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邓伟志:新时代呼唤新的社会平衡观

更新时间:2018-01-25 20:24:01
作者: 邓伟志  
如何实现社会平衡?

   为了实现社会平衡,首先要充分认识社会平衡的必要性。人类共同生活在一个地球上,有着共同的利益,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有人认为,由于信息化的到来,地球在变平、变小,成为“地球村”,那么,人类更应当是命运共同体。但是,正如地球分地核、地幔和地壳三层一样,社会也在分层。

   早几年在纠正“阶级斗争为纲”以后,有些人走上了另一极端,否认阶级、阶层存在。殊不知,阶级斗争不是马克思的发明,在马克思之前资产阶级学者就提倡阶级斗争,在马克思之后德国社会学家韦伯也承认阶级存在。有阶级、阶层存在必然有阶级、阶层之间的磨擦。有磨擦就需要治理、整合。

   十九大如此重视不平衡问题是有针对性的。自1992年起,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把公平放在兼顾的地位,导致贫富差距日益扩大。尽管后来正面强调了“公平”,但是从未公开批评和纠正“兼顾公平”论,这样,“兼顾公平”在一些人那里仍然被作为原则来坚持,导致我国的收入基尼系数大大超过警戒线,财富基尼系数超过了危险点。因此,为了实现社会公平,必须在理念上抛弃并批判“兼顾公平”论,始终以社会公平论为指导,方能形成实实在在的命运共同体。抓住主要矛盾就是抓住了牛鼻子。

   为了实现社会平衡,要加强社会治理。社会学认为社会治理是指政府、社会组织、企事业单位、社区以及个人等多种主体,通过平等的合作、对话、协商、沟通等方式,依法对社会公共事务、社会组织和社会生活进行引导和规范,以维护群众利益为核心,发挥多元治理主体的作用,最终实现公共利益最大化的过程。

   中国过去所说的社会管理,今天所说的社会治理,类似西方学者帕森斯的“社会整合”和罗斯的“社会控制”理论,可是又比他们完善。有人认为罗斯的“社会控制”理论有偏差,过于控制人的动物本性,忽略了人的社会性。中国的社会治理至少做到了“四个结合”:运用道德、习俗、信仰、礼仪、舆论手段的软引导与运用政权、法律、纪律手段的硬引导相结合,依靠外在力量的外在引导与入脑入心的内在引导相结合,奖励与惩罚相结合,多向交叉与多层联结相结合。

   中国的社会治理是上下互动、彼此合作、协商,大家结成平等的伙伴关系,符合本文开头所讲的“社会”二字的初衷。今后中国的社会治理应当继续在坚持公平原则、坚持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原则、坚持保护社会弱势原则、坚持促进社会全面进步与发展原则四个方面狠下功夫。

   为了实现社会平衡,需要进一步完善社会法体系。在阐述社会治理的硬引导时,必须讲到法律。社会平衡需要社会法。在推进社会平衡建设的同时,也必然会推出社会法。何谓社会法?从经济往来角度讲,侧重于劳资关系。社会法是大陆法系首先提出来的。社会法的通常定义是:国家为解决各种社会问题,加强社会干预而制定的法律。社会法是公法与私法的结合,又不同于公法和私法,属第三法域。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陆续制定了几十部有关民政法、劳动法、社会保险法等方面的社会法,在社会生活中起了很大作用。今后还可以细化再细化,可以制定更具体的社会法。

   比如当今见死(将死)不救的情况屡有发生。对此,我们只有“德治”,没有“法治”。可是国外有法治。德国银行自动取款处地上躺着一位老人,两位取款人看见了未呼急救,后来老人病逝。于是法院依照有关社会法,对两位目击者罚款并拘留了好几天。

   再比如,我国常有因院子里的树木长到邻居家而发生的纠纷。而有的国家法律规定篱笆高度,具体规定种树应距离篱笆多少米;果树的树冠如果长到邻居院子上空,邻居则有权采摘果实。我国最好也有这样的邻里法,而且要比国外更完善、更亲和、更充满人情味,从而增强“社区是我家”的社区认同感和归属感,促进社会有序运行。

   法为序之规也。我国的社会法还要注意向弱势倾斜,多从缩小贫富差距、构建“橄榄形”社会结构上考虑,提高社会保障的层次。少一点锦上添花,多一点雪中送炭。这既是新民主主义时期的“初心”,亦是新时代社会主义特色的本质要求。

   为了实现社会平衡,要努力调整社会结构。社会结构既是社会平衡的标志,也是社会平衡的产物。有了合理、匀称、有机体一般的社会结构,才可能有稳定的、持久的社会平衡。社会结构是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共同的研究对象,其内容异常宽泛,如同一个蜘蛛网,上下连起来是一种结构,左右连起来又是一种结构,经济、政治、文化的内部组成、外部联系都是一种又一种的社会结构。

   中国学者当前研究比较多而又有成效的是四种社会结构:城乡结构、地区结构、行业结构,还有阶层结构。把这四种结构归结为一,就是贫富结构,或曰阶级、阶层结构。

   这里着重讲一下贫富差距过大的恶劣影响和可怕的情景。自20世纪90年代以后,南斯拉夫共和国已分成六七个国家。为什么分裂?打出的旗号是“净化民族”,骨子里是“嫌贫仇富”。第一个从南斯拉夫分裂出去的是前南中的首富斯洛文尼亚;第二个从南斯拉夫分裂出去的是前南中的亚富克罗地亚。他们想甩开贫困地区,于是用牺牲几十万条生命的代价换来独立。后来的贫困地区也不示弱,“你要甩开我,我也不怕你”,贫困的马其顿独立了出来,贫困的科索沃也争着独立出来。这说明社会结构不合理会导致国家的分裂。

   发生在2017年秋末的西班牙未遂的加泰罗尼亚独立,原因何在?说穿了,还是出在贫富差距上。加泰罗尼亚人口占西班牙全国人口的10%,经济收入占西班牙全国的20%,付出了西班牙全国逾20%的总税收项目。道理与前南的分裂如出一辙。加泰人心不平啊!这足以验证“差大分裂论”、“差大国破论”。

   不仅如此,大家都知道欧盟,欧盟抱团取暖有共赢,现在还有国家想入欧盟入不进。与此同时,英国正在“脱欧”。为什么?还不是因为英国富裕嘛!为什么有国家想入欧盟入不进?因为穷哦!因为有人嫌贫啊!这能告诉我们什么?这足以验证“差大破盟论”。它告诉我们,必须遵照中共十九大精神抓紧解决发展中的不平衡问题,迅速建设出一个公正、合理、开放、和谐的社会结构,实现社会平衡。

   为了实现社会平衡,要努力做好社会工作。中国的社会工作遍地开花,社会工作研究、社会工作教育蓬勃发展。不过,根据十九大精神还需要强调一点:科学性。前些时候出现过一家村妇因贫困而杀子、自杀的案例。之所以走到这一地步,是因为他们当地的社会工作不科学。救助是有标准的。这家村妇的丈夫在城里打工,从人均收入看超过救助标准,不予救助,似乎有理。实际上村领导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就没想到在城里打工的开支高于农村,孤立地看收入是不科学的。

   还有,只看当年收入,不看家底也不科学。道理很简单,两个贫困户收入一样,一家要修房子,要添衣服、家具,日子就难过;另一家不修房子,不添衣服、家具,日子就过得去。这个案例提醒我们,要靠社会组织来科学地做好社会工作。

   社会工作的科学性还包括社会工作者要懂心理学。有的国家心理咨询活动分好几类,其中一种叫电话咨询。电话咨询心理所公开宣布绝对不留咨询者的电话号码,如果留了,就是心理咨询师违法。为什么这样做?因为留了咨询者的电话号码,他们就不敢打电话了。他们不咨询,没人帮他们解思想疙瘩,他们就可能随心所欲地干出格的事。

   国外还有很多火车站救济站,任何人都可以进来吃早、中、晚餐。救济站工作人员不许问来者的姓名来路。救济站还公告:警察不许进门。警察明知通缉犯在救济站里面,也不许进来抓人,只能等在外边,待通缉犯吃饱出来了,方可逮捕。为什么这样做?道理跟上面一样,是心理学在指导社会工作。

   社会工作需要科学,社会平衡需要科学。社会平衡是一门科学,要用创新的科学思想、科学方法来处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民的生活定会更美好,幸福指数定会高又高。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8066.html
文章来源:微信公号"探索与争鸣杂志"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