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潘祥辉:嵌入新场域:股改上市对传媒业单位体制的改造及影响

——以浙报集团的上市与转型为例

更新时间:2018-02-02 17:21:18
作者: 潘祥辉 (进入专栏)  
事无巨细地计划、安排、处理媒体人事、财务、生产、分配。党委、政府与媒体之间责、权、利关系不清。媒体和从业人员无法按新闻规律工作,成为按长官意志办事的“工具”。[17]而转企改制的过程就是使媒体日益“去单位化”。在这个过程中,媒体从组织结构、治理架构、决策程序及与上级领导单位的关系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浙报集团的改革也是如此,其转企改制以及上市的过程,就是一个日益市场化、企业化的过程,也是一个脱离传统单位体制的“去行政化”的过程,这一过程也使媒体的功能与行为都发生巨大的变化。

  

   (一)蜕变:浙报集团的股改上市历程

  

   “浙报传媒”实际控制人浙江日报报业集团,其前身是诞生于1949年的浙江日报社。作为中共浙江省委的机关报,和其他党媒一样,《浙江日报》长期以来都是党的喉舌机关。1978年以后,随着中国报业改革的启动,浙江日报也推行了企业化管理,随着改革的深入,浙江日报的“企业化管理”也经历了逐步深化,逐步演变的过程。

  

   2000年6月25日,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正式挂牌成立。也正是从这时开始,浙报集团开始了探寻“传媒控制资本、资本壮大传媒”的发展之路。2002年,浙江日报报业集团启动了“事转企”等一系列的体制改革,确立了企业法人地位。从这一阶段到2011年上市,可以看作是浙报传媒上市前的转制或股改阶段。这一阶段的改革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的改革完成了报业集团从事业法人向企业法人的转变,以“两纵三横”管理架构的确立为标志。2002年8月5日,中共浙江省委宣传部下发《关于同意组建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批复》(浙宣复[2002]51 号),同意组建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这即后来上市公司“浙报控股”的前身。从制度改造角度看,组建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浙报集团“股改”过程中的重要一环。在这一改制过程中浙报集团建立了党委领导和法人治理结构相结合的领导体制,即实行了党委领导下总编辑负责宣传业务、总经理负责经营业务的领导体制。并在集团层面实现了办报和经营的分线运作,这是迈向集团上市的重要步骤。到2003年,随着浙江省被列为全国文化体制改革综合试点地区,浙报集团全面推行“一媒体一公司,两分一本帐”的微观运行机制。在集团层面对应设立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同时,还在单个媒体层面将各媒体的经营性资产剥离开来,分别组建媒体经营公司。改制过程中浙报集团首创的“一媒体一公司”具有重要的制度变迁意义,正如浙报集团原总经理王一义所认为的:“单个媒体成立经营公司的独特意义在于,从体制上建立起了适应不同媒体特征的市场主体,解决了集团和子报间统分结合的问题,最大限度地实现了媒体内采编、广告、发行、印务等资源的整合,加强集团内差异化较大的不同媒体品牌建设。”[18]以此为标志,浙报集团“两纵三横”的集团宏观管理架构逐渐确立。[19]

  

   第二阶段的改制实现了从报业集团从“企业法人”到“控股公司”的战略转型,以“浙报传媒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成立为标志。2009年初,浙报集团成立了“钱江报系”,这是集团内部以品牌媒体为龙头,以产权为纽带的二级集团,是“一媒体一公司”体制架构的进一步深化。[20]在这个阶段的改制转轨过程中,浙报集团也开始了多元化经营和资本化运作。2009年,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更名为浙报传媒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浙报控股成为统筹运营传媒资产、拓展产业空间的全新市场主体。

  

   2010年10月,浙报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浙报传媒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启动与上海白猫股份有限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经过重组,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浙报集团。2011年9月29日,浙报传媒成功借壳上海白猫正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国内首家实现经营性资产整体上市的省级报业集团。至此,浙报集团完成了从事业单位到传媒企业再到上市公司的转型与变迁,成功地登陆了证券市场,与其他上市企业站在同一水平线上。正是在这个股改上市的过程中,浙报集团再造出了一种新的体制和机制。

  

   (二)嵌入:作为一种体制改造的“上市”

  

   改制的过程是即市场化的过程,而市场化即融入市场网络的过程,在这一个过程中,媒介的体制必然受到市场网络的改造和形塑。经济社会学者Capmpbell,Lindberg和 Hollingsworth指出:“任何企业组织为了开发、生产和营销其产品和服务,必然要卷入产业中的社会交换关系网络之中,产业的治理结构就是表现为在集结层面为管理这些关系而作出的制度安排。”[21]为了“上市”就必须改制,而通过一步步地改制,浙报集团终于建立了较为规范的治理结构,为上市铺平了道路。笔者认为,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看上市对浙报集团体制改造的意义。

  

   1.上市对浙报集团“两分开”的制度化改造

  

   早2004年前后,按照“一媒体一公司”的理念,浙报集团就根据中央政策,将《浙江日报》、《钱江晚报》等15个系列报刊进行了采编与经营的“两分开”,各报纸与采编有关的业务与资产留归相应报社管理;而广告、发行、印刷等报刊经营业务则由各媒体公司具体经营。然而,这种“两分开”是低层次的,没有制度保障的。在与白猫股份重组前,浙报集团虽然建立了各个媒体公司的经营性业务运作平台,但采编与经营并没有真正分离,两者之间缺乏制度性的安排。直到2010年10月后,为了达到上市公司的要求,浙报集团对采编与经营“两分开”才进行更为明确的制度化安排,明确了关联交易的定价政策和定价依据。2010年10月,浙江日报新闻发展有限公司、钱江报系及其子公司今日早报有限公司等分别与浙江日报报业集团签订了《授权经营协议》和《广告收入分成协议》;与此同时,浙报集团下面的9家地市级报业有限公司也分别与相应的事业法人—报社签订了《授权经营协议》和《广告收入分成协议》。通过这两个协议使“采编”与“经营”在财务上实现了“分家”。2011年4月18日,浙江省委宣传部下发《关于浙江日报报业集团宣传业务与经营业务“两分开”中广告收入分成方式的批复》(浙宣复[2011]10号),对这种分成模式的合法性进行了确认。这种“两分开”显然是为了达到上市公司的要求,符合证券市场的相关规定。但从媒介制度变迁的角度看,这种制度化、契约化的“两分开”对浙报集团的体制改造是十分彻底的。采编经营两块不仅财务上分开,人员类属分开,甚至办公的物理空间(办公楼和电梯)都是分开的。这种改革的彻底性显然是其他“非上市”媒体的改制所达不到的。制度化的采编与经营的“两分开”后,采编部门更加独立,其日常业务运作资金来自于相应经营公司的广告分成,本身不用从事经营性业务,浙报集团对其也无盈利要求。经营的归经营、采编的归采编,各自实现了契约化基础上的“自治”。这意味着在这种“两分开”的制度设置上,浙报集团变得更为规范了。

  

   2.上市对人事体制的“去单位化”改造

  

   人事体制改革是传统媒体改革中的“硬骨头”。在传统的单位体制下,报社员工都是事业编制。虽然和中国其他媒体一样,浙报集团在改制启动后按照“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的原则冻结了事业编制,但“同工不同酬”的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同一单位内员工按照有无“编制”,被划分为三六九等。正如原南方报业集团老总范以锦说的:“‘两分开’之后,在同一个报刊社内一般都存在着事业编制、企业编制,事业编制把得紧一点,企业编制松动一点,职工的身份有固定工、合同制工,紧密型聘任制人员、次紧密型聘用人员、松散型聘用人员、临时聘用人员等多种用工制度。其实这种情况在‘两分开’之前就有,只是‘两分开’之后愈加突出了,给管理带来诸多不便,而且不利于内部人才流动。”[22]浙报集团这种用人制度上矛盾在股改上市的过程得到进一步的改革。为了达到上市公司的要求,浙报集团在重组之际对人事体制进行了更彻底的改革。根据公开批露的资料,2011年重组前浙报集团共有员工总数约为4500人,重组中拟置入资产范围内各单位员工总数约为2700人,重组涉及到“事业编制人员”300多人。怎么办?为了上市,必须拿出新办法。经过讨论协商,浙报集团最终采用了“人随资产业务转”的办法,对涉及重组上市范围内的事业编制职工分别采取重新吸纳安置、离岗退养、自谋职业、待聘等途径进行安置。至2011年上市前,浙报集团拟置入资产范围内各单位涉及转换身份的职工全部安置完毕。原事业编制人员拟进入上市公司工作人员全部转换为企业身份,并已经与拟置入资产范围内各单位重新签订劳动合同,建立了规范的劳动关系。[23]虽然这个过程非常不易,但比之之前的“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的模式,浙报的上市重组对人事体制的改革力度更大,也更为彻底,它解决了媒体集团内长期存在“两种身份”的双轨制模式,使单位时代的“事业编制”在上市公司中彻底退出,媒体的用工制度与其他上市企业进一步齐平。这种人事体制改革也给浙报集团的薪酬体制改革带来了契机,有利于建立有效的激励机制,吸引人才。事实上,2011年上市以后,浙报传媒的人事制度改革继续深化,并逐步建立起市场导向的选人用人和激励约束机制。从2015年,浙报集团出台了《互联网技术人才管理办法》,按市场薪酬招聘技术人员,同时对互联网人才实行5%-10%的年淘汰率。[24]这些打破“大锅饭”,高薪挖人的做法是前“单位体制”时代无法想象的。

  

   3.上市对法人治理结构的进一步优化

  

   上市之前,尽管浙报集团的法人治理结构已经改造和完善,但离上市公司的要求还有一定的距离。上市重组时,浙报传媒按照《公司法》、《证券法》、《上市公司治理准则》、《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等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的要求,进一步完善了公司的法人治理结构。2011年上市前夕,公司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股东大会议事规则》、《董事会议事规则》、《监事会议事规则》、《独立董事工作细则》。第六届董事会第三次会议则审议通过了公司《战略与投资委员会工作制度》、《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工作制度》、《提名委员会工作制度》、《审计委员会工作制度》、《关联交易控制委员会工作制度》、《内部审计制度》、《关联交易决策管理办法》、《总经理工作细则》、《子公司管理制度》、《对外投资管理制度》、《重大信息内部报告制度》、《董事会秘书工作细则》、《信息披露制度》、《投资者权益保护制度》等。通过这一系列制度建设,浙报传媒基本构建起了以股东大会为权力机构、以董事会为决策机构、以监事会为监督机构、以管理层为执行机构的公司治理结构。

  

  

   资料来源:浙报传媒官方网站(2011年12月)

  

通过些制度设计,传统报业集团的“公司化”更为彻底,治理结构也日益完善。因为上市,一些长期困扰传媒组织的体制和机制障碍被搬除。这一点也如同为上市公司的北青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孙伟所指出的:北青传媒上市后给北京青年报社带来的改变表现在管理制度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821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