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维迎:反垄断执法进入常态

更新时间:2017-11-30 16:49:24
作者: 张维迎 (进入专栏)  
因而免费并不是真的免费。但广告费或数据披露价格上升5%-10%又是什么意思呢?理论上讲,专家们可以去设计一个复杂的指标体系,搞一个方程,然后收集数据进行虚拟的隐性价格测试,但实际上你是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的,采用这种做法根本不可能反映市场的真实情况。

   第三个问题是如何判断企业在进行垄断定价。

   按照现有的理论和实践,企业的行为很容易陷入反垄断陷阱。无论企业如何定价,都可能受到反垄断机构的指控。正如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家罗纳德?科斯曾说过的,如果我的价格比竞争对手高,我可能被指控索取垄断价格;如果我的价格比对手定得低,我可能被指控为消灭竞争对手搞倾销;如果我的价格和竞争对手相同,我可能被指控搞合谋!所以我无论怎么做都不对。因此,一个企业是否有垄断行为,完全看执法者认为它是否有垄断地位。这是很荒谬的。它表明我们的反垄断法存在基本的概念性错误。这个错误在哪里?在于我们把竞争和垄断完全搞反了。

   第四个问题如何判断一种行为是正当的竞争手段还是垄断行为。

   在经济学上被定义为垄断的行为,无论是捆绑销售还是统一零售价格的规定,在商业中都属于正常的竞争手段,不仅不是所谓的垄断行为,而且许多情况下对保护消费者权益有好处。微软免费赠送浏览器被指控为垄断行为,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如果按照这个标准,几乎所有的交易都可以被指控为“捆绑销售”。我买衣服的时候,商家总是把衣服上的扣子一起卖给我,我为什么不能要求只买衣服不买扣子呢?如果商家说扣子是免费送的,专门生产扣子的厂家可否起诉服装企业在搞捆绑销售?法院该如何判决呢?

   如果我们仔细思考,就可以发现这些问题背后有深层的经济学原因。主流经济学把市场理解为一种状态,但真实的市场是一个过程。状态和过程的区别非常重要。打一个比喻来讲,主流经济学家理解的市场是一张图片,而真正的市场是一个连续剧。

   主流经济学用这种静态均衡理论来观察动态的商业世界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说,按照主流经济学的分析,产品按照边际成本定价是最有效率的。但这个理论完全没有考虑产品是怎么来的。在市场上,绝大部分产品都是特定企业创新的结果,但经济学上讨论价格的时候,我们假设所有产品都是事前已经存在的,每个企业只是选择生产了一定数量的产出而已,并没有创造产品本身。在这样的假设下得出的社会最优定价理论,完全是误导的。以视窗操作系统为例,如果我们在2000年左右看这个产品,它已经在那里,我们会认为微软是一个万恶的垄断者,因为它的售价高于边际成本,一定给社会带来净损失。但是视窗操作系统是比尔?盖茨所领导的微软创造出来的,在微软之前,没有这个产品。如果必须按边际成本定价,这个产品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因为按边际成本确定的价格根本不可能补偿它的研发成本。主流经济学的最优价格理论使得人们不是去指责不生产产品的人,而是指责给我们提供了如果没有他们这种产品就不存在的人,理由仅仅是他们索取的价格高于边际成本。

   如果所有产品真的按照边际成本定价,我们现在消费的绝大部分产品根本就不会存在,人类恐怕仍然生活在传统的、自给自足的农业社会。产品从研发到生产出来能在市场上销售,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大量的投入,能否成功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没有一个新产品能够按照边际成本价格生产出来。但是我们的静态经济学理论不考虑这一切,简单地把价格与成本的差异当作垄断利润(其实是企业家利润),让我们误以为没有这个垄断利润的话消费者就可以以更低的价格买到更多的产品。真实情况是,如果没有这个所谓的垄断利润,我们几乎不可能买到任何新产品,而今天的老产品也不过是昨天的新产品。比如说,瓦特从1765年开始研发蒸汽机,1769年申请到专利,1776年生产出第一台蒸汽机,到1786年他的蒸汽机才开始盈利。这20几年期间没有利润,但有大量的资金投入,他的第一个投资人罗巴克1773年就破产了。如果当年的英国政府要求蒸汽机必须按照边际成本定价的话,瓦特的蒸汽机恐怕从来就不可能存在过!

   经济增长来自企业家的创新。企业家通过创新和创造来开拓新的行业和市场,获取企业家利润。如果我们剥夺企业因为创新而获取的垄断利润,那么企业家的创新功能就不会出现了。承认垄断利润的存在是促进创新的前提。这是另外一个我们应该对反垄断法保持警惕的深层原因。

  

   四、重新定义竞争和垄断

   前面我已经指出,传统经济学有关竞争和垄断的概念是错误的。那我们应该如何正确定义竞争和垄断呢?

   在我看来,市场竞争的本质不外乎两点:1)自由进入,没有任何靠暴力或武力阻止进入;2)不受政府和任何组织施加的保护和歧视。简单地说,自由竞争就是没有政策和法律来保护一部分人同时歧视另外一部分人。反之,任何靠强力阻止别人进入一个行业,或者用法律和政策对生产者和经营者进行歧视性对待,就是垄断!

   举例来说,当年伊丽莎白女王特许成立了东印度公司,垄断英国在印度的贸易。这个保护实际上是对别人的一种歧视。我们现在实行的许多行业准入限制,也是垄断。

   一个市场究竟是竞争的还是垄断的,与企业的数量没有关系。现实中我们看到,一个行业即使只有两家企业,竞争也是异常激烈的。这就像政治选举一样,2016年特朗普和克林顿夫人希拉里竞选美国总统,两个人之间也打得死去活来。即使市场由一个企业主导,只要市场准入是开放的,也不构成垄断。像微软这样的企业,虽然曾经拥有强大市场力量,但因为软件业没有准入限制,我们也不用担心。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真正的垄断一定是来自于政府或者相关机构对市场准入的限制和歧视性对待。当政府动用强力(法律和政策)来为一个或者多个企业保留全部市场或者部分市场时,垄断就产生了。比如基础电信行业,政府只允许三家国有企业做,其他企业不能做,垄断就产生了。类似的银行业也是这样。只要政府有准入限制,垄断就产生了。类似的这种政府强力手段包括许可证、专营权,还有税收和信贷优惠、财政补贴等等。按照我上面定义的垄断,那么,什么是竞争,什么是垄断,一清二楚,这样法院判案的时候不会有歧义,前面讲到的价格测试也不需要。你只需看有没有准入限制和政府保护就行了。没有这些东西,那它就不是垄断;有这些东西就是垄断。

   传统的垄断定义只看企业的市场份额,不看这个份额是如何形成的,把由企业家精神和创新导致的市场优势与政府保护导致的垄断地位混为一谈,必然得出一些荒谬的结论。几年前在一个论坛上我跟中国移动的一位副总争论,他说他们不是垄断,阿里巴巴和腾讯那才叫垄断。按照标准的经济学定义,他没有错!因为确实中国移动的市场份额远没有阿里巴巴和腾讯在各自市场上所占的份额大,凭什么他们不是垄断我是垄断?以此来看,反垄断首先要反的不是中国移动、中国电信这样的国有企业,而是阿里巴巴和腾讯这样的民营企业。这里的问题就出在垄断的经济学定义。按照我这里的定义,阿里巴巴不是垄断,腾讯不是垄断,因为它们都是市场竞争出来的,你有能力你也可以做,你做这个产品没有人禁止你;但中国移动是垄断,中国工商银行也是垄断,因为没有政府的许可,你不能进入它们所处的这些行业。

   接下来我稍微说一说互联网时代的新市场,经济学家叫双边市场或者多边市场。双边市场最大的一个特点是它的网络效应,也就是用户越多,网络的价值越大。直接网络效应过去也存在,比如传统电信业就有网络效应,电话用户越多,每个用户得到的价值就越大。但在双边市场上,一个交易平台,既有买方和卖方,有交叉(间接)网络效应,卖方人数越多,平台对买方的价值越大;同样,买方人数越多,平台对卖方的价值也越大。如滴滴打车这样的网约车平台,参加的司机越多,打车越方便,乘客获取的价值越高;愿意打车的人越多,司机加入这个平台的价值也就越高。这就是所谓的间接网络效应。

   按照传统经济学理论,具有直接和间接网络效应的市场一定会形成自然垄断。原来我们所说的公用事业,如煤气、道路等都属于自然垄断。自然垄断行业具有高固定成本投入和低边际成本的特征,从生产效率的角度讲,为了避免重复建设和节约固定成本,应该由一家企业来做,准入限制是必要的。但是你仔细想想,如果真存在自然垄断的话,政府不用限制也只有一家去做。人家已经早你一步做了,哪怕比你只能大1%,成本也比你低,你进去就死定了,谁那么傻明明看到自己要死还往里冲?所以说自然垄断假说和政府的准入限制是矛盾的。一个行业如果是自然垄断行业,就不需要政府实施准入限制;反之,需要实施准入限制,就说明它不是自然垄断行业。像电信业这样的行业,政府只允许三家国有企业做,这实际表明它不是自然垄断行业。

   当然你也许会说,即使自然垄断行业,如果政府不限制准入的话,可能傻子企业不理性就进去了。但如果我们假定企业家都不理性的话,不仅自然垄断行业,所有的市场都应该有准入限制。而且,我们也没有办法证明企业家是非理性的,政府是理性的,毕竟政府也是由人管理的。

   在数字经济时代,很多企业都具有刚才我们讨论的平台市场的特征,无论是阿里巴巴、腾讯、百度,还是国外的谷歌、脸谱、亚马逊等等,都是多边市场平台。如果我们不改变前面讲的经济学关于垄断和竞争的定义,或者说如果我们继续沿用误导性理论的话,我们对现在的反垄断政策就仍然只能是表面修修补补,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如果采用我刚才定义的自由竞争,只要没有强力实施的准入限制,平台市场不会导致任何所谓的“垄断”——借用传统的概念讲,就是不会导致持续的市场垄断。这个“持续”,我指的是只要没政府的反垄断措施就可以存在下去。不会那样的!

   为什么?正如我刚才强调的,自由市场总是存在充分的竞争,总是有人试图发现新的机会,来利用这个机会,用创新的方式推翻现有的统治者,自己想办法坐到老大的位置上。除了不断创新,谁也没有办法稳坐钓鱼船。你看看历史都是这样。运河看上去是典型的自然垄断,英国的众多运河在18世纪是谁修的?全是私人修的。你说是公共设施,但人家私人企业家愿意修,这不挺好吗?但运河的好日子也就几十年,然后英国铁路就出现了。有了铁路的竞争,运河不要说赚取垄断利润,连生存都成了问题,最后只能变成旅游观光线路。铁路从一开始竞争就很激烈,1840年美国有300多家铁路公司,最后经过兼并重组,就剩下几家了。但铁路的好日子也不长,它的真正竞争者是谁?是公路运输。1886年德国企业家卡尔?本茨发明了汽车。随着汽车运输的发展,铁路运输就开始走下坡路。再后来又有了飞机的竞争。

   更近一点的例子是计算机行业。1945年IBM公司生产出它的第一台计算机,但根本没有办法投入市场,因为那个时候真空管成本太高,一直到晶体管和集成电路发明之后,计算机才有了商业价值。1960年代,IBM几乎成了计算机的代名词,按照标准的经济学定义,是绝对是一个垄断者。但没过10来年危机就出现了,微型计算机开始挑战它的垄断地位。几家微型计算机生产厂家,也曾取得所谓的垄断地位,但英特尔公司于1971年生产出微处理器之后,很快个人计算机(PC)就出来了,曾经主导微机市场的公司没有一家成为个人计算机市场的主导厂家。当苹果公司的个人电脑风靡起来的时候,IBM想奋力直追,着急之下就找比尔?盖茨给他们生产软件,与微软之间的合约从根本上摧毁了IBM及任何生产厂家垄断个人计算机市场的可能性。从此之后个人计算机变成一个组装产业了,谁都可以生产,竞争异常激烈。个人计算机市场上一些曾经名声显赫的厂家,现在都倒闭了。

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例子。担心一个市场被某个高枕无忧、不思进取的企业持续垄断,真是杞人忧天。摧毁IBM“垄断地位”的不是美国的反垄断官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7117.html
文章来源:财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