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方西峰:读《南阳会战——中国对日最后一战》有感

更新时间:2017-12-04 20:30:39
作者: 方西峰  

  

   谁又会想到,历时近5个月的“南阳会战——中国对日最后一战”的胜利,是由一个平凡的20岁的中国通讯兵上尉、驻淅川战场观察员吴凯宣布的:

  

   “1945年8月20日下午,吴凯奉第1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命令,代表中方接受日军第12军110师团第3联队队长吉松大佐的投降。

  

   1945年8月24日下午9点,日军第12军110师团第3联队队长吉田大佐率领一些日军军官,站在日军司令部(设在西峡口马王庙街,今为“别公酒店”)门口,等待中国代表前来受降。

  

   吴凯一行到达后,吉松等人立即行礼。吉松说:‘败将吉松向中国军方代表报告:日本皇军第110师团木村经广中将,命令我在此负责终止战争的一切事宜,请贵军代表发布命令,我的执行照办。’说罢,从腰间取下佩刀,低着头,双手递向吴凯。接着宛西民团司令刘顾三宣布:‘请中国第一战区司令长官代表吴凯队长,向日军代表吉田联队长宣布受降命令。’

  

   吴凯说:‘我命令西峡口、淅川两地日军,迅速向西峡口镇集中。在部队集中待降期间,日方必须保管好枪械、弹药及一切军用物资,不准隐藏、不准销毁,等待接收。日方必须服从中国军队的一切命令,不得与我方发生任何冲突与摩擦。此令!’”

  

   败将吉松投降后,为了最后一点可悲的尊严,8月25日清晨6时,4000余名日军在西峡城南门外的一块空地上整装列队,举行焚烧军旗仪式。

  

   在军旗燃烧起火的瞬间,4000多名日军一齐哇的大哭起来,如丧考妣。

  

   焚烧军旗、遥拜天皇仪式完毕后,4000多名日军带着几十箱日军的骨灰和骨指当即离开西峡口,北上洛阳,落败而走!

  

   至此,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的西线战事,在南阳会战的西峡口之役中,最终落下了彻底失败的帷幕。

  

   二、国共合作共赴国难

  

   南阳会战中的游击队、民众、民团

  

   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共中央为国共合作抗日发表宣言。1937年7月15日,中共中央将《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送交国民党。9月22日,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发表了这个宣言,标志着以第二次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

  

   编者在第十章“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活动”中,重点记述了1937年10月,中共南阳特别支部委员会建立,郭以青任书记,袁宝华、葛季武为委员。郭以青、袁宝华按照上级党组织“联合一切抗日力量,掀起抗日救亡高潮”的指示精神,发动群众,进行抗日宣传,组建话剧团、创办“老百姓社”、组建“读书会”、组织青年到前线……并依托平津同学会成立了宛属平津同学会以及多个分会。在同学会的影响支持下,南阳妇女抗敌后援会、方城县抗敌救亡宣传团、镇平青年救国团等相继成立,仅内乡县建立的抗日救亡团体就达14个。在南阳特别支部委员会的组织和影响下,南阳抗日救亡宣传活动开展的如火如荼。

  

   1945年,新四军5师组织领导的南阳抗日自卫纵队以及下辖的9个支队,在西始于白河、东到唐河,南起桐河镇、北迄平高台方圆百里范围内,纵横驰骋,进行游击作战。譬如,“大石桥伏击战”炸毁日军3辆汽车,摧毁3车炮弹,而自卫队没有一个伤亡。再如在“刘寺突围战”中,自卫队总结出游击战的经验“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机动灵活,在运动中歼灭敌人”,致使小股日军不敢在刘寺一带活动。

  

   同时,受共产党派遣的许子和等,成立了宛南抗日游击队,许子和任大队长,率领游击队,1945年农历3月3日,在玉皇庙和日军遭遇,许子和一马当先,奋力迎战,包括指挥官川口左志在内的31名日本官兵全部被击毙。许子和壮烈牺牲。当时西安有报纸报导:“豫宛玉皇庙之役获大捷,游击队长许子和率众浴血奋战,歼敌寇30余人。”重庆有报刊登:“民族英雄许子和英勇奋战……壮烈殉国。”

  

   镇平、方城沦陷后,中共地下党组织起十几支抗日武装,神出鬼没地和日寇周旋,游击队员利用地形,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打得敌人摸不着头脑,不敢贸然行动。游击队员们炸桥梁、割电线、埋地雷……瘫痪日寇通讯、中断日寇物资运输、伏击消灭小股日军。采用机动灵活的战术,扰乱敌营,杀伤日寇、铲除汉奸,频频得手,使日军防不胜防,给敌人很大打击。

  

   方城沦陷后,中共地下党在方城、舞阳、叶县三县交界处建立了抗日根据地,在毗邻冶平的梁城建立了中共梁城支部。不久,梁城、冶平的一些地区成了新四军的友军区。

  

   该书第三章第六节“浴血南阳城”中,浓墨叙述了我68军第143师师长黄樵松(河南尉氏县人),带领全师3000余人,仅以老河口屏障为防线孤军守卫南阳城,拉开了众寡悬殊的“浴血南阳城的”的战幕:

  

   1945年3月21日,驻鲁山的日本第12军110师团(师团长木村经广),奉日军第12军司令官、驻豫日军最高指挥官内山英太郎中将的命令,率兵南侵南阳。

  

   按照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刘歭的要求,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刘汝明命令黄樵松:“你师必须死守南阳城,以保障第五战区长官部老河口的安全!”黄樵松深知这一道命令的分量,南阳城为战略要冲,日军来势汹汹,志在必得。城东、北、南三个方向无险可守还在其次,国民党各军按计划向南向西撤退后,守军完全陷入孤立无援的绝境。大敌当前,黄樵松别无选择,决心与南阳城共存亡。回到南阳城后,他首先将城内居民全部转移到城外安全地带。又令工兵部队构筑工事,并在城关埋设大量地雷。紧接着,他命师部副官处长张世发派人赶做一口棺材,放在师部大门口。黄樵松挥笔写上“黄樵松之灵枢”6个大字,官兵见此,莫不抱定血战到底的决心。

  

   又据(台北)河南西峡口军民抗战实录编辑委员会编:《河南西峡口军民抗战实录》一书记载:

  

   “3月25日,日军三路大军兵临南阳城下,在坦克导引下从四方八面攻城。日军以两个师团以及吉武支队,在飞机的大力配合下猛攻两天,未能突破城防。

  

   黄樵松誓把南阳城变“斯大林格勒”,与日军血战到底。战斗打响后,黄率部顽强抵御……

  

   连续打退敌人四次进攻,东关、北关的守军与日军展开了巷战。守卫马武冢、卧龙岗、元妙观的429团三个排,在战斗中歼敌近千人,直到弹尽援绝,全部壮烈殉国。”

  

   《南阳会战——中国对日最后一战》的第三章第六节“浴血南阳城”中记述:

  

   1945年3月29日,负责防守卧龙岗的是第429团第二营第二连一排。排长赵新芳带领的30多名战士进驻卧龙岗武侯祠,与日寇激战中赵新芳不幸壮烈牺牲。我方守军虽失去指挥,伤亡惨重,但仍坚守阵地,无一退缩。全排仅剩4、5名士兵,其余全部壮烈殉国。

  

   3月30日拂晓,日本飞机向南阳城投下炸弹,日军对南阳城全面发起攻击,野战重炮、迫击炮、重火器也一齐开始射击,还有战车协同作战,企图一举突进城内。特别是朝山街外据点的守军,被5辆坦克包围轰击,排长李德明带领两个班士兵死守阵地,该排大部分士兵以身殉国。黄樵松亲往朝山街督战,团长刘云生率部英勇作战,一连打退敌人多次进攻。反击中,仅在马武冢、卧龙岗、玄妙观3个阵地上就歼敌上千。蒋介石电令嘉奖黄樵松。

  

   3月30日下午,黄樵松接到集团军总司令刘汝明转来蒋介石电令:“第143师已完成牵制、阻击日军的任务……命令该师迅速撤出城垣。”是日夜,黄带领143师突围。在离开师部时,黄樵松心有不甘的在书有“黄樵松之灵柩”的棺木上提诗一首:“苦战十昼夜,南阳成废墟。始将好头颅,留待最后掷。”

  

   然而,这位1937年任第26路军第27师第79旅旅长黄樵松,率部先后参加了长城抗战、保定会战、娘子关战役、太原保卫战,屡立战功。1938年1月,晋升为27师师长,之后又先后参加了台儿庄会战、徐州守卫战、武汉会战,及豫南战役等。1945年3月,调任第68军第143师师长。只为祖国而战的抗日英雄黄樵松,1948年11月在太原酝酿起义,事泄露后被杀害了。

  

   还有第一战区参战的第85军第110师师长廖运周,这位一九二六年黄埔军校第五期。一九二七年曾加入过中国共产党,参加了北伐战争和南昌起义;以及第38军新35师师长孔从周(即孔从洲),他们作为抗日战将,在抗战胜利后,按自己的理想与信仰选择了自己要走的道路,率兵起义、加入解放军的行列。

  

   编者在“民团与南阳会战”和“民众对国民党军队的支持及抗日活动”两节中,考证严谨、着墨精炼。原因在于文化学者秦俊,仅从事地方史研究一项,就发表文章近百篇,是南阳地方“宛西自治”研究的一员主将。其中,不仅对宛西诸多的地方组织多有记录,而且对省主席刘茂恩在第一战区率领河南省保安团以及南阳各县民团参战的情况,譬如在“宛西前哨战”之中的“五龙庙坡阻击战”、“激战灌张铺”、“申鱼池遭遇战”等也均有较详尽的记述。

  

   正如,该书转述《淅川县的对日抗战》一书的记载:

  

   从3月底至日本投降,4个多月的时间里,淅川县民团共参加较大战斗9次,与敌人小的接触97次,共击毙日司令官山崖、上尉小西英吉、中尉山本真喜夫、赤藤,少尉京板垒三、河内春芳、冈井义一、津田川崎,中队长矢野清真,伪军上尉参谋孟繁生,翻译梁忠德等11名,击毙敌伪约2250人,击伤日伪官员五十多人,日伪士兵5300人。生俘日军炮手力奎僧、士兵大川吉信、田井古岛和特务队长安里夫(白俄人)等4人。击毁敌装甲车、汽车12辆,缴获日伪军用地图428张、迫击炮4座、炮兵测量镜1架、燃烧弹50箱、手榴弹70枚、枪弹167箱、军马驮骡11头,以及其他军用品多件。

  

   在战斗中全县民团阵亡官员21名、士兵467名,受伤官员48名、士兵1573名;

  

   内乡民团:从1945年3月日军进攻南阳,至8月中旬日军投降,内乡民团与敌人作战50余次,击毙敌军官兵180余名,击伤敌人500余名,俘虏敌官兵20余名,毁坏敌人汽车27辆,获得战利品数百件。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716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