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闫文锋 王福涛:新科技革命对我国三种专利保护客体模式的挑战

更新时间:2018-02-23 00:01:18
作者: 闫文锋   王福涛  

   【摘要】 从我国三种专利保护客体模式设置的背景入手,阐述了我国三种专利保护客体并行是为了鼓励发明创造;指出其特点是:三种客体用同一部专利法来规定、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保护对象针对的都是产品、发明和实用新型的界限比较模糊。从立法模式等三个方面分析新科技革命对三种专利保护客体模式的挑战,并提出应对之策,即现阶段对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制度进行适当调整;从长远来看,加强对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制度的研究,逐步积累条件,逐步推动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单独立法。

   【中文关键词】 新科技革命;专利保护客体;实用新型;外观设计

  

一、我国三种专利保护客体模式设置的初衷

  

   (一)整体背景

   专利法出现后的五百多年时间[1]中,世界科学技术水平取得了巨大发展,专利制度所保护客体的技术含量持续提高,涉及的范围不断扩大。世界各国的专利制度始终围绕着保护鼓励创新、促进科技发展的主旨,不断适应着国际国内政治、经济等外部环境的变化,经历了持续而漫长的改变和完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各种领域的知识产权概念以不同形式合并到专利领域,世界

   范围内专利的概念从商品制造的独占经营权扩展到诸如外观设计、植物新品种、商业方法等领域。各个国家对专利的定义并不相同,比如美国的专利类型分为发明专利、植物发明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而日本则分别立法,特许专指发明专利;实用新案和艺匠则分别对应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我国则用一部专利法,将专利权的保护客体分为发明、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虽各国专利类型划分不同,保护的客体有别,但其制度设置均适应和促进了当时的经济和科技水平,发挥了重要作用,具有相应的合理性。随着社会发展特别是新科技革命的兴起,不同专利保护客体模式和社会环境发生了变化,专利制度面临着新的挑战。

   新中国的专利制度起始于1984年,相较于西方国家动辄上百年的专利史来说,我国专利制度十分年轻,所以在法律制定之初需要参考和借鉴西方国家已有的专利制度,并结合我国实际和国际环境进行设计。我国专利法中,设置了发明、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三种专利。专利法自颁布以来虽经历数次修订,但基本类别格局没有变化,仍然是同时保护三种专利。就世界范围而言,所有国家专利制度都把发明专利作为支柱,发明专利是各国现代专利制度的核心内容,但各国对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的制度设计和具体规定则往往存在较大的差异。

   (二)我国的实用新型专利制度

   1.实用新型专利制度出现的背景

   专利制度建立之初并没有实用新型这个类别,它的诞生地是率先进行工业革命的英国,而德国在1891年颁布实施的《实用新型保护法》则标志着它走向成熟。德国的这部法律将实用物品和生产工具等小发明作为保护客体,是世界上第一部较为完备的保护实用新型的法律。日本随后在20世纪初借鉴德国的做法也建立了符合本国国情的实用新型制度,以保护创造性较低的手工业制品等。目前,全球范围内施行实用新型制度的国家和地区大约有75个,在过去一百多年的时间中,各国实用新型制度不断完善,对保护各国创新成果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由于《巴黎公约》中对实施实用新型制度没有强制规定,所以其在各国产生的首要因素是其国当时的经济政治制度、科技和工业的发展状况,以较有代表性的德国和日本为例。德国的外观设计法保护的是具有美学意义的产品形制,而发明是具有新颖性和典型技术进步特征的产品和方法,其实用新型制度的出现则晚于前二者,是针对创造性较低的实用“小发明”进行保护。德国实用新型制度不断发展完善,保护范围逐渐扩大,在德国科技和工业发展的不同阶段,其保护对象从手工工具扩展到电路设计、又扩展到几乎一切产品[2]。实用新型制度真正发挥了对发明和外观设计专利制度的补充作用,对德国各个产业的创新发展都提供了有利支撑。日本专利制度始于19世纪末,其实用新型制度始于20世纪初。其时,欧美大量先进的机械化生产方式进入日本,带来了大量的发明创造,而日本自身工业制造水平仍在学习发展阶段,在机械工业领域的创新没有欧美的多,而日美通商后建立的专利制度自然更多地保护了欧美在日的利益。为了扶持本国创造性较低的手工业产品领域的创新,日本于1905年颁布实施了《实用新案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护了包括文具、灯具在内的大量日用品和手工业品创新,为其中小企业的原始积累提供了法律制度上的支撑,推动了科技创新与进步。

   从德、日两国实用新型制度的产生和发展,我们可以看出这项制度的产生和发展有着很强的外部相关性,一个国家的工业科技水平不仅仅取决于科技含量最高的某些科技创新,更多的还是取决于许多实用有效的小发明创造支撑的平均发展水平。实用新型制度就是如此,它在不同时代保护的客体往往不是当时最先进的创新,而是创造高度没有达到发明专利要求的“小发明”,它们技术寿命短、易于快速仿制的种种特点,决定了它们必须使用一种“短平快”的制度加以保护。

   2.我国实用新型专利制度设置

   我国实用新型的制度设计与德、日两国有着很强的逻辑一致性。我国《专利法》第2条第3款规定:“实用新型,是指对产品的形状、构造或者其结合所提出的适于实用的新的技术方案。”第22条第3款规定:“创造性,是指与现有技术相比,该发明具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该实用新型具有实质性特点和进步。”从法条本身可以看出,我国实用新型的保护范围虽比德国的窄,只局限于产品的技术方案,但其创造性的要求还是比发明低的,制度保护的客体还是创造性相对较弱的“小发明”,类似于发明专利之外的二级发明保护体系。

   (三)我国的外观设计专利制度

   1.外观设计专利制度出现的背景

   外观设计保护制度产生的直接原因是商业竞争的发展,同一时间段内同一类产品不会有太大的技术跳跃,此时产品的外观形状就成了消费者挑选的重要条件,从具有美观花色图案的布料到形状新颖使用顺手的工具,外观独特的产品更加吸引眼球。外观设计在商业竞争中起着显著作用,使得如何保护设计不被抄袭从而保持竞争优势显得尤为重要。政府为了鼓励和保护创新,将一定的垄断权赋予创新外观设计的拥有者,外观设计保护制度随之出现。其诞生于14世纪的比利时和意大利地区,成型于法国,而后英、美、德、西、日等国也相继颁布法规或开始施行外观设计保护制度。外观设计保护制度产生和发展的历程几乎就是商业社会发展的历程。19世纪末,《巴黎公约》又明文将外观设计确定为工业产权的一种,即工业品外观设计,公约签订国必须对外观设计进行保护,此举更是加速了外观设计保护制度在世界范围内的推行,全球范围内约有170多个国家和地区对外观设计给予了法律上的保护。

   时至今日,商业竞争更加激烈,外观设计的地位更是举足轻重。例如,英国50%以上的公司在重视和采用设计后,营业收入、产品利润和公司竞争力显著提升,英国成长快速的公司中高达95%在开发新产品时注重设计的采用。[3]在这种现实条件下,外观设计保护制度改进的脚步并没有停歇。各个国家都对外观设计保护制度进行了适应本国国情的修改和完善,例如,日、韩两国对外观设计专利单独立法保护,日本对外观设计进行实质审查,韩国则是登记制与实质审查并存,美国则保护产品的部分外观设计等。

   2.我国外观设计专利制度设置

   我国《专利法》第2条第4款规定:“外观设计,是指对产品的形状、图案或者其结合以及色彩与形状、图案的结合所作出的富有美感并适于工业应用的新设计。”同时规定,对外观设计专利的审查施行初步审查制。自新中国专利制度实施至今,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法律法规的不断完善,我国的外观设计专利在三十几年的时间里得到了迅猛发展,近年来每年的外观设计专利申请量居世界第一。

   (四)我国三种专利类别并行的原因及特点

   1.我国三种专利类别并行的原因

   我国在改革开放之初开始酝酿和建立专利制度,当时整体发展水平不高,科技创新能力较低,而且法制体系尚不完备,所以专利法立法带有很强的时代性。我国在对专利制度进行充分研究后,借鉴了当时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相对成熟和完备的制度设计,将发明、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作为专利法保护的三种客体,以图全面保护各个产业的创新成果。同时发明和实用新型对发明创造的创造高度上的要求有所区别,构成了具有一定层次的保护体系。但是我国当时的创新成果以小改动、小创新居多,革命性创造少之又少,从中国国情和国内科技发展水平角度考虑,为了激励广大民众的创新热情,我国在制度设计上,将发明创造定义为发明、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在同一部专利法中加以规定和保护。为了让创新主体尽快得到激励和反馈,除了发明专利外,另外两种都在审查中采用初步审查制,这种方式使得申请程序比较简单、申请人花费比较少、获得专利授权比较快速,整个流程简便快速。在三十多年的实践中,这种三类专利并行的制度发挥了各自的作用,为我国广大中小企业和各行业发展提供了相应的制度保障。

   2.我国三种专利保护客体并行的特点

   与国外专利制度相比,我国三种专利保护客体的并行具有其独特的特点。

   一是三种专利保护客体在同一部专利法中加以规定。大多数国家都是分别立法保护三种专利类别。二是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保护对象针对的都是产品。根据我国专利法的规定,此二者保护的创新都是针对产品的具体技术方案和外形的创新,特别是实用新型保护的范围比发明窄很多。三是发明和实用新型的界限比较模糊。因为它们在我国都统称为专利,创造性上的区别仅仅是依靠法条中“突出的”“显著的”等定语进行规定,公众容易产生误解,且审查执行存在弹性空间,不定期的审查标准更改,会降低专利行政部门的制度延续性和公信力。


二、新科技革命对我国三种专利保客体保护模式的挑战

  

   (一)新科技革命对知识产权制度的挑战

   回顾人类历史,科技的变革是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而知识产权制度的历史则是社会制度对科技变革的积极回应。自第一次科技革命以来,科学技术成为了生产因素中的稀缺因素,新科技的掌握者在生产和竞争中具有强大的优势。要引导新科技合理使用并发挥积极作用,需要国家作出一种制度性安排,知识产权制度就应运而生。开始阶段,知识产权制度的主要作用是界定技术水平和确定技术归属。随着科技变革的接连发生,全球商业贸易的持续发展,知识产权制度又进行了几次变革,国际范围内的知识产权共识和条约逐渐形成。知识产权制度不断适应着科技发展和当时的生产力水平,激发了不同历史时期人们的创新热情,促进了商业发展。

20世纪后半叶至今,以电子技术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为代表的第五次科技革命,大大推动了人类社会的发展。到20世纪末21世纪初,第五次科技革命接近尾声,新科技革命呼之欲出。以互联网技术、可再生能源技术、生物医学技术等方面为代表的各个高新技术领域在过去短短几十年之内得到了快速发展,有专家预测新科技革命将会在这些领域发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8501.html
文章来源:中国法学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