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常修泽:中国如何推进动力变革

更新时间:2017-12-07 20:46:57
作者: 常修泽 (进入专栏)  

  

   开栏的话:

   浙江是中国革命红船的启航地,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先行地,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萌发地。为深入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以更宽阔的视野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中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浙江日报今起开设“之江会客厅”理论访谈栏目,邀请国内外知名专家学者,针对社会热点和发展中的难题,以浙江的改革发展为素材,深入阐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深刻理论渊源与巨大的实践指导意义,敬请关注。

   主持人  潘如龙  本报记者

   嘉 宾  常修泽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20世纪中国知名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经济学卷)》入选者

  

   主持人:本报创办“之江会客厅”专栏,您是第一位应邀嘉宾,欢迎来会客厅接受访谈。

   常修泽:谢谢。先祝贺浙报“之江会客厅”在十九大后开栏。作为第一期嘉宾,我感到很荣幸。浙江是块福地,我的学术研究与浙江有缘分。1984年在浙江德清县莫干山举行的全国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会议(简称“莫干山会议”),是我学术研究生涯的重要节点。此后,30多年来,从浙江的经济社会发展实践中,我也汲取了诸多理论营养。希望“之江会客厅”能为国内乃至国外的思想界朋友提供一个新的思想交流平台。

   主持人:十九大报告提出三大变革: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其中,动力变革是基础。您是长期研究人的发展和制度经济学的学者,今天,我们“之江会客厅”第一期想围绕十九大报告的上述内容,就如何推进我国动力变革问题听听您的高见。

   常修泽:莫说“高见”,一起交流。

  

   国际国内  中国动力变革的双重背景

   主持人:“动力变革”是十九大报告的亮点之一。报告提出,要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动力变革。请问,提出“动力变革”的背景是什么?

   常修泽:以我之见,有两个背景:一是国际背景,二是国内背景。

   从国际背景看,不知您注意到没有,习近平主席在前不久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会议讲话中,有一段重要论述:世界正处在快速变化的历史进程之中,世界经济正在发生更深层次的变化。我们要洞察世界经济发展趋势,找准方位,把握规律,果敢应对。

   那么,有什么新的趋势呢?习近平主席“洞察”出的第一个趋势就是:我们正面临增长动能的深刻转变。当前,改革创新成为各国化解挑战、谋求发展的方向。结构性改革的正面效应和潜能持续释放,对各国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进一步显现。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形成势头,数字经济、共享经济加速发展,新产业、新模式、新业态层出不穷,新的增长动能不断积聚。这段话站位很高。我认为,在这种新的潮流面前,中国应该抓住机遇,顺势而为。这是国际背景。

   再看国内背景,我认为,主要是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了新变化。您知道,在此之前的36年中,对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表述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个新论断非同小可。十九大为什么说中国进入“新时代”?依据是什么?主要是因为社会主要矛盾的新变化。

   这个对于社会主要矛盾的新论断,我觉得是具有突破性的,它不仅突破了需求方根深蒂固的“物本位”惯性思维,也突破了供给方根深蒂固的“单纯生产论”的惯性思维,体现了习近平“能动的人”“全面的人”的思想。而这一思想跟浙江有关系,跟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时的探索和实践有关系。

   主持人:有意思,请您展开讲。

   常修泽:几年前,我曾读过习近平在2007年出版的《之江新语》一书。书中“文化育和谐”一文(2005年8月16日发表在《浙江日报》“之江新语”专栏,编者注)讲到:“人,本质上就是文化的人,而不是‘物化’的人;是能动的、全面的人,而不是僵化的、‘单向度’的人。”这段话寓意十分深刻,他在这里明确否定了“物化的人”“单向度的人”,强调人应是能动的、全面的人,点破了“人”的真谛。

   而一旦从“能动的、全面的人”的高度研究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就会高屋建瓴。因为,按照“全面的人”的定位,人应是多需之人,特别是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人的需求将越来越广泛。

   十九大报告指出:“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报告还提出保护人民人身权、财产权、人格权(其中保护“人格权”是首次写入党的文件),这就大大拓展了人民需求的广度和深度,把人民的需求提到一个新的境界,这是一种历史性的超越。

   主持人:确实是一种超越。

   常修泽:人民有此“需”,我党有所“应”。党的十九大适应了人民群众的这些新要求。这是需求方面。另外一个是供给方面,原来的提法是“落后的社会生产”,现在提法有变化。

   首先,新的表述超越了单纯的“生产”概念,而提升为“发展”概念。您知道,“发展”比“生产”要丰富得多、深刻得多。当代人类发展是五个发展,包括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党中央不是明确提出“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吗?

   主持人:确实,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安吉余村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就是着眼于生态文明发展或者说生态文明建设。

   常修泽:是的。经济发展只是五个发展中的一个向度,而且,即使就经济这一个向度来说,生产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按照马克思的《资本论》,社会再生产过程或者说经济总循环包括四个环节:生产、流通、分配、消费。可见,生产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而发展比它要广阔得多。这是其一。

   其二,现在用“落后”两字笼而统之来概括中国的现实,已经不合时宜。尽管中国仍然有部分落后地区和部分落后单位,但是不能简单地归结为“落后”,主要是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总之,矛盾的需求方和供给方都大大超越了原来的惯性思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新变化。正是因为社会主要矛盾的新变化才使中国进入了新时代。进入新时代,才需要研究新的动力问题,这是动力变革的深刻背景。

  

   动力变革之一 “十九大版”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主持人:您分析得很深刻,也有哲理。那么,请问:如何推进我国经济发展的动力变革呢?

   常修泽:根据我的研究,应主要从四条线来推进:一是推进“十九大版”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二是推进创新驱动战略;三是推进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为重点的经济体制改革;四是构建全面开放的新格局。

   主持人:那好,请您展开分析。

   常修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动力变革的第一条线,而且这个已经写入党章,非同小可。我先谈这条线。

   主持人:您为什么用“十九大版”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个提法?

   常修泽:很好。您已经注意到我的这个特定用语。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十九大报告所提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2015年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虽然8个字一样,但是内涵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此供给侧非彼供给侧。

   您可能知道,2015年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要内容是“去过剩产能”,2016年3月进一步归结为“三去一降一补”,这里的“去”,并不是绝对的完全去掉,而是“减”或者说“降”,是做减法。十九大报告所提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前三个方面都不是做减法,而是做加法。

   主持人:噢,愿听其详。

   常修泽:“十九大版”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要包含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方面,是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推进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在这些领域培育新增长点。请注意,这里都是要寻找“新增长点”,是要“增”,而不是做减法。浙江的经济当年就是靠制造业起家的,后来又发展了互联网、大数据等。下一步,还是要在新增长点上下功夫,切实形成新动能。

   第二方面是传统产业优化升级。上一个是“增”,这一个是“升”。同时,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2016年全国服务业占比是51.6%,浙江省也恰好是51.6%,与全国持平。根据我的调查,浙江省服务业未来的发展空间相当广阔,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

   第三方面是加强九大基础设施网络建设。一是水利,二是铁路,三是公路,四是水运,五是航空,六是管道,七是电网,八是信息,九是物流,还有其他等等。这些基础网络建设,浙江有长板(例如物流、信息等),也有短板。听说浙江正修建国内第一条由民营资本控股的总投资400多亿元的杭绍台高铁,这很好,这就是补短板嘛!

   从以上三大方面看都不是做减法,而是做加法,对企业界来说这里面有巨大的商机。

   主持人:您的分析和点拨对我们很有启发,浙江要抓住这些商机。

   常修泽:第四方面,才是“三去一降一补”。即使是“三去一降”,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去”“降”的问题,按十九大报告提法,是“优化存量资源配置”的问题,还有“扩大优质增量供给”。无论是“优化存量”,还是“扩大优质增量”,其目的都是为了“实现供需动态平衡”。这是问题的关键之所在。相信浙江会把握“动态平衡”这个关键。

   以上四个方面,主要还是针对“物”的问题。“十九大版”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新颖之处、突破之处,是特别瞄准了“人”,包括企业家和劳动者。

   主持人:瞄准了“人”,很有意思,您是人本经济学的探索者,这是您的专长领域。

   常修泽:我很高兴地看到,十九大报告把“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列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第五个方面,这是一大超越。它瞄准的不是一般的产业,而是创新创业的主体——企业家。就在十九大召开前夕,9月2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发了《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 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 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就是要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鼓励更多社会主体投身创新创业。

   主持人:我从网上看到,中央文件下达后4天,9月29日新华社《经济参考报》公开了您在今年1月10日上报给国家有关部门的内部报告《关于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的七点意见》,并且加了一个编者按,并起了新的题目:《中国当代企业家肩负着历史的重任》。在此之前,今年7月3日,我在《人民日报》上也曾看到您的题为《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的文章,很受启发。

常修泽:中国的改革、发展要向纵深推进,必须要培育宏大的企业家队伍,特别是要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当前,关键是稳定企业家的预期,增强企业家的信心,使他们的产权、创新收益以及人的精神尊严都能得到保护。去年11月2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现在出台保护企业家文件,一个是保护“产”,一个是保护“人”,这是两个极其重要的命题。当然,保护和激发“人”,不仅是指保护企业家,还包括保护劳动者,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7207.html
文章来源:浙江日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