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东屏:应按功能类别评说中国传统文化

——分而后总:中国传统文化的当代价值与世界影响力

更新时间:2017-11-23 14:41:09
作者: 韩东屏  

  

   摘要:在如何看待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上,一直存在挺派、抑派与庸派三种观点。但它们所共同采用的整体抽象定性法并不可靠,所以需用新的方法做新的尝试。这就是在文化工具论的视域下,以现代文化和外族文化为参照,对中国传统文化所包含的语言、宗教、科学、技术、哲学、艺术、规则等七种构成,作为不同功能的工具逐一进行评估,而后再形成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总体评价。用这一方法得到的结论是,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只有传统语言和传统宗教是属于能按原样延用至今而不失效力的部分;而传统哲学和传统艺术虽基本上能原样延用至今,但其对中华民族的报答力已不如当初创造时那么大;至于传统科学技术与传统规则,则属在整体上已呈落后之势的东西。因此,中国传统文化在总体上已不能适应现代社会的实际和现代国人的需求,而其世界影响力,也主要体现为对其他民族的吸引而非同化。

  

   关键词:中国传统文化、文化工具论、整体抽象定性法、当代价值、世界影响力。

  

   如何看待中国传统文化?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相较孰优孰劣?中国传统文化在当代还有没有价值以及有何种价值?中国传统文化在今天还是不是我国软实力的构成?这类问题不仅是学界一直想厘清的悬案,也是当今中国在现代化进程中亟需有所共识而又未成共识的问题。现在,我准备用文化工具论的方法来对此类问题给出一种新的回答。

  

   一、方法的检讨与更新

  

   对于中国传统文化这个概念,有许多复杂的解释,这里将其理解为在中国传统社会,即辛亥革命之前的所有社会形态中形成的文化,它们有的是由中华民族原创,有的是经中华民族改造;有的已经不再使用,有的仍在现代社会延续。

  

   中国传统文化作为人类文化的一种,在性质和功能上不会出文化其右。时下学界对文化虽有多如牛毛的定义,但我认为,从发生学上讲,文化作为人的创造物,在本质上就是满足人需求的工具当无异议。[1]而中国传统文化首先就是满足历史上中国人需求的工具。这样,尽管中国传统文化是本土文化,由我们的祖先创造,被中华民族曾经长期使用或仍在使用,但它既然只是我们的工具,那么我们在谈论评估中国传统文化时,就不必对它报有太多的情感色彩,既不必执着地把它看作中国人之为中国人的根本,顶礼膜拜,奉若神明,不离不弃;也不必鲁莽地将其一概视为陈旧过时的东西或社会累赘,心生厌恶,弃之不及。

  

   文化概念有广义狭义之分。广义文化作为人类创造力的所有果实,可按其形态划分为器物文化与符号文化两大类,而狭义文化则只是其中的符号文化。为明确讨论范围,这里所说的中国传统文化,也将沿袭以往学界对中国传统文化讨论的通例行事,将其作狭义文化的所指。

  

   翻开中国近代以来的文化研究史可以看到,在如何看待使用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上,国人一直存在激烈争辩,并始终分殊为三个派系,即“挺派”、“抑派”与“庸派”。

  

   挺派由那些持“厚中薄西”立场、主“中体西用”之类观点的人士组成,他们力挺中国传统文化,认为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是国人之本,一点不比西方文化差,不仅有其独到之处,而且具有无穷潜能,在当代中国社会的发展进程中,值得并亟需大力弘扬。

  

   抑派相反,由那些持“厚西薄中”立场、主“全盘西化”之类观点的人士组成,他们低视中国传统文化而仰视西方文化,认为中国传统文化到了现代社会,基本上都成了过时落伍的东西,没有西方文化尤其是现代西方文化优越,在当代中国社会的发展中,不仅无益反而有害,必须予以革除摒弃。

  

   庸派则由那些持中间立场,主中庸观点的人士组成。他们认为,各个民族的文化都是各有所长,各有所短。西方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也是如此,既有其精华,亦有其糟粕。因而在推进中国社会的发展中,我们对中国传统文化应批判性继承,去糟留精,古为今用。

  

   然而我认为,不论是挺派、抑派还是庸派,在论证自己的观点时都共同存在着一个致命的毛病,这就是都只从中国传统文化的整体上泛泛而论,仅凭找出若干于自己观点有利的事实或材料就对中国传统文化作整体的抽象定性。

  

   为何不能用“整体抽象定性法”评说中国传统文化?

  

   不论是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及文献库中,还是在现代社会的现实中,都不难找到挺中国传统文化或抑中国传统文化的文证与事证,史证与今证。可是,如果各派各自使用这样的方法就算对自己观点的证成,那就其实谁也没有证成,因为这些相互对立冲突的理论或观点,不可能都同时正确。换言之,虽然他们好像都能对自己的观点用一些事实加以证实,却又都不能对对方的观点予以证伪。这是其一。

  

   其二,文化是个宏大概念,包罗万象。即便文化指的仅仅是狭义的符号文化,也还是包含众多的构成部分或子系统,如语言、宗教、科学、技术、哲学、艺术、规则等等。以文化工具论看,这些构成部分都是满足人不同需求的工具,各有各的不同功能。既然如此,对如中国传统文化之类的特定文化进行整体抽象定性就不可能没有问题。因为它实质上是将各种用途不同的工具都混在“中国传统文化”名下一起笼统地定性评价,结果忽略了不同的文化构成部分作为不同用途、不同功能的工具,有明显不同的效用及报答力,因而其所得结论,往往不是空洞牵强,缺乏分析,就是瞎子摸象,以偏概全,全都无法让人信服。

  

   相对而言,虽然庸派的主张符合辩证法,较之挺派和抑派要合理,并已经为多数国人所认可接受,但由于它仍然未对中国传统文化作具体而系统的分析,既未能给我们开出所谓中国传统文化之精华与糟粕的名单细目,又未能给我们提供识别中国传统文化之精华与糟粕的具体方法,因而在实践层面缺乏操作性,依然流于空泛,以至我们至今也不清楚:中国传统文化中究竟哪些东西才是需要发扬光大的?

  

   有鉴于此,我以为在评估中国传统文化时,稳妥的方法应该是:首先将整个中国传统文化分为具有不同功能的工具或构成部分,再将这些不同构成部分依据其功能性,分别与现代文化或外族文化的相应部分一一加以比较评析,以分别得出关于各个构成部分的长短优劣的具体评价,最后再将这些具体评价整合成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总体性评价。

  

   二、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分类评估

  

   所有民族的“传统文化”相对于人类的“一般文化”而言,都是只有时限方面的强调,而无结构方面的不同。这就是说,中国传统文化的构成,与一般文化的构成是一样的。如果可以肯定,一般文化作为符号文化,是用字符、言语、声音、数字、线条、图形、音符、色彩等符号表达的,包括语言、宗教、科学、技术、哲学、艺术、规则这七大构成部分,那中国传统文化作为符号文化亦含有这些构成部分。以下就按照这个顺序对它们逐一进行功能评估。

  

   1、关于中国传统语言

  

   语言是有声的文字,而文字则是记录语言的符号。语言作为人的工具,其基本功能或基本用途是传达信息、相互沟通,以满足人社会交往的需求。

  

   在整个符号文化系统中,语言是初始性符号,处于基础地位,是其他各种具体形态的符号文化,即宗教、科学、技术、哲学、艺术、规则都要依赖而不可或缺的表达工具与构造工具。

  

   中国传统文化的语言是汉语,至今仍在使用。汉语从传统社会到现代社会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变化。汉语的书写符号是象形文字,与世界上大多数民族所用的字母文字明显不同。清朝末年,我国的一些士大夫,在比较中西文化差异,反思中国被世界列强欺负的问题时,把国人理性与科学精神之不足归罪于汉字,抛出“汉字祸水论”,似乎汉字天然地与理性分析对立,有碍逻辑思维。[2]民国初期,也有一些知名学者在新文化运动中猛烈抨击汉字,甚至将其上升至民族生死存亡的高度。如鲁迅就认为,方块汉字比拉丁文难学许多,是中国人身上的一个结核,病菌都潜伏在里面,倘不首先除去它,结果只有自己死。虽然“汉字是古代传下来的宝贝,但我们的祖先比汉字还要古,所以我们更是古代传下来的宝贝。为汉字而牺牲我们,还是为我们而牺牲汉字呢?这是只要还没有丧心病狂的人都能够马上回答的。”[3]

  

   不过新近的语言文字比较研究告诉我们,当代西人对自己的字母文字也有猛烈批判,并且也有对象形文字的“图形至上论”推崇。[4]这就表明,象形文字与字母文字其实是各有长短利弊。我们知道,抽象思维与形象思维都是人类不可或缺的思维方式。尽管抽象的字母文字也许更易于引发抽象思维,但它同时就不可能像形象的象形文字那样更易于引发形象思维。而所谓象形文字较之字母文字难学,是有两个所指,一是指构成象形文字的偏旁部首之数量远多于构成字母文字的20几个字母,而且其复杂性也大大超过后者;二是指象形文字不能像字母文字那样见字即会发音即会读。但象形文字也有自己的长处,这就是它形象、直观、会意和组构新词方便、简明,这些都使它便于理解和记忆。而且一个人只要学到掌握3000左右汉字的程度,差不多包括专业文献在内的所有中文文献就都能进行阅读并大致读懂。而字母文字就不具备这些优点。它的单词和词组由抽象单调的字母组成,无形可观,无意可会。虽然其早期形成的词汇还算简短,可越到后来出现的新词汇就越长越复杂,于是不仅书写起来冗长耗时,而且难以理解和记忆。尤其是它的那些专业词汇,若非该专业中人,就是“隔行如隔山”,从字面上根本看不出一点究竟。由此可知,即便在语言文字的学习方面,两种语言文字其实也是各有短长:字母语言文字是初学易博学不易,象形语言文字则是初学不易博学易。[5]

  

   更需注意的是,两种语言文字的这些长短利弊往往又相互依存,互为因果,即长是短之因,短又是长之果,从而致使两种文字谁也无法做到取彼之长补己之短。如字母文字永远无法改造得如象形文字那般直观会意,因为一旦改得那般直观会意,也就不可能还是字母文字;而象形文字也永远没法改造得如字母文字那般简约易读,因为一旦改得那样简约易读,也不可能还是象形文字。

  

   正因如此,我们至到今天也很难断定其中的哪一种语言文字更加优越。何况随着时代及社会物质条件的变化,某种语言文字的所谓长短利弊也会随之出现变化。如随着电脑排版及电子胶印技术的出现,汉字在活字印刷时期的劣势已经不复存在;随着汉字电脑输入法的改进,汉字在电脑普及初期出现的输入缓慢危机不仅已经过去,而且变得比字母文字的输入速度还要快。[6]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700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