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哲:人工智能时代的政务智慧转型

更新时间:2018-02-02 17:15:41
作者: 何哲  

  

   摘要:当前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发展和广泛应用使得人类逐渐走入人工智能时代。人工智能技术对传统人类社会的冲击是广泛而全面的。其在根本性的人类主体性方面,对以自然人为主体构成的整个人类社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对行政体系而言,其影响同样是巨大的,包括对传统政府的主体、行为模式、组织运作等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本文从知识管理的角度出发,将政府视为一种公共管理的智慧集合,分析在人工智能不断渗入的情况下,传统政府如何从单一的自然人的政务智慧集合逐渐演化为人机高度融合的泛政务智慧体系。本文认为,人工智能是人类文明的一次巨大飞跃,其在巨大机遇的同时蕴含的风险,意味着人类本身文明形态的升华,最终形成人与人工智能密切融合的新的社会文明形态,而传统的行政体制也将形成新的人机高度融合的新形态。

  

   关键词:人工智能;政务;智慧;转型

  

   作者简介:何哲(男,1982-)陕西西安人,博士,现为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副研究员,国家战略研究中心秘书长,研究方向包括网络社会治理;行政体制改革;国家发展战略;经济与制造业服务化等。

  

   当前,伴随着人类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人类在经历过网络、大数据所带来的巨大冲击后,又迎来了人工智能技术的迅速发展和逐渐全面应用。网络技术普及于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大数据技术推广于2010年后,而在此后的一个十年,人工智能又进一步迅速展开。在人类的发展历史上,人类社会从未有过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受到如此密集的技术冲击。而与此相对应,人类社会也不断的进行社会转型和组织形态调整。政府作为传统社会所演化形成的巨大的社会组织形态,在整个社会面临重大转型时,必然要产生同样的实质性适应转变。2016-2017年,美、中两个大国相继发布了自身的人工智能战略规划[[1]-[2]],标志着人类社会体系已经高度重视人工智能带来的发展机遇与挑战。

  

   虽然人工智能技术的迅速发展是近年来的事,但对于人工智能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和冲击的思考和担忧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人类自古以来,就有自己成为造物主的动机和理想。人工智能对于传统的行政体制而言,其高度的信息与决策判断能力,对于提高政府的绩效,是具有显然的促进作用的。而其所具有的对人类思维的替代,则又显然会影响到传统人类组织个体的人的主体性[[3]]。目前的研究,则在这两者之间摇摆。从文明进化的角度,人类本身或许是一种智慧和知识的载体,政府则是关于公共管理事务的知识与智慧集合。从知识的角度,人类行政体制从传统的基于自然人到人工智能时代的人与机的结合,可以看成一种知识集合载体和组织形态的转型,最终意味着人类文明本身的升华。

  

   本文就是对这一正在和未来发生的历史进程进行探讨,试图从三个层面揭示:人工智能时代的阶段性和对社会转型的促进作用到底是什么?从知识管理的角度,人工智能时代将意味着传统行政体制作为智慧载体产生何种的转型?在这样的转型面前,人类社会应该采用什么样的态度和策略?

  

   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与社会转型

  

   人类对于机器智慧的追求已经是很长历史的事了,早在3000年前中国古代典籍《列子·汤问》就提到一个叫偃师的工匠制造了一个能歌善舞的机器伶人。在西方,在十五世纪达芬奇的著作中,就提到了类似机器人的设计。而在工业革命之后,利用机械,人类制造出了机械式计算机,不但可以做加减法,甚至可以替代人类从事复杂的微积分运算。人类真正开始人工智能的设计,是自二十世纪后,电子计算机的发明,人类才找到利用逻辑电路,进行大规模构建逻辑运算体系的渠道。本质上,计算机就是人工智能的产物。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计算机与人工智能同步兴起,图灵提出了图灵测试,最早的人工智能设计语言LISP也被设计出来。在科学计算、电子游戏等领域,早期的人工智能取得了一定的进展。日本在八十年代初甚至提出要制造第五代计算机的目标,其核心就是要构建与人类一样思维能力的人工智能计算机。然而早期的人工智能探索受制于硬件能力和软件体系的制约,始终无法形成关键的突破。

  

   进入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网络的迅速发展和应用,促进了整个信息技术的提升,对于人工智能技术也产生了实质性的推动。体现在三个层面:一是网络技术构建了新的提升运算能力的渠道,用网络计算将更多的计算机连接在一起,从而理论上能够无限扩展网络的运算能力;二是网络拓展了对真实世界的数据化活动,产生了大量的大数据,对海量数据的分析,促进了对人工智能的需求;三是网络促进了统一的人工智能平台的构建和泛化应用,通过网络,任何接入网络的设备都可以使用网络化的人工智能接口,从而促进人工智能使用的通用化和简易化。以上的三个层面的共同作用,极大促进了整个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和在社会的应用普及。截止目前,在人工应答、搜索引擎、图像识别、无人驾驶等各领域,都可以看到人工智能的应用[[4]]。

  

   然而从人工智能的角度,目前人工智能的应用仅是停留在相当粗浅的阶段,人工智能技术本身也并不成熟。学术界将人工智能的发展大体划分为三种阶段,即弱人工智能阶段、强人工智能阶段、超人工智能阶段[[5]]。在不同的阶段,人工智能将不同程度的嵌入社会,并对社会组织与形态产生不同的影响。

  

   1.弱人工智能阶段的社会转型

  

   弱人工智能阶段,就是我们当前所处的阶段。所谓弱人工智能,或者称之为狭义人工智能(Artificial Narrow Intelligence,ANI),即是指人工智能只能够在某一方面的人类工作上协助或者替代人类,如图像识别、信息检索、信息判断等,而不具备全面复合自我学习能力,无法全面与人类智慧相比。在弱人工智能阶段,人工智能依然具有高度的机器属性,在其智慧水平上,人工智能高度受制于人类。在其自我学习与进化上,人工智能同样主要由人类对其进行训练和进行修正。在其能力的广泛性上,人工智能不具备广泛的对人类行为的替代。也就是说,在这一阶段,人工智能依然高度从属于人类,依然是人类所创造出的工具。

  

   在弱人工智能阶段,人类将充分体会到人工智能作为一种高级的工具所给人类社会带来的便利和效率提升。在大量的人能够从事的简单脑力劳动方面,如家政服务、图像识别、网络应答、智能检索、工业制造、自动驾驶等领域,人工智能都可以进行高度的人力替代,并且以传统人力所无法企及的效率和低成本进行充分的服务。

  

   而在弱人工智能阶段,人类将逐渐接受具有人机交互的拟人性的人工智能接入社会。它们既具有高度友好的人机接口,可以有效识别人的语音与动作命令,同时又具有高度的服从性和耐用性,人类将逐渐接受机器替代传统人能够从事的相对简单的脑力劳动(而自工业时代以来,体力劳动已经明显的被机器替代)。在这一阶段,虽然会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失业和对传统人的组织的冲击,但是显然,效率的提升和便利性会使得人类社会普遍接纳和拥抱人工智能,而弱人工智能的狭窄领域和低普适性也远远无法威胁到人类本身。这一阶段,将是人类与人工智能的蜜月期。

  

   2.强人工智能阶段的人类社会转型

  

   在弱人工智能在各个领域的水平拓展和在逻辑思维能力的纵深推进的基础上,人类将迎来强人工智能时代。强人工智能又称通用型人工智能(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AGI)。所谓通用型人工智能,是指人工智能具备了强大的自我学习和自我适应能力,能够迅速的对外界环境进行适应和对新的领域进行自我学习,并进行相应的适应性判断和反应的人工智能。由于通用型人工智能具备了像人一样的普遍的自我学习能力,因此可以自我进化、自我修复、自我完善,并广泛适应从生产生活到社会交际乃至重大决策的各种传统需要自然人才能从事的领域。对于强人工智能何时能出现,目前有着比较大的分歧,最为乐观的观点是在2020年左右出现,而保守一点的认为在2050年左右出现,然而对于其出现,学界和产业界普遍认为是确定无疑的。因此,我们今天,正处于从弱人工智能向强人工智能转型的过渡时期。

  

   在强人工智能阶段,人们首先感受到的是人工智能的更为强大和更为便利,任何物体由于接入了网络人工智能接口,都能够具备与人进行友好交流的能力,人们似乎享受到了无所不在的服务。同时,伴随着机械系统和仿生技术的成熟,高度拟人化的人工智能体也会密切的嵌入到人类社会中,人类将非常熟悉的与人形机器人进行交互和共同工作、生活。然而,与此同时,人类将逐渐感受到越来越多的岗位被各种人工智能所替代,起初是简单的劳动工作,如打字、收银、保洁、治安、生产线,随后是越来越高级的社会工作,如信息咨询、方案决策、法律顾问等,最后是整个社会的各个工作位置都出现了可以与人类相媲美的人工智能体。在这样的情况下,人类或会制定法律严格保障自身的劳动权利,或者会逐渐将所有的生产性劳动转移给人工智能,从而变成专注于从事艺术、科学、文学的工作和生活性享乐群体。

  

   3.超人工智能阶段的人类社会转型

  

   所谓超人工智能(Artificial Super Intelligence,ASI)[[6]],指的是远远超过人类智慧的人工智能,有学者定义为远远超过人类智慧总体的人工智能。超人工智能已经远超过今天人们所能够的理解与想象。在超人工智能阶段,人类创造出了一个具有强大信息检索、自我学习与逻辑进化的智能体,并且随着网络,连接着所有可连接的设备,能够自我循环,自我学习,自我进化,自我修复。对于这一时代的到来,还远没有定论,目前最为乐观的估计是在2060年左右。

  

   在超人工智能阶段,加之智能物联网的普及,万物互联,人类所能够接触的一切电子设备都是这一超人工智能的部分,人类社会整体被超人工智能体系所包围和环绕,从粮食生产、水、电力、交通运输、物质循环、人类健康维护等的所有的领域,都从属于超人工智能系统,并密切的与人类发生互动。在这种状态下,传统的主体是人,客体是物的世界体系就会被深刻的改变,客体也具有与人类一样甚至远超人类的智慧载体。

  

面临这种局面,人类有两种进化的选择,一种是主动的放弃,即是始终将人类人工智能停留在弱或者强人工智能阶段,有意识的为超人工智能的实现设置障碍。但是有三种阻碍,一是人类本身所具有的强烈探索欲望,促使科学共同体加速人工智能的研究;二是国家与国家、组织与组织之间的竞争促使人类无法抗拒超人工智能所带来的效率与竞争优势;三是超人工智能的实现或许也是一个自发的过程,根据人工智能的联接主义,人工智能本身并不是被设计出来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821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