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秦前红:地方人大专门委员会的功能设计及其监督实践

更新时间:2018-02-05 10:06:44
作者: 秦前红 (进入专栏)  
实行集体决策制。集体决策的方式是会议。因此会议质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专门委员会的工作质量。开好会需要有一个好的议事规则。例如,会议召开的人数要求、列席单位、纪律规范、发言要求、公开情况、表决机制等。但是在这些方面,各地专门委员在会议管理上比较随意,没有形成良好的会议议决机制。

   (五)建立专门委员会和代表、群众长效沟通的渠道和路径

   选好监督议题是提高监督质量的关键。而选题则与专门委员会是否了解事情、民情有直接关联。专门委员会开展监督工作的力量源泉来自代表和群众。因此,专门委员会除了认真研究和答复代表建议批评意见、参与办理人大信访案件外,还应当建立定期的会见代表和群众的工作制度。其实,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完善过程中,对此是有所探索的,例如提出了“完善代表参与常委会、专门委员会工作的机制”,以及“邀请更多代表参加执法检查、立法调研等活动”的具体举措。[22]对此,地方人大在实践中同样有更为明确的规则,例如《黑龙江省人民代表大会专门委员会工作条例》22条规定,建立联系代表和代表参与专门委员会工作的机制。根据需要邀请有关代表列席专门委员会会议,听取意见和建议。专门委员会组织活动,根据需要邀请相关领域的代表或者专家参加,听取意见和建议。对于此类做法需要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六)加强规范性文件备案审查工作

   规范性文件备案审查既是工作监督也是法律监督。目前,社会对公民、法人和社会组织有权提起常委会审查政府颁布的规范性文件普遍认知度不高,从广州市人大常委会的情况看,十四年来只有一宗。这与各地常委会不敢于宣传,不敢作为有很大关系。同时,各地常委会对报备的规范性文件主动审查也不普遍不积极,只备不审基本是一种常态。建议各地加强对监督法备案审查的宣传,鼓励公民、法人和社会组织提起备案审查的申请,同时,制定备案审查规则,由专门委员会定期开展对报备规范性文件的主动审查。

  

   注释:

   [1]参见封丽霞:《人大主导立法的可能及其限度》,《法学评论》2017年第5期。

   [2]参见韩大元:《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之宪法地位》,《法学评论》2013年第6期。

   [3]蔡定剑:《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244页。

   [4]《监督法》中关涉地方人大监督权的制度安排及其运行中的理论与实践问题,可参见秦前红等:《地方人大监督权》,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第134—143页。

   [5]参见秦前红、王宇欢:《特定问题调查制度研究》,《中国地质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6期。

   [6]例如在天津大爆炸事故发生后,便有较多的民众建议全国人大组建“天津爆炸事故调查委员会”,通过启动人大特定问题调查以揭示真相并追究责任。参见谢文英:《启动人大特定问题调查,离我们有多远》,《检察日报》2015年8月24日。

   [7]张光旭:《对强化规范性文件备案审查监督的思考》,《人民代表报》2014年5月10日。

   [8]田纪云:《人大常委会在实施监督权方面把腰杆子再挺硬一点》,田纪云:《田纪云文集》(民主法制卷),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5年版,第171页。

   [9]参见余跃进、黄书祥:《地方人大专门委员会工作机制研究》,《楚天主人》2014年第8期。

   [10]参见尹中卿:《中国人大组织构成和工作制度》,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0年版,第175-176页。

   [11]王汉斌:《王汉斌访谈录——亲历新时期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2年版,第219页。

   [12]范兴元:《湖北省人大常委会理论研究课题集》(2006年卷),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7年版,第255页。

   [13]参见李林、田禾:《中国法治发展报告(2015)》,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年版,第340页。

   [14]崔珍洽:《对人大执法检查中所存在问题的分析与建议》,《吉林人大工作》2008年第8期。

   [15]参见霍薇、殷洁:《某人大研究之道成人大履职之事——全国部分省(区、市)人大研究工作座谈会综述》,《人民代表报》2012年5月12日。

   [16]刘松山:《专门委员会为何不能行使立法权和监督权》,《法学评论》2000年第4期。

   [17]参见温辉:《政府规范性文件备案审查制度研究》,《法学杂志》2015年第1期。

   [18]湖北市宜昌市人大常委会课题组:《地方人大工作机制研究》,《人大研究》2014年第1期。

   [19]胡爱斌:《关于人大常委会委托专门委员会听取和审议专项工作报告的思考》,冼庆彬主编:《创新人大工作,增强履职能力》,广州出版社2013年版。

   [20]参见王桦宇:《论人大预决算审查监督权的实质回归》,《法学评论》2017年第2期。

   [21]参见《广州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关于设立预算工作委员会的决定》,《广州日报》2012年10月31日。

   [22]张德江:《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工作报告(二〇一四年三月九日)》,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877页。

  

   秦前红,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

   来源:《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18年第1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826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