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云汉:逆全球化潮流与全球治理改革的新动力

更新时间:2017-11-30 19:21:22
作者: 朱云汉  

   【此文系根据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朱云汉院士于2017年11月7日在新竹清华大学孙运璇科技讲座的演讲纪录整理而成】

  

   各位清华大学的老师,各位同学,各位来宾:

   今晚能够来到清华大学给大家作报告,我感到非常高兴,虽然我与清华大学没有太多的渊源,但是有很多位清华大学的前任校长都是我的忘年之交,像是毛高文校长,刘兆玄校长,还有沈君山校长。这个系列讲座邀请到了众多台湾社会各界的精英,我忝列其中,今天来和大家作一些知识上的交流,也算是狗尾续貂吧。

   我今天的报告题目是《逆全球化潮流与全球治理改革的新动力》,这两个命题是紧紧扣在一起的。


一、反全球化浪潮汹涌而至


   这几年全世界一直都动荡不安,仿佛我们过去所熟悉的时代已然走到了终点,历史进入了旧秩序已被动摇而新秩序尚未破茧而出的前夕,这种变化意味着现有的全球治理架构存在着严重的不足。经济全球化带来了全世界所有人之间的高度相互依存,同时也伴随着科技的快速变迁,而现在的全球治理架构已然无法适应这种根本性的改变。

   当地时间2017年7月8日,德国汉堡,G20峰会后一名男子站在警方清障车上。(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个场景显示的是今年7月在汉堡召开的G20高峰会。这个高峰会差一点就流产了,因为汉堡有史以来第一次涌进了来自全欧洲的15万名抗议者,他们都属于一些非常激进的抗议团体,他们的口号是“Welcome To Hell”——欢迎来到地狱。

   这些抗议者当时炸毁了很多警车,还有一些人甚至纵火,抗议行为表现得十分激进,他们的目标就是要传达一个信息——你们这些制定全球经济规则的领袖们必须要改变现状,因为我们已经无法忍受!

   这次抗议活动只是冰山之一角,而近两年来全世界反全球化社会运动可谓风起云涌。这里面当然夹杂着很多其他因素,比如有宗教问题、认同问题等,不过根本上还是全球化的成果与风险分配极端不均的问题,所以就出现了逆全球化这样一种社会反扑行为,在工业先进的西方国家这种反扑尤其剧烈。

   我们来看这张照片,照片上的事件发生在2016年4月25日,当时西方国家五巨头——法国总统法国总统奥朗德、德国总理默克尔、意大利总理伦齐、英国首相卡梅伦、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汉诺威召开了一个非正式高峰会。那么这五巨头现在的境遇如何呢?

   现在硕果仅存的只有德国总理默克尔。奥朗德没有寻求连任,他是法国第五共和宪法体制实施以来,第一位不敢寻求连任的总统。卡梅伦和伦齐在政治豪赌中黯然下台,他们的脱欧公投和宪改公投都遭遇了失败。

   奥巴马所瞩意的接班人希拉里被半路杀出的川普打败,导致奥巴马的接力棒无法交出手,他第二任的精心之作——TPP(泛太平洋伙伴协议)在川普上台后被撕毁。作为西方国家的主流精英,五巨头的权力基础、合法性以及他们的路线都受到了重大冲击。

   默克尔在西方世界一直被看作是中流砥柱,一向致力于抵御排外主义、保护主义、反全球化民粹政治,但是在刚刚过去的全国大选中,她所带领的政党联盟得票率却急剧萎缩,到今天为止跨党联盟依然没有组成。最激进的另类选择党正式崛起,瓜分了将近13%的选票,一个高度排外、高度激进的右翼政党成为国会中举足轻重的党派,这是德国纳粹时代结束以后从未有过的。

   我们把这些事件综合在一起来看就会发现,它们并非相互孤立的,也不是单一的,而是共同代表着一种潮流——反全球化。在反球化潮流突起的当下,未来的全球经济、现存的国际经济运作模式都具有了很多不确定性。川普上台后要求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使加拿大和墨西哥深感彷徨无措,他还要启动针对中国301条款的调查,这些都是在反全球化背景下产生的。


二、全球化脚步日渐趋缓

  

   现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传统政治精英和媒体精英都在问同一个问题:川普会不会肢解战后美国一手建构的自由国际秩序?川普的理念可以说十分朴素,在他看来美国过去制定了规则,结果美国人并没有从这些规则中获利,至少美国基层人民存在着诸多不满,所以他要全面检讨,不管以前美国做出过什么承诺、相信什么样的价值理念,现在都要重新予以考虑,一切都要以美国优先为原则。

   在这种理念的主导下,美国可以抛弃过去所谓的领导责任、政治信用,所有的国际承诺、多边体制、外交政治框架都可以推倒重来,一切都要以美国的安全利益和经济利益至上,因此也要把自己手中的谈判筹码的作用发挥到极致,确保给的更少、拿的更多。这就是川普上台后留给全世界的深刻印象。

   过去几年,西方世界出现了非常强烈的反经济自由化、反全球化的政治运动,对各国实际实行的贸易政策产生了明显的影响。这个图将两个资料合并在了一起,有颜色的长条图代表的是片面采取贸易保护措施的WTO成员国,这些国家采取的措施都是不符合WTO规范的。其中深黄色部分表示发达的工业化国家采取的措施,数量十分巨大。

   浅黄色部分表示发展中国家采取的措施。由图中可以看到,经过2008年、2009年的金融海啸之后,各国推出的贸易保护性措施数量急速上升。这些措施都是各国单方面采取的,带来了很多贸易纠纷,导致WTO仲裁委员会陷入了极端忙碌的状态中。

   图中的折线表示世界贸易增长百分比,在2007年之前世界贸易的增长幅度较大,历年均在5%左右。到了2008年、2009年增长幅度依次下滑,2010年有一个反弹,接下来便又是逐渐下滑,增长幅度趋近于0。据荷兰经济政策研究局统计,2011年到2016年全球贸易增长速度一直低于全球经济增长速度,这在过去是十分罕见的现象,因为以往都是贸易增长速度大于经济增长速度,国家与国家间经济相互依存的程度越来越高,经济越来越开放。

   上个世纪90年代经济全球化加速推进,当时全球经济每增长1%,就会带来2.5%的贸易增长率。而现在这种关系已经完全反转过来了,这说明全球化的脚步已经放缓,甚至出现了倒退的迹象。

   我们看这张图,浅红色的折线表示的是贸易依存度。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贸易依存度一直处于上升趋势,全世界贸易依存度从最初的30%一直上升到近60%,而像新加坡这样的国家甚至超过了100%。但是从2009年之后,贸易依存度开始持平甚至下滑。深红色的折线表示国家的境外资产和负债总额在GDP中所占的比重,也就是国家之间在资金、金融方面的相互依存关系。过去这个比重一直在不断上升,而现在却失去了上升动力。这两条折线都充分显示了经济全球化的脚步在放缓,甚至在倒退。


三、世界正迈向“金德尔伯格陷阱”

  

   以上数据引发了一个十分有趣的问题,即世界是否正迈向“金德尔伯格陷阱”。“金德尔伯格陷阱”这一概念是哈佛大学著名政治经济学教授约瑟夫•奈伊提出的。奈伊最近抛出了一个话题:在21世纪国际关系、国际体系中,中美两国最后是否会像当年斯巴达和雅典一样,有一个战略的摊牌?

   也就是说,中美关系是否会像当年的希腊悲剧中描述的一样,掉入“修斯底德陷阱”?一个处于防卫霸权阶段的国家,看到另一个兴起中霸权国家的实力正在慢慢接近自己,最终就有可能提前出手,以免自己被对方取而代之。过去有很多国际关系学者都在辩论,中国和美国之间是否终究难免一战。不过奈伊认为这个命题可能是一个假命题,因为这种历史悲剧重演的可能性太低。

   奈伊认为今天我们真正要问的是另一个问题,即“金德尔伯格陷阱”。也就是说,当美国抛弃国际公共财(即国际公共品)提供者的角色的时候,中国是否有能力和意愿来填补这个真空。否则,世界经济可能会出现国际公共财供给严重短缺的危机。上个世纪30年代前后世界上曾经出现过这种危机,造成了全世界经济大恐慌,同进也导致了政治危机,欧洲很多国家出现了政治两极化,法西斯政权在德国、奥地利、意大利、西班牙纷纷崛起,最后爆发了二次世界大战。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最残酷的一次战争。

   这一分析是以金德尔伯格的一部著作——《THE WORLD IN DEPRESSION 1929——1939》为背景的,这是一部十分重要的著作,也是金德尔伯格的成名作。这本书出版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那一代的经济学家都读过这本书,影响很深远,很多外校博士生来还特别远程跋涉到麻省理工学院去旁听他的课,他在MIT教过的学生中包括后来出任联准会主席的伯南克,事实上伯南克后来博士论文研究经济大恐慌时期的货币政策,就是受金德伯格的启发。

   他书中的论点很简单,就是支持自由开放的贸易体系,认为这一体系能够为所有国家带来双赢、多赢的局面。但是书中同时也认为,在缺乏世界政府的条件下,国际经济体系难以长期稳定运行。而要想使国际经济体系稳定运行,就一定要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以便提供必要的国际公共财。否则,这一体系将极难保持稳定,贸易战和货币战将难以避免,并进而走入一种恶性循环。

   一战之前,英国曾经扮演过这个角色,支撑起了开放的贸易体系,确保了货币的稳定。但是一战之后英国元气大伤,无力也无心再担任这个角色。美国参加一战后全面倒向孤立主义,虽然客观上有条件、有力量接替英国,但是主观上却完全没有这个意愿,于是便出现了青黄不接、领导真空的问题。这正是导致1929年到1939年严重经济危机的原因。

   危机从1929年华尔街股灾之后蔓延全世界,金融风暴横扫所有国家,所有国家都高筑关税壁垒,以邻为壑,最后世界贸易整体急速萎缩。从1930年到1933年三年时间里,国际贸易量缩减了40%。试想,如果这种缩减情况发生在现在,新竹高科技园区的厂商一半以上都会倒闭。金德伯格分析说,当年如果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如果能够做几件事情的话,也许危机就会得到控制,也不会出现那么漫长、严峻的大恐慌,更不会让希特勒上台。

他总结了当时的情况后提出一个非常简单的架构,即在没有世界政府的情况下,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负责提供两类国际公共财。一个是经济合作基础条件,即和平的国际秩序、跨境产权保障、开放的贸易体系、海上自由航行、通用的交易货币、稳定的汇率、交易规则标准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7118.html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