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蔡文成:代表·回应·责任:人大代表制度的政治逻辑

更新时间:2018-01-16 21:00:24
作者: 蔡文成  

  

   内容摘要:人大代表制度是我国民主政治制度的标志和象征。人大代表作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主导者、运作者、参与者,一端根植与链接人民,一头嵌入与联动国家,是国家、社会和人民之间互证、互动的中介和桥梁。从国家治理的政治逻辑而言,人大代表是多重身份的“角色集”,是代表性、回应性和责任性的统一体:代表性,即代表人民,回答了“人大代表是谁”的问题,揭示了人大代表的政治本质;回应性,即为了人民,回答了“人大代表为了谁”的问题,揭示了人大代表的政治要求;责任性,即向人民负责,回答了“人大代表如何负责”的问题,揭示了人大代表的政治保障。这三重属性是理论逻辑和政治逻辑的辩证统一,为健全和完善人大代表制度提供有益借鉴。

  

   关键词:人大代表  代表性   回应性   责任性  政治逻辑

  

   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符合中国国情和实际、体现社会主义国家性质、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保障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好制度”,[[1]]它传承社会主义民主的精髓,扬弃代议制民主的精华,创新出中国特色的人民代表制度。“无代表,不民主”,这句政治格言诠释了民主政体的真谛,代表制度不仅编织和描绘了现代民主政治的神话,而且构筑和支撑起现代国家的政治实践。“代表”一端根植与链接人民,一头嵌入与联动国家,既是国家、社会和人民之间互证、互动的中介和桥梁,又是民主政治发生、运行的载体和机制,使现代国家成为可能,被誉为“民主政治的标志和象征”[[2]]。六十年的风风雨雨,人大代表制度与新国家建设和改革同命运、共沉浮,历经创立、挫折、恢复、发展的曲折过程,已成为我国国家制度的核心部分,也是形成国家治理的有机体系。然而,在我国政治制度建设进程中,如何定位人大代表的角色,判定人大代表的作用,践行人大代表的效能,肯定认同者有之,批评质疑者有之,攻击否定者有之,始终是一个充满争议、见仁见智的问题。本文基于国家治理的视角,引入代表性、回应性和责任性的政治解释逻辑,从逻辑和经验、制度和实践多重维度回应人大代表制度的现实与问题。

  

   一、人大代表是多重关系的“角色集”:基于国家治理的解释

  

   “代表”是当代政治话语的关键词,“代表制”是代议制民主的核心制度。[[3]]5代表(representative),其语源之意是“再次(re——)呈现(——present)”,它描述和揭示在场者和缺席者的时空关系。“代表”作为社会范畴,是古已有之的政治现象,实质是一种社会关系,是一种少数与多数、部分与整体的关系,反映出社会主体之间基于分工、阶级、利益等构成的复杂社会结构关系,“代表的含义是以实现公众最佳利益的方式行事。”[[4]]。“代表”作为政治范畴,是近现代政治产物,其本身是一种政治活动,是一种委托——被委托、授权——被授权的政治行为,反映出主权者和执行者的权利——权力逻辑。代表制本质上是选民和代表的关系问题,围绕这一本质产生了代表理论及实践中一系列基本议题:(1)为什么要代表(why)?这是前提问题,需要回答代表/代表制产生与存在的必要性和可能性;(2)谁应是代表(who)?这是基础问题,需要回答代表的资格是什么以及代表如何产生?(3)代表什么(what)?这是关键问题,究竟是代表利益(功利主义)还是代表意志(共和主义)?(4)怎样代表(how)?[[5]]这是核心问题,既要说明代表的权利、义务、责任,也要回答代表履职的合法性和有效性。对这些问题的不同认识、回应和实践,不仅形成了丰硕的代表理论,而且决定和影响着不同国家的代议制政治实践。

  

   从国家治理角度来看,人大代表首先是国家治理体系中的制度安排,其次才是国家治理中的政治主体。国家治理扬弃了“国家统治”及“国家管理”,其本质是国家建设和国家发展的现代化过程。在结构上,国家治理是治理主体运用治理技术作用于治理客体的政治活动,其主要以国家为主体,又以国家为客体,包括国家治理体系和国家治理能力两大部分,具有多元性、动态性、结构性、复杂性等特征。在过程中,国家治理是政治主体基于政治目标在政治系统中的输入、输出和反馈的动态过程,关键是民主化、法治化和制度化,呈现合法性、透明性、回应性、责任性、有效性等品质。[[6]]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的政权组织,是代议机关、权力机关和立法机关的统一体,居于国家治理体系的核心,是国家治理能力的关键,影响和决定着国家治理现代化的程度和水平。作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核心的人大代表制,是人大民主形态的主体结构,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细胞单位,与人大选举制度、会议制度共同构成人大制度体系。作为政治主体的人大代表,是社会主义国家民主政治的运行主体,是这一制度运行的主导者、运作者、参与者,是联结人民和国家的中介。人大代表这种多重、复杂特性,既体现在人大代表多重关系集合之中,也凝聚在的多元政治功能之内。

  

   从代表和人民的关系而言,体现为一种整体——部分、授权——被授权的关系。现代民主意义上,人民是社会之“整体”,是国家之主人,人民作为“主权者”把“统治权”委托给人大代表来行使。人大代表是人民的“部分”,是人民的代言人,通过人民授权获得合法的权力,代表人民的意志和利益,代表人民管理国家和社会事务,即代表来自人民、为了人民、代表人民,并向人民负责。在政治选举意义上,人民通过选举的方式向代表授予、委托权力或权利,代表本身是从人民中进行的“抽样”,是人民的“微缩”。[[7]]人民和代表基于委托、授权形成相应的权利、义务、责任等复杂关系。在我国直接选举中,代表和人民构成选举和被选举的关系;在间接选举中,代表和人民构成代表和被代表关系;在日常运行中,代表和人民之间形成监督、回应、罢免的关系。

  

   从代表和国家的关系来看,表现为一种构成——共生、代理——象征的关系。国家作为一个政治主体,人民就是国家组成的结构要素,代表是国家体系中的部分单元,与国家的其他要素共同构筑起国家实体存在。国家作为一个政治系统,那代表就是组成国家的子系统,与其他政治系统形成输入——转换——输出——反馈的政治过程,推动国家的常态运转。可见,一方面人大代表是国家权力机关的组成细胞,代表人民构成国家权力机关并执行国家权力,正如马克思所言“社会结构和国家总是从一定的个人的生活过程中产生的;”[[8]]一方面人大代表的法律地位来源于由其所组成的代表机关,代表的性质、权利和履职离不开代表机关,二者相互作用、相生相成。在国家职能上,国家是人民的代理人,人大代表是国家的代理人,是权力代表人,实质是国家工作人员,成为国家机关权力的标志和象征。

  

   由此,在人大代表与人民、国家的多维结构中,形成集多重功能于一身。从政治角色来说,人大代表是人民当家作主和人民代表大会的细胞和主体;从法律角色来说,人大代表是人民意志转化为国家意志的行使者;从社会角色来说,人大代表是为民服务、为民代言的公仆和社会活动家。[[9]]可见,人大代表兼容民意代理人、国家代理人、立法者和法律监护人、社会活动家、权力执行人以及政党代理人的一种多重关系组成的“角色集”,这既是中国人大代表的本质,又是其特色和优势。

  

   从现代政治逻辑而言,人大代表的多重角色、功能表现为三个基本政治属性:一是人大代表的代表性,是指人大代表既是人民的代表主体,又是国家权力机关的组成主体和代表主体。人大代表的这种法律性质和身份角色源自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根本制度属性,最终源于人民当家作主的人民主体性,代表性是代表制度的政治本质和基本功能。二是人大代表的回应性,是指人大代表必须和人民、国家保持回应、互动才能实现其职能;人大代表是人民的代言人,真实反映人民的意志,积极回应人民的要求,充分整合人民的利益,回应性是代表制度的政治要求和核心功能。三是人大代表的责任性。人大代表是人民公仆,接受人民的委托授权,要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责任性是代表制度的政治保障和关键功能。以主体性、回应性、责任性三重维度来解释作为国家治理和制度主体的人大代表,这是一种有意义的理论尝试,主体性刻画代表制度的民主价值,回应性阐释代表制度的实践要求,责任性反映代表制度的制度保障,系统建构出人大代表制度的角色—实践、结构--功能的理论图谱和政治逻辑。

  

   二、代表性:人大代表制度的政治本质

  

   代表性(Representativeness)是代议制民主政治制度的灵魂,即反映人民作为主权者的属性,是民有、民治、民享的根本体现。代表的代表性是政体合法性的基本问题,“在人民主权尚未找到更好的落实方式之前,当代任何政体都必须在代表问题上找到自身统治的合法性依据。”[[10]]无论是代表作为“一种社会现象,或是一种法律建制”[3]4,代表性都是与现代民主制度密不可分的范畴。毫无疑问,代表性是我国人带代表制度的根本政治特征,是人大代表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运行及实践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能力、作用、地位的综合体现。人大代表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组成细胞和运行主体,其代表性需要回应一个根本问题:“人大代表到底代表谁”?这实质上是人民的主体性的根本体现,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核心要求,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制度特性。我国宪法、选举法、代表法、组织法都旗帜鲜明地宣示:人大代表代表人民,并详实地规范了各级人大代表的产生、地位、性质和作用,形成人大代表主体性的法律依据和制度保障。

  

   从理论上讲,人大代表的代表性或主体性集中体现在和国家、人民、人大的三者的关系之中,在身份角色上,表现为人大代表是民意主体、权力主体和代表主体的有机统一。首先,人大代表是民意代表主体,是人民的代言人和服务人,这是人大代表和人民关系的基本要求。人大代表的制度主体性根源于人民的主体性,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之所以具有强大生命力和显著优越性,关键在于它深深植根于人民之中。人大代表的权力来源于人民,服务于人民;代表人民地意志和利益,参政议政,这是基本逻辑起点。其次,人大代表是权力参与主体,是国家权力的参与者和代表者,这是人大代表和国家关系的基本体现。人大代表接受人民的委托授权,产生、组成各级国家权力机关——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各级人民政府、司法机关及其负责人,代表人民实施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力。最后,人大代表是参政议政主体,是人民代表大会的组成者和运行者,这是人大代表和人民代表大会关系的根本展现。作为代议制民主的中国化创新模式,人大代表体现了人大民主运行过程中间接和直接、显性和隐性、主动和被动、输入和输出相结合的特质。从人民—国家—代议,人大代表包涵和融合现代民主制度的运行机理,也生动再现了现代民主国家的演变历程,可以说,人大代表制度是人大民主的标志和缩影。

  

   在实践层面,人大代表综合必须反映人民、国家、人大制度的客观实际和运行态势。从逻辑而言,作为“部分”的代表要再现作为“整体”的人民,其主体性在实践中主要通过三个维度体现出来:一是法律上的资格和权责义;二是产生的方式和机制;三是存在的形式和状态。

  

1.从身份资格来看,人大代表具有独立性和自主性。人大代表的独立性和自主性体现在其权利、义务和责任的辩证统一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789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