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为真理而真理,为自由而自由”——杨祖陶先生学术思想研讨暨逝世周年追思会纪要

更新时间:2018-01-29 15:47:11
作者: 舒远招 (进入专栏)   整理  
接着,她深情地感谢了所有与会者前来武汉聚会,表达对杨先生地怀念和追思,也感谢舒远招博士对杨先生遗著《黑格尔<精神哲学>指要》的高水平整理,感谢人民出版社张伟珍编审对遗著的精心编辑,使遗著能够顺利出版,了却了杨先生的生前遗愿。她回顾了杨先生去世一年来自己的心路历程,表示今后一定要以乐观的态度坚强地生活下去。

   下午两点,会议继续进行。

   湖南教育出版社编审龙育群追忆了师从杨祖陶先生的一些往事,如1979年初次听到杨先生讲授西方哲学史课程的情景,以及与艾路明、周民锋一起由王荫庭教授门下转入杨先生门下攻读西方哲学硕士学位的过程,还有后来每次在杨先生家中与杨先生萧师母相聚的快乐时辰。他指出,杨先生最大的特点就是对学术的纯粹执著和为学术而学术的崇高精神。作为杨门弟子,需要的不仅仅是接续杨老师的学术,更重要的是弘扬老师的精神。

   湖南大学舒远招教授作了题为《整理杨先生遗著过程中的学术收获》的发言。他说,2006年,杨先生在进入80岁时出版了根据格洛克纳本翻译的《精神哲学》首译本。后来,又根据"理论著作版"20卷本改译了《精神哲学》。并且不辞辛劳,在将近90高龄之际集中全力撰写《黑格尔<精神哲学>指要》。这种纯粹高洁的学术情怀和"只要一息尚存就笔耕不辍"的工作态度感天动地,杨先生的精神永恒!令人痛心和遗憾的是,他刚刚完成全书初稿、尚来不及进一步修改就撒手人寰了。"衷心感谢萧静宁师母给我宝贵的机会整理杨先生的遗著!正是在整理杨先生的遗著《黑格尔<精神哲学>指要》的过程中,我才有机会认真学习和研究黑格尔的《精神哲学》和其他相关著作,并在阅读杨先生《精神哲学》首译本的过程中体会到杨先生深厚的翻译功力和娴熟的翻译技术,由此,也更深刻地认识到《精神哲学》在黑格尔哲学体系中的地位和特色,更准确地认识到黑格尔对康德伦理学尤其是道德思维方式的批评和超越,也认识到了黑格尔的直观思想对费尔巴哈直观理论的直接影响。"舒远招认为,作为整个"精神哲学"的"纲要",《精神哲学》一书确实具有提纲契领的作用,其最大特色是对主观精神作了极为详尽的阐述,正如杨先生所说,这是我们了解黑格尔主观精神哲学的唯一著作。

   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复旦大学伦理学教研室主任邓安庆教授的发言题目为《杨祖陶先生与中国的德国古典哲学研究之发展》。他首先从标志性教材(《欧洲哲学史稿》对于1980年代的意义)、标志性论文(《从法国唯物主义向德国古典哲学的过渡》、《康德先验演绎的逻辑构成》、《黑格尔逻辑学的主体性原则》等论文对学术界的影响)、标志性著作:《康德<纯粹理性批判>指要》、《康德三大批判精粹》、《康德黑格尔哲学研究》、《德国古典哲学的逻辑进程》、《黑格尔<精神哲学>指要》和经典名著翻译(康德《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黑格尔的《耶拿体系1804-1805:逻辑学与形而上学》、《精神哲学》)几大方面从总体上把握杨祖陶教授对于德国古典哲学研究的地位和意义;其次,他试图具体地分析杨祖陶教授对于康德哲学和黑格尔哲学研究的推进作用,指出在80年代对美学、文学和非哲学领域,李泽厚先生的《批判哲学之批判》的影响力无疑是最大的,但是80年代中期尤其是进入到90年代之后,对德国古典哲学的专业性的影响力,则无人能及杨老师的推动,他的论著对德国古典哲学向精深研究的发展起到了特别的引领作用。再次,他分析了杨祖陶先生对德国古典哲学研究人才之培养的贡献,现今从武汉大学哲学系毕业的德国古典哲学人才在国内哲学界无疑是一支非常强大的队伍,这与杨祖陶教授重学术(为真理而真理的理论精神,为自由而自由的实践精神)重方法(以经典原著的翻译为立论基础)和重历史(哲学史就是哲学)的学生培养模式密切相关。杨祖陶教授的学术遗产和武汉大学西方哲学史研究的学术遗产,值得进一步深入整理和挖掘。

   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储昭华教授作了题为《矢志不渝,不断超越自身--纪念恩师杨祖陶先生逝世一周年》的发言。他说,时光飞逝,转眼间,我们敬爱的老师杨祖陶先生离开我们已整整一年了。感谢各位学长组织这样一个很有意义的纪念活动,使我们能有机会聚在一起,深切缅怀杨老师,表达我们对老师栽培之恩的感激之情。"作为将我引入哲学殿堂的重要引路人,杨老师对我有着双重的教益和深刻影响:一方面,作为业师,杨老师在治学和为人方面对我既多有教诲,更树立了光辉的典范,使我受益良多;另一方面,杨老师的著述,以其严谨的逻辑、准确的概念表述和富于雄辩的论证,让我在不断的研读、揣摩之后,理论思辨、逻辑思维及写作能力得到了很好的训练和提高,为我此后的哲学教学和研究奠定了较扎实的基础。"他认为,杨老师在为学与为人方面的典范意义,有两点尤其值得我们后辈景仰和学习:其一,对学术事业的无限挚爱和对人生理想的矢志不渝的追求,令人崇敬;其二,在探索理想的过程中,不断超越自身。杨老师在"为学术而学术"的人生历程中,一直在不断地超越自己,勇攀一个个新的高峰。他退休之后本应颐养天年,但先是积极投入康德三大批判的译校,继而译出黑格尔《精神哲学》--这是国内首个直接从德文译出的中译本;在80多岁高岭,壮心不已,将艰涩的《耶拿逻辑》译出,完成了恩师贺麟先生的嘱托,实现了自己年轻时的理想;直到最后病倒之前,还笔耕不辍,仍在奋力著述……这是一个真正的学者的人生。它启示并激励我们:在对理想的追求过程中,任何时候都是新的开始--都可以、也应该是新的开始。

   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曾晓平教授在题为《探求真理和力行自由》的发言中说,杨老师既是一个学者,也是一个哲学家。他毕生从事哲学、尤其是德国古典哲学的研究,哲学对他而言不仅是一个研究对象,也是一种生活方式。他深刻领悟到西方哲学中为真理而真理的理论精神和为自由而自由的实践精神,并将之化为自己人生的指导原则,身体力行,大力弘扬。在杨老师这里,我们深受教益的不仅是他的纯粹的、超功利的、科学的德国古典哲学研究,而且还有他的以哲学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卓越的智慧、深刻的思想、高贵的人格和高尚的品德。

   武汉大学哲学学院赵林教授的发言题目为《杨祖陶先生的浩荡师恩和思想真髓》,他真切地描述了杨先生在生命最后一段时间的经历,从发病住院抢救,一直到最后辞世,处于弥留之际的杨先生一直在与病魔进行顽强的斗争,就如同他平时坚韧地从事哲学研究和翻译工作一样。赵林认为,杨先生哲学思想的真髓就在于那种注重哲学思想产生与发展的时代背景,注重概念自身的逻辑演进,注重哲学概念逻辑发展与哲学体系历史发展之间的一致性,以及注重推动这种发展的内在矛盾或辩证法则的方法论原则。在谈到这种方法论原则对自己的学术影响时,赵林说到:"近二十多年来我的学术道路,基本上是以杨祖陶先生系统总结的方法论原则作为指导、以理性与信仰的辩证关系和历史演进作为主线、以西方近代宗教哲学和基督教思想史作为研究对象而展开的。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我才认为自己虽然在研究方向上未能完全继承先生的学术衣钵,但是在方法论原则上却是实实在在地得到了先生的思想真髓。"

   华中科技大学哲学系何卫平教授在题为《黑格尔的自我意识的辩证法--从<精神现象学>到<精神哲学>》的发言中说:杨祖陶先生的翻译是他对中国德国古典哲学研究领域的重要贡献之一,它的意义将愈来愈突显出来。例如,黑格尔对"自我意识"的论述历来被称为辩证法的杰作和典范,过去人们谈及这个问题更多根据《精神现象学》,而很少甚至不提黑格尔的《精神哲学》。实际上,后者决不只是对前者的概述和简化,而是有所发展和推进的,例如《精神哲学》对自我意识三个阶段的明确划分是《精神现象学》尚未达到的,站在今天的高度,它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哲学、实践哲学,尤其是政治哲学的价值和意义,这同时也表明,只有将《精神现象学》与《精神哲学》结合起来,才能更全面、更准确、更深刻地理解黑格尔的自我意识的辩证法。杨先生依据德文版的高质量的首译工作为我们做到这一点提供了重要的帮助,这是我们应当永远感谢并铭记在心的。

   湖北大学哲学学院院长戴茂堂教授在题为《杨师给我的学术滋养》的发言中说:"当我再次翻开二十多年前的博士论文时,我发现当初论文对杨师论著的几处引文,直至今日依然是我进行学术写作频繁引用的重要文献。显然,杨师的思想一直滋养着我的学术生活。我甚至觉得,有了杨师的论著作为自己学术写作的参考文献,自己的学术创作才有底气、才有自信。杨师不仅对我本人给予了哲学启蒙,而且对于湖北大学的哲学学科建设也是贡献多多。授业于杨师的江畅教授、强以华教授、高乐田教授和我,是今天湖北大学哲学学院的骨干力量。今天活跃在学术界的陈家琪教授、邓安庆教授、魏敦友教授、鹿丽萍教授作为杨师的学生,都在湖北大学工作过。湖北大学哲学学科能有今天的成绩,显然与杨师为湖北大学培养了那么多学生息息相关。"

   广西大学法学院魏敦友教授作了题为《论现代中国学术建构中的"杨祖陶问题"--为我的博士生导师、武汉大学杨祖陶先生周年祭日而作》的发言,从四个方面阐释了现代中国学术建构中的"杨祖陶问题"。在他看来,"一个中国学者应怎样去研究西方哲学?"的问题,不仅支配了杨先生一生的哲学研究,也支配着当今中国学人的学术研究。这个问题与"一个中国学人应怎样去建构现代学术传统?"的问题一道,共同构成了中现代学术建构中的"杨祖陶问题"。他以这两个问题为线索,论述了杨先生一生为人为学的内在奥秘,并由此领悟作为杨门后学的"身位职责"。

   中国传媒大学陈默教授在题为《生命超越之路》中说:"杨祖陶先生的学术一生,为我们指示出一条超越的道路。他是用爱来实现自己对生命超越,爱真理与灵魂的爱,都源自生命最深度地渴求。他活出了生命的张力和强度,就像两头都点燃的蜡烛,理性与激情的火焰,是生命超越的光芒,是一个人最终要达成的永恒之境!"

   武汉理工大学出版社鹿丽萍编审在题为《永远的君子与有恒者--忆杨师》的发言中,引用了《论语o述而》中的话来赞颂杨老师:"圣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得见君子者,斯可矣。善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得见有恒者,斯可矣。"她说:"在我心目中,杨师就是我所见过的君子与有恒者。杨师一生为人光明磊落,为学术而学术,求真创新,淡泊名利,堪称君子;杨师毕生致力于康德黑格尔哲学的教学、研究与翻译,敦品励学,用生命铸就一部又一部哲学巨著,堪称有恒者。"

   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申建林教授在题为《杨祖陶学术精神与现代社会》的发言中说:在杨老师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真正知识分子的超然的人生境界和坚守不渝的学术精神,而这种精神因受到现实社会的冲击而逐渐远去了,在我们的社会回忆杨老师的学术精神更具有特殊价值。在杨老师所研究的德国古典哲学中,通过自由而解释人的启蒙观念为现代政治法律文明奠定了思想基础,杨老师哲学成就的价值和影响远远超出了哲学本身。

   广州大学冉杰副教授在题为《追求真理、大爱人生》的发言中说道:"杨师一生有一种强烈的理想主义情怀,即对真理的渴求和对世界、人类炽热的爱。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情怀,杨师一生能够直面人生的困苦坎坷,能够淡泊名利,能够在退休后近三十年的时间里继续潜心学术研究并成果斐然;也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情怀,杨师不断向弟子强调'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的治学原则,而杨师本人正是这一原则最好的践行者。"

   南昌大学舒永生教授作了题为《回忆杨祖陶老师对我的教导》的发言。他说,杨先生教导我的治学之道即哲学是智慧之学,不是知识之学。知识是隔行如隔山,眢慧是隔行不隔理,学知识是为学日益,开智慧是为道日损。所以,学哲学应遵循一门深入、一经通一切经通的方法,这正是目前哲学教育所缺乏的。

最后,黑龙江大学哲学学院卿文光博士作了《知行合一,高山仰止--追忆杨老师的人格风范、学术成就及对我的再生之恩》的发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814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