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许耀桐: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建设的新发展

更新时间:2017-12-31 20:01:54
作者: 许耀桐 (进入专栏)  
全面深化改革就是给国家、社会和政治发展注入新的动力,习近平指出:“惟改革者进,惟创新者强,惟改革创新者胜” ,否则,中国的改革终将半途而废,中国的政治建设发展也不可能继续。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为全面深化改革作出了创新性的部署,比起当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的改革,具有了新的特点:

  

   ——改革更深化了。当年的改革比较单一,如农村改革、城市改革、企业改革、价格改革、金融改革,都是单项的、单兵突进式的。现在的改革则走向了全面综合,不是一个两个领域,而是要延伸到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生态、党的建设诸多领域。

  

   ——改革更复杂了。当年的改革相对容易,就是着眼于眼前,只解决某一领域的某一方面的改革,先解决外围周边的一些问题,而没有进入核心地带。现在的改革则显得艰巨复杂,就是全面深化改革的推进必须体现长期性、稳定性和全局性,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就事论事地去解决问题。全面深化改革是突入重地,势必“牵一发而动全身”,必须纵览全局、放眼未来。使改革收到长远之效、整体之效。

  

   ——改革更难了。当年的改革是从易到难,好改的先改,不好改的先放一放。到了现在,好改的改完了,剩下的都是不好改的。正如习近平说的,“中国改革经过30多年,已进入深水区,可以说,容易的、皆大欢喜的改革已经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在“深水区”和“啃硬骨头”条件下展开的全面深化改革,必然触动一些部门利益,触动一些人的“奶酪”,需要多方面配合、多措施并举。要敢于涉险滩,敢于啃硬骨头,敢于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敢于向积存多年的顽瘴痼疾开刀。矛盾越大,问题越多,越要攻坚克难、勇往直前。必须一鼓作气、坚定不移,必须坚定信心、增强勇气,打好全面深化改革这场攻坚战。推动改革向深层次发展。

  

   全面深化改革是民众的期盼、社会的需求,更是执政党的使命,领导者的职责。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对深化政治体制改革提出了新的要求。

  

   一是改革的坚定性,就是“绝不停顿倒退”。习近平指出:“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 在整个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中,我们都要高举改革开放的旗帜,决不能有丝毫动摇,全党要坚定改革信心,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更有力的措施和办法推进改革。改革如果停顿和倒退了,绝对没有出路。在我们的改革进程中,会碰到来自“左”的和右的干扰,改革殊为不易,但一定要克服这些干扰,继续坚定地前进。

  

   二是改革的目的性,就是“国强民富社安”。要让国家更富强更繁荣,让人民更美满,更幸福,让社会也更安定,更团结。我们不能偏离这个方向,如果偏离了这个方向,我们的改革就没有任何意思了。

  

   三是改革的创新性,就是体现“固本求变开新”。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肯定了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和理论成果,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规律的认识不断深化,摸清了经济社会发展的脉搏,总结了成功的经验和原则。我们当然要守住这些基本的经验、基本的原则。中国的改革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我们也绝不能躺在功劳本上睡大觉而不思进取,要继续前进,求变和开创新局面。

  

   四是改革的策略性,就是习近平提出的,改革要“坚持积极稳妥”的方针,“胆子要大、步子要稳”,蹄疾而步稳;在改革的问题上,一方面我们主张积极进取精神,反对消极态度,需要突破的下决心突破,绝不畏首畏尾;另一方面我们主张改革要稳妥,坚决不搞激进主义、冒进主义,以避免给整个国家带来不必要的政治风险。

  

   五是改革的宽容性,就是不断“实验探索试错”。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指出,“要坚持党的群众路线,建立社会参与机制,充分发挥人民群众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 。“鼓励地方、基层和群众大胆探索,加强重大改革试点工作,及时总结经验,宽容改革失误,加强宣传和舆论引导,为全面深化改革营造良好社会环境。”

  

   六是改革的务实性,就是需要“亲民实惠践行”。全面深化改革要实在、解渴、管用,要以民生问题为导向,围绕着解决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回应人民群众的呼声和期待,使人民感受到与改革息息相关,大家都有份儿。

  

   四、按照治国理政要求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构成政治建设发展的新亮点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共产党致力于推进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为国家与社会的政治建设发展开辟了一条崭新的道路,这是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和共产党执政规律的深刻探索和追寻,它必将在人类社会的发展、社会主义的发展和党的发展的历史上留下深远的影响。

  

   习近平明确指出,社会主义代表着人类进步的趋势和发展的方向,社会主义思想从提出到现在的历史进程,先后经历了“空想社会主义产生和发展,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列宁领导十月革命胜利并实践社会主义,苏联模式逐步形成,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对社会主义的探索和实践,我们党作出进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开创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在如此波澜壮阔的六大发展阶段中,始终贯穿着怎样创建和治理一个全新的社会主义国家与社会的重大问题。中国共产党在全国执政后,也遇到了如何治理社会主义国家与社会的问题。在缺乏经验的情况下,一度照搬了苏联模式,但很快发现不适合中国国情。1956年,毛泽东针对照搬照抄苏联模式产生的弊端,明确提出要以苏为鉴,努力探索社会主义建设新路。毛泽东发表的《论十大关系》、《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等文章,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开始了对适合中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的艰辛探索,并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的思想成果。但是,在探索中由于党的指导思想上受到“左”的影响,犯了“大跃进”、“人民公社化”的错误,甚至发生了“文化大革命”这样全局性、长时间的错误。从总体上看,中国在改革开放前,在国家治理现代化这个问题上,也没有找到一种能够符合中国实际的治理模式。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开始以全新的视角思考国家治理问题。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积累了一定的经验。进入新世纪后,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社会结构的变化、价值取向和社会矛盾的复杂多样,需要在进一步的发展和改革中创新治理国家和社会的新的体制机制,以有效地治理国家。为此,2002年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十六大,形成了“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认识,正式确立了治理的理念。2007年,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要坚持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提高党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水平,保证党领导人民有效治理国家。”到了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更多处采用“治理”的概念,并且在治国理政的意义上进一步提出,“坚持依法治国是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要更加注重改进党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保证党领导人民有效治理国家”“更加注重发挥法治在国家治理和社会管理中的重要作用”等等。直至2013年召开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和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为了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由此可见,什么是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重点呢?其重点就在于国家制度的成熟完善以及对国家制度的执行、监督要坚决有力。一个国家制度的成熟、完善和执行、监督的坚决有力,这是现代化时代对国家治理体系提出的基本要求。站在现代化的角度看问题,国家的强大,就在于制度的强大。毋庸置疑,推进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其重点就在于加强国家制度建设,它将使中国提振信心、壮大力量、步入强国之列。

  

   中国的国家治理必须立足于当前中国自身发展的国情、民情、社情、政情、党情的基础之上,坚持党的领导和国家主导。习近平指出,中国的“国家治理体系是在党领导下管理国家的制度体系,包括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和党的建设等各领域体制机制、法律法规安排,也就是一整套紧密相连、相互协调的国家制度” 。这里所强调的党的领导、国家制度、体制机制、法律法规,就是中国治理体系的核心元素,也是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规定。这些核心元素和基本规定,决定了中国国家治理的基本规定,概括地说就是,“两导”:党的领导、国家主导;“两个坚持”:坚持社会主义的方向和道路,坚持国家制度建设;“四化”:实现各项公共事务治理的民主化、法治化、制度化、多元化;“四治”:治理体现为法治、德治、共治、自治。在上述这些规定中,最重要的是“两导”,党的领导和国家主导。中国的国家治理体系,只有坚持了党的领导和以政府治理为主导,才能更好地坚持社会主义的方向和道路,坚持国家制度建设,推进各项公共事务治理的民主化、法治化、制度化、多元化,并达到法治、德治、共治、自治的合作协调治理。

  

   五、为不断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构成政治建设的民主新模式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了中国新的民主理论,推进了中国民主新模式的发展。2014年9月5日和21日,习近平分别发表了《在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6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这是论述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重要文献,代表着中国共产党对民主问题的最新认识。两篇《讲话》深刻地、创新性地阐释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众多的重大理论问题,由此宣示了中国新的民主理论的诞生。

  

   中国新的民主理论是建立在全新的、坚实的制度基础之上的。习近平明确指出:“在中国,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保证国家政治生活既充满活力又安定有序,关键是要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的根本制度安排。”

  

   新的民主理论主张“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实行人民民主”,主张“保证和支持人民当家作主”,主张“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必须坚持民主集中制。”新型民主观的实质在于协商民主,协商民主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中独特的、独有的、独到的民主形式。只有通过协商民主,才能够把人民最广泛地、最大限度地涵盖进来、包容起来。习近平指出:“在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下,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是人民民主的真谛。” 新民主观发展民主政治,更借重于协商民主形式。中国实行民主,虽然包含了选举民主,但两者比较起来,协商民主更为重要。

  

长期以来,由于西方国家率先通过资产阶级革命,推翻了封建专制统治,形成了民主政体和民主制度的模式。人们由此产生了根深蒂固的观念和思维惯性,“天下民主、定于一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755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