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贺照田:如果从儒学传统和现代革命传统同时看雷锋

更新时间:2018-01-25 21:31:26
作者: 贺照田  

   教员多得很,自己是第一个教员:常常检查自己的行为,那(哪)对那(哪)不对。拿自己之镜照自己之影。

   “吾日三省吾身”。

   别人是第二个教员:别人做得对的,为甚么我不能赶上他;别人做得不对的,设身处地,也许和他一样,或还要差。拿别人之镜照自己之影。

   “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省”。

   群众更是大教员:任何行为都要经得起群众的考验并最后得到群众的批准。凡是不合客观要求或是群众有话不敢说,要看做是大祸临头,马上反省。

   用“群众路线”作自我反省、自我评价的标准。

   解决问题必须有根源,这叫做从群众中来;问题的解决必须能调动群众积极性,成为群众自己的事,这叫做到群众中去。

   从群众中来的是原料,到群众中去的是成品,革命工作者与共产党人是加工工人。加工的好坏是我们的责任,因而要时时去检查,发现不适用就修改,又从群众中来,又到群众中去。

   从“群众路线”的角度予“知”“行”以新解。

   工作是前进的无止境的,学习也是前进的无止境的。

   要“日知其所无,月无忘其所能”。天天吸收新的养分,消化在自己行为中;学到的东西要巩固起来,在行为中巩固,而不是死背字句。

   等于用王阳明“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来充实子夏“日知其所无,月无忘其所能”,也就是用“知行合一”来充实我们关于“学习”的理解,“学习”与“工作”应有关系的理解。

   雷锋同志读的书不比别人多,但读一句懂一句,融化在自己的骨髓里面。

   雷锋是真的“知行合一”,是真的“日知其所无,月无忘其所能”,故“知”是真知。

   雷锋同志年纪轻,做的工作不多,

   但他具备了共产主义的品质,有了做建设共产主义事业的本领。

   因为雷锋的“行”是“真知”所落实出的“行”,故是无瑕的、可作为榜样的“行”。

   雷锋同志要求自己极严,一丝一毫不肯放过。

   雷锋同志每天写自己的历史,要在自己的历史里放进新的东西。

   正是通过这样的“自强不息”,雷锋得以成为新时代的“士君子”典范。

   所有革命的青年人中年人老年人,都应该每天在自己的历史里放进新的东西。

   雷锋同志是平凡的,任何人都可以学到;

   雷锋同志是伟大的,任何人都要努力才能学到。

   ……

   谢觉哉《学雷锋》诗云,“曾云六亿舜尧群,崛起平民迥不同”,雷锋作为平民道德、精神崛起的代表,任何人只要像他那样努力,都可以成为新时代的“士君子”。但雷锋所以能成为新时代的“士君子”,根据谢氏上面的表述,除了对共产主义有坚定信仰,努力学习马列主义,认真执行党的各项方针、要求外,还要像过去儒家信仰者想修行成理想的“士君子”那样,要通过和儒家“吾日三省吾身”“自讼”“功过格”等相通的一些修炼方法,把自己信仰的道、真理充分地落实于自己的一言一行,充分地融于自己的生命中,并把这一切和“群众路线”真正地融通,把个人的道路和集体的道路、真理的道路充分融合,而一个人要做到这些显然是非常不容易的,是必须通过自己的艰苦努力才可能做到的。

  


   如果我们把谢觉哉的这篇文字,和1963年登在《中国青年》《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中国青年报》等报刊上的学雷锋文字作对比,会发现谢氏这篇文字有两个突出特点,一是他更用“理论联系实际”“群众路线”“批评与自我批评”这现代中国革命史上有名的“三大优良作风”的视角,来审视雷锋事迹、雷锋精神的所从来与实质,而非像当时多数文章那样,把雷锋事迹、雷锋精神的出现和实质过快、过于笼统地解释为——“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按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做毛主席的好战士”这样一些更具60年代上半叶特色的认识——所带来的结果;二是他展开 “理论联系实际”“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两种在现代中国革命传统中被高度重视的成就——所关涉的论域、论题时,不是用当时通行的谈法,而是用与中国更长久的传统——儒家成贤希圣、追求成为真正的“士君子”的自讼、知行合一等道德精神修炼传统、思想传统等——相融通的方式,来对这两者进行理解赋形。就是,谢觉哉这篇散文诗一样的不长文字,是以儒家道德精神传统、思想传统和现代中国革命传统中的三大优良作风相融通为主要视角来理解雷锋事迹的出现、雷锋精神的实质的。而这种理解方式背后,是在谢觉哉的感觉中,雷锋追求成为理想、纯粹的共产主义者的诸般艰苦努力,与儒家追求成为真正的“士君子”的道德精神修炼传统、思想传统中的很多资源,有实质的相通性,通过这些资源有助于更好地理解雷锋事迹、雷锋精神的意义,有助于充实雷锋所有力开辟的道路——如何在平凡的工作与生活中成为理想的共产主义“士君子”。

   更重要的是,当我努力不受已有的关于雷锋事迹、雷锋精神的解释干扰,而去认真、反复地读《雷锋日记》、雷锋本人留下的其他文本,和从这些文本中所获得的理解线索去看雷锋事迹,我必须承认,谢觉哉关于雷锋给出的理解、把握,比之其他阐述,更能贴合雷锋文本所呈现的雷锋自己的感受与理解。

   就是,自认“思想和眼界变得更加开朗和远大”后的雷锋⑩,其最核心的关注,便是如何把自己修炼成全心全意的共产主义者,成为新时代的“士君子”。是以,我们看他的日记,便可发现,他的重心便在成贤希圣。当然他这时视为榜样的贤已经不是过去的贤,而是董存瑞、黄继光、方志敏、向秀丽、龙均爵、白求恩……,他这时五体投地的圣也不是过去的圣,而是他理解、想象中的毛泽东。就是,“圣”“贤”榜样虽然变了,但成贤希圣过程中——不断自我告诫,不断对自我的高标准严要求,不断寻找各种方式以使自己有实效地向上的——急迫心情与衷心努力的方式,雷锋和刻苦努力希圣成贤的古人则有太多相通。

   雷锋的这一核心关注所在,使得我们细味他当年被广泛称赞的诸多表达——不忘旧社会的苦,热爱新社会,感恩党和毛主席的拯救与教导等,会发现他的大部分这种表达,扣连的都是自己一定要时刻自我要求,以成为优秀的共产主义战士。就是,他在以此来保证自己有更充沛饱满的动力,以做到时时刻刻一心向上。

   他的这一核心关注所在,使得他当年被广泛称赞的“刻苦阅读毛主席著作”,其阅读兴奋焦点,也常常是把毛泽东的著作当成修养书来读。是以,他读的毛泽东著作不少,也都很认真,希望能读懂、消化、应用,但他最喜爱的,读的遍数应该最多的,令他最激动的,塑造也最深刻的却是《纪念白求恩》这篇不满千字的文章。他1960年讲自己如何学习毛泽东著作的报告《一辈子学习毛主席著作》,开头便说:

   我想,学习毛主席著作,是为了改造思想,不断地提高共产主义觉悟。我学习了《纪念白求恩》那篇著作,给我的印像最深刻,到现在我一共学习了20多遍,看一遍有一遍的体会,有一遍的心得。毛主席热情地赞扬了白求恩同志专门利人、毫不利己的精神,我就按照毛主席这些话来鞭策自己,检查自己。毛主席说,我们要学习白求恩同志那种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一点出发,就可以变为有利于人民的人。无论什么工作,只要是党的需要,革命的需要,只要是对人民有利的,我就要做好。11

   1961年他写的文章《做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关于《纪念白求恩》对他的深刻影响,关于他学习毛泽东著作的核心方式,有更展开的表述:

   我从1958年起,一直坚持学习毛主席著作,这是与党对我的培养和我对党对毛主席的热爱分不开的。几年来,虽然环境一变再变,工作担子愈来愈重,可是我从来没间断过政治理论学习,哪怕干了一天活很疲倦了。晚上我宁愿少睡点觉,也要坚持学习毛主席著作,实在疲倦了,就走出去打一盆冷水洗洗头,脑子清醒了,坐下来又看……

   三年多来,我利用星期日、节假日以及出车前、饭前饭后和业余休息等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读完了《毛泽东选集》一、二、三、四卷,其中有些文章我读了很多遍。另外,还读了《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等60多本政治理论书籍。

   通过学习毛主席的著作,我的政治觉悟、思想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我懂得了毛主席说的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为共产主义奋斗到底的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毛主席教导我们要学习白求恩毫不利己的共产主义精神,使我认识到:作为一个人民战士,首先必须改造自己的世界观,具有高尚的共产主义精神,坚定的无产阶级立场,鲜明的人道主义观点,全心全意为广大劳动人民服务。从此我就决心向白求恩同志学习,做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我从小就生长在毛主席的故乡,经常听到老人讲毛主席在小时候就很关心穷人、为人民做好事的故事。又通过几年来的学习毛主席著作,更加深了对毛主席的热爱。我深刻地认识到:毛主席的伟大实践过程,也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过程。这给我的启发很大,教育很深。因此,我给自己规定:凡是对人民有利的事,就坚决拥护,积极去做,宁肯牺牲个人的一切。凡是对人民不利的事,坚决不做,并进行斗争。用它当做一个标尺,经常来衡量自己,检查自己,鞭策自己,这样也就促使我时时刻刻想为人民做点好事。有时我走路也想,吃饭也想,睡觉还想,看到一个问题或一件新事也想。不让一切不利于革命事业的个人利益、个人虚荣等等肮脏的、低级趣味的东西来玷污自己。12

   通过上述引文,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为什么毛泽东著作中是《纪念白求恩》这篇短文最打动雷锋,其实和他学习毛泽东著作时的实际兴奋焦点所在有关。就是,他之努力学习毛泽东著作,实际兴奋焦点在改造自己的思想,不断地提高自己的共产主义觉悟。而他所说的改造自己的思想,主要是指去除“个人利益、个人虚荣”等从“私”出发的信念、意识的存在;所说的“提高自己的共产主义觉悟”,主要指的是能不能全心全意地按照毛泽东的要求与号召,在党给定的日常工作、日常生活格局中,从党的需要、工作的需要、他人(范围限制在当时界定的“人民”范围内)的需要出发,无私而又每时每刻充满饱满热情地工作和组织自己工作之外的生活。

也就是,他之学习毛泽东著作,实际核心关注焦点不在通过学习毛泽东著作,来获得如下能力——剖析现实,建立认识,寻找有效介入现实、改变现实的方式,以有助于创立更理想的现实新格局;他之核心焦点,其实在能不能不夹杂质,臻于纯粹,并用是不是非常好地完成了组织交给的工作,是不是在组织交给的工作中能有效带动周边向上,是不是在生活中能从他人的需要出发来决定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及时而投入地响应毛主席和党的号召,等等,来检验自己的觉悟程度、纯粹程度。在这样一种关怀当中,当然不是——作为一种“思想”能力、作为一种创造性实践能力来源的“毛泽东思想”——成为雷锋的关怀焦点,而是他在响应党和国家、毛泽东思想中给出的要求、号召时是不是百分百投入,是不是无私、纯粹,才是他的核心关怀焦点。这样,雷锋对感恩而又佩服的毛泽东的思想的学习,也就在大多数时刻被他转换成了他自己“成贤希圣”“克己复礼”“存天理、灭人欲”的修炼项目。明了雷锋内中有这样一种机制,我们就不会奇怪,为什么不是跟开创历史新局面最直接相关的那些重要文本(比如《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论持久战》《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8071.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17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