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江晓原:《银翼杀手2049》六大谜题——电影文本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

更新时间:2018-02-06 21:23:54
作者: 江晓原 (进入专栏)  

   这个问题会直接影响我们对K身份的判定,所以需要认真寻求答案。

   直接引发这个问题的,是影片中K和他女上司的一次谈话。女上司对K说:“你没那玩意儿(指灵魂)不也活得挺好吗?”本来K领受了指示正准备离去,已经走到办公室门口了,听到女上司这句话,他停了下来,一脸受伤的表情,若有所思,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默默离去了。这个细节表明,当时人们普遍认为复制人是没有灵魂的,但是K对这个判断已经有了怀疑。

   要推测K有没有灵魂,一个路径是注意他的虚拟女友。在《银翼杀手2049》中,K的虚拟女友乔伊很引人注目。她是一个人工智能,她照顾K的生活,为讨K的欢心而梳妆打扮,甚至替K找来妓女充当自己的肉身,好让K享受到真实的性爱。她在用餐时拿起来准备念给K听的书是纳博科夫的小说《微暗的火》,而K每次出任务后回到局里都要接受的测试中念的句子就出自《微暗的火》。如果说这些无微不至的体贴关爱都是人工智能的设定,那么当乔伊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弯下腰来匆匆对被打倒在地的K说了“我爱你”三个字,就很像是有“灵魂”的样子了。

   另一个可供推测的例子是被K猎杀的Nexus-8型复制人莫顿,他能够激于义愤而出手救助那对母女,在面临猎杀时又能够感念“奇迹”而视死如归,怎么能说他没有灵魂呢?

   如果连虚拟女友和低型号的复制人都可能有灵魂,那么K比他们更高级,K有灵魂也就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了。

   再进一步看,“灵魂”本来也缺乏明确的定义,它经常和“自由意志”联系在一起。我们不妨将“K有没有灵魂”这个问题平移为“K有没有自由意志”,这两个问题具有类似的意义,但是平移后我们就可以从影片情节中得到更多的证据了。

   女上司严令K去找出瑞秋的孩子并且杀掉,K在追查时逐渐发现自己很可能就是瑞秋的那个孩子,但他并未自杀,而是向女上司汇报称自己已经“了结”了此事,所有的证据他都已经烧毁,只留下他找到的一只婴儿穿的小袜子交给了女上司。显然,K没有不折不扣地执行上司的命令,而且向上司闪烁其辞并隐瞒了部分真相。他这样做,当然说明他已经具有自由意志,而一个具有自由意志的人怎么可能没有灵魂呢?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K有灵魂。

  

谜题五:斯泰琳的身份之谜

  

   在《银翼杀手2049》中,神秘女子斯特琳是一个重要人物。她有先天生理残疾,必须在无菌环境中才能生存;同时她又具有超能力,她擅长制作专供复制人用的植入记忆——此物在1982年《银翼杀手》中已经出现,每个复制人都会被植入一段记忆,以便自己有一个能够言之成理的前世今生。斯特琳长期向Wallace公司提供植入记忆。

   但是随着故事的推进,观众逐渐明白,斯特琳就是当年戴卡和瑞秋生的孩子——所以她实际上就是密谋反叛的复制人暗中传说的那个“奇迹”。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如果斯特琳真是戴卡和瑞秋的女儿,那她怎么可能安然无恙地长大,并以制作植入记忆著称于世呢?

   从影片中的情节来看,人类政府即使知道斯特琳的存在,肯定也不知道她的身世。女上司在得知瑞秋当年曾生过一个孩子时那样惊恐,严令K去杀人灭口,直接说明了这一点。

   影片《银翼杀手2049》中的世界,实际上有三方势力:人类政府、Wallace公司、密谋反叛的复制人,这三方势力的利益和诉求当然不可能一致。所以即使人类政府不知道斯特琳的身世,Wallace公司却未必不知道,但公司即使知道也没有必要向政府通报——她既然是公司特殊制品的长期供应商,向政府通报她的身世显然对公司有害无益。而在密谋反叛的复制人那里,斯特琳的身世至少在高层是一个意义重大的惊天机密。

  

谜题六:K是戴卡和瑞秋的儿子吗?

  

   现在我们终于兵临城下,进攻到了影片《银翼杀手2049》最诡异的堡垒面前。

   K奉女上司之命调查当年瑞秋生孩子的事件,他发现在历史记录中,瑞秋生下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是双胞胎。K还和他的虚拟女友一起查看了相关记录,确认他自己就是那个男孩。也就是说,K是人类戴卡和复制人瑞秋的混血后代。这件事让他的虚拟女友极为兴奋,她说你既然是“真的”人,就应该有一个人类的名字,她给K起的名字是Joe。

   另一个可以验证K身份的重要情节,是K去找斯特琳,请她检测他自己关于小木马的儿时记忆是被植入的还是原生的。K的这段记忆让斯特琳泪流满面,她非常肯定地告诉K,这段记忆是原生的,这使K确信自己是戴卡和瑞秋的孩子。斯特琳的热泪可以解读为,她不仅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世,现在也知道了K的身世。

   再往后,K找到了隐居多年的戴卡,本来应该是父子相认的温情时刻,两人却先拳脚相加打了一架,原因是K怨恨戴卡当年无情无义抛弃自己和母亲。戴卡向他解释,这是反叛组织为了更好地保守这个惊天秘密有意这样安排的,并非自己无情无义。于是面对Wallace公司派来的杀手,父子站到了同一战线。

   戴卡的解释无疑表明,他已经和密谋反叛的复制人站在了同一战线,这一点和1982年《银翼杀手》的故事情节有着完整的逻辑传承——在2019年的那个夜晚,戴卡在追杀复制人的过程中反思使命,三观尽毁,最终和他相爱的复制人瑞秋遁世隐居。所以此时父子联手对抗公司杀手,意味着K也站到了反叛的复制人一边。

   本来故事讲到这里,应该已经没有什么谜题了。不料影片安排了反叛复制人的女首领出来救K,让女首领一举颠覆了K前面对自己身世的步步认知。她告诉K:你根本不是戴卡和瑞秋的孩子,你就是一个复制人,所有你追查出来的身世信息,都只是我们为了保护“奇迹”而散布的烟幕!K听后几乎崩溃。

   从网上的评论看,几乎所有人都认同了反叛女首领的说法。许多人看到这里,就被这个所谓的“剧情反转”震得五迷三道,开始顶礼膜拜起来。

  

   所谓的“剧情反转”并不存在

   但是这些膜拜者看来都没有注意到,这样的“反转”会产生严重的矛盾。

   女首领曾对K强调:保护同类是我们人性的最高表现。既然如此,如果她对K所说的“你的身世只是为保护斯特琳而散布的烟幕”是真的,那就意味着他们反叛组织不惜利用甚至牺牲一个同类(K)来保护斯特琳的身世秘密——如果K被政府认为是戴卡和瑞秋的孩子,他必遭追杀,这不是公然违背女首领自己刚刚宣示的理念吗?

   更严重的问题是,女首领接着居然命令K去杀掉戴卡!理由是戴卡已被Wallace公司抓捕,会被利用来要挟我们。这个命令的荒谬显而易见:第一,戴卡的忠贞毫无疑问——他早已成为复制人反叛组织的一员,而且还是“革命女神”斯特琳之父,很难设想他会甘心被敌人利用;如他不从,最多有死而已,用得着让“革命同志”去杀害他吗?第二,K此刻的身份还是朝廷鹰犬,他能接受女首领的命令吗?刚刚他自认是“革命女神”的同胞兄弟、“女神之父”的亲生儿子时,倒还有一点可能,可是女首领已经一举击碎了他的自我认同。何况在这种认同中,要他去杀害生父,也是荒谬绝伦的。

   所以,女首领的这个命令,只能理解为一个测试。测试什么呢?很简单,测试K有没有自由意志。如果他有自由意志,他就不会去执行这个极为荒谬的命令。事实上K没有执行这个命令——他不仅没有杀戴卡,反而救了他。因此K通过了测试。

   既然荒谬的命令是测试,那么前面对“K是戴卡和瑞秋之子”的否认也就难以置信了。这个否认只能理解为测试的一部分,或是为测试命令服务的。

   因此,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确信:K就是戴卡和瑞秋之子。

  

   K的使命:对谜题六的进一步申论

   上面对谜题六的解释,特别是对“剧情反转”的否定,会让一些“反转”的膜拜者不服或不爽,所以需要更多的旁证和解释,比如,K为什么需要被测试?

   在好莱坞科幻电影中,有一种常见的桥段:一个有着不同凡响的能力、际遇或身世的角色,比如《黑客帝国》中的尼奥具有徒手挡住子弹的大能,《阿凡达》中的萨利成为纳威人首领之女的爱人,在《银翼杀手2049》中则是K作为人类和复制人唯一的男性混血后代。这样的角色,通常都有重大使命,他们的使命往往也是类似的:反叛到敌对阵营中成为首领,带领他们走向胜利——实际上他就是救世主。比如尼奥本是虚拟世界的顺民,后来成为反抗组织的首领;萨利本是人类侵略军的战士,后来成为纳威人的首领,打败了人类侵略军。所以《银翼杀手2049》中的K,其实就是《黑客帝国》中的尼奥,就是《阿凡达》中的萨利。而反叛组织在将这样的角色奉为首领之前,都必然要对他们进行测试。

   其次,反叛组织暗中保护两个未来的领袖人物,并让他们分别成长,在科幻影片中也是有桥段的。《银翼杀手2049》中的K和斯特琳这对兄妹,就好比《星球大战》中的兄妹天行者卢克和莱阿公主。所不同的只是卢克有成长过程(毕竟《星球大战》系列有8部之多),而K的武功在出场时已经被训练好了。

   那么K的使命是什么呢?当然就是在《银翼杀手》系列作品的下一部中成为复制人反抗军队的统帅——女首领告诉K,这样的军队已经暗中组织起来了。这下一部作品的名字也不难猜测,它应该是类似《银翼杀手:终极之战》这样的片名。

  

   理顺后的《银翼杀手》系列作品故事梗概

   2019年,人类银翼杀手戴卡在追杀反叛复制人时,经过反思,没有彻底执行使命,而是和他所爱的复制人瑞秋遁世隐居。不久戴卡和瑞秋生下了一对男女双胞胎,此事被称为“奇迹”,成为反叛复制人组织高层的机密,也是他们的精神支柱。男孩长大后成为新一代银翼杀手K,女孩则成为制作植入记忆的专家斯特琳。

   2022年,反叛复制人策划实施了“大停电”,使得Nexus-8型复制人得以在人间隐名埋姓生存下去。人类政府遂下令禁止复制人的生产。

   2036年,Wallace公司的Nexus-9型复制人获准生产。

   2048年,隐居的反叛复制人莫顿身份暴露。

   2049年,银翼杀手K奉命追杀莫顿,由此发现了“奇迹”,并发现自己就是“奇迹”中的那个男孩。《银翼杀手2049》结尾时,K通过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的艰难测试;在“斯特琳研究所”,老年戴卡和一双儿女热泪相逢,他们已经准备好为未来的复制人反抗大业高举义旗。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8294.html
文章来源:《读书》2018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