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立文:走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世界

更新时间:2017-11-30 16:09:21
作者: 张立文  

  

   【摘要】民主本身不是目的,其价值在于它是一个有用的工具和形式。民主政治形态的选择,应根据各民族、各国家的国情和实际需要而抉择。当前,多党制议会民主或选举是民主唯一合法性的标志及其普世价值受到质疑。资本民主政治形态已没有能力解决复杂的现代问题,即使最稳固的资本民主政治形态国家也没有提供好的公共产品。一些西方资本民主政治形态的国家,为推行其所谓的民主价值观,导致地区战争、动乱不断,人道主义灾难更加严重。随着全球性挑战的日益增多,加强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成为世界潮流。构建世界新秩序需要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思维、新理念引领,未来需要凝结古今中外文明硕果和价值理想的精髓,以促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和合天下的实现。

   【关键词】人类命运共同体  和合天下  资本民主政治  全球治理体系变革

   【中图分类号】D0                          【文献标识码】A

   【DOI】10.16619/j.cnki.rmltxsqy.2017.12.007

  

   “青山缭绕疑无路,忽见千帆隐映来。”尽管当今之世世事多变,危机如山,重重叠叠,遮蔽视线,然而千帆竞渡,冲破盘绕重叠,希望在前。中华民族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胸怀,反思人类未来的前途和命运。随着人类面临的冲突、对抗、危机、挑战的增多,如何实现张载的“四句教”,助推当代全球治理变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辉煌愿景,是当今政治家、经济学家、文化学家、思想家、哲学家的历史使命和时代担当。

  

   新的时代特点

   当今时代是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信息普及化、危机多发化、文化多样化的时代。

   世界多极化。弗朗西斯·福山认为:20世纪90年代,东欧解体,冷战结束,只要按照西方的多党议会民主和自由主义市场经济来治理世界,世界上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因此,“历史终结了”。冷战后,美国维持了暂时的单极政治。9·11事件发生后,福山又写了《政治秩序的起源》和《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抱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心情,认真剖析西方资本民主政治形态的弊病。2014年,他在《美国利益》1/2月号上发表了《美国政治制度的衰败》一文。近年来,国家联盟出现,新兴国家逐渐崛起,国际力量格局发生深刻变化,“七国集团”主宰世界治理的政治经济影响力已消弱,出现了20国集团,形成了多极世界。中美俄等大国以及欧盟、非盟、东盟等多极格局的形成,虽有种种问题,但已是当今世界的大势。

   经济全球化。尽管当前有人反对全球化,认为它加剧了跨国资本主义的剥削倾向、不平等和社会差距,但就全球化的基本形态来看,人、财(资金)、物和企业的跨境流动,使融入资本主义制度的劳动力数量(利润的源泉)翻番。新兴国家的廉价产品保证了低收入人群的生活质量,使出口贸易和投资增长,发达国家、新兴国家以及不发达国家(资源输出)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全球的冲突和危机,一国已难以应对,只有合力才能共同化解。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放任资本逐利,结果发生新的经济危机。缺乏道德市场,难以支撑世界发展繁荣;贫富差距拉大,有违公平正义,要“打造兼顾效率和公平的规范格局”,以免经济再度出现危机。

   信息普及化。信息革命改变了世界的面貌,世界不再是相隔千山万水,而是就在眼前。它改变了人类生活的一切方面,也改变了社会的政、经、文、制以及人的衣、食、住、行、用的一切方式。人对外界的体验式感受被信息取代,冲击着传统的民主、自由等价值观,也冲击着人们原有的价值理想。它营造了一个虚拟的时空,使以往不可能的成为可能,不能及的变得可及。人的生活方式、活动方式、思维方式以至战争方式都变得信息化了。

   危机多发化。自然生态(气候)、政治(难民)等难题无解,恐怖、动乱、局部战争、贩毒等事件屡发,伦理道德失落,这些都威胁着人的生命安全和生活安定;贫富差距拉大,财富以极端不平等、不合理的方式被分配;宗教冲突、经济危机等各种政治经济危机接踵而至。

   文化多样化。宗教冲突、教派冲突(逊尼派与什叶派)、巴米扬大佛被破坏、巴以冲突、叙利亚冲突、占领华尔街运动、巴黎爆发骚乱、紧缩政策引起希腊骚乱等,均为不同宗教、不同信仰造成的冲突,也显示着各种不同的价值观。

   此“五化”一方面给世界带来发展、和平、合作、共赢的契机,另一方面也使人与自然、社会、人际、心灵、文明的冲突加剧,因此,需要化解生态、社会、道德、精神、价值等危机。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极大地解放和发展了社会生产力,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也带来了需要认真对待的新威胁、新挑战。

  

   资本民主政治形态走向腐烂

   各国各民族根据文明历史和发展的实际国情,选择了不同的社会政治形态。然而合理的社会政治形态,不一定是现实的,现实的社会政治形态不一定是合理的,这是一种基于政治价值观的判断,所以,不同的政治价值观面对社会政治形态的选择可能是截然不同的。究竟如何选择是合理的、惟一的标准,即是否对人民有利益,对全球人民有利益。无数中外历史都证明了这样一个真理,“得众则得国,失众则失国”,“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因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人民能决定国家存亡,所以社会政治形态的选择要合民心。即益民、利民、惠民、贵民、爱民,民是主宰社会国家的主人。人民的意愿,就是我们的目标。

   当今世界现存政治形态,概而言之,有民主、专制、集权、分权等(君主专制、君主立宪、代议制、共和制、军国专政),其中又互相渗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只是其间所占比例不同,没有纯之又纯的一种形态。当前,无论哪种社会政治形态的民族国家,都应认同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合作的人类共同价值,这也是联合国的崇高目标。我国也以民主、文明、自由、平等、公正、和谐为核心价值,然而,自视为民主政治的国家总以非此即彼的二元对立价值观来遏制所谓非民主国家。

   民主本身不是目的,其价值在于它是一个有用的工具和形式。就资本民主政治形态而言,我们疑惑不解的是:民主政治形态为什么要挑动一些地区和国家的动乱?为什么制造谎言,出兵推翻别国的政权,杀害其国家领导人?为什么打压别国、别民族,制裁、遏制别国?为什么支持一派,打一派,造成人道主义灾难,出现难民潮?为什么干涉别国内政,不让别国人民自已做主?这些都需要深刻反思。

   反思这些为什么后,我们不得不说资本民主政治出了大问题,它已经衰败。福山在《美国政治制度的衰败》一文中坦言:“如果我们更仔细地审视美国历史与其他自由民主国家的对比,我们就会注意到美国政治文化中三个关键的结构性特征……都出了问题。”他讲的三个关键结构即行政、司法和立法。他认为由于司法和立法部门的影响力过大,加上“利益集团和游说团体影响力增加,不仅扭曲了民主进程,而且侵蚀了政府有效运作的能力”。原设计的三权制衡就变成了否决制,什么事都很难办成。①这就是说资本民主政治形态的结构性面临严峻危机。

   资本民主政治形态根子已经腐烂。2015年,《大宪章》诞生800周年,英王约翰在1215年签署的这份文件启动了世界各地旷日持久的民主和民权斗争,如今传统民主陷入了困境,“自由之家”的年度报告显示,全球的政治权利和公民自由连续第9年出现了退步。2014年,一些国家的民主遭遇25年来最严重的威胁。美洲晴雨表报告显示,从智利到加拿大的25个美洲国家对选举的信任度急剧下降。②“民无信不立”,人民对国家不信任,国家是立不住的,民主便成为一纸空文。

   美国2014年11月中期选举,《赫芬顿邮报》网站11月6日刊登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所长杰弗里·萨克斯的文章《理解和克服美国财阀统治》,文中写道:“可怜的美国公民以为他们刚刚选出了新的国会,从名义上说他们当然做到了这一点,公众确实投了票,但是在本质上,他们并未真的选出自己的政府。”他认为:“政客一旦当选,就会支持主要捐款人的立场,于是政治的结果会趋向巨额财富。”这就是当前西方政治的病根。美国2016年的大选更证明这一点,“政治体制实际上是相对统一的,并且非常有效地服务于最有钱的富人们”。大选时的四支重要游说力量分别是大石油公司、华尔街、防务承包商、医疗保健巨头。有国会议员认为2016年的美国大选是最糟糕、最低劣的。有的众议员认为,新选总统偏执,对数百万美国民众表现出来不尊重的态度。③甚至有50多个城市爆发反对新总统的游行,因为新总统给全球带来诸多不确定性,并激发国内外诸多冲突和不稳定,预示着“美国式和平的终结”,将转向孤立主义和单边主义。④从其所组成内阁的成员来看,商人、旧军官、大财团是其成员的主要身份,这将是一个失去民意、根子腐烂的政府。

   “民主根子的腐烂”是美国乔治敦大学教授贾森·布伦南的话,揭示了民粹主义、孤立主义、单边主义最终会引发全球冲突和对抗,也加剧了本国各方面的冲突。譬如作为资本民主政治形态支撑的金融资本主义和实体经济之间的冲突,或者说是金融货币资本主义和实体资本主义之间的冲突将加剧。以往是金融为实体经济融资并为其服务,如今金融的功能变成了为自身融资,用钱套取更多钱,与实体经济的关系完全颠倒了。当代金融资本出现了三大趋势:(a)金融资本挟持政府、整体经济,控制政府决策。(b)金融资本不产生就业,用货币炒作货币,用高科技高度计算机化,不需要大量人员。(c)金融资本迫使世界上一切货币化,或者商品化,不管无形有形、物质非物质。

   大众民主和资本主义之间冲突加剧。在西方,一些人视此两者为孪生体,民主是维护资本主义的政体,资本主义是民主政治的经济基础,并认为自由主义市场经济与多党议会民主是唯一普世真理。为了民众的选票,民主成为福利政策的“拍卖会”。在大量福利和公开支出剧增,国家又无法增加税收的情况下,只能向人民、国内外和未来借债,导致出现国家债务危机。⑤美国所谓政府提供医疗保险和退休福利是具有欺诈性的,因为主宰美国政治生活的力量是少数金融寡头,他们受利益驱动,轻视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证明资本主义制度与人民社会权利的不兼容性。⑥这种不兼容性更加剧了其间的冲突和不可调和。“新自由主义最灾难性的特征是不平等的急剧恶化”,⑦它驱动着当前席卷西方的对民主政治形态的不满。

   当前,多党制议会或选举是民主唯一合法性的标志和普世的价值的观念受到质疑。民主的精髓并非就是多党制。所谓多党制,归根到底是两党制。美国民主、共和两党也在维护所谓两党制,然而两党注意力“主要是击败对手,而不是领导整个国家”。“在两党制的体制下,国会无法做出任何决策的国家,民主是否真的能够运作。”“多党制并非民主的精髓,民主的要义是能够对人民负责”,⑧对人民负责才是民主的真谛。

资本民主政治形态在今天已没有能力解决复杂的现代问题(如全球金融危机,不断扩大的社会不平等、不公平,全球变暖和多种形式的资源消耗,以及恐怖活动),即使最稳固的资本民主政治形态的国家也没有提供好的公共产品。新近资本民主政治形态化国家尝试的民主,甚至更没有效率。2003~2004年,英美联军驻伊拉克临时当局引进民主体制,“表面下没有多少实质功能,制造民主幻象,几年后阿拉伯之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7114.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7年6月下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