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啸虎:经济转型与赋予农民完整的土地财产权

更新时间:2018-02-24 14:33:54
作者: 史啸虎 (进入专栏)  
从而达到扩大内需的目的。

  

   对此,有些人可能担心,如果实行农民土地个人所有制后会否出现历史上曾经有过的所谓土地兼并等问题。我觉得,那是大可放心的。因为这在现代法治社会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说得不好听,那些危言耸听的说法不过是国内某些既得利益集团及其学界代言人用于惊吓别人和自我惊吓的一种由头罢了。

  

   在政府作为监管者而不再作为参与者超脱于土地市场交易之外后,我国完全可以像这个世界上许多先进国家那样,通过颁行新的土地管理法,以相关法律来制约那些非农用土地的交易,并对某些符合相关法律和规划的土地之非农用途交易征收相对高额的土地交易税以保障国家利益。这些做法属于政府治理方式的改革范畴,做起来我想并非难事。

  

   在地权归农后,通过政策鼓励的符合农业发展规划的低税率市场交易,有序的农用土地的向有效益的家庭农场集中也将大量出现。但这种因地制宜的土地集中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因为农用土地的逐步集中和产业化耕种正是我国现代化农业发展的需要,也是我国根据地区特点在规模不一家庭农场基础上实现农业规模化经营的必由之路。

  

   农村的土地资产和宅基地房产倘可抵押融资或交易,广大农民就不会再停留在传统的自力更生和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时代了。他们可能以个人或以合作社名义,像城里人一样历史性地拥有自己名下的可以随着经济发展而增值的资产性财产。他们也将因此而成为一个不再遭受歧视并拥有足够自尊的富足的资产所有者。

  

   农民有了这些活起来的资产,也就有了极大的再生产选择权,或加大农业投入或兴办工商企业,或就地创业或异地迁徙,体面地携家带口移居城市。这时,梦魇一般笼罩在农民头上数十年的城乡分割体制也将被彻底打破。

  

   或许,还会有人说,农民在抵押了土地或宅基地住房拿到钱后可能会胡乱花钱,吃喝嫖赌,然后又一贫如洗。这种说法更是一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无端臆测。对此,建议这些人先看看自己是不是会因为把房产卖掉了去吃喝嫖赌而流落街头?如果不会,那又有什么权利恶意诽谤他人呢?

  

   应该说,农村土地资产以及农民宅基地房产的民有化和市场化将是二十一世纪推动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一个巨大的发动机,但现在却是一个迄今深埋地下未被开发的巨大的资源。如果我们通过制度改革将这些巨量资产的完整产权按照《物权法》的按份共有原则还给农民,我国将一举解决困扰中国数十年的“三农”问题和城乡差距,并将成倍地增加我国社会的财富总量,大幅度地提高国内消费水平,从而将彻底地改变目前的那种陈旧而危险的依靠投资和出口的经济增长模式,转而走向健康的以消费驱动经济可持续发展的良性循环道路。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852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