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东屏:解构文化决定论

更新时间:2017-12-12 18:25:46
作者: 韩东屏  

  

   内容提要:在社会发展过程中,如果文化是重要的,文化决定论更应引起我们的关注。文化决定论有四种所指,即文化决定历史、文化决定文化、文化决定人格和文化决定制度。但是,根据文化是由人创造出来用于满足自己需求的工具的文化工具论诠释,这四种意义的文化决定论,有三种经不起推敲,另一种也只是部分正确,且不宜笼统冠以“文化决定论”之名。由于文化是个庞大系统,属于文化的东西太多,在分析解决问题时,所有“文化决定XX”的思维方式或理路,都是不可取的。

  

   关键词:文化、文化决定论、文化工具论、历史、人格、制度。

  

   为了促进社会发展,实现中华腾飞,文化受到国人及学界的持续高度重视。在此时代背景下,文化决定论这一分别在哲学、史学、人类学、心理学、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和管理学等诸多学科都有闪烁的思潮,理应引起我们更多的关注。然而,学界一直鲜有关于文化决定论的专门探讨,更没有系统探讨。

  

   那么,文化决定论是怎么回事?是否有理?能帮我们解决哪些问题?

  

   1、文化决定论种种

  

   “文化决定论”是个含义较为复杂的概念,在学界计有四种所指。

  

   其一是指文化决定历史的理论,其基本观点是历史就是文化发展史。这一意义的文化决定论,主要来自斯宾格勒的文化有机体理论。他认为,世界历史就是各种文化兴亡盛衰的过程,是人类各种文化的传记。而文化是活生生的有机体,具有青春、生长、成长、衰老的周期性特征,“它们和田野上的花一样无终极目的地生长着”。[1]因此,世界历史及所有文化都是宿命的。此外,近年国内文化哲学界出现的那种试图从文化维度解释历史发展原因的理论建构,也可归入这种文化决定论的范围。

  

   其二是指文化决定文化的理论,其基本观点是文化的发展变化由文化本身决定。这一意义的文化决定论的代表人物是博厄斯和怀特。

  

   博厄斯认为,一种文化的形成,一不是由地理环境决定的,二不是由经济决定的,三不是由人的生物特征决定的,在文化形成过程中起决定作用的恰恰是文化自身,文化现象只能通过文化现象来解释。简单的说,就是“文化决定了文化”。[2]

  

   怀特也认为文化必须用文化本身来解释,并为此提出了各文化要素交互作用的理论。在他看来,文化是一条由工具、器皿、风格、信仰等要素组成的宽阔河流。在这一文化巨河中,各文化要素间自始至终存在着持续不断的交互作用。在各文化要素相互作用的过程中,有些要素发生了变化,有些要素发生了变更,有一些要素则结合在一起,构成了新的综合、新的要素。陈腐落后的东西在这一过程中不断被淘汰,新的要素则不断补充进来。如此,文化就有了变化,有了发展。他还特地指出,发明、发现实际并非真正是人发明、发现的,它们仅仅是“在文化巨河中相互作用的各文化要素的一种新的结合或综合”,比如牛顿物理学的三大定律和万有引力定律,乃是开普勒、布拉厄、伽俐略等许多科学家研究成果的综合。[3]

  

   其三是指文化决定人格的理论,其基本观点是人的性格和以性格为基础的行为模式是由文化决定的。这一意义的文化决定论主要由玛格丽特·米德建构。米德是人类学家,她通过对多个当代原始部落的实地调查得出这样的结论:人的性格、气质等心理特征和行为模式不是与生俱来的,也不是由生理结构及性别决定的,而是文化塑造的结果,是文化的产物,是特定社会的文化条件的反映。米德的这一结论,也得到了前述为“文化决定文化”立论的博厄斯的赞同:人类之所以有各种不同的行为模式,这不是由其生物特征决定的,而是由其各自独特的文化背景决定的,社会的刺激远比生物机制更有效。[4]

  

   不同于文化人类学的路径,张东荪自我命名的“文化主义决定论”,是从文化哲学的路径得出类似观点:由于文化有自我“变化本能,使其向丰富优美和谐的方面去发挥”。因此,“文化出来了,个人反而为文化所熏染,所变易。”“文化是由人所创造的,迨文化起来以后,文化却又创造了人。”[5]饶有趣味的是,前述另一位为“文化决定文化”立论的怀特,在此是与张东荪的说法相似,只是更加绝对,他强调,并不是人创造了文化,恰恰相反,是文化塑造了人。文化不仅是生物人向文化人转变的决定因素,而且决定了人类生活和人类行为的一切方面。[6]

  

   其四是指文化决定制度的理论,其基本观点是社会或社会制度由文化决定。属于这一意义的文化决定论者人数最多。

  

   先是有马克斯·韦伯。他通过对西方宗教改革的考察,发现新教伦理观是近代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形成的关键,尤其是加尔文改革后形成的禁欲主义天职观念成为资本主义的精神基础,使清教徒具有一种合乎理性的组织资本和劳动的人文精神。由此推论,他认为传统中国社会之所以不能建立资本主义制度,是因为中国的儒家伦理教义与“近代资本主义精神”正好相反。[7]

  

   继而有当代西方学者戴维·兰德斯、罗纳德·英格尔哈特和埃迪加·曼格尔等人。历史学家戴维·兰德斯在《国家的穷与富》中断言:“如果说经济发展给我们什么启示,那就是文化乃举足轻重之因素。”罗纳德·英格尔哈特对60余个国家进行了价值观调查,结果发现,在基督教新教社会、东正教社会、儒学社会、伊斯兰社会等不同区域中,同样文化背景的共同体,其经济发展和社会状况有很大的相似性。这说明各国文化状况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其政治的状况。埃迪加·曼格尔更是提出了一个颇具世界影响力的响亮命题:“文化乃制度之母”。[8]

  

   最近则有国内某些赞同曼格尔“文化乃制度之母”命题的学者,如赵晓、孟凡驰、宋鲁郑等人,他们不仅常将“文化是制度之母”挂在嘴边,而且还分别为之提供了一些自己的论证。

  

   上述四种意义的文化决定论,虽然理路和涵义各不相同,但都是“文化决定XX”的表述形式。这说明文化是这里的关键所在,如何解说“文化”至关重要。显然,我们只有先明确文化是什么,才能知道文化究竟能不能决定XX,又是如何决定XX的。然而,各种文化决定论者并非都对“文化”有明确的解释,这就使其立论有些含糊不清。而少数有明确解释的,是不是就有道理,也有待探讨。

  

   2、文化的工具论诠释

  

   中外学界有关文化的定义甚多,但有影响力的还是这五类:其一是将文化归结为生活方式;其二是将文化归结为人类活动本身;其三是将文化归结为人类活动的结果;其四是将文化归结为人类活动结果的质量与水平;其五是将文化归结为一套符号体系。

  

   不难察觉,前两类文化定义都存在窄化文化外延的毛病,明显不可取。可以承认,人的行为方式和生活方式属于文化,但不能反过来说,文化就是人类的行为方式或生活方式。只要我们不否认中国的大运河、埃及的金字塔、印度的泰姬陵、意大利的古罗马斗兽场和各民族的历史典籍等等都是人类文化遗产,或者否认了就会感到荒谬,就能立刻意识到这一点。有鉴于此,我赞成对文化采取了最为广义理解的第三类文化定义思路并做如此表述:文化是人类创造力的果实,它包括人所创造的一切,如食品、用具、机器、组织、社会、规则、语言、知识、科学、艺术、神话、信仰等等,并且也包括人进行创造的方式方法,如技术、观念和思维方式之类。由于人的行为方式乃至生产生活方式总是由一定的规则(包括制度、习俗、道德)与一定的技术结合而成,因而人的行为方式或生产生活方式也属人类自己的创造,同样被包含在这个文化定义之中。

  

   至于第四类文化定义思路,其实并不适宜定义文化,而只适合定义文明。“文明”是与“文化”最为相似的概念,经常被人们互换使用。但它们既然是两个词,我们就不妨对它们做个职能分工。如果说文化是人类创造力的果实,那文明则代表人类创造力所达到的高度或发展水平。于是“文明”成为与“野蛮”一词相反对的概念,代表着人类或各个民族的创造力的进化程度和创造成果所达到的高度。

  

   第五类文化定义确切说并不是对文化的定义,而是对不包括器物类人类创造物在内的狭义文化的定义。若非如此理解,它也会产生极大窄化文化概念的问题。

  

   既然文化是人类创造力的果实,它就不是大自然直接赐予人类的东西,而是人自己创造的东西。创造是人的一种有觉识、有目的、有想象的活动。这个特点表明,那些由人于不经意间留在世界上的痕迹,如脚印、手印、划痕、废弃物之类,尽管也似乎是非自然之物,但并非文化。生产作为重复发生的创造或创造的批量化重复,其产品自然也属文化之物。

  

   其实,从创造的维度定义文化,也符合文化的辞源意义。中国的“文化”一词,源自早期经典《易传》“观(关)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之句,意为天下由人文化成。因为其时“文”同“纹”,故天下即人的世界,形象地说,就是由人在大地上画出纹路而成。这就是说,文化,即文(纹)而化之,即用人力文饰自然,化成天下。英语“文化”一词由拉丁文转化而来,原意为人们对土地的耕耘、加工、改良。这一涵义,同样象征性地凸现出文化是用人力文饰自然之意,是人的创造。马克思未直接定义文化,但他关于“社会就是自然的人化”的观点[9],岂不也是“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之意?

  

   文化作为人创造的果实,有多种多样的形态。如果说人能够创造文化是由于人是唯一有自由自觉活动能力的主体,那人又究竟是为了什么要去耗神费力、不厌其烦地创造那么多形态不一的文化?

  

归根结底是人为了满足自身的需求,而“需求”是“需要”和“想要”的合称。如果人像石头一样没有任何需求,也就不会有任何创造。人的需求多种多样,因而人所创造的文化成果也多种多样,于是世上各种形态不一的文化成果,也就分别指向人的不同需求:粮食、果蔬、衣服、房屋、道路、车辆、船舶、飞机、避孕套等物质产品满足的是人的吃、穿、住、行、性等方面的需求;弓箭、镰刀、斧头、耕犁、锤子、机器等用具满足的是人为生活提供用品的物质生产的需求;习惯、风俗、道德、法律、纪律、政策等各种社会规则满足的是人适应环境、做事做人和建立秩序的需求;组织、社会满足的是人的安全、归宿、交往、合群以及增加自身力量和利益的需求;语言满足的是人相互表达、沟通的需求;游戏、文学、艺术满足的是人的娱乐、倾诉、审美的需求;教育满足的是个人学习知识与人类传承知识的需求;知识与科学满足的是人了解世界及自身的需求;技术满足的是人提高自身能力和改造世界的需求;哲学与宗教则是以不同的方式满足人对终极关怀的需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727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