手的参与理解这一精神的含义。平昌冬奥会有来自92个国家和地区的2922名运动员中。其中就有来自8个非洲国家的运动员。他们分别是尼日利亚、厄立特里亚、南非、摩洛哥、马达加斯加、加纳、多哥、肯尼亚;并有多名运动员参加了高山滑雪、越野滑雪、雪车以及钢架雪车这4个大项的争夺。虽然在没有积雪的非洲,大多数冰雪项目无法开展,这些运动员也很难获得奖牌,但他们在参与过程中感受到其中的意义。美国《时代周刊》写道,“尼日利亚队或许无法登上平昌奥运会的领奖台,但她们让全世界看到了冰雪运动这片国度所种下的种子,史诗般的成就。”

   重在参与,实际是享受比赛,人们可以从一些运动员长期坚持,感受到这一精神的意义。印度选手希瓦-卡沙万,今年37岁,从1998年长野冬奥会起,连续参加6届冬奥会,前前后后跨越了20年的时间,这份坚持尤为不易。虽然一次也没有拿到奥运会奖牌,当他冲击终点时,人们对他最后一次参加冬奥会给予热烈掌声,其重在参与的精神让人们感受到奥林匹克的巨大魄力。

中国女运动员常馨月,以第35名的身份获得了冬奥会该项目的最后一张入场券。(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858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